• 疯狂的火车票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01-12 01:55:13
  • 本报特约记者 简之

    1月8日,2012年春运工作正式开启。在之后的40多天里,中国将迎来令人窒息的返乡大潮。据当日下午国新办春运形势新闻发布会预计,今年全国春运的客流量将达到31.58亿人次,比去年增长9.1%,创历史新高。其中铁路将发送旅客2.35亿人次,日均588万人,同比增加34万人。

    “今年春运客流量大,超过了运能的支撑,面临的形势不容乐观,组织难度超过以往,任务更加艰巨。”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在会上说。

    2012年,关于春运和火车票的故事仍在继续,但却也因为有了网络购票等新的购票方式而显得多少有些不同。在庞大的访问量面前,网络购票以其破绽百出的表现招致中国亿万网友的口诛笔伐,并由此引发其对不具备技术优势的弱势群体是否公平,以及火车票如何进行分配的争论。

    白领因火车票被拘

    2012年1月4日,还有4天才是官方规定的春运日,距离中国传统的农历春节(大年初一)还有18天,在广州工作的白领吴建明(化名)却因为火车票而被拘留。

    此前几天,吴建明还在幻想通过伪造的“广东省委组织部证明”获得广铁集团的关照。他的目的简单而直接:为公司同事购买39张回家过年的火车票,那是老板交代的任务。但是他出具的“证明”没有唬住广铁集团工作人员。闻讯而至的铁路警察通过调查和技术鉴定证实了他伪造证明。这名自认为并未“伤天害理”的广州市某软件公司的人事经理在错愕中被带走,罪名是涉嫌“伪造、使用国家机关证章”。未来,他或许要在看守所中度过10天的艰难时光。

    “他说他不懂。”办案民警对时代周报记者转述说,“他认为,大不了你不卖给我就是了。”这也让吴对自己获得的刑罚“感到不服,心里有气”,因为他“并不是犯罪分子,没有杀人放火伤天害理,只不过想买火车票”。

    因为买火车票而抓,吴建明感到羞愤难当。为了掩人耳目,他编造了一个“有事外出”的理由向老板请了假。“如果他在里面表现得好,我们会考虑提前释放。”事后,民警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也正是吴建明被拘当日,《温州都市报》刊登了一个名叫黄庆红的重庆籍农民工写给铁道部的一封信,讲述了他4次到火车站排队买票,依然未能如愿的经历。

    “你们待在空调房里,坐在沙发上,抽抽烟、喝喝茶,弄出个什么网络购票,你们有想过我们的生活吗,你们有体会过买票的痛苦吗?”这个37岁的男人在信中抱怨说。

    尽管在1月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铁道部副部长胡亚东提出将千方百计增加春运能力,增开列车,但在现有条件下,要解决所有人的出行问题,显然是一个奢望。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那个困扰中国民众多年,无数专家支招,却依然无解的买票难问题。

    以广州为例,“(火车票的)缺口非常大,估计会有一半人买不到票,”广铁集团有关人士回复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即使把临客量开到极限也无法解决问题。这时候就要考虑汽车,它的运力每年是最大的。”

    “我们今年还能回去吗?”

    连日的寒流过后,羊城的气温开始回升。赵宝玉的心情却未见好转,这个广州某科技公司的研发工程师近来一直处在焦虑之中。归期,完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取决于他何时能弄到“通行证”—一张前往安徽宿州老家的火车票。

    “都说农民工是弱势群体,我们这些白领还不如他们呢!”他郁闷地说,“他们过年回家老板包车接送,有团体火车票。我们呢,排队没时间,电话打不进,网站上不了。人家早走了,我们还在这里耗着!”

    32岁的赵宝玉结婚3年了,妻子在河南洛阳工作。“别人是两地分居,我是三地。”—每年春节,他都要在广州、洛阳和宿州三地之间来回折腾。对于这个外表瘦弱的科研人员来说,充满温馨的探亲更像是一项辛苦的体力活。

    去年没买到票,被困在了广州,“今年无论如何都要回去。”孝子赵宝玉发誓说。他计划1月19日或20日先回宿州看望父母,然后再去洛阳与妻子团聚。这个决心促使他在1月8日起了个大早,凌晨3点登录“12306”网站订票,却被告知系统在凌晨1点-6点进行维护。他试着拨了几次订票电话,都被忙音挡了回来。他的心情糟透了。这个谨小慎微的科研人员不敢去网吧上网,担心身份信息泄露。

    无法登录,网页刷新慢,网银提交却没有记录……“12306”网站以其破绽百出的表现考验着亿万网民的忍耐力。对于工程师赵宝玉来说,这一轮席卷全国的火车票网购更像是一场掠夺战,“说白了就是在抢,看谁能抢到。”

    他尝试在登录网站后,利用自己熟练的计算机知识修改页面源代码和脚本,这会比正常人快十几秒。但遗憾的是,如此专业的操作也并未能为他换来渴望的那张纸片。

    赵宝玉所在公司的QQ群上,一个同事近日的签名是“5点半就起床上网订票了,悲催啊,提交不了订单”。隔壁公司的一名职员,则在买到票后,兴奋地将QQ签名改成了“我现在也是有票一族了”。

    “据我所知,我们公司十几个想回家的人,目前只有一个去(湖南)株洲的买到了票。”赵宝玉难掩失望。楼下的茶餐厅内,一对情侣模样的年轻人正在默默吃饭,表情忧郁。半晌,女孩怯怯地问了一句:“老公,你说我们今年还能回得去吗?”

    网络购票令人失望

    2012年春运,因为有了网络购票这一新生事物而显得有些不同。不过,至少从先期运行效果来看,新购票方式令人失望。购票网站“12306”的表现遇到了中国数亿网友的口诛笔伐。而铁道部适时的“访问量太大导致瘫痪”的辩解和“将增加流量和带宽”的承诺,被毫不留情地淹没在质疑的口水中。

    来自铁路部门的说法是,推出网络售票不仅是电子商务的大势所趋,也是希望通过增加一种新的售票途径,让部分群体省去到车站排队的时间;并且,为了确保车票的信息公开透明,避免截留票、人情票并打击黄牛党,车站售票、电话售票和网络售票等票源均在一个库里,并未进行票额分配。这意味着,所有人都必须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竞争,而提前销售的网络售票(以及电话售票),显然让并不具备“技术”优势的农民工吃了暗亏。

    “我们厂里40多个工友都不会弄电脑。老板同情我们,帮我们上网买票,结果他弄了半天,也弄不起来,不是进不去,就是没票了。老板说,就算有票了,还得开通啥子网银。我们是打工的,又不是白领,哪会开通这个,这不是用脚指头想出来的吗?”黄庆红说。这个重庆汉子只是想省下火车票与汽车票的差价,为自己的女儿多买点东西而已。

    据铁道部副部长胡亚东介绍,首次在全国铁路实行的网络售票和电话订票,售票量每天达到了200万张,为1/3的旅客省去了去车站通宵排队的麻烦。同时,胡亚东也承认,受制于综合和客观因素,“买票难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幸运地成为媒体焦点的黄庆红,在温州媒体的帮助下,拿到了一张回家的机票,而至于那些当初与黄一起为回家苦苦奔忙的工友,很快被淹没在汹涌的找票大军中。

    “管不了那么多了。”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这几乎是黄庆红,以及所有关注过那群弱势群体的人,无奈而又一致的回答。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火车票 春运 农民工 的报道

  • ·火车票实名制七年之痒(2010-01-27)
  • ·疯狂的火车票(2012-01-12)
  • ·网络春运 快递业难给力(2010-12-30)
  • ·农民工,流落在城市与乡村之中(2012-01-12)
  • ·春运抢票乱象(2013-01-24)
  • ·“春节回家互助联盟”:“老乡,顺车回家过年吧”(2013-01-31)
  • ·“回家”GDP(2014-01-23)
  • ·农民工也能成为“上海人”?(2009-07-14)
  • ·农民工返乡记(2009-07-2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