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鼎钧:人物速写两则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1-12-29 03:56:58
  • 王鼎钧

    纽约唐人街是一个有趣的地方,我常常会见到一些有趣的人,他们从中国远渡到美国,在美国扎下根来,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人生观,以下就是这些异乡人的独白……

    之一:某女士

    婚后朋友问我,第一胎希望生男还是生女,我说“生女儿”。

    为什么?

    “下面的男孩有个大姐比较幸福。”

    第二年,我生了个男孩,全家高兴,我赶紧说:“生女儿是我的第二志愿。”

    可是以后第三胎第四胎都是儿子,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大家庭里,我这个媳妇连生贵子,算是很争气,给丈夫挣足了面子。我在笑逐颜开之余,不免怏怏如有所失。

    那是计划生育高唱入云的年代,流行的口号是“两个孩子恰恰好”。我家超出限额一倍,不免惹人另眼相看,自己也确实辛苦。我们“外惭清议”,暗暗叫停,同时“内疚神明”,总觉得儿子都是“他”的,女儿才是“我”的。

    渐渐地,我开始喜欢别人家的女儿,见面都有三分亲,忍不住给她买件衣服或者送一件小首饰,于是有人说我在选媳妇。我赶紧澄清,选媳妇是儿子自己的事,不是我的事,我只把她们当女儿。

    “疼媳妇和疼女儿有分别吗?”

    有,那像是橙子和橘子都可口,像旭日和夕阳都美,可是有分别。

    我喜欢女儿,渐渐有了一群干女儿。朋友说,如果你自己有女儿,又怎会有这么多干女儿,她们都叫你“妈”,跟亲生一样,她们说我“赚了”。我连声称是,心中暗想,朋友借给你一张画,让你在客厅里挂几天,跟你自家的收藏能一样吗!

    可是我已注定了没有女儿,有时候,我看见人家盼望男孩,生出来的净是女孩,和我恰恰相反,心中纳闷:生男育女这档子事,冥冥之中真有个主宰吗,他是怎样安排的呢,他究竟勤快还是懒惰呢,是精明还是糊涂呢,他心存善意还是和我们为难呢。人口专家说,千百年来,世上男人的数目和女人的数目有天然的平衡,除非有战争或者溺婴恶俗。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家家平衡一下呢!

    每逢看见“遗憾”或“心愿未了”这样的词句,我总想起我没有女儿,我不甘轻易放弃这个愿望,为了生个女儿,我愿意来生再做女人。

    之二:某君

    “入籍”是移民最后一站,我从新移民一路行来修成正果。各位好朋友见爱,这天美酒佳肴,高朋满座,我如归故乡,只差一串鞭炮。

    我十年前就有入籍的资格了,一直摆在那里没办。有一天我问自己,你是不是还要回到中国?当然没有可能。你在外面一个月可以住旅馆,在外面过一年就得租房子,如果在外面过一辈子,那就得买房子,“入籍”就是买房子。

    还有一件事对我也是个刺激,儿子找工作填申请表,要他回答“你父亲是不是公民?”还有“你母亲是不是公民?”

    工作单位按他的答案计算点数,父母是公民点数多一些,录取的机会大一些。咱们这一生没有家产也没有门第声望留下,已经愧对子孙了,如果入籍能给儿女一点点方便,能给儿女增加一点点优势,我拚上这张老脸也得干。已经走到这一步,常言道老牛掉进枯井里,剩下两个耳朵是在井口上挂不住的。

    现在我从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换成堂堂正正的美国人。从颠沛流离的中国人,做到颐养天年的美国人。我仍是血统上的中国人,已是法律上的美国人。

    回想入籍前后,我从喝白兰地的中国人,到喝茅台的美国人。从吃牛排的中国人,到吃饺子的美国人。从穿西装的中国人,到穿长袍的美国人。从听钢琴的中国人,到听胡琴的美国人。从说英文的中国人,到教中文的美国人。天造地设,天罗地网,注定我有两个身分。

    移民啊移民,中国是祖父,美国是养父。中国是初恋,美国是婚姻。中国是思想起,美国是豁出去。中国是我们的故乡,美国是孩子的故乡。

    “故乡是什么?故乡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

    凡是有海水的地方都有中国人,是的,只不过,那些中国人最后都变成了外国人。

    作者系知名留美作家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王鼎钧:人物速写两则 的报道

  • ·王鼎钧:人物速写两则(2011-12-29)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