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集数据费时一年 公开万余种药品价格:“降药价”网上线狙击虚高药价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12-29 02:20:12
  • 本报记者 韩玮 发自上海

    2011年的最后一个月,黄老邪(网名)的生活骤变。4个月前,他还是一家医药公司的高管,拿高薪,过生活。12月1日,他创办的“降药价网”(www.jiangyaojia.com)上线。

    网站简单,犹如一本电子书,900多页,公开了14000余种常用药品的供货价和零售价,以及1300多种中药材的供货价,而这本“书”的页脚写着:给百姓一个真实的药价。

    网站初建的几天,黄老邪看着窜涨的访问量很兴奋,“有这么多人看啊”,没几天,流量超过百万,服务器瘫痪了。黄老邪开始手忙脚乱,一边,网友热心,“你们是否已被封杀?”;一边,媒体渐渐涌来,“您此举的初衷是什么?是否另有目的?”;而另一边,某些制药企业致电恐吓,“马上删了我们厂的药价,否则,……”

    黄老邪保持着深喉的神秘感,面对媒体,他化名“卫柏兴”,“为百姓”的谐音。他告诉时代周报,希望通过自己的举动,促进药品降价,让老百姓得到实惠。“如果你们要质疑我,我们可以面对面地对话。”

    药价虚高已非秘密,过去也有医药代表等业内人士掀开过冰山一角,但就信息量以及直观的信息公开方式而言,卫柏兴是第一人。

    1斤阿胶差价300元

    吴晓(化名)是北京一家投资顾问公司的医药行业研究员。12月初的一天,她大清早迈进办公室就听到同事们议论不休,说的正是降药价网。

    粗略浏览网页后,吴晓对几种药有了些印象,比如,净石灵胶囊(10粒×2板×2小盒),供货价为6.05元,而零售价达到128元,是前者的21倍。又如,烟酸占替诺注射液(0.3g×2ml×10支)的供货价仅1.1元,但零售价为49.9元,相差近45倍。而差价较大的是一款阿胶(500g/盒),出厂价648.2元,零售价945元。老卫概括道:“五六倍(差价)是正常;十几倍差不多;几十倍少一些;上百倍,可能也有。”

    “这些信息非常详细,商品名、通用名、国药准字、生产厂家、药品规格都写得很清楚。如果它们的来源真实可靠,那么,创办人肯定花了不少心思。”在吴晓看来,大部分供货价与零售价之间呈现的差额比例具有一定的可信性。

    卫柏兴告诉时代周报,被曝光的药品以中小药企产品为主,供货价即药企的对外招商价,而零售价主要为药企对产品的自主定价。

    在医药公司工作时,老卫前前后后花了一年时间收集数据。“这个行业变动很块,有些药厂今天还活着,明天便可能死去或被别人收购,而且,每半年,部分药价就要调整一次,幅度接近10%—20%。所以,为了这些资料,我几乎找遍了全国的药厂,数据反反复复核了好几遍,而花费远不止媒体所说的几十万元。”

    对于收集的“成果”,老卫解释道,供货价并不等同于成本价,其中包含了药厂的利润。其实,不少药厂生存不易,2块钱的药可能仅赚2毛,利润很薄。“中小药企的出厂价大多合理,但品牌药企的利润空间较大。”

    至于零售价为何高企,“原因不在药厂,而在于流通,在于销售终端,但这不说明高药价与药厂没有关系,事实上,正是药厂对产品定下了高价,否则,下游流通环节无利可吃,他们便不愿卖这种药。换言之,定高价的是药厂,但赚钱的另有其人。”卫柏兴说。

    浙江省某地级市三甲医院的一位药剂科主任告诉时代周报,对于老百姓而言,这个网站最大的参考价值在于供货价。买药时可以查询下这个“底价”,如果是6元,那么,你若实际花了12元,那“还好”,而若花了50元,那就“冤大了”。

    用“晒病历”来监督医生

    “降药价网”一夜走红后,卫柏兴这样规划它的未来:我想做成一个公益性平台,纯粹地监督药价,包括,出厂价、零售价、招标价,等等。

    目前,老卫的团队12人,计划将陆续公布一部分保健品、医疗器械以及计划生育用品的价格。同时,他还在网站上设计了一个名为“晒病历”的论坛,鼓励网友上传病历,共同监督医药费用是否合理。

    “譬如,一个胆结石患者晒出各项医院收费单据后,我们发现,抗生素原本一种即可,但实际用了好几种,一周一次的例行检查一两天就做一次,出厂价10元的药品卖了100多元,可以断定,这家医院和主治医生肯定存在滥收费、高收费的问题。”卫柏兴声称,打算吸收专业人才,以非实名制方式,让他们在网上实行监督、评判。

    “这个点子很好。”广州迈特华制药厂总工李德生告诉时代周报,此前,其在广东省一家三甲医院药剂科任职时就曾将1000多份病历及医生用药进行过比对、研究,并试图向医生指出其中的问题,只是,“不少医生根本不予理睬”。

    吴晓亦认为,晒病历的做法具有建设性意义。“在国外,很多病人的医药费都走保险。保险公司在核保时会对病人的病历、用药做细致的审核,若医生存在乱开药、高收费的问题,那么,这笔费用的责任就会落在医生身上。”

    “晒病历的设想延续了保险机构核保的思路,对医生用药确实能起到监督作用。不过,我担心的是,他们能否胜任这项工作?”在吴晓看来,对医生的诊断、用药进行审核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评判者的权威性以及判别标准都需要权威部门建立制度规范,而不能仅由一个网站或其背后团队决定。“短期内达到这一程度非常困难,除非背后能有国家政策、国家机构的推动。”

    “公开药价、监督医生,这些本是监管机构、政府部门的职责,他们未能尽责,反而轮到行业中人代而劳之。这难道不值得悲哀?”安邦咨询医药行业研究员边晨光建议道,既然这个网站是替政府尽未尽之职,那么,有关部门能否考虑归入政府网站?

    卫柏兴的期望是,在他之后,更多人能够站出来,对抗高药价。“现在,一些网友、我的同行已开始在论坛上公布他们掌握的药品价格。其实,晒药价有益于这个行业的良性发展,否则,药企因生存不易而挖空心思坑害百姓,这对中国的医药市场将是致命一击。”

    政府管制推高药价

    除了创办网站,卫柏兴的另一个想法是网上药店。他在微博上谈及,此后,将联合药企,引入投资,取消药品流通的中间环节,开设网上药店。不过,此言一出,引来的不是赞誉,而是质疑,晒药价实为炒作和牟利?

    “假如真的有一家降了价的网上药店,大家都能吃到便宜药,为何不为我叫好呢?”老卫认为,自己开店还是为了逼迫医院、药店降低药价,让他们知道“不降价就会被市场淘汰”。只是,一两年内,他自称尚无开店的能力。

    权且相信老卫的善意,但药价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以他一人之力,真能撼动坚挺的药价?

    其实,“降药价网”的出现确实引发了一些震动。老卫接到的不仅有药店老板的哭诉电话,还有药厂老板的恐吓电话。“他们担心消费者看到价格真相后转买其他同类药品而影响自己的销量。”

    一定程度上,这正是卫柏兴乐见的,通过消费者的压力,促使药店、医院乃至流通环节的从业者放弃一些利益,进而实现药价的部分下调。

    “这对于降低药价会有一些促进作用,但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个问题。”上述三甲医院药剂科主任认为,问题的症结在于公立医院以药养医的机制,如果药品的利润马上砍掉,这部分收入从何补回,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而具体来看,医院的高药价又与药品招标采购紧密相关。

    “在基本药物制度推出之前,药品招标存在的诸多问题都未得到根本解决,而今,以药养医这个制度又沿用至基本药物制度,所以,两者都没有好的结果。”边晨光分析道。

    “很多人把(药价高的)症结归咎为医院、药企、流通环节、地方政府,其实不然,根源在于政府制定的游戏规则。”12月20日,在“问诊三年医改”的论坛上,北京大学政策管理学院顾昕教授指出,推高药价的不是招标这一环节,而是政府对药品加成的管制。

    “打个比方,如果政府规定餐馆里的啤酒只能加价15%,那么,结果如何?第一种可能,所有餐馆改卖进口啤酒,否则,1块钱的燕京啤酒加价15%就是1.15元,利润只有0.15元。第二种可能,餐馆请燕京啤酒开发商把价格定为3块,自己零售3.45元,当然,这3块也不能全让批发商赚了,餐馆还要2块钱回扣。”

    而这正是医药市场的现实。在顾昕看来,解决问题非常简单。第一,政府可以规定药品的“天花板价”,即,所有公立医院的药品售价要等于各省的中标价。第二,医院可以自主采购、加价,但最高不能突破“天花板”。“如此一来,医院就会自动跟药企砍价,选择便宜的进货渠道,而病人的利益也能受到保障,吃到比现在更便宜的药。”顾昕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医药 的报道

  • ·狂犬疫苗的利益江湖(2010-06-09)
  • ·药品招标采购被异化 “民间医改第一人”状告渝卫生局(2010-07-22)
  • ·上海阿伐斯汀事件调查(2010-09-16)
  • ·草药“疯狂”(2011-06-23)
  • ·仿制平价救命药出路何在?(2011-08-04)
  • ·药品招标换人 上海试水压低药价(2011-12-08)
  • ·“降药价”网上线狙击虚高药价(2011-12-29)
  • ·重庆试斩医药流通黑色利益链(2012-01-12)
  • ·“最严限抗令”加剧制药业洗牌(2012-08-09)
  • ·印度仿制药代购乱象(2013-09-0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