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腊震荡 欧元区断腕求生?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1-11-10 00:46:46
  • [摘要] 希腊的闹剧还未完全结束,欧债的危机仍然笼罩在阴影之中。继希腊之后,另一个充满债务问题的欧洲国家意大利也陷入了政治危机。这次主权债务危机,被逼到悬崖边上的欧洲能力挽狂澜吗?

    希腊民众连续举行示威行动,抗议政府削减福利。

    本报记者 马欢 发自广州

    不到10天,希腊经历了决定全民公投,到突然放弃,再到政府变更的剧烈震荡。

    11月8日,即将辞职的希腊现任总理帕潘德里欧表示,将要求现任内阁辞职,与反对党筹组临时联合政府,以便落实欧盟新救援方案,确保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内。

    希腊的让步并未让欧债危机得到根本性的缓解。

    “每当我以为自己就要被赶出局时,他们却把我从绝望的边缘拉了回来。”—这是《教父3》里阿尔·帕西诺的台词。

    欧洲,如同这句台词,一次又一次地面临危机,一次又一次地起死回生。然而,这次主权债务危机,被逼到悬崖边上的欧洲能再一次力挽狂澜吗?

    希腊激怒西欧

    10月31日,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出乎意料地宣布,希腊将通过举行全民公投的形式,来决定是否采纳欧盟救助新方案。

    此消息一出,世界哗然。

    “对人民来说,作出自己的决定,这是一个民主国家最重要的行动,也是一种爱国主义的体现。”在提出公投计划的同时,帕潘德里欧表示。他本人很清楚,一旦公投,达成否决决议的可能性很高,因为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结果,超过一半的希腊民众担心欧盟救助计划会给希腊政府债务造成更多问题。

    事实上,就在希腊决定公投之前,许多人就对欧盟商议的新方案提出怀疑。

    这份10月27日提出的救助新方案包括了以下内容:私人投资者将所持希腊债务“自愿”减值50%;欧洲金融稳定机构规模将扩大至1。4万亿美元;欧盟向欧洲银行业注资约1000亿欧元(约合8905亿元人民币),将大约90家欧洲大型银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提高至9%。

    对此,英国杂志《经济学人》质疑:“首要问题就是,欧元区领导们是否能够继续为欧洲金融稳定机构(EFSF)提供充足的援救资金,以实现对意大利还有西班牙的债务援助。要知道,在过去十年内,意大利的公债利率上升了6%,超过了德国公债,达到了欧元时代的一个新高峰。”

    几天之后,希腊的公投计划不仅让这个新方案陷入尴尬,也让投资者们再次对市场感到绝望。

    “公投的提出体现了希腊市场的不确定性,而且,除了希腊,舆论开始将注意力放到所有有问题的欧元国家,比如意大利、葡萄牙和塞浦路斯。塞浦路斯持有相当大部分的希腊债券,实际上希腊发生任何债务违约行为都可能导致塞浦路斯银行崩溃。”对于此次公投,来自加拿大圭尔夫大学的经济学教授ThanasisStengos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作为希腊人,他一直关注此次的经济改革方案。

    就在公投消息公布不久,好不容易回升的欧洲股价再次跌落。

    此前,当欧盟提出新的救助方案之时,欧元价格曾上升至1.42美元,但在公布后下跌到1。37美元,希腊与意大利的股票指数更是跌了7%。受欧洲影响,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10月31日至11月1日之间下降了573点。

    11月2日,就在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六次峰会召开前夜,法国总统萨科齐、德国总理默克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与两名欧盟主要官员与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紧急会晤。他们要求希腊尽快进行公投,不过主题不应是“希腊是否接受欧盟援助案”,而是“希腊是否要退出欧元区”。

    “希腊还想不想留在欧元区,”默克尔说,“这是希腊人民现在必须回答的问题。”萨科齐则称在这个问题得到回答之前,希腊再也别想得到援助—“没有法国纳税人的钱,也没有德国纳税人的钱。”

    虽然在民意调查中,大部分希腊人不喜欢救助方案,但调查也显示,他们中大多数仍愿意留在欧元区。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代价会很大,远远超过它能带来的好处。”世界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希腊经济专家乔诺(ClaudeGiorno)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的时候表示。“来自OECD(世界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希腊需要继续对国营经济、产品市场和劳动力市场进行有力的结构性改革,以应对目前的严重危机。”

    “假如希腊退出欧元区,将会给本国带来毁灭性的变化。资本市场在未来很多年里都不再容纳它,所谓的好处也只是暂时的,因为很快就会出现货币贬值带来的急速通货膨胀。”ThanasisStengos分析道。

    不仅如此,希腊退出欧元区也会给其他欧元负债国带来影响,甚至会导致新一轮金融危机爆发。一些国家也已经开始采取措施防止恐慌。杰弗里国际有限公司员工大卫·欧文指出,为了减少存款人的取款行为,葡萄牙和爱尔兰的银行已经提高了存款利率。

    帕潘德里欧下台

    “如果我们不需要公投,那么我也很高兴,而且公投本身也不是目的,我很高兴这些讨论让一些人又终于恢复了一些理智。”面对德国和法国的施加压力,帕潘德里欧在同一天给媒体的声明中说道。他在紧急会议中也表示,不公投是有条件的,即反对派需在议会中支持欧盟的救援方案。

    然而,在与萨科齐和默克尔会晤完毕之后,等待他的,是来自国内的巨大压力。

    首先是副总理、财政部长韦尼泽洛斯。在陪同帕潘德里欧参加完会议后,韦尼泽洛斯发表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声明表示,希腊没必要举行关于救援方案的全民公决,应该在“任何政府”的领导下批准这一方案。

    “希腊在欧元区的位置毫无疑问是个巨大的历史性胜利,这样的成功不能被交由一场公投来决定。”韦尼泽洛斯表示,“我们目前的当务之急是争取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放第六笔救援贷款,避免破产。”两位执政党议员也公开表示反对公投,不会投信任票。

    11月4日,面对来自国内的压力,此前反对救助计划的反对方领袖萨马拉斯对希腊议会说,他在与帕潘德里欧通了电话后,将支持欧洲针对希腊制定的最新救助方案。一直以来,萨马拉斯还曾竭力反对欧洲为希腊提出的严苛救援条件,并要求希腊政府推出更多以减税为基础的促增长政策。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两人早年一同在美国马萨诸塞州阿姆赫斯特学院(AmherstCollege)上学时就是朋友。萨马拉斯的做法,实际上是给了帕潘德里欧一个机会退让。帕潘德里欧表示,鉴于反对派已接受援助计划,全民公投已没有必要。

    11月7日,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同意辞职,并表示将与反对党领袖萨马拉斯商议共同组建新的联合政府。该政府将在债务削减计划实施后举行新的大选,重新赢得欧洲其他国家的信任。

    至此,这起希腊式的闹剧也暂告一段落。

    “公投计划虽放弃,但它带来的笼罩着希腊及其邻国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ThanasisStengos指出,和许多分析一样,他对于希腊的前景仍然感到了巨大的不安。

    “我们政府有采取改革措施,但是你也知道,问题总是在出现之后才修补,所以效果没有那么明显,但我相信,希腊会走出困境的。”希腊驻广州总领事康斯坦丁·卡其武斯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的时候表示。

    意大利紧随希腊

    希腊的闹剧还未完全结束,欧债的危机仍然笼罩在阴影之中。继希腊之后,另一个充满债务问题的欧洲国家意大利也陷入了政治危机。

    11月8日,尽管意大利议会以308票赞成、1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2010年度政府财政报告,但这个结果离316票的稳固优势还相差了8票。在此过程中,意大利各反对党派甚至采用拒绝投票的方式“放过”报告,导致这次投票以罕见的“零反对”获得通过。

    很明显,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在众议院已经失去了优势地位。

    当天,意大利总统府公布的一份声明说,贝卢斯科尼已经明白当天众议院投票结果的意义,在一份稳定国内财政的法案获得议会通过后,贝卢斯科尼就将向总统递交辞呈。反对党以及最近脱离贝卢斯科尼政治阵营的人正催促总统纳波利塔诺成立全国联合政府,全面改革意大利经济,并立即采取措施削减高达1.9万亿欧元(约合2.6万亿美元)的债务。

    尽管如此,意大利的前景和欧洲一样不明了。

    “意大利正在作出艰难的选择,他们需要欧洲其他国家更多的支持以渡过难关。”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表示,但他并未明确说明意大利需要何种支持,只是强调,意大利将改革方案坚持到底十分重要,这是意大利政府的当务之急。

    “我不认为意大利将成为第二个希腊。假如意大利成为了第二个希腊,整个欧盟和欧元区都将彻底崩溃,各国将回归贸易保护主义,各自使用它们本国的货币。这种代价太大了,人们不会让它发生的。希腊对付危机的行动缓慢,它的不作为带来的后果现在已经显现。显然意大利是不会陷入希腊这种境地的。”ThanasisStengos表示。

    实习生魏碧霞刘小芹对此文亦有贡献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希腊 欧元 欧盟 的报道

  • ·青年的愤怒,希腊只是开始(2009-07-21)
  • ·谁制造了希腊悲剧(2010-03-10)
  • ·救助希腊 欧元梦碎?(2010-05-20)
  • ·欧元命系希腊(2011-09-29)
  • ·希腊震荡 欧元区断腕求生?(2011-11-10)
  • ·希腊中产急速坠落(2012-05-24)
  • ·希腊大选 欧洲心惊(2012-06-14)
  • ·希腊反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2013-01-10)
  • ·墓地危机蔓延希腊(2015-05-05)
  • ·希腊Say No,一条被抛弃的绝望之路?(2015-07-0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