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2P江湖大乱 监管缺失风险暗涌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1-11-10 00:42:30
  •  

    本报记者 李意安 发自上海

    P2P的江湖格局依然混沌。

    2006年,“尤努斯学徒”唐宁创办宜信,成为国内最早的P2P信贷模式探索者。2007年第一家线上P2P公司拍拍贷在上海成立。之后几年,P2P有如雨后春笋在全国遍地开花。

    区别于小额贷款公司,P2P们主要定位是满足贷款资金在几十万到几百万间的中小企业的需求。“这个市场发展快得惊人”,融道网CEO周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年化增长率能达到几倍甚至十几倍。”诺诺镑客副总黄大容也表示:“就每个月而言都有可能,有时候是百分之几十的增长,有时候是几倍的增长。”

    据悉,一些较早进入行业的网站,如拍拍贷去年就已经开始盈利,已经有风投进入。诺诺镑客相关负责人也向媒体透露,预计今年年底可能实现盈利,目前也正在和资本接洽。然而,一直以来的监管缺失,让P2P行业的企业对政策动向的敏感度都变得极高。

    P2P风控难题

    在银监会发布“人人贷”风险提示三周后,一家名为贝尔创投的人人贷网站被爆遭公安机关调查,成为首家遭遇调查的P2P贷款平台。同时,号称“发展了近10万会员”、“中国最严谨的网络借贷平台”的哈哈贷,亦因资金链断裂而宣布终止服务。

    最早涉足online-P2P领域的拍拍贷,其创始人之一胡宏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P2P借贷是门槛相对较高的行业,新进入者短期内需要投入大量的运营成本,最初还不具备很好的互联网背景、风控能力和历史数据积累,如果这段不盈利的时间不能实现安全快速增长就会发生倒闭。”

    “一般启动一家P2P平台,资金门槛在200万元左右。”畅贷网合伙人刘瑶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但是隐形门槛很高,需要得力的技术团队,需要风控领域的资深经验以及金融行业的人脉支撑。”

    在具体的风控环节上,部分P2P企业声称,可以经由央行征信报告系统对借款人资信进行认证,但时代周报记者经央行人士确认,至今为止,央行的征信报告尚未对任何P2P平台开放。“对监管层面来讲,这可能是出于对金融系统安全的一个考量。毕竟体制内的东西不可能轻易为外部力量所用。”某沪上知名P2P公司高管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但是现在行业里做得比较好的几家P2P,如果真的要取得央行征信报告并不太难,可通过在银行的人脉资源或和一些支行的合作,通过他们的权限来获得央行的征信报告,以此作为风险审核的一个环节。”

    而对于已经产生的坏账,目前各家P2P平台的处理方式仍较温和。“主要协助做一些贷款催收工作,以及对逾期超过一定时日的进行网络黑名单曝光。”胡宏辉称。刘瑶也对此表示遗憾,“民间金融机构的方式也只能到这里。”

    P2P亟待正名

    “P2P只能成为现有银行体系的一个补充,它针对的基本上都是20万元以下的贷款市场,迷你的单子甚至涉资只有几千元,这是银行无暇顾及而市场需求却极为旺盛的一块。”某央行人士对时代周报分析。

    “在国外,对P2P信贷的定义多指基于网络平台的个人对个人借款,这一定义延续到了国内。但是,在国内并不能完全照搬这一定义和商业模式,由于个人信用体系不完善,P2P信贷不能仅仅局限于网络,而是要兼顾网上和网下。”宜信有关负责人李玉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悉,宜信目前平均每笔出借金额在5万元左右。据李玉瑛介绍,宜信目前最主要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出借人与贷款人直接的借贷,双方通过宜信平台达成交易签订合同,另一种是债权的转让,唐宁将自有资金借给有小额资金需求的客户,双方形成一种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债权关系,随后将这一债权转让给有理财意愿的客户。

    “P2P是一个将互联网技术应用于金融服务的行业,本质是金融服务,无法脱离线下单纯存在。”施栋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畅贷平均单笔贷款涉资2.5万元,诺诺镑客则在8.5万元左右。然而拍拍贷却对此有着不同的理解。其创始人之一胡宏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不做线下。我们只是一个平台功能,我们只通过系统做基础的风险审核。对贷款本身不做担保,不承担风险,也不做线下的尽职调查,我们同样也不通过线下方式寻找客户,目前所有的方式都通过互联网完成。”拍拍贷的平均单笔贷款涉资只有8000元人民币,市场定位与前两者略有不同。

    市场定位的层次有差别,操作方式也会大相径庭。以外,P2P点对点的概念也渐渐模糊化,定位于以银行为主要对接目标的数银在线也以P2P为旗号,以一种金融服务外包的经营模式将资金由银行等正规的金融机构与客户对接,参与尽职调查、进行风险审核、进行放款。为此业内人士评论说,P2P的定义已经渐渐广泛。

    监管为何变形

    一直以来的监管缺失,让P2P行业的企业对政策动向的敏感度都变得极高。银监会8月份发布了《关于人人贷(P2P)有关风险提示的通知》(下称“《通知》”), “人人贷信贷服务中介公司”的P2P贷款平台,被提示具有大量潜在风险。

    该《通知》中提到,人人贷中介服务存在影响宏观调控效果、易演变为非法金融机构、业务风险难控、不实宣传影响银行体系整体声誉、缺乏明确的法律法规界定、信用风险较高贷款质量劣、开展房地产二次抵押业务存在风险隐患等七大问题和风险。银监会要求银监分局和各家银行采取措施,做好风险预警监测与防范工作。这是监管部门对这种业务模式的首次表态。

    尽管监管层面立场依然倾向于保守,但整体态度已经相对宽容。时势至此,民间金融已经不是一纸政令能够喝止的,如何将民间金融招安,进行规整,将其阳光化才是如今的首要命题。“其实我们很希望有一个相应的监管部门出来,对行业给予一定的监管政策的。”诺诺镑客副总经理黄大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我们做市场推广时都不可出现‘贷款’这样的字眼,如果体制能承认我们,就可以放手去做市场去谈更多的合作,去和央行谈征信系统的开放等。”

    而同样的观点,记者也从多家已成规模的P2P公司处获得佐证。“在行业中规范运作的企业都会这么希望,希望监管部门能出面对行业风气进行整顿,肃清一些不良企业,这样行业步入阳光化运作的同时,那些规范运作的企业正面形象也能得以确立。”拍拍贷胡宏辉告诉记者,此外,借款人一人多贷,即同一借款人同时从不同机构获取资金的现象也大大增加了资金风险,组建一个公共平台提供查询借款人资信的渠道,防范欺诈行为也正在慢慢成为行业共识。

    表面来看,各家主流P2P标准各异、统计口径不一是规整行业的首要难题。仅以不良贷款的衡量标准来看,拍拍贷和宜信以逾期三个月来衡量,诺诺镑客以逾期10天来计算。风险评判标准更是五花八门。同样一家公司在不同P2P平台的风险评级很有可能大不相同。

    “我们从没收到任何来自监管部门的通知对我们的数据进行调研,”黄大容告诉记者,可是监管当局却从调研报告中得到了统计数据,这样的数据很可能是失真的。

    民间开始努力

    “现在上海资信和北京一家机构正在做这个事情,”一位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主要是建立一个行业间的数据库,通过第三方机构的努力,统一一些行业内的统计口径和审核标准,另外就是对贷款人信息的一个共享,避免一个人在多个平台上获取贷款,这些都是控制风险的重要因素。

    上海资信是国资背景一家商业机构,而上述所提的北京机构,其实是由宜信牵头成立的中国小额信贷服务中介机构联席会。该联席会于今年10月在北京成立。该联席会由宜信牵头,联合贷帮、人人贷、北大金融信息化研究中心、北京大学立法学研究中心共同发起。从会员构成来看,属于具一定官方背景的民间组织。

    据悉,该联席会主要工作任务包括:开展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研究、加强与政府和有关部门对话和沟通、建立健全行业自律机制、建立行业合作交流平台等方面,联席会成立后行业相关研究和行业信息分享平台等实际工作将会陆续启动。

    宜信有关负责人李玉瑛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对于加入该联席会的行业标准也制定了很多硬性指标,如机构年促成500个借款客户, 拥有固定办公场所,持续正常经营一年及以上, 组织内长期稳定工作人员在20人以上,拥有成熟的风险控制制度,逾期90天以上的年不良贷款比例不超过年促成借贷交易额的8%等。

    国外的P2P网站在要求借款人注册时就提供美国合法公民身份证明,能通过该ID获得个人信用记录,结合其填写的一系列个人情况,就可以对其进行信用评级。国内的信用体系尚处于初建阶段,市场土壤有着云泥之别。其只扮演桥梁的角色,如何在信用评级的审核上把关则是软肋。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这种新型的借贷模式意味着P2P业务网站已经类同于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的功能,应该取得监管部门的批准。特别是随着网络技术的兴起,我国的金融监管当局更需将其纳进监管范围。否则会影响资金安全,如果民间资金大量通过这种渠道流转,国家却无从统计和掌握。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P2P 信贷 的报道

  • ·微金融元年 P2P小额信贷井喷(2011-07-07)
  • ·P2P模式变味 小额信贷遭风险警示(2011-09-22)
  • ·P2P江湖大乱 监管缺失风险暗涌(2011-11-10)
  • ·“开鑫贷”登场 国家队角逐P2P网贷(2012-11-22)
  • ·一套房压倒“众贷网” 金融创新无监管(2013-04-11)
  • ·宜信模式现兑付危机 网贷陷监管困局(2013-08-22)
  • ·P2P线下模式遭质疑(2013-09-12)
  • ·天力贷董事长跑路在京被捕内幕(2013-10-31)
  • ·P2P网贷的风控劫(2013-11-14)
  • ·P2P网贷:新年频陷倒闭狂潮(2014-01-23)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