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气净化机风波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11-10 00:18:42
  • 本报记者 龙婧 发自上海

    北京连续被铅蓝色的光化学烟雾笼罩,美使馆和中国官方空气检测数据差异悬殊,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空气质量上。

    这个背景下,远大集团一篇宣传自家空气净化机的文章火了。这篇材料在宣传其空气净化器时特意强调,许多高级官员工作和生活的地方都配备了他们的设备。

    引起公众强烈反应的文章叫《远大空气净化机成功案例之中南海篇》—这曾经是一份在网络上随处可见的广告,但现在基本踪迹难觅。

    “特供空气”

    该篇原在远大官方博客和其分公司网站上的文章用煽情的笔法描述了红墙掩映下的中南海里都摆上了远大净化机。

    “中南海是国家重要领导人的办公地点,任何物品要绝对安全:无毒、无异味、无噪音等,检测要求甚是严格。但对于已经取得多项国家和国际标准认证的远大净化机来说,结果当然可以预见。”

    作者不无自豪地写道:“越来越多的国家机关、政府机构主动联系购买,《新闻联播》等报道中也经常能看到远大净化机的身影……当远大净化机伴随领导出访各国,每个远大人心中感受到了无比的自豪和鼓舞。”

    在末尾,报道中还列出了净化机进中南海的三个重大意义:“1。远大净化机为国家领导人创造了健康清新的办公环境,是百姓之福。2。远大净化机在中南海的使用,成为国家领导人指定用净化机是对产品的极大肯定与推广。3。远大净化机在中央政府部门的使用是对呼吸健康、环保的新生活理念的极大支持与推广。”

    为了证明已经入驻中南海的真实性,他们还特意将新闻联播中官员在中南海开会的画面截取下来,将露出的空气净化机画上小红圈。

    这篇文章的出现,引起了已经在阴霾空气中挣扎数天的百姓暴风式的批评。结合种种“特供”的现象,“特供空气”这个名词诞生了。

    名人效应

    对于网络上的非议,除了删除这个宣传材料,远大集团并没有作出正面回应。

    但员工私下却觉得有些冤枉。“这个材料并不是最近才写的,出来一两年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远大人抱怨道,只是因为大家关注了空气质量,广告内容又被翻出来,才造成大家这个感觉。

    这名远大工作人员辩解,他们的产品除了中南海使用,很多办公楼和家庭也都采用,而且他们的净化机的确做得不错,在国内拿过好多奖。至于使用“中南海”做广告,他表示,这不是他们一家公司的做法。但这是目前不被允许的。

    但他也不能解释为什么广告中“对于远大净化机北京分公司的郭斌总经理来说,中南海透露出来的除了无尽的神秘感,还有强大的吸引力。怀着对远大净化机极大的热爱与自信,郭总毅然携远大净化机走进红墙内”所透露出来的一个信息,就是他们北京分公司总经理能走进红墙内进行推销。

    远大的宣传材料中并不仅仅只有“中南海”一个案例,它的官方网站上,还有不少高官和名人的照片。这些照片,被分为了“领导关怀远大”和“外国领导关怀远大”。

    龙永图是出现次数最多的人。比如在一个远大空气健康论坛的视频中,长达63分钟的视频内,龙永图、任志强、潘石屹还有宝马会总裁王子文,面前都摆着一个远大空气净化机,侃侃而谈。

    谈话内容很多,龙永图提道,“远大送空气净化器给比尔·盖茨,打破了比尔·盖茨一向不收礼的特点。”“我的车里也有空气净化器……”“我出差都会随身携带(空气净化机),先在宾馆里放一个小时,再回来。”

    根据远大网站自己提供的信息,中南海目前在办公厅等场所采用的是远大生产的TA2000空气净化机,采用无需频繁更换耗材的静电除尘技术,杀菌率高达99。9%,每小时净化空气2000立方米,单台有效面积200平方米。这种机器的报价是1万余元每台。

    “空气净化机有用,但没有广告中说的那么夸张。”空气净化机代理商张艾说,“空气净化机的原理简单来说,就是吸入空气,在机器内进行循环杀菌后再释放出来。”比如有的空气净化机号称能在一两个小时内过滤室内家具散发的甲醛这种有害气体。实际情况是,甲醛这种东西是持续散发的,空气净化机不可能处理干净。

    行业标准缺失

    据了解,作为“特供空气”的提供者,远大公司生产的空气净化机已经是一种为公司创造数十亿产值的产品。除了政府高级干部的办公室和会议室,其产品也进入无数普通的写字楼、宾馆和住宅。

    有业内人士认为,整个空气净化行业,并不是远大一家独揽的生意。目前,空气净化在中国已是一个数百亿产值的市场,包括飞利浦、松下等跨国公司和众多中国公司都是这一市场的有力竞争者。由于中国城市严重的空气污染现状,这些公司都把这一产品作为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

    “不久的将来,在一些空气污染严重的中国城市,空气净化器会像空调一样进入到普通市民家庭,而不再会故意或无意地被描述成一种为极少数人提供‘特供空气’的‘神奇’机器。”央视的一位评论员在节目中这样展望说。但作为空气净化机代理商的张艾表示,就空气净化机的评价体系来说,这个行业至今没有统一的标准。

    张艾说:“所谓的经过处理后符合国家标准,是2001年颁布的《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划室内空气质量验收标准—GB505325》,但这个其实是针对室内空气的。”

    张艾认为,对于空气净化机的效果如何,也很难进行评价。一是由于室内装修所产生的有害物质,如甲醛等,是在不断向外释放的,因此无法精确测量;第二则是使用空气净化机的效果大小,会跟使用时间长短以及室内的通风情况等多种因素有关。

    张艾的说法得到了上海环保院钱华教授的认同,钱华这些年一直在开发一套针对净化产品的评价系统,而激发他开发这套评价系统的原因正是,国内对净化产品、净化器的评价体系存在一些不规范。另外标准也不是很到位。

    “在空气净化器行业中,除菌、除尘、纳米银抗菌网、有效抑菌防螨虫是最常见说法。”张艾说,还有的厂家宣称,净化器产品具有滤去尘埃、消除异味及有害气体等功能,并且只会产生诸如二氧化碳、臭氧、水等对健康无害的副产品。但实际上,臭氧过多,会伤害人的肺部,导致呼吸短促、咽喉发炎、哮喘病发作等。

    11月1日,上海市质监局公布了本市生产和销售的空气净化器产品抽查情况。远大空调有限公司生产的TB400型号远大空气净化机,以及上海尚洁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SJ-1090B型号空气净化器,存在“臭氧浓度百分比”不合格,属于严重质量问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灰霾 空气净化机 的报道

  • ·灰霾京城真相(2011-11-09)
  • ·北京市环保局:压力不在质疑,在减排(2011-11-10)
  • ·后奥运时代的北京空气(2011-11-10)
  • ·盛会之后的都市(2011-11-10)
  • ·空气净化机风波(2011-11-10)
  • ·专题:京华烟霞(2011-11-10)
  • ·PM2.5将引爆中国“空气革命”(2011-11-24)
  • ·珠三角或将先行发布PM2.5数据(2012-01-05)
  • ·年度关键词:PM2.5(2012-01-18)
  • ·珠三角率先监测PM2.5(2012-03-1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