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20戛纳峰会:亚洲机遇?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11-09 23:37:00
  • 本报记者 韩玮

    “20国集团应当抓紧机遇,鼓励主要新兴经济体进一步参与全球治理。”G20戛纳峰会前夕,国际金融协会(IIF)总裁查尔斯·达拉拉在给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的公开信中认为,2012年,G20的核心议题有两项:一、发达经济体纷纷整顿财政时,如何重振世界经济;二、如何吸引新兴经济体更大程度参与国际事务。

    世界格局正悄然改变。戛纳峰会上,7国集团要征求非G7国家对于全球经济的意见,甚至,发达经济体还希望发展势头良好的G20新兴经济体出手相助,解决自己的债务危机。

    而其中,最受瞩目的要数亚洲。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4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显示,日本、澳大利亚除外,中国、韩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的国内生产总值之和为91290亿美元,在19国(不计欧盟)中占比18。72%,同时,4国拥有G19近60%的外汇储备,额度超过37844亿美元。

    早前,亚洲开发银行的一份报告则预计,若亚洲保持强劲增长,2050年,该地区将拥有全球一半的GDP,规模达148万亿美元。

    “G7的问题在于成员只有发达国家,这使其不能合法掌握处置全球经济问题的特权。”韩国国际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蔡旭(WookChae)近日在东亚论坛上撰文指出,G20未来若要保持权威地位就必须不断吸纳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的加盟。

    既然如此,亚洲是否即将在全球经济治理的舞台上大放异彩?

    与IMF之仇

    欧债危机,已然成为戛纳峰会上多方博弈的焦点。

    10月29日,欧盟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联名致信20国集团领导人,呼吁各成员国采取共同措施重建市场信心、实现经济增长、保持金融稳定,并相信各国将帮助欧洲迅速解决危机。

    不过,亚洲国家似乎无意成为“好心的撒玛利亚人”。(《圣经》中见义勇为、对处于困境中的人施以援手的善良人士。)

    “欧洲人不应指望以中国创纪录的外汇储备来解决问题。”启程戛纳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如此表示。11月4日,峰会第2天,印度方面称,欧元区的危机是全球经济的重大威胁,应由欧洲自己解决。

    “欧债危机涉及3个方面。首先,欧盟的金融机制存在缺陷,有统一的货币,无统一的财政;其次,希腊过高的社会福利已超出政府财政可以承受的范围;此外,新兴经济体的人均GDP远低于发达国家。”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沈骥如对记者分析道,解决债务问题,欧洲不是没有能力,而是自身机制存有问题,对此,其他国家无法帮助解决。

    “IMF应改名叫EMF,欧洲货币基金组织(EuropeanMonetaryFund)。”榊原英资看不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亲欧洲、疏亚洲的做法。早在1997年,他就提出,亚洲应该建立自己的货币基金组织。

    其实,戛纳峰会最应讨论的是IMF扩容以及支配权重新分配的问题。印度经济学家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ArvindSubramanian)告诉记者,大量西方国家所没有的资源必须由新兴经济体以及石油出口国提供,所以首先,必须给予中国更多的IMF话语权。而等到欧洲、美国意识到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作为可靠的资源提供者的作用,他们将会默许这种变化。

    以援欧换IMF话语权?

    无可厚非,一直以来,与欧美相比,亚洲在IMF中的地位显得并不突出。C·兰德尔·亨宁认为,亚洲金融危机后,IMF和东亚的关系虽有回暖,但始终不受后者欢迎。亚洲国家极不愿意从IMF借款,并对其提出的政策建议持谨慎态度,即使2008年金融风暴袭来时,他们也不曾求助IMF。

    然而,伴随亚洲经济体的强势崛起,世界“颠倒”了。如今,IMF为何越来越看重亚洲?《亚洲与全球金融治理》一文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全球经济版图中,亚洲地区所占权重不断上升,经济增长势头强劲,而IMF不想缺席这一过程。

    欧债危机阴霾未散,美国经济复苏步履蹒跚,为了重振世界经济,IMF需要新兴经济体的支持。11月3日,戛纳峰会的同时,金砖四国举行了会晤。此后,俄总统梅德韦杰夫表示,金砖国家会通过集体行动向IMF提供一笔紧急注资用于救助欧洲国家,作为回报,金砖国家希望提升在IMF中的话语权。以援助欧洲换取IMF话语权,这是否也可被亚洲新兴经济体借鉴?

    沈骥如认为,目前,尚不能肯定通过IMF救助欧洲就一定能增加话语权。

    事实上,争夺IMF话语权是一个零和游戏,新兴经济体获得更多投票权即意味发达经济体的失势,而亚洲的“崛起”即意味欧洲、美国的“衰落”。目前,经过去年的IMF份额改革后,中国、日本、韩国3国掌握15。7%的投票权,而根据IMF的议事规则,对于重大事项的决定,至少须有85%的同意票数,所以,如今,一旦亚洲“抱团”反对某项决议,那么,欧洲、美国无力回天。

    正因如此,C·兰德尔·亨宁认为,欧洲国家不会赞成进一步缩小自己的权限。

    “亚洲极”的未来

    IMF素来是欧美的“阵地”,亚洲国家想要获得更多发挥空间并不容易。但某种程度上,G20为亚洲国家搭建了另一个在全球金融治理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平台。

    至于如何发挥,C·兰德尔·亨宁和穆赫辛·S·汗贡献了“两计”。第一,20国集团中的亚洲6国应齐心协力,对重大事宜达成共识,同时,争取联合其他非G7成员国,以集团之力抗衡欧美。

    第二,亚洲6国应注意并反映20国集团之外的其他亚洲国家的意见和问题。因为,这些国家的缺位容易让G20步G7的后尘,成为少数国家独享的俱乐部。

    实际上,此次戛纳峰会,新加坡以“环球治理组织”(GlobalGovernanceGroup,简称3G)代表的身份出席,而这个3G是2009年我国在联合国大会上倡议成立的非正式组织,由联合国各区域内的29个大小成员国组成,其中包括文莱、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和新加坡5个亚洲国家,其目的是向20国集团反映这些国家的观点以及所关注的议题,以免20国领导人忘记其他小国的存在。

    “另一种可行的办法是,借鉴IMF中国际货币和金融委员会的模式,让G20中的亚洲6国与其他亚洲国家的代表举行定期会晤,了解这些国家面临的问题并为之发声。”C·兰德尔·亨宁认为,这将有助于亚洲巩固其在G20中的地位,并保证所有亚洲国家享有话语权。

    而蔡旭认为,G20能否保持作为世界最重要经济论坛的地位取决于其中的亚洲经济体能否发挥长期、强有力的作用,因为,这里不仅有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聚集了60%的世界人口,还拥有全球一半以上的外汇储备。

    不可否认,全球经济的重心正从发达国家向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转移,那么,亚洲是否即将成长为与欧美抗衡的另一极?“在这一点上,我们要低调。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均GDP只有4000美元,而且,还有1亿多人口处于联合国划定的贫困线下,这才是中国的基本国情。所以,不要高估中国、金砖国家乃至亚洲的重要性,否则,这是一种毫不谦虚、自鸣得意的表现。”沈骥如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G20 亚洲 经济危机 债务危机 的报道

  • ·G20戛纳峰会:亚洲机遇?(2011-11-09)
  • ·深化亚洲金融合作 为超主权货币开道(2009-07-14)
  • ·博鳌论坛助推亚洲一体化(2009-07-14)
  • ·亚洲金融新格局:守望亚元(2009-07-14)
  • ·亚洲不折腾,中国当有为(2013-04-11)
  • ·金立群谈亚投行:轮到我们为亚洲其他国家做点事了(2015-11-17)
  • ·莫因经济危机纵容“血汗工厂”(2009-07-21)
  • ·美债危机敲响中国警钟(2011-08-0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