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州醇总经理王小峰:我反对酒精勾兑酒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10-12 23:55:49
  • 本报记者 刘丽琦

    “中国目前白酒市场上,至少有60%至70%的白酒属于非纯粮酿造的酒精勾兑酒。”2010年9月6日,贵州醇销售总经理王小峰揭露了白酒行业的“潜规则”。

    王小峰的提法指出两层意思,一是中小企业直接用酒精勾兑,占领中低端市场;二是大企业为了满足市场需求,在产能饱和的状态下,用酒精勾兑后,冒充打上纯粮酿造的标志,冲击高端消费市场。

    王小峰的一席话道出了白酒行业的乱象。

    酒非酒利字当头

    我国白酒按风格特点分为浓、清、酱、米4大香型,并由此衍生出兼香、凤香、特香等10余种香型。目前市场上,浓香型白酒占70%以上,其余依次为清香型、酱香型和其他香型。

    历史上,上述多种不同类型的白酒生产,一直全部采用粮食为原料,经粉碎后加入曲药(大多用小麦和麸皮制作)作为糖化和发酵剂,在泥池或陶缸中自然发酵一定时间,经蒸馏后得到白酒。

    “为了占领市场,有些企业就冲破了道德底线。”王小峰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王小峰从事酿酒行业已经有十几年,曾有过车间经验,深谙纯粮酿酒工艺的生产周期和复杂性。

    王小峰介绍,企业如果要挖1000个2米深、一米见方的酒窖就需要半年的时间,然后要培养窖泥,培养成熟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这样投产就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

    一个月后,开始生产基酒,也就是半成品酒,这样的酒是不能喝的,还要储存两年到三年时间才能去掉基酒中的苦味,拿到市场上销售。

    所以,酿酒企业要扩大生产,至少需要三年到四年时间。

    “现在纯粮酒的销售量每年递增这么快,企业还要满足市场上的销售量,就昧着良心去用酒精勾兑。这在一个厂家的产能和销量的对比上就能看出来。”王小峰说。

    据了解,如果是高度酒,基酒与成品酒之间的比率应该是一比一,随着市场的需要,如果降低酒的度数,那么比率应该是一比一点几,“但绝不超过一比二。”

    “如果一个纯粮酿酒的企业有8000吨的产能,那么它每年的市场供应量应该不超过16000吨,如果超出了,就要调查一下这个企业是否存在酒精勾兑酒。”王小峰说,“可以肯定地说,生产基酒的能力超过5万吨的还没有。”

    那么酒精是如何被勾兑成“纯粮酿造”的白酒的呢?

    “行内有句话,叫‘酒好不好看挂杯好不好’,用酒精勾兑的酒肯定是不挂杯的,于是他们就在里面加甘油。纯粮酿造的酒有甜味,用酒精勾兑的时候,他们就会在里面添加甜蜜素等。”业内人士介绍说,“纯粮酒的香味物质、维生素和有机物都是在酒窖里生成的,是需要时间的。”

    “中国白酒产品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是绿色商标,二是纯粮酿造。然而,目前市场上六七成的所谓纯粮酿造都是虚假宣传。事实上这些都是用酒精勾兑的。”王小峰表示,“酒精勾兑的酒的成本极低,流向市场后对纯粮酒冲击特别大。”

    王小峰介绍说,从税务上分析,纯粮酿造白酒的税率大概是42%。但酒精勾兑的基本没有这些。他们没有进项,没有出项差。成本也就大大降低了。

    “一些中小企业到四川、贵州等地购买基酒和酒精进行勾兑,基酒的产能有限,所以更多的是购买酒精。这样做,肯定是大大降低了成本的,久而久之,谁还费事去酿酒?”

    被虚化的原浆酒和年份酒

    张江在网上浏览新闻时,看到了王小峰的言论。但他并不感到意外。作为一个有着20多年喝酒史的“酒民”,他早熟知勾兑白酒的事情。

    “但我只知道酒好不好喝,但真尝不出来哪些是纯粮酿造,哪些是酒精勾兑的。更不知道年份酒和原浆酒的区别,应该是年头越久远越好吧。”张江说。

    “市场上,90%以上的年份酒都不超过三年。”王小峰肯定地说,“说三十年、四十年的都是不可能的,那时候的人谁有那样的意识,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贮藏量。如果会有贮藏,那么也是少量的,年份酒的概念也就是陈年酒起到的‘一滴香’的作用。”

    至于原浆酒,就是概念的炒作。王小峰告诉记者:“原浆酒实际上就是不能喝的基酒,这对人体是非常有害的。这是在欺骗外行的消费者。但这些概念的炒作,都是缘于勾兑酒。”

    事实上,真正的原浆酒是不能喝的,必须进行降度,原浆酒一般用老酒勾兑,才能不失去原酒风味。国家级酿酒师、水井坊副总经理赖登译曾明确地说过,原酒不经过勾调喝下去对身体健康是不利的,因为白酒是有标准的,酒体中的各种指标只有合格了,对人体的伤害才是最小。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贵州醇 反对酒精勾兑酒 的报道

  • ·贵州醇总经理王小峰:我反对酒精勾兑酒(2011-10-12)
  • ·贵州醇的苦恼(2011-10-1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