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勇:血铅超标阴影下的未来主人翁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1-09-22 02:49:38
  • [摘要] 血铅之魔已经从所谓“落后地区”走向了自认为安全的中心地带。空气中的铅由于沉降,大多分布在地平面1米以下,而这个区域恰好是孩子的活动区,他们是对铅最敏感的人群。作为社会最弱

    作为社会最弱者的儿童,也开始承受这个社会的苦难。

    本报评论员 谢勇

    连续有媒体爆出中国中心都市上海出现血铅事件,在康花新村小区内,25名孩子被确诊为血铅超标,健康受到严重伤害,未来人生道路已经蒙上浓重阴影。

    如果记忆力尚好,不难记得年初在安徽安庆怀宁发生的儿童血铅“超标”风波,200名被检查儿童中有半数发现鲜血已被铅污,这引发全国媒体震动,在此事件影响下,《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成为我国批准的首个“十二五”国家规划。有司更是信誓旦旦,用重典,出重拳,九部门联合行动,将《规划》实施与领导干部政绩考核挂钩,并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重金属污染防治规划应于今年6月底前完成,并要报环境保护部备案。现在已是9月,按我们政府的效率,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豪迈魄力,估计规划早已经编写完毕,在环境保护部办公室案头安全存放。可是半年多时间过去,连中国最大城市的大型居民社区中也出现了血铅魔踪,不由让人们心生疑惑,这不长但也觉不算短的时间里面,有关部门是不是只有精力编规划,无暇他顾?

    将近来血铅爆发的地点罗列起来,会是张长长的名单:山东、云南、江苏新沂、河南济源、湖南郴州、广东清远、四川隆昌、陕西凤翔……神州大地,可谓处处血铅,净土难觅。而就在写这篇文章之时,笔者得知身边一位同事的两岁女儿被查出血铅超标。而他们家,在广州一处以环境优美、树木葱郁著称的小区。为人父母者,虽难称富贵,却也是都市中产之家,尽一切可能为女儿提供健康生活,然而,用尽小心都依然无法避免血铅超标的事情发生。正如新闻中所言,“和以往的血铅事件不同的是,之前多发生在环保理念和设施相对落后的中小城镇,或者接受污染转移却监管乏力的乡村,而这一次,血铅超标的孩子们出现在作为中国最大工业城市、已初步展现出规模工业效应的上海。而他们所居住的地方也并非穷乡僻壤。康花新村和邻近多个大型居民社区,房产价格平均每平方米超过了2万元人民币。”可以说,在半年多的时间里面,血铅之魔已经从所谓“落后地区”,一步步走向了自认为安全的中心地带,如此,所有生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孩子,可能都无处可逃。

    空气中的铅由于沉降,大多分布在地平面1米以下,而这个区域恰好是孩子的活动区,他们是对铅最敏感的人群。由此,作为社会最弱者的儿童,也开始承受了这个社会的苦难。

    在美国,上世纪60年代就有人提出将儿童铅中毒作为公共卫生问题进行宣传教育,美国毒物登记署也建议把化验血铅作为儿童定期体格检查的一部分。1991年,美国用10亿美元改善儿童环境,建议所有6岁以下儿童都应进行血铅水平筛查,降低儿童血铅。WHO认为:环境中对儿童威协最大的就是铅,血铅升高引起无形损失是巨大的。而我国儿童平均血铅水平较美国儿童高7-8ug/dl,如果不采取有力措施,让现状持续下去的话,21世纪中国的建设者的智能素质将落后于同一年龄层次的美国人至少约5%;而智商低于70的儿童明显增加。对整个人群的危害作用巨大。可以说,如果失去了孩子,如果没有了未来,那些成就、功绩、奇迹,又有什么意义?

    更可怕的是,在康花新村血铅事件发生后,灾难原因一直没有查明,被怀疑企业要么撇清关系,要么频频叫屈,而且,嫌疑最大的江森公司更是检验达标。在一切都合乎标准的情况下,康花新村的居民们就生活在时而异常芳香、时而剧烈恶臭的环境中,目睹着蓝绿色的河水在浇灌农田,长出蔬菜在市场售卖。在这种达标的生活中,除了被发现的血铅,是否还有其他隐患,还有其他魔手伸向孩子,似乎不言而喻。这种找不到敌人的无物之阵,恐怕是比血铅更可怕的事情。

    血铅之祸,深挖下去,既是城市管理的问题,更是社会治理的问题:发展规划没有整体思路,环保部门把关不严,颟顸不作为,企业无良等等。这些埋下的隐患,正在形成合力,一起爆发。更重要的是,承受这些苦难的孩子和家长们,缺乏真正博弈的空间和可能。我们都清楚,要依靠整个社会的力量,要依靠全方位的进步来解决这些问题,拯救我们的孩子以及我们自己,可是,留给我们的时间,还有多久呢?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血铅 儿童 的报道

  • ·血铅超标事件:我的采访向导(2009-10-14)
  • ·谢勇:血铅超标阴影下的未来主人翁(2011-09-22)
  • ·儿童也中风?(2010-12-20)
  • ·儿童救助应以儿童需求为中心(2011-02-24)
  • ·谢勇:南京女童 我城悲殇(2013-06-27)
  • ·吴致远:容忍行为失范儿童考验社会共识(2013-12-1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