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厦门自然保护区填海建造富人岛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09-01 02:00:39
  • [摘要] PX事件之后,近日新的填海造岛项目再次令厦门成为舆论的焦点——该项目不仅与“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关系暧昧,更是被曝选址拟定在厦门的自然保护区海域之内。消息一经公开,便在网络以

    厦门鳄鱼屿北侧海区,人工岛项目选址在此地。——本报记者 郭丽萍 摄

    本报记者 郭丽萍 发自福建厦门

    PX事件之后,近日,新的填海造岛项目再次令厦门成为舆论的焦点——该项目不仅与“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关系暧昧,更是被曝选址拟定在厦门的自然保护区海域之内。

    项目全称“金凤厦门鳄鱼屿海外杰出华商国际交流中心人工岛工程”,初步规划陆域面积为0.45平方公里,将是鼓浪屿的四分之一,位于厦门岛东北侧鳄鱼屿海区内。该海区盛产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文昌鱼,早在1992年就被划为厦门市文昌鱼自然保护区,2000年经国务院批准,与厦门中华白海豚省级保护区、厦门大屿白鹭省级保护区并为厦门海洋珍稀物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自然保护区内建人工岛的消息一经公开,便在网络以及厦门当地引发诸多质疑和争议。

    “飞来”的富豪岛

    8月4日,厦门当地媒体在当天重要版面位置爆出《厦门首个人工岛有望落户同安湾》。该报道称,人工岛工程位于厦门同安湾东鳄鱼屿北侧滩涂地上,陆域面积0.45平方公里,将打造成“杰出华商的高级交流平台和高端会所”,包括规划建设杰出华商国际交流会议中心、杰出华商纪念馆、全球华商500强会所、会所游艇俱乐部、海湾游乐区、生态展示区、华商度假医疗养生区等。

    知名网友周筱赟发现,“杰出华商”、“全球华商”、“华商500强”恰是“卢美美”事件里与卢星宇同处于漩涡中心的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惯用的关键词。

    同时建设单位河北金凤集团在官方网站透露:自从2007年开始,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及其战略伙伴河北金凤企业集团(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副会长单位)已投入资金几千万元对项目进行论证规划设计。计划投资15亿-20亿元人民币,3年建成投入运营。项目建成投入运营后,每年可向国家纳税5000万元左右。

    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主席卢俊卿对媒体坦承,“世华会”确实在推动在同安湾内鳄鱼屿旁建人工岛,这一项目建设并不是由“世华会”出资,而是由协会底下的会员共同出资,协会本身起到一个推动的作用。

    公众的神经不仅被“世华会”所挑动,更令他们不能接受的是,人工岛的选址竟位于不少厦门市民引以为豪的“文昌鱼自然保护区”里。

    8月26日,厦门网友“郭主公”立场鲜明:“强烈反对‘卢美美’的富豪集团在厦门建富豪人工岛。环评期短暂,环评公示看不到公示全本。这种只供有钱人享用的富豪岛,将破坏厦门的生态环境,造成文昌鱼的灭绝,我是坚决反对的。”

    神秘的环评公示

    舆论的再次涨潮缘起于人工岛工程环评信息第一次公示的神秘“消失”。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发布的《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中规定:建设单位或者其委托的环境影响评价机构征求公众意见的期限不得少于10日,并确保其公开的有关信息在整个征求公众意见的期限之内均处于公开状态。

    不少细心的人发现:人工岛工程环境影响评价信息公告按照规定,从8月1日起在厦门市环保局的网站公示几天后,突然消失了。

    周筱赟在厦门市环保局的网站输入“人工岛”检索,搜到的第一个结果显示的即是“金凤厦门鳄鱼屿海外杰出华商国际交流中心人工岛工程信息公告第一号”。随后他点击该文件名,打开的竟是“访问地址错误,信息无法打开”。负责环评的国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以下简称海洋三所)的网站亦找不到该环评公示信息。

    周筱赟质疑:“其他环评公示都在,这不是欲盖弥彰吗?”

    许是接到众多市民和媒体关于人工岛环评公示撤下原因的质询,8月26日,厦门市环保局官方网站特地作出声明:“我局网站上的环境影响评价公示栏目中发布的信息,由发布者自行输入、提交,其内容由发布者负责。相关信息的公示期和下线时间均由发布者自行设定。发布者设定的公示期过后,我局网站环境影响评价公示栏目将不再显示相应的信息,同时网站后台也不再保留相应的信息。”

    对此,8月30日,厦门市环保局信息中心陈姓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政府公示的只是环评的受理和审批,环评具体的内容由建设单位或其委托的环评机构发布和负责,环保局的网站只是一个服务性的发布平台。企业申请成为发布信息的用户之后,可以填入期限,如果选择不填期限,默认的就是零天,就是永远挂在那里,所以有很多企业不在意的,环评就一直挂在那里。一般来说,建设单位要发布的信息少,不会特地去注册,绝大多数是由环评机构发布,我们收到的发布申请都是来自环评单位。”

    记者联系到负责人工岛项目环评的国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其工作人员陈工以“最近人工岛一事比较敏感”为由,对记者提出的问题予以了回避。

    根据记者从其他途径得到的人工岛项目环评公示文件标注,人工岛项目的经纬度为:东经118°01′20″~117°59′06″,北纬24°24′44″~24°24′00″。但记者在谷歌地球上根据该经纬度定位到的地点在漳州市辖区内,与环评信息里同时描述的人工岛位置偏离20公里以上。

    对此海洋三所的陈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这不是刻意弄错的,而是工作人员的疏忽。当初制作环评文件的时候,用的是另一个项目的模板,经纬度已经特地标红了要改的,但后来忘记更正了。因为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还没出来,这只是我们初定的一个位置。”陈工说。

    更正后的经纬度为:东经118°09′58″~118°10′22″,北纬24°35′19″~24°36′06″。而这正确的经纬度,恰位于在厦门市文昌鱼自然保护区范围内。

    沦陷的自然保护区

    文昌鱼属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为加强保护文昌鱼资源及其所在的自然生态环境,厦门市政府于1992年颁发《厦门市文昌鱼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并规定,鳄鱼屿海区在东经118°09′40″~118°10′53″、北纬24°35′05″~24°36′30″范围内的区域划入保护区的实验区,保护区范围内擅自设置建筑物及其他永久性设施。

    人工岛的经纬度范围恰在保护区范围内。

    2000年,经国务院批准,厦门文昌鱼市级保护区与厦门中华白海豚省级保护区、厦门大屿白鹭省级保护区并为厦门海洋珍稀物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但鳄鱼屿海区已从原先的保护区的实验区落为外围保护地带。

    与此同时,因为围海、建海堤、采砂对栖息地造成破坏,文昌鱼的产量逐年下降。鳄鱼海区附近的村民说:“早些年渔民出去一天就能打到数十斤的文昌鱼,如今一天都打不到几两。”

    从2003年以来,中国的围海造地运动正在以数倍于过去的速度高速发展。2005年,厦门市政府批准的《厦门市生态功能区划》将鳄鱼屿海区划入“同安湾内湾海水养殖污染综合防治生态功能小区”,明确规定禁止在该海域进行围海造地工程。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厦门市人大代表余洪明获知要在自然保护区内填海造岛的消息后,以厦门市民的身份向环评机构海洋三所征询,得到对方的答复是:“本项目确实位于鳄鱼屿海区,但鳄鱼屿海区属于外围保护地带,不属于保护区范围。另,根据近几年的调查显示,鳄鱼屿海区没有调查到文昌鱼。”

    网友“易添难”在微博里对海洋三所的回复反驳道:“应该质问的是这个规划是咋出台的,即使是保护区的实验区为调查到文昌鱼,那也该在撤销保护区后才能出台规划和建设项目。退一万步说,即使是没有文昌鱼,也该调查为何生态变化甚至是出台如何保护,以及如何恢复生态的方案才对。”

    但当地媒体调查发现,在2006年鳄鱼屿海区采样仍有发现文昌鱼的时候,填海造岛在便已提上议程。《关于重新上报审批厦门市海洋功能区划的请示》(厦府〔2006〕87号)2007年得到福建省政府的批复,称同意设立“琼头围海造地区”。鳄鱼屿恰恰位处翔安琼头。

    据相关法律规定,50公顷以上的填海项目要报国家海洋局批准。“华商交流中心”形成陆域面积0.45平方公里(即45公顷),接近但未到达50公顷这一分水岭,只需福建省政府审批—这个数字令不少人觉得“意味深长”。

    作为一个厦门市民,余洪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我们还是希望这种开发的度能有一个控制。现在厦门海域里,滩涂、岛屿已经不多了,开发应该慎重、节制。现在地方政府在GDP主义的指导下,开发过程求快、求政绩,可能会造成决策不科学,对生态造成破坏。我们也不是坚决反对开发,我们只是希望这种对自然生态的开发能有一个科学、民主、透明的决策过程。厦门作为一个美丽的滨海城市,人人都有份。”



     

    鳄鱼屿岛主20年守护之路


    本报记者 郭丽萍 发自福建厦门

    从高处俯瞰,在厦门同安湾的碧波里,陆域面积仅0.15平方公里的鳄鱼屿,更像是一颗精致的腰果。从1990年承包下鳄鱼屿开始,在过去的整整21年时间里,岛主林北水用双手将它从光秃秃的荒岛,变成了绿树成荫的世外桃源。

    但是他现在有点犯愁。

    厦门正在计划填海建造一个面积三倍于鳄鱼屿的人工岛,而位置就划在鳄鱼屿邻近的北侧。林北水担心他苦苦经营多年的成果会因此受到破坏。

    他还担忧,他准备用来安度晚年的这个小岛很有可能抵挡不住近几年愈见汹涌的海洋开发热潮,承包期未满就被政府征收。

    天人之战

    8月30日,57岁的林北水驾着渔船从翔安区琼头村驶回鳄鱼屿。在半个小时的路程里,逐渐逼近的台风“南玛都”卷着海浪,将小船颠簸得像一片叶子。而在过去经营鳄鱼屿的21年里,在别人眼里充满传奇浪漫色彩的“岛主”林北水的命运恰如这台风里的小船。

    1990年,厦门翔安区琼头村渔民林北水与其他4位村民一起从村委会承包了5公里外的鳄鱼屿,签下协议进行农业开发,每年交给村里1500元的租金和400元的农业税。承包期10年。

    林北水和其他两位村民上了岛。“刚到岛上时,正值大开荒,一些企业正在下放,岛上原有的树木被砍得光光的。”林北水说。

    第一年,上岛的三位村民每人投了一万多元,种花生、地瓜,但因为干旱问题,没有收成。来了一年多之后,原本与林北水并肩作战的两位村民都跑回了村里。林北水包下了全部的股份。

    林北水只身继续开荒、种地、种树。但每年春天种下的大量树苗,到夏天就死光。每年种两三次树,从公家5毛钱一棵的树种到私人5元一棵的种苗,数万株树苗都没能成活。

    林北水回忆道:“每年种树之前,我都要跟我老婆打一架,她说我年年种树年年死,屡战屡败,每年几万块的钞票都砸在海上了。”

    花完家里的积蓄,林北水开始贷款、找亲友借钱,欠下大笔债务。在最初的几年时间里,他种的树都没能成活。

    直到林北水了解到谷文昌在福建东山种树的经验,才找到自己失败的致命原因在于岛上沙土的温度过高,必须先种草控制地表的温度。

    即使这样,因为海岛恶劣的自然条件,树的成活率仍然只有8%~10%左右。“树种不下来,等于是保不住这个岛屿。因为树会隔风,缓解水土流失,减缓海岛自然受损的速度。没有树的话,不出十几年,海水就会把海岛打平。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岛这么小,每年还要辛辛苦苦种那么多树的原因,只能靠一年一个台阶,慢慢积累起来。”皮肤被晒成古铜色的林北水说。

    在干热季节,岛上仅有的一口淡水井远不够浇树,林北水每天得驾着船回村里运两趟水。

    挖坑、种树、浇水,岛上的每一棵树都经过林北水的手。在林北水的坚持下,绿意逐渐覆盖了鳄鱼屿。

    1999年,台风袭来,折断了岛上80%的树,林北水多年的心血白费。这位中年的汉子坐在山腰上大哭了半个小时。

    谁的海岛

    在岛主林北水看来,较之恶劣的自然条件,其实人为对鳄鱼屿造成的伤害其实更大。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厦门开始建集美海堤、杏林海堤,这两个工程从鳄鱼屿采走了不少的石头。80年代,厦门特区大建设,又从岛的四周挖走了大量的砂。

    “鳄鱼屿总共损失了41%的面积,据专家估计,现在还在以每年长宽损失两米的速度在缩小。”林北水说。

    作为文昌鱼的栖息地,鳄鱼屿海区的文昌鱼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达到了最昌盛的顶峰,而这个海区里,又以鳄鱼屿周围最多产。但由于到处采砂、围海造田,文昌鱼逐年减少。

    “这大部分是人为的原因。”林北水总结道。

    2000年,10年的承包到期,林北水与村委会继续签下了30年的协议,每年1200元的承包费。

    30年的承包期使得林北水可以更加放开手脚来建设鳄鱼岛。从2000年左右起,林北水在鳄鱼屿周围养虾、养螃蟹。得闲时,林北水像其他村民一样,也到同安湾里“讨小海”(海边渔民将近海滩捕捞鱼虾等),一天可以挣一两百块。在连续几年的大好光景里,他用养殖和“讨小海”的收入还清了过去积累下的债务。

    如今,岛上已经种满了桉树、榕树、芒果树,林北水接着在鳄鱼屿周围种红树林。

    林北水告诉记者,两年前央视在搞“海岛万里行”的时候来到鳄鱼屿,工作人员告诉他,节目组走了大半个中国,看到的90%的海岛都是“剃光头的”,还没发现哪个海岛的生态能像鳄鱼屿这样良好。

    林北水岛主的名声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打响的。

    在养了四五年的虾之后,因为市政府要在鳄鱼屿海区发展生态旅游,已禁止养虾。林北水只得改为在岛上养鸡养羊。

    各方也开始都盯上了鳄鱼屿这块“肥肉”。

    2004年,厦门市海洋与渔业局拿着《无居民海岛开发利用申请表》来找林北水签字。林北水认为,他当时是从村委会承包下来的,属于“有居民”海岛,产权在村委会手里,所以将找上门来的工作人员挡了回去。后来他了解到,村委会与海洋局的工作人员谈崩了。

    继海洋局之后,鳄鱼屿还迎来了几路开发商到岛上勘察地形,研究开发方案,但后面也都不了了之。翔安区政府还从2009年起,在网站上挂出了鳄鱼屿开发的招商项目。

    林北水如今生活起居都在岛上,只有要采购米油或剪头发,才出岛一次,他的根俨然已经扎在岛上。他只希望能在岛上安安静静地度过晚年。

    对于规划中的人工岛,林北水有点困惑:为什么政府宁愿花大钱填海造一个人工岛,而不去修复一个天然的海岛呢?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厦门 生态 富豪 的报道

  • ·“大三通”后,厦门求破局(2009-08-03)
  • ·厦门特区扩容 试行两岸金融区(2010-08-26)
  • ·厦门自然保护区填海建造富人岛(2011-09-01)
  • ·鳄鱼屿岛主20年守护之路(2011-09-01)
  • ·供水金门 厦门只欠东风(2012-07-26)
  • ·潮汕与厦门—熟悉的陌生人(2014-01-10)
  • ·地方共建尝试:厦门龙岩山海协作经济区起步(2014-10-31)
  • ·无序的西南水电开发(2009-07-14)
  • ·百亿治巢湖的生态成本(2009-07-22)
  • ·“史上最牛”整风之后的网络生态(2009-07-2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