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三夜疯人院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06-09 01:12:27
  • 李体法抗议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在未做鉴定的情况下,就把他当做精神病人收治。——本报记者 何光伟 摄

    本报记者 何光伟 发自浙江松阳

    从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回家以来,在逃脱劫难的兴奋之余,李体法一直努力回想住院三天发生的一切。

    李体法被捆绑在病床上一夜,关了三天三夜,被强迫注射氟哌啶醇打三次针(共5支),服药碳酸锂片两次。

    一个被李体法翻得发黑了的小日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满了李体法被送进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生的一切。

    2010年10月18日天黑后,在从派出所上警车到丽水第二人民医院的路上,李体法给女朋友打了个电话。女朋友得知他被当精神病要关进疯人院,当即发信息表示对他很失望。

    晚上8:00进医院,李体法“连饭都没吃成。医生对我进行简单的问诊后,就把我关进病房”。

    李体法腰上的皮带随即被解掉,手机也被收走。来了两个男护工,麻利地把他按在床上,并迅速绑住他的双手。

    护工绑人的专业熟练程度,让李体法吃惊。李体法说:“我也比较灵活,还没反应过来,双手就被绑死了。”

    马上就有一个护士过来给李体法打针。当时送他住院的古寺镇派出所副所长茅志军和驻樟溪乡片区的片警郭腾飞都在现场。  

    郭腾飞有点看不下去,就提醒李体法,“你只要听他们的话,就没事了。送你来的人都认识你,个个都知道你没精神病”。

    警察们送李体法来精神病院,只是协助樟溪乡政府。李体法躺在床上,他听到了警察们的谈话。

    当时的女护士提醒男护工说:把手绑得太紧,明天会肿的。男护工遂将李体法松绑一点。

    李体法随后又被强行注射氟哌啶醇,打一针后,李体法就开始晕乎了,刚开始时还有点清醒,很快就昏睡过去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6:00,李体法才能睁开矇眬的眼睛。他感觉非常疲惫,虽然解绑了,但一点精神都没有。

    马上到吃早餐的时间了,李体法因手被捆绑一夜胀痛无力,发给他的两个小菜包不知被谁抢走,两只手连碗稀饭都端不动。

    李体法住在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第九病区,这个病区就是丽水市治疗精神病患者的地方。李体法发现,他所在的病房一共有6个人。

    “跟死人一样,很残忍的。”李体法亲眼看见别的病友被绑着打针后,无法想象自己打针时是什么样子。 

    李体法趁护士不注意,就去跟病房角落的一个病友聊几句,护士过来告诉那个病友,“你又想打一针吗?”那个病友立即不敢说话了。

    那个病友后来告诉李体法,“来医院前我确实没病,现在医院住了段日子,真的有病了”。

    李体法认为他的几个病友都没有病,但男护工告诉他,“知道你不是精神病,但过了3天你就是精神病”。  

    病房的人都不敢说话,也不敢发笑。一旦被发现,医生又要说他们“兴奋、狂躁”,马上会让护士来打针。

    在李体法的记忆里,病房里好像贴有一个作息表,要求所有病人每天至少要睡12小时。

    在白天的晃悠中,李体法发现整个第九病区只有一副扑克牌和一副象棋、一台电视机,全病区的人,就靠这3样东西娱乐。

    住院第二天,李体法在电视上看了《天下无敌》,还和其他病友一起下了三盘象棋,玩了四次双杠扑克。

    李体法努力尝试保持清醒,一直在想着怎么离开医院。第二天护工和护士强迫他吃药时,他知道那药不能吃,就把药含在嘴里,想晚点吐出去。

    但护工强迫李体法吞下。吃完药后,李体法就拼命地喝开水。病房只有开水不要钱,他觉得多喝开水通过尿液排泄,就能减轻药物的副作用。

    后来护士黄国秀又给李体法打针,李问为何还打针,黄说:“你身体太虚弱了,我给你打补针。”

    一针过后,李体法很快就睡着了。此后的一个多月,李体法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一直到现在,他仍然嗜睡,每天都睡不好觉。  

    到了第三天,李体法再也控制不住了,他思考着必须要出去,要证明他没有精神病,“一定要跟医生说明。”他就不断地大喊冤枉,要求放他出去。

    就在那两天,李体法的兄弟姐妹们,也一直试图跟医院接触,要求院方放他出院。李体法的事情,让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左右为难。

    到午饭后,护士张莲芝告诉李体法:“有领导来检查,你可以出院了。”

    李体法马上被护工搀扶着去做体检,当时的体检报告称,他的肝部已经肿大。

    2010年10月21日14时30分,李体法的弟弟在樟溪乡肖周村村主任徐裕兵以及几名乡干部的陪同下,将他接回家。

    那天晚上,李体法竟然一夜未眠。

    被关在疯人院的很多事情都回旋在他的脑海中。李体法最终想明白,被关进精神病院除了对他身体、精神上造成伤害,更主要的是“侮辱了我的人格和尊严”。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被精神病 疯人院 的报道

  • ·“飞越疯人院”的浙江农民(2011-06-09)
  • ·三天三夜疯人院(2011-06-09)
  • ·中国《精神卫生法》难产幕后(2011-11-24)
  • ·飞跃疯人院的神童之父(2012-03-29)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