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越疯人院”的浙江农民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06-09 00:22:09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浙江农民李体法因多次发短信批评松阳县委书记林健东,在向前来视察的浙江省环保厅厅长徐震举报乡政府将马桶直通法昌寺溪坑污染环境后,被当地政府送进疯人院当精神病人强行关押治疗3

    李体法(图中骑摩托车者)当时就是骑这辆摩托车从这个桥头上冲过去,拦浙江省环保厅厅长告乡政府的状。——本报记者 何光伟 摄

    本报记者 何光伟 发自浙江丽水

    6月5日,浙江省松阳县樟溪乡肖周村村民李体法指着村口路两边的树说,这些都是他种的,长势很好,近2米高了。

    李体法以承包的形式,把村口路边林权承包过来种树,他认为那样既可以美化村里的环境,树长大了也能卖钱。

    这位37岁的男子,成了松阳县官员们熟知的神经病。因为李体法不仅经常发信息批评松阳县委书记林健东,还敢拦住浙江省环保厅厅长徐震告乡政府的状。

    樟溪乡的很多人都知道,李体法曾多次找樟溪乡党委书记王华松讨公道,连王华松都不得不跟他说:我一个小乡官也没办法,你替我换位思考一下。

    但就在2010年10月18日,李体法拦住浙江省环保厅厅长徐震告乡政府乱排污后,李体法成了浙江版徐武,他被送进治疗精神病的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强行关押治疗3天。

    祸起告官 

    一个在电视剧里才能看见的镜头,2010年10月18日在松阳县樟溪乡福村上演,让现场十里八乡的村民们“大饱眼福”。

    樟溪乡肖周村村民李体法竟然头套一个垃圾桶上面的破铁皮盖子,连喊三声“徐震是哪个?我有事跟你说”。

    徐震是浙江省环保厅厅长,当时在考察樟溪乡农村环境污染治理情况。福村村民代表钟松伟清楚地记得,徐震考察的地点就是他们家茶叶田头的那个污水池。

    乡民们信息灵通,尤其是长期上访和有冤情的村民们,得知省里的环保厅长来视察工作,便纷纷转告前来伺机反映问题。

    譬如松阳县寿乡赤三村村民吴定旗,想借机举报村委会挖集体土地卖沙。村干部卖沙日赚两万,把村民们的土地都快挖完了,但吴定旗并没机会靠近省里的这位高官。

    钟松伟适逢去茶叶田修剪枯枝,他看见一行人下车后径直朝村里赶建的污水池走来。钟松伟便尾随其后,尚未走到田头,就被樟溪乡人武部部长叶剑拦住去路。

    叶剑警告钟松伟不要过去,前面有领导在检查工作。钟松伟认为叶剑无权阻拦自己:“我去田里干活,能影响领导检查什么工作?”

    刚到污水池边,钟松伟就看见李体法“头上套个垃圾桶盖,骑着摩托车冲到人群这边了,他还问三声徐震是哪个”。

    紧接着叶剑和樟溪乡政府干部兰水仁,跑过去拦住李体法,并拔掉其摩托车钥匙。

    李体法是从位于福村的枇杷山上下来的,他正在山上砍杂树。那块近8亩地的枇杷山,他刚从钟松伟的兄弟手里转包过来。

    得知浙江省环保厅厅长徐震来村里了,李体法立即骑摩托车下山,并在村口处把一个垃圾桶的破盖子捡起来套在头上,他希望以此引起徐震的注意。

    李体法想跟徐震反应樟溪乡政府的污染问题,他家距乡政府不到500米远。樟溪乡政府位于法昌寺溪坑上游,乡政府的马桶直通法昌寺溪坑,垃圾也随意丢弃在围墙外面。

    这让下游的村民们极为不满,李体法多次找乡政府交涉未果,就把相关照片传上网,为此跟樟溪乡党委书记王华松结下梁子。

    李体法自称跟王华松相熟多年。这个说法获得了村民们的证实,就在李体法当肖周村村民委员会委员那会,王华松是樟溪乡乡长,他们多少都会有往来。

    徐震一行人走到污水池边后,王华松就过来推了李体法几下,他说李体法是个骗子,还欠他200块钱。

    王华松责怪李体法“出我的洋相,反对我,我就要‘修理他’,让他尝尝味道”。按照李体法的说法,王华松当场在他胳膊上打了两拳,还喊“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现场围观的村民们问王华松,“欠钱你让他还就行了,书记怎么能打人?”而李体法自称并不欠王华松钱,王打他是想激他还手,“那样整我就名正言顺了”。

    李体法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忍住未还手。但王华松走到他的摩托车后,一眼看到那个没盖的破后备箱里放了把柴刀,遂立即拨打110叫来了派出所的警察。

    王华松要古市镇派出所驻樟溪乡片警郭腾飞把李体法抓起来,但郭腾飞认为没有道理抓李体法,最多把他带到派出所里做个笔录。

    “你们不抓他,我就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王华松对郭腾飞不抓李体法很不满,多名在场的村民证实了王华松要送李体法到精神病院的说法。

    那把放在摩托车后备箱里的柴刀成了罪证,李体法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到了派出所。

    丽水市环保局官方网站的信息称,徐震对丽水生态环境质量指数已连续五年排在全省第一表示肯定,并认为“群众对生态环境质量的满意度很高。”

    徐震彼时赴松阳县调研指导省级生态县创建,之所以将在松阳县的行程安排在樟溪乡,是因为樟溪乡拥有“全国环境优美乡”的招牌。

    “全国环境优美乡”几乎成了樟溪乡最值钱的标签,让李体法感到不解的是,为何樟溪乡政府总在乱排乱丢垃圾?

    松阳县纪委信访室在2010年12月31日出具的一份调查说明表示:“李体法信访反映樟溪乡政府环境较差问题,情况基本属实。”

    正是这个李体法不明白但又属实的问题,让他在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的精神病病房里度过了三天三夜。

    被精神病

    如果说李体法被当精神病患者强行收押治疗的直接原因是拦路举报,他多次发短信批评松阳县县委书记林健东,才是他被医院当做精神病收治的主要依据。

    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出具的李体法首次入院记录称,李体法在2010年10月18日20:30入院,其联系人是樟溪乡肖周村村支书谢义长,谢也是李体法的病史提供者。

    但谢义长当日并未去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也不曾向医院提供过所谓李体法的病史。谢义长是李体法大姐夫的亲戚,他认为“谢义长不会胡乱说我是精神病”。

    入院记录称,李体法“反复话多、脾气大、兴奋5年,加重1天”。“患者5年前无明显诱因逐渐起病,表现为话多、脾气大、兴奋、忙个不停,忙东忙西,做事没效率,喜欢拍照片,把照片还做成碟片,写很多东西,要出一本书,听不进别人的话……”

    但5年前李体法担任肖周村第七届村民委员会委员刚满一年时间,他至今仍保留着盖有松阳县民政局公章的证书,证书内容就是“李体法当选肖周村第七届村民委员会委员,时间是2005年5月16日”。李体法反问,如果我那时有精神病,村民们会选我做村委吗?

    就连想为松阳县的生态多做些事,也成为精神病的依据。“患者去年从外地回到家中,每天想法很多,吹牛,都是不切实际的想法,说自己种的枇杷年产值很高,肯定有好收成,实际上枇杷没有邻居的好,平时很少管理枇杷,认为要把松阳县的生态搞好,需要自己不懈的努力,看着周围环境很差,心里过意不去。”

    “2010年2月份,患者脾气很大,把信用社的牌子砸掉,还拿着剪刀威胁工作人员。平时上网时间多,经常通宵,泡妞,少参加劳动。”李体法承认脾气暴躁,他被信用社的工作人员多次忽悠,最终还是没贷成款,多次电话举报又打不通,一怒之下就把一块写有监督电话的牌子丢掉摔破了。

    而那次李体法刚好是修剪完枇杷枝,就去信用社贷款。但他的剪刀一直别在腰带上,那把剪刀和后来的柴刀,都被认定他是精神病患者的依据。而李体法至今未婚,他的女朋友也因为他被人当成精神病,再也不理他了。

    多次遭受打击加上藏不住话,李体法只好“经常无故发信息给领导,对领导没礼貌,脾气很大”。他给领导发的数条短信,才是认定他是精神病的主要依据。

    其中的一条短信是:“在你的管理下,松阳已经成吃人的社会,你还在松阳干嘛?我想你早该滚了,难道你真的不要你的树皮了?套用我们农人的话说:你死占着茅坑,要是你真的不拉屎,我们农民只有用自己的方式处理事情。明天的流血事件上网后,你这个领导更光荣了吧?你在松阳干嘛,你早该与我一同死去了。”

    “懦夫!一个松阳农民都不敢面对。叫了些警察和我谈话,就能改变你做的事?等着下地狱吧。”而浙江省环保厅厅长徐震来松阳视察,让李体法“绝地逢生,我已被逼得只有走险,我走向罪恶,有你的一份功劳”。

    李体法的上述几条短信,全都是发给松阳县委书记林健东的,而这最终让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将其鉴定为“无精神病性症状狂躁症”的重要依据。

    在精神检查方面,医院认为李体法“情感高滞,面带笑容,情感反应不协调;精力充沛,活动多,在病房指指画画,忙个不停,住院不安心,谈及住院,大发脾气,有冲动行为,在多人协助下被保护于床上”。

    氟哌啶醇是治疗精神障碍的药物,容易致使肝功能损伤,一般每4周注射1次。但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给李体法在三天内强行注射氟哌啶醇3次,强行喂服碳酸锂片两次。

    虽然医院把李体法当“疯子”折腾得迷迷糊糊,但他一直大喊冤枉,说只是想跟上级反映问题,“我是正常人。”李体法的闹腾,终于让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左右为难。

    就在3天后的2010年10月21日下午,丽水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林天宁和丽水市卫生局长郑利剑率领的市委创先争优活动督导组,到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开展创先争优活动督查、指导和点评工作。

    李体法出院的机会终于来了。“他们怕我喊冤被领导发现,就决定将我先放出去。”李体法认为是丽水市领导的到来,救他走出鬼门关。

    经过体检,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现李体法的肝部发生轻度肿大。李体法认为那是过量注射氟哌啶醇的结果。10月21日14时30分,李体法办理了出院手续。

    政府埋单

    李体法出院后,被强行注射服用治疗精神病药物的副作用开始显现了,他出现嗜睡等不正常现象,而他随后的血检也发现多项指标不正常。

    就在2010年6月18日,李体法还无偿献血300ml。在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三天梦魇,也一直困扰着李体法,他开始出现失眠等症状。

    李体法决定维权。“医院给我用精神病的药来治疗,没有精神病,吃药打针肯定影响身体。”李体法随后多次找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给个说法。

    因为整日为维权事情来回奔走于松阳县和丽水市,并不富裕的李体法甚至连生活都无法解决。加之乡邻们都传言他是精神病,李体法几近崩溃。

    李体法的枇杷山也因疏于管理,收成不太好。他考虑到必须要先解决生活,李体法遂向院方提出赔偿要求。

    医院先表示退还李体法住院费,但他的住院费用,是樟溪乡人武部部长叶剑交付了3000元,全部由乡政府报销。李体法仍然坚持要求医院赔偿。

    一直到2011年5月25日,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与李体法达成协议,李体法要求按每日50元给予补偿(从住院日至今共217天)10850元人民币,责任医师曹江也要公开道歉。

    但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夏朝云表示:“我们医院很人道,三天就把你放出来了。你给县委书记发短信,至少要关三个月的。”

    夏朝云认为医院也是受害者,李体法当时是被政府官员和警察护送入院。他说曹江替李体法说过好话,“就不要追求曹江的责任,也不公开道歉了。”

    李体法再次作出让步,在达成赔偿协议后,夏朝云半开玩笑一句话让李体法很不高兴,夏说:“以后再有官员送你来,不给你用药,只关你住在精神病区,你就没有证据来找医院赔偿了。” 

    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为李体法的医患纠纷,专门成立一个三人小组,由夏朝云亲自担纲,该院医务科科长汤庆平主要参与谈判。

    6月7日,夏朝云不在办公室,记者随后数次致电,其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负责处理李体法医患纠纷的负责人之一、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医务科科长汤庆平,则表示“采访这个事情,时代周报我们不接待的”。

    汤庆平呵斥“时代周报算什么报纸?你不是我们本地报纸。你到(丽水市委)宣传部把介绍信先开过来,我还要开会的”。

    汤庆平随即离开办公室下楼,他边走边回头大声表示,“你走吧,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不接受外地媒体监督”。

    而樟溪乡党委书记王华松被问及李体法时,先表示不知道,后来改口称了解一些情况,随即挂掉电话。

    记者再次拨通电话后,王华松问“你在哪里?”本报记者称就在松阳县,提出到樟溪乡政府去当面采访相关事宜,王华松称“我不上班”,立即把电话挂断。 

    松阳县长林康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了村民的说法,2010年10月18日,他确实陪同浙江省环保厅厅长徐震前往樟溪乡视察一个无氧污水处理池项目。

    至于李体法有无拦路向徐震举报乡政府污染问题,以及李体法后来是否被送进精神病院,林康先称“不存在这个事情”。随后又说不知情,表示“时间太久,想不起来了”。

    松阳县委办公室的一名官员称,“县委书记开会去了,不方便接受采访。”记者数次拨打松阳县委书记林健东的电话,都被当场挂断。

    记者6月7日和8日两天,多次致电并连续两次发信息告知林健东采访事宜,截至记者发稿前,并未得到任何回复。



     

    三天三夜疯人院

    本报记者 何光伟 发自浙江松阳

    从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回家以来,在逃脱劫难的兴奋之余,李体法一直努力回想住院三天发生的一切。

    李体法被捆绑在病床上一夜,关了三天三夜,被强迫注射氟哌啶醇打三次针(共5支),服药碳酸锂片两次。

    一个被李体法翻得发黑了的小日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满了李体法被送进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生的一切。

    2010年10月18日天黑后,在从派出所上警车到丽水第二人民医院的路上,李体法给女朋友打了个电话。女朋友得知他被当精神病要关进疯人院,当即发信息表示对他很失望。

    晚上8:00进医院,李体法“连饭都没吃成。医生对我进行简单的问诊后,就把我关进病房”。

    李体法腰上的皮带随即被解掉,手机也被收走。来了两个男护工,麻利地把他按在床上,并迅速绑住他的双手。

    护工绑人的专业熟练程度,让李体法吃惊。李体法说:“我也比较灵活,还没反应过来,双手就被绑死了。”

    马上就有一个护士过来给李体法打针。当时送他住院的古寺镇派出所副所长茅志军和驻樟溪乡片区的片警郭腾飞都在现场。  

    郭腾飞有点看不下去,就提醒李体法,“你只要听他们的话,就没事了。送你来的人都认识你,个个都知道你没精神病”。

    警察们送李体法来精神病院,只是协助樟溪乡政府。李体法躺在床上,他听到了警察们的谈话。

    当时的女护士提醒男护工说:把手绑得太紧,明天会肿的。男护工遂将李体法松绑一点。

    李体法随后又被强行注射氟哌啶醇,打一针后,李体法就开始晕乎了,刚开始时还有点清醒,很快就昏睡过去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6:00,李体法才能睁开矇眬的眼睛。他感觉非常疲惫,虽然解绑了,但一点精神都没有。

    马上到吃早餐的时间了,李体法因手被捆绑一夜胀痛无力,发给他的两个小菜包不知被谁抢走,两只手连碗稀饭都端不动。

    李体法住在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第九病区,这个病区就是丽水市治疗精神病患者的地方。李体法发现,他所在的病房一共有6个人。

    “跟死人一样,很残忍的。”李体法亲眼看见别的病友被绑着打针后,无法想象自己打针时是什么样子。 

    李体法趁护士不注意,就去跟病房角落的一个病友聊几句,护士过来告诉那个病友,“你又想打一针吗?”那个病友立即不敢说话了。

    那个病友后来告诉李体法,“来医院前我确实没病,现在医院住了段日子,真的有病了”。

    李体法认为他的几个病友都没有病,但男护工告诉他,“知道你不是精神病,但过了3天你就是精神病”。  

    病房的人都不敢说话,也不敢发笑。一旦被发现,医生又要说他们“兴奋、狂躁”,马上会让护士来打针。

    在李体法的记忆里,病房里好像贴有一个作息表,要求所有病人每天至少要睡12小时。

    在白天的晃悠中,李体法发现整个第九病区只有一副扑克牌和一副象棋、一台电视机,全病区的人,就靠这3样东西娱乐。

    住院第二天,李体法在电视上看了《天下无敌》,还和其他病友一起下了三盘象棋,玩了四次双杠扑克。

    李体法努力尝试保持清醒,一直在想着怎么离开医院。第二天护工和护士强迫他吃药时,他知道那药不能吃,就把药含在嘴里,想晚点吐出去。

    但护工强迫李体法吞下。吃完药后,李体法就拼命地喝开水。病房只有开水不要钱,他觉得多喝开水通过尿液排泄,就能减轻药物的副作用。

    后来护士黄国秀又给李体法打针,李问为何还打针,黄说:“你身体太虚弱了,我给你打补针。”

    一针过后,李体法很快就睡着了。此后的一个多月,李体法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一直到现在,他仍然嗜睡,每天都睡不好觉。  

    到了第三天,李体法再也控制不住了,他思考着必须要出去,要证明他没有精神病,“一定要跟医生说明。”他就不断地大喊冤枉,要求放他出去。

    就在那两天,李体法的兄弟姐妹们,也一直试图跟医院接触,要求院方放他出院。李体法的事情,让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左右为难。

    到午饭后,护士张莲芝告诉李体法:“有领导来检查,你可以出院了。”

    李体法马上被护工搀扶着去做体检,当时的体检报告称,他的肝部已经肿大。

    2010年10月21日14时30分,李体法的弟弟在樟溪乡肖周村村主任徐裕兵以及几名乡干部的陪同下,将他接回家。

    那天晚上,李体法竟然一夜未眠。

    被关在疯人院的很多事情都回旋在他的脑海中。李体法最终想明白,被关进精神病院除了对他身体、精神上造成伤害,更主要的是“侮辱了我的人格和尊严”。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疯人院 农民 被精神病 的报道

  • ·“飞越疯人院”的浙江农民(2011-06-09)
  • ·三天三夜疯人院(2011-06-09)
  • ·飞跃疯人院的神童之父(2012-03-29)
  • ·农民工也能成为“上海人”?(2009-07-14)
  • ·陕西农民“草根银行”艰难成长(2009-07-20)
  • ·农民工返乡记(2009-07-27)
  • ·阿幼朵:我不回避“农民工”的称呼(2009-08-03)
  • ·农民工:今朝返城非旧岁(2009-08-03)
  • ·一个非法工程引发的集体讨薪记(2010-02-11)
  • ·长三角涨薪引发连锁反应(2010-06-17)
  • 据董家铭介绍,面试主要是问一些基础知识和参加过的一些项目。之所以没有笔试,是因为“像林晗研究的领域,全国只有几个实验室里的几个人知道是做什么的,华为没办法考。”

    8月6日,国务院印发《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正式确定在上海浦东临港新片区先行启动面积为119.5平方公里、对标国际公认的竞争力最强的自贸区。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银保监会办公厅决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32个城市,对96家房地产信贷规模较大的机构开展房地产业务专项检查工作。

    1—6月地方本级收入5.6257万亿元,同比增长仅3.3%。若以3.3%作为平均线,除了尚未公布数据的西藏,其余30个省市自治区中,高于3.3%的仅有16个,14地低于平均线。

    继对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双双破7作出官方回应后,8月7日,网络有消息称,央行将自2019年8月10日起降息0.25个百分点。当晚,央行微信公众号辟谣,称此为假消息。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进入综合交通时代,长江流域内陆地区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腹地,比如湖南、江西、云南、贵州、重庆、四川,这些地方的经济都跟粤港澳更为密切。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