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美国总统做医生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1-05-12 02:48:16
  • [摘要] 在白宫工作的九年间,康妮·玛丽亚诺医生曾担任过很多职务:白宫医生、总统主治医师、白宫医学部主任、海军少将。“我从来没有与总统睡过觉。不过,我确实和前任总统睡过觉。事实上,

    1997年,总统患上流感,医生来到椭圆形办公室例行巡诊。医生建议他取消当天的拍照活动,留在家中休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本报记者 吴娟

    康妮·玛丽亚诺在其新书《我的病人是总统》开头说,“我从来没有与总统睡过觉。不过,我确实和前任总统睡过觉。事实上,我曾同时与三位前总统在空军一号上睡过觉。说实话,更令人惊讶的是,那次经历更像是一个小孩子们的睡衣派对。它发生在白宫普通的一天,结尾也非常地普通。”

    在白宫工作的九年间,康妮·玛丽亚诺医生曾担任过很多职务:白宫医生、总统主治医师、白宫医学部主任、海军少将。康妮也有很多“第一”:第一个白宫医学部女主任,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成为海军少将的菲律宾裔美国人。

    当年,海军中校康妮•玛丽亚诺接到去白宫做为期两年的值勤医生调令,然后,她在白宫整整呆了九年。

    在总统身边工作是一件淘汰率极高的差事,无论是给老布什被高尔夫球鞋磨破的脚跟粘贴邦迪创可贴,还是在克林顿被弹劾期间从他身上抽取血样、为独立检察官提供物证,都是前所未有的军事任务。

    玛丽亚诺曾跟随克林顿夫妇出访国内外130余次。在环游世界的旅程中,在西班牙国王的游艇上,在飞往科索沃执行维和任务的途中,她都随身携带着医药箱和心脏除颤器,时刻准备工作。

    现在,她退休了,她在书中披露了大量的细节,讲述怎样为总统做医生的故事。

    《出版家周刊》评论此书说,“玛丽亚诺始终保持着冷静、幽默和责任感,并为广大读者提供了一个从白宫里面看世界的机会。”

    从老布什到克林顿

    时代周报:在你的书中说,你服务的老布什要离开白宫,由克林顿接任,你非常忐忑不安,为什么呢?

    康妮·玛丽亚诺·:1992年11月,当乔治·布什在竞选连任中败给比尔·克林顿时,我正在亚历山大的家中看重播,急切地想知道1993年1月之后谁将是我的第一患者。在选举日之前,我的任务是兼顾门诊与白宫游客的医疗护理工作。虽然我到白宫工作的时间还不到一年,但仍然为布什一家感到伤心。他们都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人,待人亲切和蔼。然后,我转到另外一个频道,听比尔·克林顿发表获胜演讲。他绝对魅力非凡,在电视镜头前面更是如鱼得水。当摄像机镜头摇过克林顿的支持者时,我感到颇为惊讶,他们之中既有西班牙裔、亚裔,也有黑人。我想我可能更适合新政府成立后的环境。

    在随后的几周中,整个医学部都想知道未来的新总统及其家人将如何对待他们。我们听到谣传,当选总统不太喜欢军人,他将用阿肯色州民用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替换白宫医学部的所有军事人员。想到可能失去在白宫的工作,重新被派遣到其他军事部门,医生和护士们都感到忐忑不安。更为糟糕的是,我们将失去一位特别偏爱医学部,将医生和护士置于大部分白宫军事人员之上的总统及其家人。对我们来说,前景似乎一片黯淡。

    1993年1月20日,当比尔·克林顿一家搬进白宫以后,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从前任那里继承了一批旨在照顾他们健康的军医、护士、医生助理和实习医生。第一家庭也不知道,这个医护村中的大部分村民都是忐忑不安的民主党支持者。他们还不知道,其中至少有一个人渴望像服务上一任总统那样照顾他们。那就是我。

    通常,任何带有上届政府痕迹的事情都会遭到怀疑。如果你是一个留任工作人员,新总统的人常常怀疑你忠于哪个人。在军队中,上级要求我们远离政治,不论自己具有什么政治倾向,都要忠于总统。但是,每换一任总统,白宫都会大换血,有时甚至会涉及军事人员。

    时代周报:你能谈谈作为白宫医生所需要接受的训练吗?

    康妮·玛丽亚诺:我们经常和特工在一起接受各种训练。当时,老布什总统非常喜欢赛艇运动,经常在自家别墅旁的水面上乘坐着他那艘外形修长、速度极快的香烟快艇劈波斩浪。有一次训练是模拟赛艇事故,我们将总统从水中救起,然后由我实施急救。

    训练时,特工将服装模特扔进海水里。两艘快艇上的潜水员马上跃入水中,向模特和担架游去。抓到目标之后,他们围在总统模特四周,小心地将它举到担架上。然后,两个特工将担架放进救生船中。接着,我开始工作。

    我首先是诊断病人的气管、呼吸、血液循环和功能障碍,也就是对病人进行基本的A-B-C-D项目诊断。这要归功于我在公海上多年来进行的无数次外伤和心血管抢救训练。

    我迅速用硬项圈固定住患者的脖子,假装用听诊器听了听他的胸膛和心脏,用小手电筒照了照假总统眼睛的瞳孔。对我来说,这些都是轻车熟路,但是环境非比寻常。接着,我要呼叫一架急救直升机,然后直升机就飞过来了。他们将总统运到合适的地方。

    为克林顿验DNA

    时代周报:当时克林顿因为性丑闻,你必须要给他抽血验证DNA,那是不是非常尴尬?

    康妮·玛丽亚诺:是的,我感觉很尴尬。在莱温斯基事件发生时,克林顿的律师对我说:“我很抱歉,但你必须这么做。我们从肯斯塔那里得到命令,你作为白宫医生,必须得采取总统的血液样本。”这个时候,我感觉克林顿是被敌人陷害的,我们很多人都这样认为。但这是直接命令,我必须服从。

    在我为克林顿采血的房间,有两个特工也在场。后来一个作家写关于克林顿的丑闻时,描绘了我采取血液样本的场景,并质疑我换了试管。我怎么可能换试管呢?血液都还是热的。

    其实那天,克林顿的心情很好。他来的时候,像是在说:“好的,医生,让我们抽血吧!”

    时代周报:你在写作这本书时,也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吗?

    康妮·玛丽亚诺:对,虽然我现在退休了,但这个保密协议还在继续。所以当我完成书稿的时候,我送了一份给克林顿。他告诉我哪些是他喜欢的,哪些是他不喜欢的。明显的,我必须得说说莱温斯基和总统的血样的事情,因为我经常还是会质疑这个事件。这一章是最难写的,我对这个事件感觉很失望,因为克林顿总统撒了谎。他是我的英雄,如果他说:“听着,我做了错事,我承认。”我想事情会好些。那时他一拖再拖,直到拖到证堂上。当时,我停止了写日志,因为我害怕被传唤。我支持他,认为是他的敌人陷害了他。但最后,我们发现了真相。你会想,为什么他不能信任我并告诉我真相呢?事实上,他没有告诉大多数人,我们都是在电视上得到这个消息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总统 医生 的报道

  • ·布什的总统图书馆(2009-07-18)
  • ·给美国总统做医生(2011-05-12)
  • ·希拉里:“节骨眼”上出新书(2014-06-19)
  • ·医生之书(2014-01-2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