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银监会首提“城商行退出机制”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1-04-14 05:15:47 来源:时代周报
  • 全国城商行论坛第十一次大会广告宣传牌外景。——姚海鹰 摄

    本报记者 姚海鹰 发自武汉

    “这次论坛是收紧状态,没有谋划上市,不谈继续壮大,主题就是‘风险’”。4月12日,成都银行一高管向时代周报记者谈及参会感受,感触颇多。

    日前,在武汉召开的全国城商行发展论坛第十一次大会中,147家城商行董事长、行长与银监会及来自各省、直辖市银监局负责人,就城商行如何“严防案件风险,坚守风险底线”进行了深度对话。银监会主席助理闫庆民强调,部分城商行现在体大质虚,当前正面临国内外金融环境新考验,如何平稳过渡达到监管高要求,是当前城商行需要集体应对的难题。

    银行监管二部主任肖远企指出,城商行经过15年发展特别是近两年快速扩张后,现在应该降温,至少在十二五期间要严控扩张。

    银行监管二部副主任蔡江婷警告说:“银行风险具有相互传染特性,一个案件发生后如果处理应对不好,就会出现全行业声誉风险,再发‘齐鲁银行’大案将成灭顶之灾。”

    银监会高层首次高调提出,城商行也要引入市场退出机制。

    城商行步入“蛰伏”期

    于城商行而言,2011年应该是分水岭。之前是“花月正春风”,之后则进入了冬眠蛰伏期,还需面对激流和险滩。

    “当前经营业绩逐渐向好的背后,还隐藏着很多隐忧。”在4月1日下午的发言中,银监会银行监管二部主任肖远企开宗明义,毫不讳言。肖认为,仅从监管和经营数据上考量,城商行在2010年上交的答卷算得上可圈可点。

    据其介绍,截至2010年末,全国147家城商行资产总额为78526亿元,在全国银行中占比8.53%,增幅为38.25%。各项存款余额突破6万亿,在全国银行中占比8.29%,几乎与资产总额所占比例相当。此外,在资产充足率方面,城商行整体占全国银行的比例为12.8%,比全国银行11.5%的水平高出1.3%,核心资本充足率也高于全国银行1.6%个百分点。在盈利方面,2010年全国城商行实现税后利润767亿元,比去年增长271亿,增幅为55%,平均资本收益率18.31%。比去年提高了2.44个百分点。

    虽然上述业绩喜人,但真正为这些数据作出贡献的却并非所有城商行。北京一位参会专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谨慎表示:“全国147家城商行中,真正达到‘良好银行’标准的不超过30家,更多城商行当前还处在重规模发展、轻内控管理的粗放经营模式中。”一个现实是,城商行虽然励精图治15年,在业界为自己博得了一席之地,但至今遭受歧视的地位却并未得到根本改变。

    对此,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颇有感触:“我已连续4年为城商行奔走呼告了。”他指出,城商行当前仍面临“规模小、底子薄,政策支持少”的现状。利率市场化和当前的国内外金融形势将使这种现状雪上加霜。

    相对国有四大银行,闫冰竹希望:“国家能创新城商行的监管体制,取消歧视政策,并从税收上予以支持。”而事实上,在全行业流动性趋紧状况下,城商行成为监管重点,当前银监会对其实行重点监管,已使其整体战线收缩,进入蛰伏期。

    “无论是监管当局还是城商行,现在都如履薄冰”,一位陈姓行长评价说。据肖远企介绍,2011年,银监会上调了城商行几个关键监管指标数据。具体为,资本充足率上调到10.5%,较2010年提高0.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7.5%,杠杆率不低于4%。贷款拨备率不低于2.5%,拨备覆盖率不低于150%,流动性覆盖率不低于100%,净稳定融资比率不低于100%。

    肖远企强调,在中小银行流动性普遍紧张情况下,银监会最关心单个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和拨备水平如何?银行存贷比和流动性比例是否处在良好可控水平?

    肖还向大会透露,从2011年6月份开始,银监会将对城商行的“存贷比”进行月均考核,对流动性实行月末考核,严查普遍存在的虚假贷款现象。他一语破的:“银监会这样‘苛刻’城商行,就是因为你们家底小、抗击风险的能力弱。”

    集体反思齐鲁银行案

    4月2日上午,银行监管二部副主任蔡江婷在专题报告中稍作停顿,重点谈及齐鲁银行大案。在她看来,这是中国城商行15年发展历程中最大的至今还在流血不止的伤口。

    “有句话叫做‘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可我们做到了吗?”蔡的话锋突然一转:“不幸的是,各位在座的董事长和行长们,就在上个月,一家城商行又发生了一起千万以上的大案,犯罪嫌疑人用假房产证骗取银行贷款。”话毕,论坛会场一片寂静。

    蔡江婷语气沉重:“我们要吸取教训,不要重蹈覆辙啊!这种伤害在座的齐鲁银行的王晓春董事长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深刻体会到。”蔡指出,在齐鲁银行案件中,关键在于所有风险防线形同虚设,对本行的存单质押业务从未开展过专项审计,风险管理、核规等部门也从未提出过疑问。

    “其实银行有对50万以上的大额存单进行排查的制度,但在实际中对开户、对账等方面的疑点,并未深究,最终酿成抹黑全行业的大案。”大会披露,齐鲁银行此前也出过类似案件,但高管采取的是不报案、内部私了的处理办法。“把钱把手续补上就完了,最终才导致惊天大案。”

    蔡江婷透露,齐鲁银行的致命错误在于,对普华永道提出的“该行存单质押贷款业务中可能存在风险”并未引起重视,“全球权威机构提出的专业意见,银行董事会和高管层都没引起重视”。

    蔡江婷进而提醒在座的147家城商行,齐鲁银行案发生的实质就是对方100%利用本行的存单质押,贷款风险为零,不需要资本,而且还实现了存贷款的同步增长。“这一直是商业银行传统的低风险业务,是争相营销的业务,但也是出事最多的业务。”

    一位参会的银监局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不仅齐鲁银行,其他银行出事也大多是存单质押业务。”该人士指出,这类案件的特点显示,银行的核查管理基本上是失效的,犯罪嫌疑人是银行的长期关系客户,齐鲁银行发生案件的刘某早在2001年就和该银行发生业务往来,并且往来的资金量比较大,而且在涉案银行的贷款从来没有出现过逾期,是齐鲁银行的优质客户。也正是在这种优质客户面前,齐鲁银行的很多监管风险规定皆形同虚设。

    严范内鬼勾结

    论坛中,有银监会高层指出,近年城商行所发案件的主要特点就是—内鬼勾结。“如果没有内鬼里应外合,很多案件不可能发生”,山东银监局一负责人说。据其介绍,在去年山东齐鲁银行大案中,其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某通过伪造质押贷款证明、伪造存款单印鉴等手段骗取资金,其中与刘相配合的就是内鬼。

    银行监管二部负责人指出,城商行在风险防范中要重点警惕几类人。首先是明星分、支行的行长和客户经理,这些人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绑架了银行。其次是各级银行的老黄牛、劳模和银行的离职员工,他们熟悉银行各方面的情况。还有一部分往往容易被忽略的银行大客户、老客户,不能让他们享受免检待遇。

    去年12月,山东齐鲁银行案件发生后,银监会组织过全行业排查,从了解的情况看,内审和外审环节不到位仍是城商行顽症,究其原因,问责不到位是主因。

    由此,针对刘明康主席年初提出的“今年银监会将把内审稽核的绩效评价纳入监管考核参考因素”的指导意见,银行监管二部副主任蔡江婷从“以人为本防内鬼”角度进行了详细阐述。

    她指出,在选人用人上面,不能重视用能人而忽视了对其品质和职业道德的考察。不能只重视数字、利润和业绩,而不重视利润的来源构成是否违规。“银行相关负责人不能直接要求基层人员进行操作,领导指令不能高于银行内控规定,让各项制度成为摆设。”

    蔡江婷对城商行中存在开户时行长一竿子插到底的现象深感担忧。“很多案件的源头就发生在开户环节,外界难以想象,一般都是支行行长和客户经理直接带着犯罪嫌疑人去开户,提供的很多开户证件手续看起来真实,实际上都是伪造的,印鉴是假,留给银行的查询电话,也是犯罪嫌疑人事先设计好的电话,即使银行相关部门进行查询也只能打电话到犯罪嫌疑人处,邮寄的对账单也是寄到犯罪嫌疑人手里,这样能不出问题吗?”

    另一位银监会官员补充披露,在“贷款三查”中流于形式,由客户经理一人包揽操办,也是导致城商行案件高发的一个重点。“很多城商行对低风险业务、对熟人业务,在贷款所有环节都是免检免查的。”该人士披露,在城商行发生的一个案件中,首先担保资金的合规性就没有审查出来。这个案件不仅存单是假,而且,存款担保资金来源的合法性也没有去关注。按照地方国资委规定,国有企业的资金要去做担保资金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而且原则上是不允许去做担保的。最后在授信的关键环节也是失控,对资金的真实用途也完全失去了监控。

    “另外一家股份制城商行在案件发生后最后去看,结果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这家单位”,该负责人痛心地表示。蔡江婷还指出,在城商行中,有关强制休假和定期轮岗的制度得不到有效执行。“很多岗位轮换了,业务却随人走,没有达到岗位交流隔离的目的。”

    针对银监会主席助理阎庆民要求,2011年城商行要达到三个确保—确保单体的中小银行不发生重大风险;确保中小银行的群体不发生重大风险;确保不因为中小银行板块引发区域性风险。对此,宁波银行一位高管指出:“人的因素最重要,把人管好了就能做到。”

    城商行应有退出机制

    扎堆等待上市,跨省跨区开设分行,增资扩股急剧扩张,这是近几年城商行的主题动作。但如今,城商行的高歌猛进式发展已受到监管层的合力钳制。在两天的论坛大会中,一位银监会官员笑称:“我们现在最怕接到要求增资扩股或跨区开设分行的报告。”

    来自本论坛的数据显示,全国147家城商行中有40多家银行已经跨区域开设了110多家支行或分支机构。而等待上市或正积极筹划上市的城商行多达40家以上,而且,目前沪深两市已有136家上市公司参股到64家城商行中,城商行成为备受青睐的投资新宠。

    银监会一官员坦承,城商行盲目扩张所导致的立竿见影后果是资本金趋紧,流动性压力增大:“稍有风吹草动和意外事件发生,就容易出事。”据大会讨论环节介绍,在中部省份有一家城商行,短短5年之内居然4次增资扩股,仅2008年间就连续两次,共募资金5.8亿,但在2010年该行又实施第四期增资扩股方案,增资扩股4亿,共募集近14亿资金。

    增资扩股的背后,实为缓解高歌猛进扩张所带来的资本金压力。该行在2009年新增97亿的资产,相当于在一年中再造了一个同等银行。而该行仅用不到三年时间,就下辖4家分行、34家支行、3个中心。无独有偶,当前资产规模已经过千亿的汉口银行,也打出了“三年再造一个汉口银行”的口号。

    然而,尽管城商行高速扩张的兵锋正锐,但却遭到政策监管的当头一棒。在本次论坛上,银监会高层明确强调,城商行要坚决守住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底线,切实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谨慎跨区域发展。银行监管二部主任肖远企指出,很多城商行甚至把分支机构开设到上海陆家嘴、北京金融街的中心显著位置,实际并无必要。

    至于城商行的上市话题,在本次论坛中根本没有涉及。知情人士分析,自2007年北京银行等三家上市后,城商行的上市之路就走得异常艰难。而当前,虽然证监会放宽了IPO政策,但城商行的上市门槛却被提高。按监管新规,城商行上市将被加上“资产规模大于800亿元,净利润收入超20亿元”两项指标。截至2010年底,全国147家城商行里,资产规模超过800亿元的还不到一半,而净利润过20亿的更是凤毛麟角。

    来自北京银行的闫冰竹透露,针对去年发生的齐鲁银行大案,甚至有专家上书国务院要求将城商行逐步实行关停并转。

    针对当前扩张势头,银行监管二部主任肖远企提出了监管部门的指导性意见。“现在摆在147家城商行面前的有5条路,每家银行都要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路子。”少数实力强的银行应进一步做大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有影响的银行;部分有实力的银行发展成为区域性银行;实力一般的银行发展成为专门为社区服务的小银行;还有一部分银行可以发展成为提供某类专业特色产品服务的银行。

    “最后一类银行,就该按照市场机制逐渐退出,或积极寻求被收购兼并,”肖远企强调,“这个思路的总体框架就是‘葫芦形’格局,两头大,中间小”。过去10年银监会没新批一家银行,以后相当长时间内也不可能新批银行牌照,但对业绩不好、风险高的银行,监管当局不可能坐视不管。

    对肖的上述讲话,一位与会专家分析,这应该是银监会第一次在正式场合提出城商行要适当引入市场退出机制。“城商行就应该像中小企业那样,完全市场化,有能力就参与竞争生存,没能力就关停并转退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城商行 的报道

  • ·城商行变革系列:入主汉口银行 联想押宝金融业(2010-01-14)
  • ·银监会首提“城商行退出机制”(2011-04-14)
  • ·渤海银行监管黑洞 千万存款挪用放贷(2011-06-23)
  • ·城商行异地贷款 稠州银行跨省探路(2011-07-28)
  • ·广州银行战投落定 两年内冲刺上市(2011-09-22)
  • ·谋上市股权频转让 城商行集体清障(2012-01-05)
  • ·问诊城商行:“引资引智”冲击波(2013-05-30)
  • ·苦等IPO开闸 城商行求“资”若渴(2013-05-30)
  • ·叶檀:城商行引入战略投资者已过时(2013-05-30)
  • ·曹凤岐:“城商行”盛名难副(2013-05-30)
  • 8月6日,国务院印发《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正式确定在上海浦东临港新片区先行启动面积为119.5平方公里、对标国际公认的竞争力最强的自贸区。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银保监会办公厅决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32个城市,对96家房地产信贷规模较大的机构开展房地产业务专项检查工作。

    进入综合交通时代,长江流域内陆地区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腹地,比如湖南、江西、云南、贵州、重庆、四川,这些地方的经济都跟粤港澳更为密切。

    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成绩单”。据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45.09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3%。

    1—6月地方本级收入5.6257万亿元,同比增长仅3.3%。若以3.3%作为平均线,除了尚未公布数据的西藏,其余30个省市自治区中,高于3.3%的仅有16个,14地低于平均线。

    继对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双双破7作出官方回应后,8月7日,网络有消息称,央行将自2019年8月10日起降息0.25个百分点。当晚,央行微信公众号辟谣,称此为假消息。

    奖项评选活动将本着创新、引领、开放的原则,鼓励更多的企业和专业人士关注和投身于推动我国数据质量领域的进步和腾飞的行列中。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