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策影视神秘人“被股东”之谜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1-03-17 03:29:59
  •  

    本报记者 陶喜年 发自杭州

    5年的成长史,40人的规模,最高127.5元每股的价格,目前56亿元的市值。这是“中国电视剧第一股”—浙江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300133.SZ,下称“华策影视” )的画像。

    2010年10月26日,华策影视在创业板上市,开盘价即高达101元,成为创业板“明星股”。公司实际控制人傅梅城、赵依芳夫妇凭借78%的控股权,身家暴增到45亿元。巧合的是,经过近5个月的上下波动,3月14日,华策影视收盘价又回到101元,成为沪深两市仅有的十多只百元股之一。

    与华谊兄弟(300027.SZ)的声名远播相比,在此番上市前,华策影视只能用默默无闻来形容,傅梅城、赵依芳的名字,亦很少见诸媒体。

    华策影视上市几个月后,赵依芳即当选2010年度风云浙商,成为2005年后首位入选的女浙商。华策影视亦成功入驻杭州西溪文化创意园,实现在西溪湿地办公。而在风光过后,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华策影视的发展史上存在不少颇具争议的情况。

    夫妻档的小作坊

    傅梅城、赵依芳夫妇都是浙江东阳人,且都毕业于浙江广播电视大学。关于两人在华策影视的“影响力”,公司《招股说明书》称:夫妇俩在行使相关权利时,“若有不同意见,在公司发展战略方面以傅梅城的意见为主,在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方面则以赵依芳的意见为主”。

    傅梅城持有华策影视78%股份,其姐姐傅小纹持有华策影视2.9%股份。但在华策影视,傅梅城一直隐身幕后,一应对外事务,都由妻子赵依芳出面。傅梅城甚至从未接受过媒体一次采访。在公开资料中,有关傅梅城2000年前的经历,仅以“较早从事民营企业的创业,有二十多年企业管理和经营经验”一句话带过。以致在浙江影视圈,颇多傅梅城高深莫测之说。

    赵依芳比丈夫小两岁,在华策影视没任何股份。但与丈夫的低调不同,政府官员出身的赵依芳,在政商两界都十分高调。赵依芳出生于1959年,曾任东阳市妇联副主任、东阳市白云办事处副主任、东阳市电视台台长、东阳市广电局副局长等职务,并担任过东阳市人大常委、金华市人大代表。

    上世纪90年代初,赵依芳离开东阳,到省城杭州“下海”,在东阳老乡、浙江广厦老总楼忠福投资的浙江华新影视公司(下称“浙江华新”)任总经理。而2002年前,浙江仅有2家民营影视单位(另一家为长城影视),赵依芳在浙江影视圈的资历可谓匪浅。

    2002年9月,浙江广厦将持有的浙江华新股权,全部转让给时任浙江华新总经理的赵依芳,出让金额为1080万元。其后,这些股权又回到广厦,目前广厦持有浙江华新100%股权。奇怪的是,这些信息在华策影视的《招股说明书》里只字未提。

    就在赵依芳任职浙江华新期间的2000年12月,傅梅城出资200万元,与浙江华新一道,在杭州市余杭区成立杭州华新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华新”,2008年12月更名为杭州大策投资有限公司,华策影视第二大股东),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其后,经过多次增资和股权转让,浙江华新将股权全部转让给傅梅城。杭州华新成为傅梅城、赵依芳夫妇开展影视业务的新平台。

    2005年5月16日,杭州华新增资到3000万元,傅梅城持有89.73%股份。此次增资,傅梅城一人就耗资2194万元,该巨资据称“来源于本人实业经营、投资所得、家庭积蓄等”。

    就在增资杭州华新后不久的2005年10月,傅梅城和杭州华新共同投资1000万元,成立浙江华策影视有限公司,其中杭州华新持股88%,傅梅城持股12%。此即华策影视的前身。2009年4月,华策有限依法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并在一年半后顺利上市。

    而在杭州华新、华策影视的发展史上,作为核心人物的赵依芳为何一直没有任何股份,颇令人不解。

    华策的人脉资源

    虽然华策影视成立不过5年多时间,但其高管团队,大都在浙江华新有过影视从业经历。除公司总经理赵依芳曾任浙江华新董事长、总经理外,公司董事程圣德曾任浙江华新总经理助理,公司副总余海燕曾任浙江华新节目部经理,董秘金骞曾任浙江华新广告部经理,财务总监张伟英曾任浙江华新财务经理,赵依芳的妹妹、公司监事会主席赵彩芳亦曾任职于浙江华新节目发行部。除余海燕外,程圣德等高管目前都持有华策影视股份,平均身家超2000万元。

    此外,华策影视还汇聚了大量广播电视台台长及节目主持人,如公司副总余海燕,曾任杭州淳安电视台新闻主播、杭州西湖明珠电视台及浙江卫视节目主持人;独立董事张学俊曾任杭州余杭电视台台长;独立董事李明月曾任杭州人民广播电台台长、浙江人民广播电台常务副台长。加上赵依芳自己曾经的东阳电视台台长身份,华策影视在影视圈的人脉,可谓丰富。

    根据华策影视的最新公告,公司目前的销售渠道,覆盖央视及全国60多家省市电视台,如湖南广电、安徽广电、浙江广电等。据称,华策影视已发行播放的电视剧全部实现在黄金时段播出,多部剧在播出时获得同档收视率前三名,并且平均售价为94万元/集,而黄金档的市场平均水平为70万-80万元/集。2010年投拍剧的毛利率达到51.4%,远高于30%的市场平均水平。

    华策影视《招股说明书》称,电视台主持人出身的华策影视副总经理、发行部总经理余海燕,从事发行业务十余年,销售上千集影视剧,销售总额超过5亿元,区域涉及国内30多个省份,海外3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行内的销售精英”。

    按照华策影视的对外宣传,其投资的《天师钟馗》每集发行价格“创公司历史新高,达到约173万元/集”,《中国往事》的发行价格也超过130万元/集。相比之下,2007年华谊兄弟投资的热播剧《士兵突击》,一集才卖92万元。有媒体报道《士兵突击》盈利总共只有60万元。华策影视投资的电视剧何以如此值钱,令人存疑。

    华策影视还存在突击入股的问题。2009年7月浙商创投、上海六禾投资以8.03元/股的价格入股华策影视,成为其第三、第四大股东,所持股份分别为10%和5%。仅仅一年零三个月后,华策影视即以68元每股的发行价上市,并在首日成为百元股。浙商创投、上海六禾投资轻取12倍的投资收益。作为杭州文化创意产业的一个代表,华策影视得到地方政府的扶持亦颇为可观。以2009年为例,当年华策影视获得杭州市各项奖励、补助共计609.14万元,另外还收到杭州市上城区财政局发放的消费券补助112.85万元。

    蹊跷的关联转让

    按照业内说法,赵依芳的华策影视,系脱离广厦背景的浙江华新,另起炉灶成立的公司。而华策影视与浙江华新、杭州华新之间的各种关系,看似颇难说清。《招股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策影视的前身华策有限设立后,新剧目的制作发行全部由华策有限独立运作,杭州华新及其关联方将相关剧目的版权、播映权,均无偿转让至华策有限。

    事实上华策有限成立后,傅梅城、赵依芳还存在5家与华策有暧昧关系的企业,分别是上海大策、华艺国际、广新广告、仲杰影业和聚缘广告,这些公司都曾经由傅梅城、赵依芳及其亲属控制。《招股说明书》亦承认:华艺国际、上海大策、聚缘广告从事电视剧制作或发行业务,与华策影视在业务上曾因电视剧发行的授权和许可而产生关联交易。2007年7月至2010年6月间,这些公司先后注销。

    但在注销前,发生过不少疑点重重的股权转让关系。以仲杰影业和聚缘广告为例。2007年4月,由傅梅城、赵依芳夫妇的女儿傅斌星全资持有的仲杰影业在赵依芳的老家浙江东阳成立。但2008年7月2日,傅斌星突然将其持有的股权,分别转让给来自金华市金东区澧浦镇洪村的洪涛和洪孝堂,两人分别出资400万元和100万元。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洪孝堂、洪涛系父子关系。洪村一名村干部告诉记者,洪孝堂、洪涛都是当地农民,从未听说他们在外面投资公司,更不可能拿出500万元现金来,“估计是有人冒用他们的名字”。聚缘广告亦与此类似。2003年3月,由赵依芳的亲属赵彩芳、包明德、韦浚峰三人出资,聚缘广告在杭州注册成立。

    “为了避免同业竞争、减少关联交易,以及业务整合的需要”,2009年8月31日,三人将其持有的股权全部转让给蔡晓燕和袁雯两名“80后”女子,两人分别出资40万元和10万元。公开资料显示,蔡晓燕系1982年出生,浙江省江山市大桥镇陈家村人;袁雯1988年出生,浙江省富阳市新登镇人。她们何以能拿出数十万元资金,成为聚缘广告的控制人呢?

    3月15日,时代周报记者辗转联系到袁雯,令人吃惊的是,袁雯根本不知道自己受让聚缘广告之事。袁雯告诉记者,她是2009年进入华策影视的,当年9月即因个人原因离开,前后在华策待了不到半年时间。“我没听说过什么聚缘广告,这个事情我压根什么都不知道。蔡晓燕是谁我也不知道。”

    就在蔡晓燕和袁雯“受让股权”之后不久,2010年3月5日,聚缘广告在媒体刊登注销公告,并在三个月后完成注销。这些公司为何在华策影视上市前接连转让、又先后注销呢?华策影视董秘金骞告诉记者,本来只想转让,但监管部门觉得还不规范,就注销掉了。“可能是谁让家里的亲戚来做下,这个是有可能的,但背后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如此看来,这些公司的所谓股东,不过是挂个名而已,其实际控制人到底是谁呢?据金骞介绍,仲杰影业事实上是台湾著名作家琼瑶的公司。至于琼瑶的公司跟华策影视何以用赵依芳女儿的名义注册,后来又莫名其妙地转给金华的两个农民,金骞没有进一步透露。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影视 被股东 的报道

  • ·华谊兄弟上市 影视业上演"东方红"(2009-09-30)
  • ·中影上市还未看到终点(2009-10-21)
  • ·华策影视神秘人“被股东”之谜(2011-03-17)
  • ·郭敬明拥抱资本 华策影视1.8亿豪吞最世文化26%股份(2013-12-12)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