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渲染的豪华葬礼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03-17 03:10:21
  • [摘要] “浙江温岭富豪斥资500万为母亲操办豪华葬礼”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尽管网友诘问如潮,但其实图片所示只是被夸大的葬礼一角,而整场丧事又是几千年殡葬礼俗酿制的一场闹剧,以致制造

    浙江温岭的一场豪华葬礼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

    本报记者 心雨 发自浙江温岭

    3月4日,一场葬礼搅动网络。陷入争议漩涡的是一组新闻图片:某学校操场上,9辆豪华林肯轿车身披纸幡,16门金色礼炮威武气派,一条黑色地毯贯穿操场,尽头是巨大的老人遗像。两侧还各有移动大屏,播放着老人生前的视频。

    这不是电影《大腕》片段重现,而是媒体所称的“浙江温岭富豪斥资500万为母亲操办豪华葬礼”。消息一出,舆论哗然。炫富!教书育人的学校如何能够成为富人操演丧礼的道场?尽管网友诘问如潮,但其实,图片所示只是被夸大的葬礼一角,而整场丧事又是几千年殡葬礼俗酿制的一场闹剧。

    以爱之名

    故人姓陈,82岁,温岭市新河镇人。这是一个爱打几圈的老太太,虽然没有右手,但技术不错,一位邻居大爷说,这是子女“惯”出来的,因为,很长时间以来,她要“忙”的就只剩下享清福了。

    镇里有人羡慕她,但更多人唏嘘这个家庭的际遇。“我十多岁时,父亲过世了,除了兄弟姐妹六人什么也没留下,全家只靠残疾的母亲独撑。”四子林大荣对曾经的贫苦记忆犹新,一家人住在该镇南门村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里,五个高个兄弟挤一张床。

    那时,这一家捣腾过很多事,卖西瓜、甘蔗,用自行车送客,等等,但都翻不了身。直至上世纪80年代初,林家的命运成了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的缩影。据《温岭日报》资料,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一年,林大荣去时称“小香港”的温州探望大哥,意外地见识了满大街的“阿姨头”。他在几家理发店门口蹲点3天,“瞄”了些烫发方法,后又聘了几位理发师。于是,新河镇上第一家理发店开张了。

    多位老新河人直言,这是林家的第一桶金。而林大荣最为感谢母亲的是,张罗生意之初没有本钱,只因她“人缘好”,跟左邻右舍一家家借,一点点凑。理发店大获成功后,林家逐渐有了名声。

    而20多年后,这一家已今非昔比,五兄弟均从商有成,以五子林大宇为例,其担任浙江正田控股集团董事长,拥有包括摩托车配件厂、酒店、房地产在内的5家子公司,固定资产总额逾8个亿。然而,随着家族财富剧增,曾经的“顶梁柱”日渐衰老。

    10年前,林母查出糖尿病。5年前始,其住院的时间多过在家。近两年,她长住病房。面对得病的母亲,家底殷实的林家子女反哺尽孝让人惊叹。据了解,两年来,林母一直在上海瑞金医院9舍11楼的特需病区疗养。此处病房,每间两个床位,1500元一晚,如果单人居住两年即意味着近110万元的房费。

    林大荣未承认为母治病已花去千万,但他坦言,厚葬母亲的动机十分单纯,是对她“不惜血本”的爱。“我们念着母亲的好,并用自己的实力,已让她延寿十年。但我依然非常悲痛,我希望她还有一个十年。”

    2月25日,陈氏病情恶化,为“落叶归根”,林家特意购置一台新车,将其从瑞金医院接回老家,一路上,凡是能够延长生命的药剂均不惜代价。而再次回到发迹之地,不足半小时,陈氏过世。临终前,其称尚留有子女所给零花钱64万元,希望用这笔钱将后事办得“体面”一些。

    百万葬礼

    “像样的葬礼是母亲遗愿,正好兄弟们也有能力,所以,我们决定在64万元之上,各家再出些钱,但总预算不超过100万元。”

    在深受殡葬礼俗影响的温岭,大操大办红白喜事并不鲜见。去年3月,当地一家新闻网站的殡葬费用调查显示,五成网友为过世老人操办过2万—5万元的丧事;耗费5万—10万元的比例为30%;高于10万元的亦有一成。2010年5月,温岭市曾出现过逾200米的送葬队伍,包括礼炮、鼓乐方阵,宝马、保时捷、加长林肯等组成的豪华车队,以及45辆载着花圈的三轮车队。

    为了刹住富人间的攀比之风,2010年8月始,温岭市全力推行丧葬礼俗整治。具体细则包括,严禁使用花车、每场丧事花圈不超过6个、鼓乐队限定1支,等等。治丧户如果违反新规,将没收其抵押的3000元文明治丧承诺金。但对于富豪,这只是“九牛一毛”。

    按照林家计划,追悼会定址温岭市殡仪馆,近两千位亲朋好友、企业员工参加。虑及他们大多开车而来,林大宇预备将老家附近唯一一处空地—新河中学(以下简称“新中” )操场用为停车场。同时,其设计了“豪华”级送葬路线:老家出发,绕新河镇一周,再前往火葬场。为保证一路畅通,3月2日,他们还张贴了告示,大意为,出殡之日正值新河街市,希望流动商贩内移摊位或者不要出摊。

    然而,3月3日,林家突然被告知,由于4日系农历正月三十,是适宜祭祀、安葬的黄道吉日,由于扎堆出殡,殡仪馆很难保证千人规模的追悼会。因而,林家临时改址新中操场。次日,葬礼举行。闻讯赶来的各路记者直叹奢华,不少报道未经核实就大胆估计有千人鼓瑟吹笙,几百名僧人操行法事,总花销高达500万元。

    “和这一带不少少时贫穷青年发迹的老板一样,林家爱面子、讲排场。”几位目睹葬礼全过程的附近居民如是举例道,几天来,陆续有政府要员等送来鲜花花圈,为了使出殡之日鲜花娇艳,他们特意雇了洒水工,专职护养几百个花圈。再如,“加长林肯”是林母“钦点”,因为此前,一户邻居去世时,其子女曾用该车送葬,林母希望比邻居“体面”。

    不过,葬礼虽豪华却不及媒体形容。事实上,在温岭,绝大多数豪华葬礼出自专业婚庆公司之手。“豪车”实为公司租借,“礼炮”不是炮,喷出来的只是彩纸碎;而多位目击者证实,送葬队伍绕行操场时,鼓号队6排,僧人1排,每排四五十人。据婚庆行业知情人士透露,这样派头的葬礼,租费不会超过100万元。

    “其实,我们根本没有料到,这场葬礼竟会制造万人集结的局面。”林大荣说。

    “路祭”闹剧

    百万葬礼何以变成万人葬礼?

    2009年,国家民政部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殡葬改革促进殡葬事业科学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及的主要任务包括大力推行火葬,改革土葬,破除看风水、摆路祭、出大殡、烧香化纸等旧习俗。而今,尽管火葬已逐渐成为主要的殡葬方式,但丧葬习俗仍旧革而未除。

    长期以来,温岭等浙江省东南沿海一带继承着相似礼俗:如果逝者之友携带祭品前来吊唁,一般会收到两件回礼:一块白毛巾外加一包中华香烟。前者代表白丧布,后者聊表谢意;如果不相识的朋友慕名奔丧,逝者家人给予的回礼常常较前者丰厚,也可折合为礼金。

    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据了解,林母过世后,其生前“麻友”曾陆续到林家探望,并收到过礼金,数目过千,但这些多为孤寡老人,并与陈氏关系亲密。但这一消息一经传播,却被不断夸大。3月4日,不少以为有钱可赚的“路人”纷纷买了祭品,往新中操场聚拢。

    “什么大富豪,就是小气鬼!”一位葬礼前从未听说过林家的“吊唁者”有些生气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回礼中压根没有现金,只有毛巾和烟。“这点东西还比不上我送他们的香烛和水果!”觊觎“礼金”者失望而归时,不忘留给林家一堆口水沫子。

    更为滑稽的还数当天的“摆路祭”。早在民国时期,全国多地都曾有过类似礼俗。而在彼时的温岭,富裕人家出殡时,若棺材的“扛头”雕有“龙头”图案,表明这户人家欢迎“摆路祭”,即,送葬队伍路经之处,只要有人自愿买来香烛、千张(一种“冥币”),摆出八仙桌,放上猪头、水果等祭品,那么,逝者家属要回送其至少两倍于祭品价值的礼物或现金。

    正因如此,出殡消息传出时,不少“路人”想出了 “赚礼金”的第二招。“4日早上,十字街上摆起了十几张八仙桌,惹来一路围观。有人甚至拿出了一瓶茅台酒外加一条中华香烟作为祭品。”居民马大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过去,“摆路祭”大多因为逝者德高望重,而今,常常是出殡者为了排场,吊唁者为了礼金,两者一拍即合。

    因此,不到9点,小半个新河镇被卷入葬礼之中,“主办方”,真、假吊唁者,以及围观者,总共逾万人拥挤不堪,场面混乱。而半小时后,戏剧性的一幕再次上演。由于温岭市的分管副市长率公安及当地政府人员赶到,进行中的追悼会遭遇“滑铁卢”,包括“绕镇一周”在内的所有悼念行程均被勒令取消。

    当送葬队伍直奔温岭市殡仪馆,准备“摆路祭”的吊唁者只好看着八仙桌上新买的祭品大叫后悔,“亏了,亏了,亏大了。”

    谁的责任?

    3月4日中午,这场“豪华葬礼”经温岭市政府专题研究,被认定严重违反丧葬管理规定并扰乱了社会秩序。为此,新中分管教务的副校长被免去职务,涉事的新中校长辞职,同时,协助操办葬礼的温岭市国税局办公室主任亦被免职。处理结果落地,学校承担主要责任,舆论再度哗然。

    事实上,新中是新河镇一所拥有70多年历史的浙江省一级重点高中,文化底蕴丰厚,其已故校长叶如兆是当地的教育名人。新中的退休老教师告诉记者,叶校长曾有一位学生因家中厚葬奶奶向其请假,他断然拒绝,并告诉学生,奶奶生前希望你学有所成,你不应为葬事分心。此后,新中育人一直继承老校长的主张:尽孝,不在形式,而在实效。

    而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虽然林家葬礼正值周五,但新中的教学秩序并未遭受太大影响。首先,葬礼没有燃放鞭炮,并低声播放哀乐,而且,乐队仅短暂演奏;其次,新中校园呈平置的“工”形,教学楼位于最东、最西两侧,距离中间的操场均有相当距离;再次,葬礼伊始,学校立即关闭了校内通往操场的通道,学生被要求留在教室。

    “林家以停车之名借走操场,而凑巧,葬礼当天,新中校长及一位副校长均外出参加温岭市人民代表大会,并不知情。被停职的副校长虽是当日主持常务工作的学校领导,但其主要负责教务,而非后勤。”在多位当地教育人士看来,学校负有责任,但客观来说,只是连带责任。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当地不少居民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场葬礼最大的问题在于占用社会公共资源,其中,学校的责任不可推卸。至于“大操大办”,只要治丧方有能力,这不是过错,甚至可以拉动婚庆公司等行业的发展,从而带动地方GDP。

    而有接近新河镇政府的人士亦披露,在3月5日的内部通报会上,该镇主要领导曾坦言事前已多次劝说林家,要求其“丧葬从简”。但这依然扼不住富豪所谓的对已故父母“不惜血本”的爱。

    目前,由于违反多条“简办丧葬”的规定,林家缴纳的3000元承诺金已被有关部门没收,并捐给慈善机构。此外,葬礼现场的氢气球也属违规使用,将招致一定金额的罚款。而这些就是一个家财几亿的富豪要为一场“影响恶劣”的百万葬礼付出的全部代价。

    “这样的处理只会让更多本地富豪无视丧葬新规。衣锦还乡、风光大葬,几千年的传统如何会止于3000元的罚金之前?”当地一位研究殡葬习俗的老教师说。

    “别的我们要求不了,但被豪车轧裂的塑胶跑道,林家总应负责吧。”一位新中学生如是说。据了解,林大宇目前计划在新中成立贫困助学教育基金,以表其深深的歉意。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富豪 葬礼 的报道

  • ·神秘富豪颜立燕背后的“黑洞”(2009-07-09)
  • ·海南车祸身亡富豪 张泉林的生前身后事(2009-07-17)
  • ·闽商的慈悲 小心上路(2009-11-05)
  • ·学做慈善的“大佬”们—阿拉善生态协会改选侧记(2009-11-05)
  • ·被紫金矿业改变的人生(2010-01-07)
  • ·王征是谁(2010-03-17)
  • ·被渲染的豪华葬礼(2011-03-17)
  • ·包头亿万富豪自焚背后(2011-04-28)
  • ·富豪涌向移民潮(2011-04-28)
  • ·厦门自然保护区填海建造富人岛(2011-09-0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