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博士的理性抗争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02-24 02:03:35
  • [摘要] 父亲死后,孟建伟坚持用正常的程序,试图揭开事件背后的所有真相。“我想搞明白这里边存在的一切,因为父亲不能这样白白地就去了,因为我希望父亲是全国暴力拆迁的最后的牺牲者。”

    房子被拆了,父亲被打死了,文弱的孟建伟要“按照程序”替父申冤。——本报记者 杜光利 摄

    本报记者 杜光利 发自山西太原

    站在院子中央,戴上厚手套,孟建伟猛地将一根手腕粗的镐把砸向水泥地,镐把断了。

    四个月来,这个26岁的青年人强掩着自己的悲痛和愤怒,想象着父亲惨死的景况。“尸检结果表明,凶手就是用和这样的镐把两次击打我父亲的头部,镐把打成了两截,可想而知凶手是多残忍。”孟建伟喃喃自语。

    2010年10月30日凌晨,太原市晋源区古寨村发生一起暴力拆迁案件,造成一死一伤,死者为54岁的村民孟福贵。他的儿子,至今仍奔丧在家的复旦大学博士生孟建伟以网络日志的方式记录下该事件每一天的处理进程。

    2011年1月31日,太原市中级法院对晋源区非法拆迁致人伤亡案17名被告人一审宣判。高海东因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死刑、武瑞军被判死缓、李彦忠被判无期。此前,包括晋源区副区长计建中在内的5名领导因此事遭到“免职待查”等处理。

    父亲死后,孟建伟坚持用正常的程序,试图揭开事件背后的所有真相。“我想搞明白这里边存在的一切,因为父亲不能这样白白地就去了,因为我希望父亲是全国暴力拆迁的最后的牺牲者。”

    强拆队深夜围殴

    父亲惨死的当天,当四堂弟把在医院拍摄的父亲照片呈现在孟建伟眼前时,这个陷入无尽哀伤的博士生没有勇气多看一眼。

    回到家的当天晚上,孟建伟就去医院看望同时被打伤的邻居武文元,试图还原那一夜父亲的遭遇。

    2010年10月26日,村民张廷清的房子在夜里被突然拆掉,第二天张廷清去找区政府、拆迁办、村委会,却没有任何一方承认他们动了他家的房子。这是孟福贵、武文元相约连夜抱着被褥到尚未入住的新房守卫的原因。

    据武文元回忆,10月30日凌晨2时左右,孟福贵听到有人用挖土机推他家后墙,就把他叫醒,只见十来个人翻墙进入武家院中。武文元准备打求救电话,有人上来一棒子打到他的左手。

    “有人喊了一句‘往死里打’。”武文元回忆,来人拿起镐把、棍棒将两人打瘫在地。

    为了活命,武文元躺在地上装死。武文元说,打人的人把手伸到溅血仆地的孟福贵鼻子下,检查他是否有气。一伙人最后用挖掘机在武家的后墙上掏了一个大洞,把武文元和孟福贵拉了出来,扔在20多米外的地方,然后扬长而去。

    古寨村的多名村民反映,暴徒有着明确的分工,有人翻墙打人,有人负责开挖掘机,有人负责在村口放哨,有人负责拦住出门查看情况的村民。“估计有四五十人。”村民们反映。

    孟福贵只剩下一丝微弱呼吸,牙齿散落一地,被送往医院后因头部重创不治身亡。院方急诊卡上记录的初诊死因是:头部外伤,脑挫裂伤。

    古寨村血案被证实与太原市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有关。古寨村地处太原市南郊,村落沿汾河西岸而聚,河西岸的大路叫滨河西路。2007年3月,太原市实施“南进西扩”战略规划,全长19.4公里的滨河西路南延段开始立项招标。

    2009年5月,晋源区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协调指挥部发布了2号文件,公示拆迁人为“太原市建设管理中心”,拆迁单位是“太原市晋源区人民政府”,依公示的拆迁补偿安置方案,古寨村300余户村民房屋亦在拆迁范围内。

    然而,设想一个月就完成拆迁的计划泡了汤。直至案发前,滨河西路南北即将贯通,包括孟福贵的新房在内的60多户尚未拆迁的房子卡在这条路的中间。

    这些不同意拆房的住户被认为是村里最穷的人家。按照政府公布的拆迁补偿标准,规定是“村民宅基地范围内建筑物属于砖木结构的按1500元/平方米补偿”;此外,拆迁户每人将免费获得30平方米的安置房。

    对此,大多数村民认为补偿安置标准太低。古寨村一名村民介绍,因滨河西路南延工程,且古寨村列为太原市53个城中村重点改造村之一,2009年起附近房价开始飙升,目前已达到5500元/平方米的均价。对村民来说,按这个标准,所得的补偿款甚至买不起同规格的宅基地。

    孟福贵的新房宅基地是1997年申请到的,地基是他自己垫的,砖用了好多年的时间才买齐,到房子基本盖好,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二年。房子还未入住就面临拆迁,孟福贵和其他村民的想法是,希望在这1500元的标准之外再要一块宅基地。

    另两个不得不说的背景是,几年前村里拿走了每人6分口粮田,而每人分30万元的承诺至今未兑现;根据太原市下发的“古寨村城中村改造安置用地规划方案”,村南端沙峪河以南的300余亩土地被划定为回迁安置地,但是这块回迁安置地上忽然建起了一个名为“水域金岸”的别墅群楼盘,共计406户,让村民对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拆迁方案更加疑虑。

    因无法满足拆迁户的诉求,冲突由此开始。2009年村民与拆迁办之间发生一次“冲突”事件。愤怒的村民决定集体前去投诉,有人要孟福贵一同前往,每天磨豆腐外卖的他提醒妻子,“人家(指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都是挣工资的,来了不要跟他们吵闹。” 谁也不曾想到,守护新房的孟福贵被人活活打死。

    命案后的官员身影

    谁是“血拆”事件的元凶?

    案发后两天,当地警方宣称,系太原市一家名为“柒星安保公司”非法拆迁所致。案发当晚,“柒星安保公司”老总武瑞军召集一批保安对孟福贵和武文元家进行暴力拆迁,而“柒星安保公司”又是受山西同心旧建筑拆迁公司委托进行拆迁工作的。

    前几天还是当地政府直接出面动员的拆迁工作,在血案发生后却成了从未听说过的拆迁公司和安保公司。

    从父亲被害那时起,这个从未担当过任何大事的普通学生,满怀悲痛,代表家庭面对一切。孟建伟越来越感到这里面有太多他不知道的真相。

    为孟福贵被殴致死一案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李劲松了解到,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涉及古寨村的拆迁工作部分没有获得拆迁许可证。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孟建伟经常碰到想和他谈“私了”的事,甚至有人暗示他1000万元以下都可以谈。但遭到孟的拒绝。

    他不时接到许多领导打来的电话表示慰问,太原市有关领导也来到他家慰问,说专门组成了六个专案小组侦查案件,在太原是空前的,一定会严查、严办。

    但1月24日,太原“10·30”强拆血案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开庭,孟建伟就发现了蹊跷之处。

    法庭上,17名犯罪嫌疑人为自己辩护,数名被告人说自己是在警方多次刑讯逼供的情况下被迫承担罪名的,警方还将高海东和另一人关在一起,要求按警方的意图“演练”案发时的情形。孟建伟和他的代理人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17名被告人中的15人都说自己是晋源区公安分局保安公司机动大队的成员,但公诉书指他们是“柒星安保公司”员工。

    多名被告供述,晋源区公安分局保安公司机动大队正是太原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指挥部的真正拆迁实施人。开庭之初,孟建伟和他的代理人要求检方回避,但未被采纳。

    在法庭上,令人吃惊的案中内幕仍在展露。太原市晋源区住建局副局长王全有在到庭作证时说,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开始后,迫于拆迁面临的民众抵触压力,晋源区在2010年10月20日召开拆迁动员大会,在这次会议上,副区长计建中授意他,让武瑞军和李根虎介入参与强拆。

    王全有说,会议当天,涉案人武瑞军、李根虎分别以晋源公安分局保安公司机动大队代表、“同心拆迁公司”代表的身份参加会议。

    王全有陈述,从2009年至案发,武瑞军的机动大队已从该工程这类业务中获利100多万元。这些钱,由工程指挥部授意金胜镇政府负责支付。而对于李根虎的获利情况,双方约定拆1户1万元,但截至案发,他们支付了10万元拆迁款,其余款项,还没有完全结清。

    武瑞军供述:他就是晋源公安分局保安公司机动大队大队长,在晋源区公安分局保安公司一层的一间办公室里办公,有工作证、工资表、门禁系统等为证。

    武瑞军供称,机动大队在2010年10月30日晚的行动是在20日的拆迁动员大会上就确定下来的。当天的拆迁动员大会,分管副区长计建中的指示是“一周之内,(在拆迁范围的)至少要拆掉二分之一”。而现场展示的一张拆迁区域平面图上,就有孟、武两家。案发前,金胜镇政府已经支付给了机动大队10万元劳务费,钱打在了晋源区公安分局保安公司的账上。

    1月24日,武瑞军曾供述:孟福贵被打死当日早上,计建中、金胜镇党委书记张兴旺等人曾约请其到高速路口“议事”,并曾在计建中办公室里屋“密谋找人顶罪”的细节。其中,张兴旺在电话中答应他,镇上计划出20万元,让他去“平事”。

    孟建伟代理人当庭指出,身为晋源区副区长和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总指挥的计建中,就是“10·30”强拆命案的幕后利益人和指挥者。

    但是检方仍拒不退回案卷补充侦查,孟建伟和他的代理人决定退庭以示抗议。

    博士生的“按程序抗争”

    1月31日,太原市中级法院对太原“10·30”强拆血案的17名被告人作出一审宣判。

    孟建伟对此次宣判最不满的是,检方“砍去”整个案件中的政府身影,来做一个单纯的“故意伤害案”诉讼。之前的两天,他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山西省纪检委和太原市委书记分别发出举报信,举报检察院利用公权隐瞒真相,歪曲事实,包庇多名政府官员。

    站在背负着命案、被拆得七零八落的自家房子附近,孟建伟能看到两百米外停工的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如今,暴力拆迁偃旗息鼓,四周一片冷寂。孟建伟依然担忧下一阶段的某一天,村民还要和拆迁作战。

    “暴力拆迁对一些人来说就是暴利拆迁。”孟建伟说,拆迁流程的不规范,使得本应补偿给百姓的资金大多流入了处在中间环节的利益集团手中。而拆迁冲突的根源是利益集团与民争利—支付拆迁户的费用越低,利益集团得到的资金越多,有时不惜制造血案,威胁公民迫使让步,自然也就压缩了拆迁成本。

    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拆迁工作涉及晋源区4个乡镇的11个行政村,拆迁资金达3.5亿元。

    古寨村遭遇的血拆,追出利益集团是如何实现对公民财产的巧取豪夺—在博客中,孟建伟引用李劲松的分析说:一户拆迁本可获144万元作为补偿,可结果却只拿到了32万元,包括相关地方官员在内的利益集团从一户拆迁户那里攫取了100多万元。

    “我现在在做一项实验。”孟建伟说,这项“实验”代表着按正规程序努力争取的方向,最后力争还父亲一个公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博士 拆迁 的报道

  • ·一个博士的理性抗争(2011-02-24)
  • ·[专题]官员博士名利场(2014-03-20)
  • ·如何让政商博士不再批发注水(2014-03-20)
  • ·谁在混博士?(2014-03-20)
  • ·雷州土地纠纷的官民博弈(2010-12-02)
  • ·新拆迁条例再求民意(2010-12-23)
  • ·五教授上书:《拆迁条例》大过《物权法》吗?(2009-12-17)
  • ·法官也成拆迁户(2009-12-31)
  • ·“史上最短命小学”拆迁风波(2010-02-11)
  • ·“围观”的力量(2010-09-2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