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柬交火:古寺百年恩怨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1-02-17 04:07:47
  • [摘要] 这是泰柬两国近年来最激烈的一次武装冲突,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双方都动用了重型武器,造成了数十人伤亡。柬埔寨首相洪森形容,这不是“军事冲突”,而是“真正的战争”。

    柬泰两国曾同受殖民主义之苦,但是现在却因为历史遗留问题而兵戎相见。

    本报记者 马欢 
     
    2月5日的星期六,位于泰柬边境的一座小村庄时变成了一片废墟。

    此刻,大量的村民准备撤离,女孩Pranee Wanchalerm也是其中一个。就在前一天的下午,一个火箭炮弹飞过来,把她所在的学校摧毁了,幸运的是,她和其他孩子都在操场参加体育活动,没有被击中。

    “我看到了空中有火光,我很害怕,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她回忆道。在这附近,还有23所学校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毁,将近1.6万多名村民被迫撤离。

    这是泰柬两国近年来最激烈的一次武装冲突,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双方都动用了重型武器,造成了数十人伤亡。柬埔寨首相洪森形容,这不是“军事冲突”,而是“真正的战争”。

    而这一切的冲突,都源于一座将近一千岁的古寺—柏威夏寺。

    边境战火

    泰国人Pisamai Poonsuk坐在草席上,炮弹袭击的时候,她全家十口人慌忙乘上一辆敞篷小货车逃离。在草坪上待了一晚后,他们搬进了一个临时避难所。Pisamai一家靠种木薯为生,她急切等着警报解除,祈祷驻扎在这条争议边界的柬泰士兵停火。至于泰国是动用武力还是外交解决问题,她表示没有闲心考虑。

    “我们应该跟柬埔寨人做生意,大家应当成为兄弟。”她表示。

    事实上,在过去几十年,泰柬边境两边的村民们一直都以相安无事的状态生活着,可惜,两边的政府并不这么想了。在过去几年,双方已经就领土边界问题爆发过5次大小不等的冲突,这一次是最严重的。

    长期以来,柬泰两国在柏威夏寺附近地区的主权归属上都存有争议,双方在这一区域多次发生武装冲突,互有人员伤亡。早在2008年7月,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批准柏威夏寺为世界文化遗产之时,泰柬两军就在附近首次交火。“我当时在的那个地方离寺庙那边还有好一段距离,但我也听得到来自那边的炮声。”当年随单位考察矿产的柬埔寨的冯先生表示。

    到了今年,这场战斗更是持续了4天,泰国和柬埔寨两国都互相指责对方首先挑起战争。柬埔寨副首相兼国防大臣狄班表示,是泰国军队首先侵入柬泰边境柏威夏寺附近的柬埔寨境内,遭到柬边防军抗击。泰国军方发言人桑赛·基坎耐则表示,是柬埔寨军队首先在冲突中开火。

    尽管附近的村庄都遭受了大规模的损毁,但柏威夏寺自身仅轻微受损。

    古寺引发的火拼

    建于公元10至12世纪的柏威夏寺是一座砖石结构的印度教寺庙,它建在一座高525米的扁担山崖顶,三面悬崖,供奉印度教神祇“湿婆”(Shiva)。表面呈褐红色,前有山门,周围有围墙环绕,被视为是除吴哥窟外吴哥王朝的另一建筑代表作。无论是宗教地位还是建筑艺术成就,柏威夏寺在泰柬民间有很高地位。

    历史上柬泰两国互有冲突,柬埔寨曾统治过泰国一段时期,也曾沦落为泰国的仆从国。

    1863年,柬埔寨沦为法国殖民地后,通过法国夺回两个原本已被划入泰国领土的北方省。1904年至1907年,法国当局代表柬埔寨同当时的泰国(暹罗)进行划界并签订了《法暹条约》,双方规定,以扁担山崖顶为界来划定泰柬两国分界线。按照这个标准,柏威夏寺应该在泰国境内。

    然而三年后法国殖民者完成边界划分图的时候,暹罗政府意外发现柏威夏寺被划入柬埔寨一侧。尽管有异议,但暹罗政府还是接受了这张边界划分图,为两国日后不断爆发的领土冲突埋下了种子。

    20世纪50年代,法国结束了对印支三国的殖民统治,柬埔寨也宣告独立。1958年8月,法国殖民者走后没多久,泰国军队突然占领柏威夏寺,柬泰双方发生激战,两国关系趋于紧张。随后尽管两国为边界争端多次进行谈判,但始终没能达成一个结果。

    1959年10月6日,西哈努克亲王领导的柬埔寨政府向海牙国际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国际法院判决柏威夏寺的领土主权属于柬埔寨。1960年5月23日,泰国政府对国际法院的管辖权提出反对意见。泰国认为法国于1908年出版的地图不是由边界勘查混合委员会所绘制,有着严重的错误,柏威夏寺所在地区应划在泰国境内。

    1961年6月,国际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审理,泰国的反对意见被驳回。1962年6月15日,国际法院以9票对3票判决柏威夏古寺位于柬埔寨境内。国际法院还规定,柬泰两国的边界,以通往柏威夏寺的石阶梯的第186级台阶为界限。泰国虽在国际法院作出判决后撤回了军队,但坚持保留收回柏威夏寺的权利。

    2003年以后,柬泰双方达成合作开发柏威夏寺的协议。然而随着柬埔寨把柏威夏寺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世界文化遗产,两国边界的划分争议再度升级。

    背后的政治

    近年来有关柏威夏寺庙的冲突和柬泰两国的政治局势脱不了干系。

    2007年,柬埔寨将柏威夏寺申报世界遗产,由于泰国的强烈反对没有成功。当时由军人委任的素拉育政府称,柏威夏寺周围4.6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地区属两国争议区,柬埔寨无权单方面提出申遗请求。2008年,柬埔寨再次提出为柏威夏寺申遗,申报范围缩小至柏威夏寺本身。

    这一决定得到了新上任的泰国沙马政府认可,时任泰国外长的诺巴敦在获得内阁和多名军事将领同意后,与柬埔寨签署了支持柏威夏寺申遗的联合公报,但这马上给了泰国国内民族主义分子和反对党大肆炒作的机会。他们批评政府放弃领土的动机可疑,大批的示威者也试图到柬埔寨管辖内的柏威夏寺抗议。

    在国内重重压力下,2008年7月,沙马致函柬埔寨首相洪森表示泰国改变支持柏威夏寺申遗的立场,诺巴敦也被迫辞职。反对党“人民民主联盟(PAD)”(即黄衫军)“乘胜追击”,不断制造舆论抨击沙马政府,给随后沙马政府下台埋下了伏笔,而现任泰国总理阿披实也借此顺利上台。

    与此同时,柬埔寨这边正值第四届全国大选的关键阶段。洪森政府在柏威夏寺纠纷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其领导的人民党在7月27日举行的全国大选中加分不少。大选初步结果表明,该党以90个国会议席的绝对优势(新一届国会共123个议席)获胜,远远超出选前预计的8l席的目标。

    “柬泰边界长790公里,却只有73块界碑。边界与领土问题在柬泰关系中极其敏感,多次上升为暴力行动和武装冲突。双方不止为柏威夏寺,还为吴哥窟发生过矛盾,根源都可以追溯到国家疆域多次伸缩进退而遗留的历史宿怨。”对此,中国传媒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勉分析表示。

    当时,在两国领土争端爆发冲突后,位于金边的柬泰合资饭店因为担心名字会给店里带来麻烦,更改了店名,由原来的“高棉-泰奥林匹克饭店”(Olympic Khmer-Thai),改为“高棉贵族奥林匹克饭店”(Olympic Khmer.Thlai),在表示泰国的“Thai”字中加了“l”,变成在柬文中有“昂贵”或“高贵”之意的“Thlai”。

    未来何去何从

    面对冲突,柬埔寨呼吁联合国安理会介入,泰国总理阿披实则表示,完全没有必要第三方插手,举行双边谈判是解决边境紧张的最佳解决方法。

    尽管两国都表示希望和平解决,但在分析人士看来,只要两国民族主义者不断火上浇油,无论什么停火都很脆弱。泰国总理阿披实面临着由黄衫军组织的街头抗议,他们认为阿披实态度软弱,未能保卫泰国领土。柬埔寨首相洪森虽不会容忍任何抗议,但对主权丧失一说十分敏感。他呼吁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该边界地区。

    两国仍然在继续增加坦克和兵力,2月15日,泰国军方发言人顺森·胶坤内说,柬埔寨再度向泰国一侧投掷数枚手榴弹,导致一名泰国士兵受伤。显然,就在大选和反对党的双重压力下,两国似乎都不愿意妥协。

    回到了那个被袭击的小村庄,村里的大部分人都离开了,一名叫Mon Sida的农民还是留下了,他不想离开自己养殖的鸡和房子,可就在不久前,他的邻居刚被炮弹击中而亡。

    “我在村子里住了那么久,过去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攻击一波接着一波。”在这已经待了30多年的他接受BBC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他模仿火箭炮的声音,生怕别人理会不了。

    附近还有寥寥几名村民趁着袭击的间隙回来拿回自己的财物。他们将物品都放到一辆卡车上,然后开往附近的集市。

    根据最新的消息,泰柬两国爆发了第五次交火,和平的希望在何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泰国 柬埔寨 柏威夏寺 的报道

  • ·搅黄东盟峰会 泰国“颜色”死结难解(2009-07-17)
  • ·泰国人习以为常 外国人闹机票荒(2009-07-17)
  • ·经济才能助他信重返泰国(2009-07-17)
  • ·泰国新“帅”阿披实(2009-07-23)
  • ·政坛大洗牌,泰国怎么了(2009-08-04)
  • ·泰国军方异动 他信悲剧重演?(2009-09-10)
  • ·他信仍想“拯救泰国”(2009-10-28)
  • ·柬埔寨首相激将泰国:洪森“雇用”他信(2009-11-18)
  • ·BOI负责人提达派讪朋:“泰国投资年”最高减税13年(2009-11-26)
  • ·泰柬风波又现“间谍案”(2009-11-2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