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挡38万m2诱惑 竞购深建设 恒大出价倍超万科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11-01-27 04:43:50
  • [摘要] 恒大以16.6亿竞得深建设71%股权,纷扰半年之久的深建设股权争夺战最终落幕。

    深建设是深圳最早期的房地产开发公司。

    本报记者 肖素吟 实习生 韩祯

    1月15日,恒大地产在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以16.6亿元竞得深圳市建设集团(以下简称“深建设”)71%股权。这个价格足足高出原议价一倍,纷扰半年之久的深建设股权争夺战最终落幕。

    内斗之端

    “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呀没水喝……”这首童谣却是在过去的半年中深建设股权争夺战的真实写照:以董事长张淑运为首和总经理王基才为首两个领导体系各自为政,平安信托、万科以及王基才的神秘出资方牵涉其中。其间,深建设更是上演了“真伪董事长”、“公章保卫战”等连番闹剧。

    这一切的导火索则是深建设所持有的国家房屋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的金招牌,目前广东省仅三家公司有此资质,且于2010年年底到期,保级任务趋紧。为此,张淑运欲引进万科。

    2010年6月23日,万科正式出具《关于意向收购深圳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71%股权的征求意见函》,表示愿意以总价不高于8.32亿元人民币收购建设集团所持有的71%的股权,折合每股约3.5元。

    随后,各路买家蠢蠢欲动。平安信托一位负责人早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10年7月起,确实有几家公司委托平安信托集团就股权收购事宜做一份详细的投资分析报告。实际上,平安信托对深建设一度亦是虎视眈眈。

    在外部收购谈判的同时,深建设内部收购同样是暗潮涌动。

    2010年9月30日,深建设总经理王基才致电内部员工,表示愿意以每股4.5元的价格收购员工所持股份,并让他们前往木棉花酒店签署内部股权转让协议,涉资之高可想而知。

    如此一来,深建设遂成“分派而治”的局面:以董事长张淑运为首的“亲张派”和以总经理王基才为首的“亲王派”,前者支持万科收购股权,后者则有神秘出资方为后盾。

    实际上,关于神秘出资方,最初的嫌疑则是锁定平安信托。根据早前不慎泄露的平安信托《深圳建设集团投资价值分析报告》,将由平安信托出资8亿元、美信资产出资1亿元,借给建设集团管理层用于收购两家工会71%的股权,收购后管理层将71%股权中的55%转让给平安信托,8%转让给美信,自己则保留8%的股权。

    “平安信托公司项目组早期有人和建设集团接触过,不过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合作关系。”该名负责人表示平安信托早已退出。如此一来,幕后推手另有其人。

    然而,除了“非深圳民企”这一线索之外,王基才三缄其口。1月24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深建设内部人士,该名人士则表示无从说起,对于过去半年的内部斗争颇感无奈。

    股权斗争的背后,实则是对深建设资产的觊觎。深建设为何受到如此青睐?

    根据时代周报记者早前得到的印有“高度机密”的《深圳建设集团投资价值分析报告》,收购后将在一至两年后,将建设集团账面可供直接变现的资产尽快变现后通过分红收回,主要出售平安信托120千万股股票,天房发展2000万股股票,东莞房地产项目100%股权,商铺、商场物业和写字楼(建设集团拥有全部产权,可随时变现)。

    “深建设是典型的。首先,它是国有企业,但是在深圳有大片的土地资源。深建设原来是帮政府修路、建设等等,都有划拨的土地,那么现在这些资源肯定没有能力自己去开发,”深圳地产人士崔元星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如是表示,“尤其是深圳,2009年12月份出台了《城市更新改造办法》,收购之后以它的名义去改造,将大幅降低土地成本。”

    面对深圳原关内几近无地可供的困局,深建设无疑将令欲挤进深圳的开发商垂涎不已。

    然而,历经半年之久,却没有最后的赢家。

    万科弃牌,恒大驾到

    “建设集团经历了艰苦创业,经历了辉煌,经历了痛苦的选择,明天就要被拍卖了,作为员工心里很难受,我相信广大基建工程兵会更难受!”1月14日,一名深建设员工在内部交流论坛上如是表示。

    “关键在于深投控(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决定。”深建设内部人士在事发之初几度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而深投控最终的决定则是拍卖深建设改制后的员工股,即71%的股权。

    在深建设于2009年改制时由深投控保留29%的国有股权,深圳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深圳市建设家园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代表建设集团的186名员工分别持股51%和20%,但是深建设员工尚有3.69亿元的债务未偿还。

    为此,深投控一直追缴建设集团欠下的余款,遂于2009年5月与深建设两家工会对簿公堂。因此,为了转移债务风险,深投控挂牌出让深建设国资股权亦是情理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恒大地产,此次参与拍卖的还有深圳华强集团和城建集团,但是却始终不见万科的踪影。

    实际上,在此轮拍卖中,最早向深建设投石问路的万科呼声最高。因为,双方合作开发已久,万科已受让深建设东方沁园二期项目90%股权和蔡屋围旧城改造项目50%股权。对此,万科表示,由于双方在一些具体的收购条件上未能达成共识,最终退出。

    经过二十多轮举牌,恒大出乎意料地将深建设71%股权纳入囊中,斥资16.6亿元,市场一片哗然。

    早前,万科表示愿意以总价不高于8.32亿元人民币收购深建设71%的股权,而后与深建设之间的谈判僵持不前。

    那么,恒大为什么愿意以高出原议价一倍的16.6亿元收购深建设?恒大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投资部此前已针对该笔交易进行详细调研,并得出“20亿元以下都很划算”的结论。

    “首先是标的物是否一样,如果说打包收购的股权在不同的时段价格不一样,收购旗下的子公司价格也不一样,”崔元星表示,“我想这肯定不是同一个标的物,如果是同样的标的物在同一时间内差距这么大,这显然有问题。如果认为值,肯定是从土地价值上评估的,因为收购了多少的股份占了多少资源,一算就知道了,对于这样的企业十几亿不算什么,深圳的任何土地价格都超过千万元一亩了。”

    如此,把深建设比喻成一块肥肉并不为过。根据恒大地产于1月21日发布的须披露交易信息,目标公司主要从事物业发展、物业出租及一般承包工程。目标公司目前于深圳、东莞和合肥从事物业发展项目,其总地盘面积约为180895平方米,而计划的建筑面积约为38万平方米。目标公司亦拥有可供出租物业约5万平方米。

    恒大高层亦表示,深建设的经营业务包括房地产项目开发、物业出租以及工程施工,较为适合恒大的企业发展需要。

    对于久耕二线城市的恒大而言,此举可曲线进军深圳、东莞和合肥,无疑是一箭三雕。

    可以确定的是,恒大进驻,无疑为纷扰半年之久的深建设内部股权争夺战画上了“休止符”。但这块“肥肉”究竟怎么吃,恒大目前还没有披露相关信息。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深建设 恒大 万科 的报道

  • ·深建设收购战幕后推手成谜(2010-11-03)
  • ·难挡38万m2诱惑 竞购深建设 恒大出价倍超万科(2011-01-27)
  • ·许家印:恒大将进入更多三线城市(2010-11-10)
  • ·恒大地产:体育营销牌跻身500亿元俱乐部(2010-12-02)
  • ·万科与恒大:二三线上的追逐(2011-01-06)
  • ·许家印扮演黑马 恒大单季销量超万科(2009-10-14)
  • ·恒大香港上市受热捧(2009-10-21)
  • ·香港富豪热捧 恒大IPO获46倍超额认购(2009-11-05)
  • ·发债7.5亿美元 手握300亿应对调整 恒大去年抢地今抢钱(2010-01-27)
  • ·许家印亿元玩足球 地产营销“从手到脚”(2010-03-1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