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反贪白皮书面世 反腐绩效如何衡量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01-06 00:20:08
  • 本报记者 韩玮 发自上海

    首部反腐白皮书《中国的反腐败和廉政建设》于2010年12月29日公开发布。这是中国第一次系统、完整地阐述反腐机制,并对反腐倡廉60多年取得的成绩和经验给予梳理和总结。

    白皮书评价正面,并援引国家统计局的调查指出,近七成公众满意当前的反腐成效。

    中国反腐,素来神秘,此番掀开面纱一角的属意是为回应国际关切。“由于宣传不够,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反腐廉政建设缺乏了解,甚至存在偏见、误解。”白皮书的发布会上,中央纪委常委、秘书长吴玉良认为,这是负责任的大国以国际通用形式,全面、客观地“释疑”,以正视听。

    白皮书以“腐败”开篇,“奋斗”收尾,全文直面严峻形势、誓言反腐决心、阐释政策方略、总结过往经验。其中,策略部分提及反腐倡廉的“领导体制与工作机制”、“法律法规制度体系”等四个方面,以提出构建“权力制约和监督体系”为最大亮点。

    白皮书描述,目前,中国已形成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政府内部监督、政协民主监督、司法监督、公民监督和舆论监督组成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监督体系,各监督主体既相对独立,又密切配合,形成整体合力。这是中国首次明确七种监督力量。

    此外,白皮书还描述了反腐倡廉建设中的诸多“第一次”,比如,第一次全面介绍中国的反腐败职能部门;第一次在官方文件中论述“反腐败和廉政建设法律法规制度体系”;第一次系统概述防治腐败的体制改革和制度创新的进程及成果,等等。

    “这也是我国第一次明确宣示反腐战略,勾勒了一张严密的反腐制度之网,并立下全力推进反腐的承诺,这本身已构成期待。如果今后白皮书能够定期发布,民众将检视和监督政策循序渐进的整个过程。”著名反腐专家、中山大学政务学院行政管理系主任倪星如是分析。

    白皮书之外,猜想不断。有学界人士告诉记者,十一届五中全会提及“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而反腐恰恰是一个能够引起广泛共鸣的切入点。鉴于以往的每次政改都从反腐起步,白皮书可能是一种信号。

    而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则认为,中国反腐正进入攻坚阶段。去年1-11月,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11.9万件,结案10.8万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1.3万人。

    白皮书中构建的反腐机制看上去宛若恢恢天网,但实际上却面临绩效难题。为此,时代周报专访了竹立家、倪星以及邱家军。

    嘉宾:

    竹立家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

    倪星

    中山大学政务学院行政管理系主任

    邱家军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师

    时代周报:根据《财经》杂志对1987年—2010年120个高官贪腐样本的统计,比例最高的案发方式为“由他案引出”,占到60.44%;被举报的占25.27%;存在失踪、出逃等行为异常的占4.4%;另有9.89%的其他案发方式(包括内部反腐)。换言之,案中案已成为发现腐败的有效方式,重视举报亦为可行途径,但内部反腐的效果并不如群众和外部监督。这问题该怎么看?

    邱:白皮书说,我国有七大监督体系,而前五大内部监督体系揪出来的案件又有多少?绝大多数都是群众监督、舆论监督等外部反腐的结果。如果我们的内部反腐制度是成熟、完善的,那么,它就应该自主实现反腐功能。

    倪:何谓“由他案引出”?这就是运气不好,其他人东窗事发后受到牵连。这是完全被动、偶然的反腐方法,而此种方式却占据了6成以上的比例。所以,我觉得,对于整个监督体系的描述的确非常严密,无懈可击,但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让整个制度运转起来。我们国家在反腐倡廉方面的文件大大小小1200多个,是世界上最多的,但仅止于纸上。

    竹:目前的反腐停留于内部,社会监督力量,包括新闻舆论、社会公众等,尚未有效发挥。历史及国内外经验证明,反腐的重要抓手是社会反腐,但我们缺乏社会平台和渠道。因为,百姓害怕报复,而目前的案例显示,举报人几乎没有不遭受打击的。

    时代周报:制约反腐机制运转的原因是什么?

    倪:一般来说,测量腐败的方法有两种,一是客观测量,用官方发布的案发数量、涉案金额、涉案人数等数据度量腐败规模,但其中必定存在腐败黑数,也就是未被发现的腐败;二是主观测量,即通过民众观感估算腐败程度。但是,不管何种方式,真实的腐败情形,无法丈量。当“敌人”发展到何种程度都无法知晓时,那么,我们就很难评判反腐对策是否“对症下药”,以及如何改善。

    邱: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反腐工作应力图突破既有的瓶颈,尝试通过政治体制改革和比较务实的制度创新,孵化、培育一种权力监督体系。

    倪:现在反腐不是法规不够,而是执行欠缺,但加强执行,并非易事。真正的反腐必然需要平行的权力制约,如果我们无法在这点有所突破,那么,目前机制很难奏效。

    时代周报: 按照《白皮书》的精神,今后的反腐工作将如何推进?

    竹:我认为,2011年的反腐工作必须有三点突破。

    首先,进一步充分利用政府的信息平台,促使权力运行公开透明。其次,治理“软腐败”。官员坐豪车、抽天价烟、出国考察胡吃海喝,种种现象观感极差,为了提高政府形象,必须有所改观,而改革可以从公车开刀。再次,强化财产申报。去年出台的官员财产申报新规将在今年全面铺开执行。这是一个重要看点,看你公不公开,公开到什么程度。我的衡量标准之一是,公布到哪一级干部,如果只是普通的公务人员,那么,这可能又是走过场的秀。

    邱:反腐呼唤制度建设,此次,白皮书提出推进体制改革和制度创新,从源头上防治腐败,那么,最好不要把制度建设变成另一句口号,而是用于解决根本问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中国 反贪 的报道

  • ·网球的中国式单飞(2010-11-18)
  • ·中国城市消防之困(2010-11-18)
  • ·中国反贪白皮书面世 反腐绩效如何衡量(2011-01-06)
  • ·海上阅兵 中国海军“亮舰”(2009-07-14)
  • ·中国率先复苏为全球经济点燃希望(2009-07-14)
  • ·干细胞在中国:浮躁的江湖(2009-07-14)
  • ·对话中国增资IMF建议人潘英丽—争夺IMF“中国话语权”(2009-07-14)
  • ·“长城6号”背后的中国反恐(2009-07-15)
  • ·“奥巴马的头痛”跑到了中国(2009-07-15)
  • ·全球经济复苏与中国机遇(2009-07-1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