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爱华资本腾挪 ST康达尔“空手套白狼”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0-12-30 04:19:24
  • 本报记者 毛瀚民 发自深圳

    先是庄家吕梁,使ST康达尔(000048.SZ)背上中国资本市场第一“庄壳”恶名。中科创业案发后更名为康达尔,ST的帽子一戴8年从未摘下。

    “康达尔有太多的资本故事,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资本运作。”2010年12月中旬,曾在ST康达尔担任多年董秘后离开的祝去修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起ST康达尔,依然感叹甚多。1994年上市的康达尔前身是深圳宝安县养鸡公司,上市16年来基本上干了两件事。“前8年是玩坐庄,把好好一个公司给玩垮了,后8年主要是拆东墙补西墙还债。”

    “康达尔董事长罗爱华问题一大堆,涉嫌空手套白狼获得康达尔控股权。”康达尔下属运输公司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而媒体普遍质疑的是,这家神秘的公司处境糟糕:业绩亏损、诉讼成堆、公司内讧,且涉嫌财务作假、掏空资产、贱卖股权等。“我们没有违反相关信息披露法规,也没有财务作假,更不存在做假账转移上市公司资产。”现任公司副总裁、董秘朱文学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并不愿做过多解释,并否定外界的一切质疑。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试图联系ST康达尔董事长罗爱华,以理清康达尔目前的发展轨迹,截至记者发稿一直未果。

    套现上市公司资产

    罗爱华控制的ST康达尔,目前旗下有养鸡场、水厂、运输公司和房地产。不过,地产和运输公司高层郝耀聪、徐进和集团公司董事长罗爱华,如今已到了对簿公堂的程度。ST康达尔监事、康达尔运输公司法人代表郝耀聪,更向媒体透露了一桩8年前ST康达尔控股权变更的内幕,矛头直指罗爱华,称罗爱华涉嫌空手套白狼,以康达尔下属公司的资金购买康达尔上市公司的国有股,再贱卖上市公司资产轻松套现。

    回溯到2002年前,自从“庄家吕梁事件”后,ST康达尔一直被认为是一颗“地雷”无人敢碰。2002年6月,ST康达尔发布了一项股权变更公告,称深圳市龙岗区投资公司将持有的ST康达尔26.36%的股份转让给深圳华超投资公司(下称“华超投资”),转让总价款为人民币1338万元;将持有的ST康达尔9.8%的股份,转让给众泉公司,转让总价款为人民币498万元,华超投资和众泉公司分别成为ST康达尔的第一大股东和第三大股东。

    郝耀聪爆料称,虽然在股权转让之时,华超公司与众泉公司表示“两个公司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但实际上,注册资本2000万元的华超公司,是由两个自然人出资的,其中罗爱华出资1800万元,陆伟民出资200万元;注册资金128万元的众泉公司,由周菲出资115.2万元,陆伟民出资12.8万元,两个公司之间存在着一个共同的股东—陆伟民。

    郝耀聪透露,华超公司与众泉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皆为ST康达尔董事长、第一大股东华超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罗爱华。国有股权转让后,众泉公司卖出了其中5%的股权,套现上亿元。相对于购买股权时所付出的低廉成本,他怀疑罗爱华通过众泉公司轻松实现套现。

    郝耀聪在电话里对记者表示,罗爱华在向深圳市龙岗区投资公司购买26%的国有资产股权时,支付的约1800万元现金中有800万元是从康达尔运输公司抽调的。而且这800万元至今尚未完全还给康达尔运输公司,尚拖欠50万元。

    郝耀聪透露了具体过程,2002年,康达尔集团(指ST康达尔)用集团名义担保,以下属的自来水公司名义向华夏银行贷款7000万元,其中有3000万元违规进入罗爱华控制的华超公司,另外4000万元进入康达尔集团。在这7000万元中,有1000万元连同运输公司抽调的800万元,共1800万元用于支付向龙岗区某部门购买转让的国有股份,从而成为康达尔集团的大股东。

    左右手互搏为哪般?

    注册资本只有2000万元的华超公司如何盘活ST康达尔,一直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华超公司实际控制人罗爱华入主ST康达尔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公开承诺:一、确保不退市;二、两年内ST康达尔每股净资产恢复面值,摘掉ST帽子,恢复企业再融资功能;三、在适当时机,由大股东向ST康达尔注入资源,扩大规模增强实力。讽刺的是,如今8年过去了,康达尔的帽子还是继续戴着,业绩一直亏损,主业方向不明。甚至连现在康达尔公司所在的办公大楼,也被抵押在银行。

    “财技并不高明,将上市公司资产抵押或者卖出,向银行借款,做假账粉饰报表。”深圳一位关注过ST康达尔的私募投资人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水务资产是很好的、房地产和运输公司是很赚钱的,这些利润没有在年报上体现出来,体现出来的都是亏损。要么是这部分利润被转移到大股东华超投资的账上了,要么就是他们故意少报利润了,康达尔花园开发了那么多期。这一块肯定能给它带来几个亿的收入,但在康达尔的财报上,房地产居然是微利。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康达尔历年来的财报和公告,抵押贷款、资产出售反反复复。公司2009年11月发布的一则公告称:兴业银行深圳分行与康达尔集团于2005年6月16日签订《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人民币1亿元,期限为一年。截至2008年6月12日,康达尔集团尚欠兴业银行本金8000万元,利息400多万元。双方已达成和解,对贷款进行债务重组,在康达尔集团首先归还兴业银行2500万元贷款本金和700万元利息的前提下,即以房产为重组贷款提供抵押,以子公司运输公司向兴业银行申请限额为3500万元的流动资金贷款,用于归还康达尔集团欠兴业银行的剩余贷款。

    对于康达尔集团的银行负债,康达尔集团公司副总裁、董秘朱文学2010年12月24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康达尔集团7年前对银行的负债有六七亿元,这几年的银行负债大幅下降,已经少于2亿元。

    而对于为何频频贱卖上市公司资产,比如饲料公司、水务和电厂,朱文学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当时是为了还债,不认为是贱卖。”

    信息披露不实诉讼成堆

    2010年12月10日,因媒体报道了公司未披露的重大事项,ST康达尔于当日停牌。此后,公司又发布一则澄清公告,涉及其子公司员工与ST康达尔的劳动仲裁,涉及金额高达1523.33万元。

    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ST康达尔深陷10余宗诉讼,其中诉讼金额超千万元的达5宗。而目前公司的净资产仅为76万元,货币资金为6209万元,也就是说,任何一宗大额诉讼的败诉,都可能让康达尔的财务状况面临进一步的恶化。

    但据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康达尔近年来的主要利润来源是房地产公司及运输公司,但房地产公司的建设项目几乎已于2009年年末销售完毕,难以在2010年继续为公司提供可观的利润。而运输公司由于在今年经历了停运、公交改革等波折后,其净利润将较往年减少约一半。因而康达尔目前的现金链异常紧张,公司2010年的净利润表也会很难看。

    此外,因与中国建筑(601668.SH)二局的工程款纠纷案,ST康达尔子公司(运输公司)90%股权于2007年遭冻结,而公司未予披露。不仅如此,ST康达尔全资子公司(康达泰公司)近日出现小股东诉讼,公司亦未予以披露。

    ST康达尔随后发布澄清公告称,其运输公司90%股权早在2006年起就因广东兆源担保纠纷一案被查封,2008年又因与兴业银行(601166.SH)的借款纠纷案被轮候查封,对于此两次查封,公司都进行了披露。

    康达尔无法回避的一个事实是,在罗爱华入主之前,康达尔净资产尚为正数(即总资产大于总负债),为2.7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3.86%。2002年,罗爱华入主之后,康达尔总资产质量进一步恶化,净资产总额持续下滑,2005年开始呈负数,开始“资不抵债”。

    截至2010年三季末,康达尔净资产缩水至“负资产”-151万元,资产负债率100.9%,折腾了8年后,资产质量和结构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明显恶化。事实上,净资产为负,每股净资产为负,正是康达尔迟迟无法“摘帽”的命门所在。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罗爱华 资本腾挪 ST康达尔 的报道

  • ·罗爱华资本腾挪 ST康达尔“空手套白狼”(2010-12-30)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谁与资本市场的结合更好,谁的发展势头将会更好。”国家行政学院高级经济师郭全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出版传媒集团与金融市场的结合,是当前的一大趋势。

    刘士余非常注重风险防范,浙商证券一位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刘士余是央行监管工作出身,执行过很多重要的金融改革,下一步的证券市场监管可能会升级。”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南方传媒是广东省级文化产业第一股,南方传媒的上市,是我们贯彻落实中央和广东省有关文化体制改革精神的具体举措,标志着广东省文化产业迈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煤炭行业进入“铁锈时代”,开始令这座在经济上十分依仗煤炭资源的小城不堪重负。鸡西市2012年的原煤产量为2576万吨,而这一数字在随后两年不断下降至2014年的1715.8万吨。

    “12306首先要保证的是公平,它针对的是所有人,要让大家都有一样的体验和感受。而对抢票软件来说,针对的是个别的情况进行优化,能让抢票的人在这方面体验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