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国学费改革:大众化的尴尬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0-12-16 03:40:54
  • 陈永杰

    即使是最不关心英国政治的读者,恐怕也会留意到这个新闻:查尔斯王子和卡米拉王妃的座驾,上周在伦敦遭到示威抗议的大学生的袭击。

    周二晚上,学费改革法案在上议院获得通过,一切似乎已成定局。值得去问的是,为什么英国的大学生们这么愤怒?

    英国学生上大学,直到上世纪末都是不用交学费的,布莱尔的新工党上台后,采取迪尔宁报告(The Dearing Report)的建议,开始征收学费,先是收1000镑,后来设了最高上限为3000镑,并每年根据通胀调整,现时是3290镑。保守党和自民党的联盟政府上台后,又准备把这一上限在2012年升到9000镑。十年时间,学费翻了九倍。在一个民主国家,如此加学费,怎么可能平静?

    应该承认,英国政府的学费征收方法,从一开始就与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没钱没大学上的硬性收费不同。英国学生其实并不需要入学时就交学费,均可以申请学生贷款。学生贷款公司代学生向学校缴费,并负责在学生毕业之后,年收入超过1.5万镑(2012年后为2.1万镑)时按一个比例通过税局回收贷款,25年(2012年后为30年)后如果还未还清,余额可以清零。所以,从本质上看,英国其实是以一种变形的毕业税来为高教筹措经费。甚至可以讲,贫穷学生在理论上是不会受到影响的,因为可以先上学后交费,甚至毕业后如果收入太低,也可以暂不还钱。

    正是由于执政联盟坚称,学费改革后,贫穷生入学理论上没有受到影响,而只有宽裕的毕业生需要快速地并且大额还贷,所以该学费收取方式是累进的(progressive)而不是累退的(regressive),所以上大学会更为公平。但是执政联盟没有同时提及的是,当学费升到三倍后,英国的大学并没有因此获得更多的资源,只不过是把政府的负担甩到学生身上而己。

    值得留意的是,大量研究表明,英国大学生平均教学成本是7000镑一年,现时3290镑一年的学费占教学成本的不足一半,但升到9000镑后,学生不但承担了所有教学成本,还可能在补贴大学的其他项目。无怪乎英国的学生组织批评,政府不但要甩包袱,还要榨取学生。

    公共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还处于精英阶段的高等教育,对财政负担较轻,完全由财政支持不收学费较易做到。当高等教育到达普及阶段后,其普及率就已经类似于中小学教育了,符合公共产品(public good)的非排它性和公享原则,理论上也可以完全由财政支持,事实上北欧诸国就是以财政支持着一个入学率60%-80%之间的高教系统。但是吊诡的就是中间的大众化阶段。财政上已经明显成为政府的一大负担,但又不是完全的公共产品。因此,如何向用者收费,同时又保证入学公平,确保社会流动,是任何大众化阶段的高等教育的尴尬两难。公平地说,英国政府在这方面已经做得不算太差了。

    作者系中山大学政务学院 教师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英国 学费 改革 的报道

  • ·英国学费改革:大众化的尴尬(2010-12-16)
  • ·“报销门”绊倒英国下院议长(2009-07-17)
  • ·英国上院 往何处去(2010-03-18)
  • ·邓志新:英国王室与君宪制(2012-06-07)
  • ·张子宇:大英弱国?(2013-09-12)
  • ·孙骁骥:“英国模式”另一面(2013-09-19)
  • ·卡米尔:我的英国高考(2014-06-12)
  • ·孙兴杰:英国“越顶”亚投行让冷战思维“碎一地”(2015-03-17)
  • ·以公民权利为中国改革大业导航(2010-12-09)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