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粮食危机还有多远?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12-16 01:42:56
  • [摘要] 未来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饲料和工业用粮将明显增加,粮食需求将继续呈刚性增长,产需缺口将继续加大,而国际市场调剂余缺的空间相当有限,我国粮食安全形势不容乐观

    全球性粮食危机一直都没有真正远离我们。

    本报记者 黄昌成 发自北京

    这个冬天越来越冷,但粮价却在通胀预期下高烧不退。联合国粮农组织12月2日发布的报告显示,11月全球粮食价格上涨了3.6%,接近2007年-2008年全球粮食危机期间的峰值水平。报告还指出,2010年国际粮食进口额已经超过1万亿美元,这是自2008年粮食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

    “粮食危机还有多远?”这个问题像幽灵般再一次困扰全球。在中国,根据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农业夺取了粮食连续第七年增产的好成绩,预计全年粮食产量将比上年增产200亿斤以上,将创造粮食年度产量10800亿斤以上的历史最高纪录。

    但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公开表示,在未来5年间,我国农业基础薄弱,粮食安全面临挑战。“未来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饲料和工业用粮将明显增加,粮食需求将继续呈刚性增长,产需缺口将继续加大,而国际市场调剂余缺的空间相当有限,我国粮食安全形势不容乐观。”

    暧昧的库存

    “这两天实在太忙了,一直在为国家临时储存粮收购而走税务和银行。”12月14日,中储粮黑龙江分公司直属库的老许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年关渐近,在别的单位都在准备年终总结的时候,他们当然少不了总结汇报,应对中储粮总公司和国家审计署的审计检查,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要抓住时机,为国家收购临时储存粮。

    国家临时储存粮是指国家指定中储粮总公司执行最低收购价预案收购和国家组织进口,并委托中储粮公司临时存储的粮食。而《中央储备粮管理条例》中规定,中央储备粮是指中央政府储备的用于调节全国粮食供求总量,稳定粮食市场,以及应对重大自然灾害或者其他突发事件等情况的粮食和食用油,其具体的经营管理由中储粮总公司负责。

    据有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国储系统储存的粮食约为2.4亿吨,而去年全国粮食产量是5亿多吨,粮库里的两亿多吨就相当于年总产量的40%,相当于市场上消耗的粮食的70%以上。如果按国际标准,以年产量的18%作为库存来算,我国库存里的粮食已经超出了这个数字。

    但老许认为,他所在的直属库如果今年再不收购粮食的话,就不是粮食足不足够的问题,而是基本上就没有粮了。据其讲述,2009年为了平抑粮价,黑龙江的政策性粮基本上都按国家的要求,或调或拍出去了。

    而在今年10月上旬,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秋粮收购和当前粮食市场调控工作的通知》的电文下发至县市级政府,明确要求“中储粮全面暂停除与储备吞吐轮换直接相关业务以外的其他一切购销经营活动”。这导致中储粮例行的秋季粮食收购工作被叫停。

    老许说:“在黑龙江省,去年竞拍出库的国家储备粮导致实际库存减了,账面上是按轮换处理的,并没有减少。”

    “国家下文件要求中储粮暂不进行补库,我们只能严格按照国家要求没有进行收购,可国家要是没有了粮食储备,就会有大的风险了。”老许说,“别的省我不好说,但作为我国的产粮大省黑龙江省的中储粮数量真的不多了,只能说最多只有原来的1/3,而且还不是主要的粮食品种。”

    据估计,在黑龙江,农民大约还有1/4的粮食尚未卖出。而老许他们已经感觉到国家要对储备粮进行补库的信息。“大家也都在做准备,只要国家一声令下,我们马上就能动起来。”

    “因为中储粮有资金优势,储备粮竞拍出库的资金全在中央财政存着。”老许说,“失去这个机会的话,直属库将来要承担很大的一部分损失,但我相信损失最大的是国家,因为想实现粮食安全这个目标的话,国家一定要有必要的粮食储备保障。”

    老许认为,按照现在粮食价格来看,中储粮已经错过了补库的最好时机。以水稻为例,现在价格大约为每市斤1.42元,但如果早收,最多也就1.3元左右。

    “现在无论中储粮收与不收,粮价也不会掉下来了。”老许为自己所在的企业受到“粮价推手”的责难而叫屈,“别的不说,说粮价上涨是因中储粮贸易经营造成的,是十分不恰当的。”

    扭曲的市场

    在华南农业大学广东农村政策研究中心副教授杜金沛看来,国家成立中储粮的目的,本来是希望通过这样一个企业来稳住粮价,从而达到稳住粮食市场的效果,但事实上,由于中储粮在收储过程中的垄断性,在很大程度上扭曲了粮食价格。“如果现有的格局不改变,粮价问题会一直困扰着我们。”

    虽然我国的粮食价格的形成正在更多引入市场因素,但政府主导的价格形成机制仍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变量。从我国粮食价格管制的历程来看,政府的政策总在实现粮食安全和保护农民利益之间左右摇摆。

    “这种状况的出现应该说是与我们执行的三种价格有关。”杜金沛在自己的一篇文章里写道:“这三种价格是:为掌握基本粮源而制定的粮食订购价、为保护粮农利益而制定的保护价,以及自发形成的市场价。”

    在以上三种价格中,前两种是政府制定的,后一种则是由市场的供求关系决定的。杜金沛认为,这三种价格的交织在实际的运行中,似乎并未能达到预期目的,并在很大程度上干扰了市场上真实供求关系的信号功能。

    为了平稳物价,11月20日,国务院出台了《国务院关于稳定消费价格总水平保障群众基本生活的通知》,从加大农业生产、稳定农副产品供应等16个方面就稳定物价作出部署。而在本月10日新修改的《价格法》则增加了一条,明确规定了“哄抬物价最高罚500万”。

    “一方面我们要稳住粮价,对生产和流通领域要进行控制;而另一方面我们必须意识到,对粮食价格的管制不宜长期执行,在一定的时候可以松动,”杜金沛说:“因为市场交易者也要追求利润,他们不会全都是坏人。”

    双重危机

    “从当前来看,粮价危机将会成为粮食危机的常态。也就是说,如果粮价发生大幅度波动,会对社会当中的一部分人产生影响,使他们获得粮食的能力大幅度减弱。”杜金沛说。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农业夺取了粮食连续第七年增产的好成绩,预计全年粮食产量将比上年增产200亿斤以上,将创造粮食年度产量10800亿斤以上的历史最高纪录。

    “从我国目前的粮食供求总量看,似乎并不存在多大的问题:总产量10800亿斤左右、总需求10500亿斤左右,正常年景下,满足需求还略有结余。但从粮食供求的地区结构和品种结构看,情形就没有那么乐观。”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一篇文章里表达了自己的忧虑。

    陈锡文认为,粮食连续增产的时间越长,可能离减产的拐点也就越近。而在中国现有的农业资源条件和生产水平之下,中国农产品的综合消费水平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农产品的综合生产能力。据保守估计,若按中国的农业生产水平计算,中国进口的农产品至少相当于利用了境外6亿亩以上的农作物播种面积。

    就地区的产需结构而言,粮食的产能越来越向主产区集中。2009年,13个粮食主产区的产量占全国粮食总产的77.1%,而7个粮食主销区(即京、津、沪、浙、闽、粤、琼)占全国粮食总产量的6.5%。其中,7个主销区2009年的自给率仅为34.6%,比2005年又下降了4.7个百分点。

    “粮食的产能越来越向水资源更为短缺的北方地区倾斜,建立在这样基础上的粮食供求平衡和国家粮食安全,其可持续性如何,令人忧虑。”陈锡文在文章中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粮食 粮价 的报道

  • ·物价调控隐忧(2010-12-02)
  • ·全球粮食危机还有多远?(2010-12-16)
  • ·西南大旱影响粮价?(2010-04-01)
  • ·粮价大考(2010-08-18)
  • ·危险的种子(2011-05-12)
  • ·大旱催生恐慌 通胀或超预期(2011-06-02)
  • ·转基因攻防战(2011-10-20)
  • ·《粮食法》征求意见:骑墙即纵容 转基因条款被批(2012-03-01)
  • ·独家专访袁隆平:“杂交稻不是转基因”(2012-03-15)
  • ·年损粮食500亿斤 中央5亿加强储备(2012-07-19)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