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定调经济政策转向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12-16 01:41:41
  • [摘要] “保增长、调结构、管通胀”三者之间的排序,在某种意义上表明,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仍是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事实上,在会议提出的明年经济工作的六条主要任务中,“加强和改善宏

    如何通过财政政策调整收入结构,是“十二五”将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本报记者 王珏磊 实习生 赵淑菊 发自上海

    2010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12月10-12日在北京举行。每年年底召开的这一会议,向来被视为新一年经济趋势特别是政策变动的最权威的“风向标”,为新一年宏观政策的方向打好基调。作为“十二五”开局之年经济政策“风向标”的本届会议,尤为引人关注。与前几年强调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不同,这一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将增强宏观调控的针对性、灵活性、有效性,这被业界解读为,宏观经济政策已开始转向,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反危机”需求刺激政策将进一步淡出。

    经济政策趋于常态

    与前两年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而采取的积极财政政策与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相比,宏观经济政策已有明显转向。本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货币政策从“适度宽松”转为“稳健”,被普遍认为是对常态的回归。此前在央视进行的对百名经济学家的调查中,73%被调查者认为当前中国的通胀情况比较严重。而1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1月经济数据显示,CPI同比上涨5.1%,创28个月新高。在此背景下,货币政策向稳健回归,趋于收紧,被认为是题中应有之义。

    “增强宏观调控的针对性、灵活性、有效性”的提法,也与此前政策语境里惯常使用的“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有所不同。在最近几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政策表述中,和前一年相比,2005年、2006年、2009年都使用了“继续”、“连续性、稳定性”等词语,而具有转折性的2007年、2008年则没有使用。很显然,接下来的2011年,也是一个易见的“转折年”。

    “可以说我们应对金融危机的阶段已经过去了,所以经济政策也从应对金融危机恢复到了正常的经济增长的时期,从特殊回归到正常。”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对明年经济政策的八字取向,赵锡军做出了自己的解读:“积极,是指财政政策;稳健,是指货币政策。审慎灵活,主要是针对明年可能出现的一些国际国内的新情况,特别是国际经济的一些新变化,比如美国的经济复苏和欧洲的债务危机都有很多不确定性,美欧的经济政策有可能会出现变化,会给国内带来一些影响,所以要审慎、灵活地应对。”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积极是指财政政策,只有积极的财政政策才能有助于经济增长,稳健是指货币政策,防通胀是中国目前的一个重要任务,因此未来可能还要采取加息、调高存款准备金率、公开市场操作等政策,而且房市的宏观调控恐怕还不会停止。审慎的意思是如何在控通胀和保增长两者之间达到平衡,在出口和内需之间也要把握平衡。而灵活是指要静观其变,视经济发展的状况,在经济政策上采取务实、灵活的方针。”

    而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党委书记石磊的理解中,“稳健主要是指货币政策,它不能不稳健,仅仅从CPI、通胀、通胀预期三个变量来看,应该加速收紧银根,但由于种种复杂的矛盾,它不能短期内收得太紧,收得太紧势必会让大量的流动性进银行,会导致证券市场崩盘,房价上升。”

    积极财政政策还要继续

    “积极财政政策在目前国内经济形势和国际背景下,还要持续,不能退出。”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苏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全国财政收入68518.3亿元,同比增长11.7%。财政赤字规模9500亿元,占GDP的3%以内。而今年我国计划财政赤字10500亿元,从前10个月财政支出情况看,尚盈余9906.56亿元。

    苏明告诉记者,财政赤字在明年可能还会有所扩大。“跟前段时间的积极财政政策相比,明年的财政政策与之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点,共同点就是要有财政赤字,要安排债务,有比较大的财政支出。而不同点据我理解,一是规模可能比前段时间还要大,二是投向要适当调整。在经济和产业方面,对基础设施和一些中央大力支持、大力发展的产业,要继续投入,对传统产业、优势产业,也要给予必要的支持。此外,还包括投向民生方面,比如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第三,还要保持一定的改革力度,包括预算改革、税制改革等。”

    中国社科院财贸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近日表示,增加支出和减税几乎是积极财政政策的全部内容,只是这两个线索可以演绎出若干个具体内容。

    “积极财政政策应该是这样的内涵,增加投入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应该更多地投向社会保障方面,如果社会保障能够进一步地完善,内需自然会被拉动起来。减税也是必需的,通过减税来促进经济增长比增加政府投资要更加有效。”胡星斗说。

    赵锡军则认为,积极财政政策不仅仅包含这两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要利用财政和税收的工具更多地促进经济结构的调整,要促成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靠数量扩张、出口拉动等,都包括在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模式转变的内涵当中。”

    而在此轮政策搭配中,与积极财政政策相对应的稳健货币政策,究竟是何内涵,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夏斌作了阐释:“明年货币政策将趋于中性偏紧。”他认为,具体用“适度”还是“从紧”只是表述的问题,央行已经开始收紧了,明年估计货币供应量增长在15%-16%之间。而明年的信贷增长目标或定为15%,据估算,对应的新增贷款数值是7.12万亿元。

    “稳健的货币政策,不是用言语来表达的,必须用积极的行动,来补偿通胀给储蓄者带来的损失,尽快把利息加到和通胀率持平或以上,这样才能使得社会稳定。”独立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谢国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而对明年的货币供应量与信贷增长的目标数字,谢国忠认为,有很大的不确定因素,“它是达不到的,中国的技术官员强调量的控制,但事实证明,量是很难控制的。”

    保增长仍是首要任务

    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明确提出,明年宏观经济政策的重点是更加积极稳妥地处理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管理通胀预期的关系,加快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把稳定价格总水平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保增长、调结构、管通胀”三者之间的排序,曾让外界猜测不已,各部委也曾观点不一。最终顺序的确定,在某种意义上表明,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仍是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事实上,在会议提出的明年经济工作的六条主要任务中,“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保持经济平稳健康运行”排在首位。

    “在正常的经济增长的情况下,维持平稳较快的经济增长速度,这是一个基本的政策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怎样控制好通胀是一个重要的任务。如何才能保持经济的平稳较快增长,答案是要控制好通胀。”赵锡军认为,“我们并没有说是放低增长的目标,所谓平稳增长,并没有降低目标,只是说要进一步改善金融危机期间那种起伏落差比较大的情况。”

    “经济增长一是要稳定,二是较快。中国制造业占比较高,此外,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还是分布在投资需求领域中,随着各地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必然作为巨大的内需来拉动经济增长,持续时间会很长,而且增长是较快的。但同时也要注意到有很多制约经济发展的因素也在增加,如果不能保持比较稳定的增长,陡升陡降,对国民经济运行是巨大的伤害。所以在经济增长扩张的同时,也要注意经济质量的提高、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在十二五规划中,重中之重是结构问题。全面调整优化经济结构,是维系经济长期稳定较快增长的基础。”石磊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而作为目前经济生活中一大难题的通胀管理,向来被认为是与保增长处于“跷跷板”的两端,难以兼顾。此次财政与货币政策的一松一紧,也凸显出政策的两难之处。

    “中国恶性通胀已经形成,这是目前经济生活中的最大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出要保增长、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我认为这是值得商榷的。”谢国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从紧的说法是在放信号,希望起到一个心理作用,让大家自我约束。在货币大量发行的情况下,让大家忽视这种货币现象,单纯去感受政策的力量、信号的力量,想通过心理战来达到宏观调控的目的,我认为有效性非常小。”谢国忠表示。

    在胡星斗看来,经济形势总是存在着很多矛盾,关键是在矛盾中取得平衡。“积极的财政政策也要适度,经济增长固然要保持,但是我认为目前通胀的压力可能更大,按照世界各国的普遍做法,解决通胀问题,财政政策也是要收紧的。现在这种‘一松一紧’的搭配就是为了保证平稳地发展,但是对于控通胀会有一点反作用。”

    不过,赵锡军认为,在积极财政政策与稳健货币政策之间,并不存在太大的矛盾。“两者之间是政策的搭配,要考虑怎么样才能够搭配得合理。我们可以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来满足正常的供给,保持经济的稳定增长,同时通过稳健的货币政策来抑制那些投机炒作性的需求。两者可以并行。”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通胀 经济政策 的报道

  • ·物价调控隐忧(2010-12-02)
  • ·食品价格保卫战(2010-12-09)
  •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定调经济政策转向(2010-12-16)
  • ·货币超发悬疑(2010-12-23)
  • ·阻击通胀 价格调节基金四两拨千斤(2011-01-06)
  • ·专访经济学家茅于轼:今年有通胀的风险(2010-01-27)
  • ·绿豆涨价不仅因为张悟本 —小宗农产品暴涨之谜(2010-06-05)
  • ·央行加息 迫于通胀(2010-10-28)
  • ·华北大旱阻击通胀治理(2011-02-17)
  • ·通胀迫人民币快速升值?(2011-04-28)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