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阳谷:2050年的绿色城市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0-12-09 04:26:11
  • 太阳谷作为“21.5世纪绿色城市模板”,是一个可复制的模板。

    本报记者 姜燕 发自上海

    “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曾经说,中国的建筑寿命只有25-30年。事实上,很多建筑一落成寿命就到了。皇明进入房地产开发是看不过现状,我就是给全世界、起码给中国开发商看看,好楼盘是什么样的,百年建筑应该是什么样的。”穿着一身绿色工作服、略显憔悴的皇明太阳能董事长黄鸣坐在时代周报记者面前,谈到房地产行业现状时,抬高语调、激动地狠敲了几下桌子。

    11月20日,德州天气晴朗,没有想象中的寒冷。原定1个多小时的采访,从上午10点半,一直持续到了下午1点多。黄鸣一直在向人灌输:皇明是如何从“卖产品”转向“卖方案”的,成为城市综合解决方案供应商。

    被迫进入房地产领域

    学石油专业出身的黄鸣,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始热衷钻研太阳能书籍,自己鼓捣出了第一台太阳能热水器。

    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壮大,黄鸣却发现太阳能热水器有逐渐被边缘化的趋势,房地产开发商越来越强势。

    1999年,万科曾与皇明探讨使用太阳能热水器,但是条件极为苛刻,结款却要等所有房子卖光一两年后,没任何状况才能结算。皇明作为成长之初的小企业,难以承受这些条款。于是,黄鸣被迫进入房地产领域。

    黄鸣起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通过建样板房,拉动太阳能热水器的需求。2000年开始,黄鸣搜罗了一批传统房地产的专业人才,以皇明在德州的员工宿舍楼为样板,结合太阳能研发技术部门,盖了一批太阳能建筑一体化的楼盘。

    “太阳能建筑一体化,必须是很高水平的建筑,仅太阳能一个卖点是不够的,要生态环保、污水排放等一定要低,把地源热泵、光电、节能玻璃、墙体保温、植物绿化、雨水收集、中水处理等都要纳入。现在用太阳能的都是农民,高端客户都干吗去了?能买得起宾利,一个浴缸可以花几十万元,为什么不用太阳能呢?我们一直强调的是高端路线,我们卖的最贵的家用热水器50万元,包含了所有的循环、控制、泵、楼顶亮化等,几十年的能源费用都省了,既舒适、又方便,又创造时尚,这才是真正的时尚。”黄鸣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04年开始,皇明巨资打造太阳谷。据皇明的一个高层透露,太阳谷前前后后已经投入了40亿-50亿元,太阳谷的规划中包含世界级可再生能源研发检测中心、制造物流中心、低碳生态人居示范中心、世界级可再生能源教育培训中心等“九大中心”。

    太阳谷内,让黄鸣颇为得意的就是被其比喻为太阳能“鸟巢”的标志性建筑—日月坛微排大厦,建筑面积7.5万平方米,集办公、科研、展示、酒店、娱乐等功能于一体,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办公大楼。

    距离太阳谷10分钟车程,是号称“三十年不落伍,三千里不落俗”的蔚来城。提起蔚来城,黄鸣的喜悦溢于言表。“蔚来城一期开盘时,比周边楼盘贵了一到两倍,要8000-9000元/平方米,呼的一下都卖光了,这是个很好的示范效应。高铁快开通了,德州到北京只要57分钟,每18分钟就有一班车,跟公交差不多。”

    时代周报记者从蔚来城售楼处了解到,蔚来城一共规划三期,即将推出的二期分为大平层和花园洋房等户型,全部是精装修,面积172-769平方米不等,售价在8000-30000元/平方米。

    据售楼处相关负责人透露,蔚来城总共预计可以销售20亿-30亿元,一期售出200多套,已经回笼3亿元的资金。虽然黄鸣一再强调,皇明不会是纯粹的地产商,也没有透露未来的地产业务比重,但仅蔚来城的营收差不多可以赶上皇明经营了多年的太阳能热水器业务年收入几十亿的业绩。

    多个城市建样板楼盘

    在太阳谷内,到处可见太阳能雕塑、景观,其中一块巨石上刻了硕大的一句黄氏名言:“黄鸣下围棋,只有黑棋没有白棋。”采访中,黄鸣始终散发着“中国太阳能产业化第一人”的气场。

    “我不认为有太多的竞争对手,因为我们做的事别人没在做,正因为没有竞争对手,所以现在很孤独。我们不够坚定,员工、供应商、中高层有犹豫,这是最可怕的。我希望我们树立几个样板,以样板为标准,让其他的开发商来看,在德州卖这么好,甚至能卖到全世界。我们要这样做,不然没出路,尤其是楼市调控下,要找差异,这给我们很多的机会。让房产商来找我们,我们建立标准,阳台太阳能、节能玻璃、节能门窗、光伏雕塑、景观灯等,然后提供解决方案。皇明最大的优势是我们做得早,别人又认可这个标准,我倒希望这个行业有十几家都能做到这个标准,而不是走低下的垃圾战略。”黄鸣说。

    黄鸣有一个庞大的构想,太阳谷作为“21.5世纪绿色城市模板”,是一个可复制的模板,在此基础上,启动一个代表未来城市发展的“蔚来方舟计划”,向各地复制。

    对于蔚来城和太阳谷的模式是否可以复制到其他地方,黄鸣丝毫没有怀疑。“我有时一天接待一拨,或者两天接待一拨,很多市长都来看,但这不是一般的招商引资,我跟他们说,这是招商,你别引资,我没有钱,有钱我也不拿,我发展自己的太阳能产业,做研究开发,做国际市场。我不会自己拿钱投入房地产,但有人投,给我技术股份,必须给我领导权,现在一切谈得都很顺。”

    黄鸣称:“很多城市领导很聪明,给我们划试验区。我们这个项目的复制必须是一把手工程,所有问题由政府解决。我提供的就是一个标准。”

    卖产品向卖方案转型

    2008年,皇明接受了来自高盛和鼎晖近1亿美元的投资。黄鸣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未来皇明会在每个城市建一个样板楼盘,起到示范作用,让开发商们来学习,同时运作单独的咨询公司、设计公司,提供解决方案,进入各个城市的合作模式可能是皇明出技术标准、开发商出人脉、资本方出钱。

    皇明的一个高层也不讳言,“皇明把房地产的理念颠覆了”。据其透露,皇明已经与青岛、杭州、北京、云南等地在谈合作。

    如果政府支持力度大,给的地多,皇明就复制太阳谷模式,如果地少,就复制蔚来城。在此基础上,黄鸣提出了一个“微排地球”战略,比肩IBM 提出的“智慧地球”,并希望这一概念得到省和国家相关部门支持,进而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将德州划为“微排战略实验特区”。

    黄鸣希望把太阳谷真正打造成微排社区、微排城乡,“蔚来方舟”实际就是微排建筑、微排工厂、微排住宅社区、微排交通等城市运营、生活方式。“如果从一个社区微排开始,大家都来学,全球就微排了。”而皇明也将借助这一战略,向相关方提供整套高节能、低排放的节能减排解决方案,从而完成由“卖产品”向“卖方案”的转型,成为城市综合解决方案供应商。

     

    皇明太阳能董事长黄鸣:太阳谷最不缺的就是钱

    本报记者 姜燕 发自上海

    皇明太阳能集团董事长黄鸣从来不讳于展示自己的“野心”,每当提出一个庞大梦想的时候,周边的人认为这就是个“疯子”,当黄鸣提出要打造太阳谷、进军地产做蔚来城时,曾经遭遇过公司内部的激烈反对,但如今太阳谷、蔚来城吸引一批又一批的各地政要、地产商、专家前来观摩时,很多人不敢再轻视这个地产“新兵”。日前,黄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畅谈了他的地产大阳谋。

    我们不是开发商

    时代周报:您提出了“微排地球”战略,皇明未来的角色是否将从太阳能制造商转型为地产商、解决方案供应商?

    黄鸣:我们不会像IBM一样轻易丢掉自己的制造业,它丢掉制造业的背景是IT制造业已经饱和了,变成了鸡肋。我们开发的太阳能热水器、采暖、制冷、烘干、节能玻璃、节能门窗、景观灯、建筑一体化等,还在上升势头,正在享受创新、差异化、技术增长的空间蓝海,我为什么要扔掉呢。

    将来我们和GE的关系就难说了,GE也在搞新能源,但主业为先,新产业时代到来的时候,GE、西门子等也避不开,我们在产品层面上会产生竞争,但在综合解决方案上、样板上,我们直接深入开发商,毛主席说,要想知道梨子什么滋味,就先咬一口。

    时代周报:皇明如何定位?

    黄鸣:我的咨询综合解决方案不可能只用皇明产品,但我会领导一个标准,告诉他解决方案是什么样的,安装方案是什么样的,最后可能会有几家,十几家一起做,这样正中我下怀,不是中了我的计,太阳能有几千家企业,烂得一塌糊涂,这时候如果有标准,愿意做的自然会跟着标准走。我们出了样板房和标准,会极大带动太阳能产品的推广。

    尽管有些复制不是我们最大的投资,甚至主体是其他开发商,但太阳谷、微排社区、微排城市一定要复制出去。皇明探索了一条最前卫集团的企业模式。

    节能环保当楼盘卖点

    时代周报:为何皇明要走高端路线,蔚来城的房价为何这么高,成本占了多少?

    黄鸣:我要求我的楼盘入住率是100%,如果有一间是空的,我就要问一问为什么不来住。我们现在的户型比较大,要先把高端搞定,然后再普及中低端,我们要做“带头大哥”。

    蔚来城第一期交房,比当地房价贵一倍两倍,有些楼盘把奢华当卖点,但我把节能环保生态当卖点。

    不会拿自己的钱投资房地产

    时代周报:皇明向各地复制蔚来城、太阳谷,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是否缺资金?

    黄鸣:我们很缺钱,这么大的项目前景,缺几百亿元,但同时又不缺钱,因为钱不需要完全在我手里。我们现在最大的财富在于我们的团队、样板,有了这些,投资者、合作伙伴自然会找来,我就出人才、理念、样板,可以一分钱不花,我是卖方案的,卖经验的,很多投资商找我,这是最好的买卖,既能赚钱、又能作贡献、又能干大事,这事谁不干?一旦几个投资者碰一块,最不缺的就是钱,几个人一凑几十亿元就出来了。

    实际我们在国外的投资是五五开,我出技术、标准、人才,国外拿他们的市场跟我们换技术。

    我们现在就是在建标准、建队伍,以便将来走出去,最强大的是皇明的咨询、设计、整合。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才,所以在太阳谷建了个学校,1.5万人的规模,各个专业都有,能源规划师、能源管理师、太阳能建筑一体化设计师等,但必须对“十二字方针”了然于心,即人性功能、生态节能、美观和谐。

    时代周报:未来皇明更倾向于在哪些城市布局?标准是什么?与朗诗等绿色低碳的开发商的竞争区别在哪里?

    黄鸣:选择的城市必须是对市场有影响空间的,不要离德州太近,当地发展空间大,必须是当地领导的一把手工程,一抓到底是最大的支撑,还有一个是热情,大家对节能环保资源的重视程度。同时,我们也得尊重投资者。

    将来即便是这些地方赚了钱,或者上市赚了钱,也不会自己拿钱投资房地产,我是帮助他们找了个好项目。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太阳谷 太阳能 新能源 的报道

  • ·太阳谷:2050年的绿色城市(2010-12-09)
  • ·低碳辞典:太阳能空调(2010-12-23)
  • ·美的格力抢食千亿太阳能空调蛋糕(2010-12-23)
  • ·皇明再度IPO:卖新能源还是做开发商(2012-04-19)
  • ·举报“骗补”遭质疑 皇明太阳能转型上市难(2013-01-23)
  • ·不要被美国新能源经济忽悠了(2009-07-08)
  • ·李河君的新能源推广术(2015-02-10)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谁与资本市场的结合更好,谁的发展势头将会更好。”国家行政学院高级经济师郭全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出版传媒集团与金融市场的结合,是当前的一大趋势。

    刘士余非常注重风险防范,浙商证券一位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刘士余是央行监管工作出身,执行过很多重要的金融改革,下一步的证券市场监管可能会升级。”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南方传媒是广东省级文化产业第一股,南方传媒的上市,是我们贯彻落实中央和广东省有关文化体制改革精神的具体举措,标志着广东省文化产业迈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煤炭行业进入“铁锈时代”,开始令这座在经济上十分依仗煤炭资源的小城不堪重负。鸡西市2012年的原煤产量为2576万吨,而这一数字在随后两年不断下降至2014年的1715.8万吨。

    “12306首先要保证的是公平,它针对的是所有人,要让大家都有一样的体验和感受。而对抢票软件来说,针对的是个别的情况进行优化,能让抢票的人在这方面体验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