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尹中卿:“银行在城市投融资中助纣为虐”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0-12-09 04:14:00
  • 本报记者 郑岚予 发自深圳

    很多人把2009年以来城市投融资平台疯狂扩张的怪状,归结到地方政府身上,认为是地方领导干部盲目追求政绩不顾后果。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称,在我国现行体制和政策环境中“城市政府搭建投融资平台有其必然性”,但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在地方政府融资圈钱中扮演了助纣为虐的角色。

    在2010年深圳“金博会”首届城市金融发展论坛间隙,尹中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当前商业银行的贷款和融资并不够,风险比较大。商业银行需要补充资本金,对贷款严加控制。可以运用市场的手段和民间的资金解决这一问题,也可发行市政债,发展信托投资股权和城建信托基金等,这样才会从根本上解决地方债的问题。

    银行傍政府“助纣为虐”

    尹中卿表示,在长期以来形成的金融体系中,我国商业银行金融资产接近90%,银行贷款主要服务大客户,一傍政府,二傍大企业,“地方政府即使不还钱也能借到钱”。2000年以来,国家开发银行开始向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发放“软”贷款。近几年商业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也加入进来,“甚至比国家开发银行贷款多几倍”。2008年底实行经济刺激计划之后,由于取消了贷款数额限制,各家商业银行开始争抢政府项目。

    尹中卿认为,正是因为“受银行鼓励带动”,许多地方政府更多靠“从银行贷款来弥补资金缺口”,而银行们竞相把政府投融资平台作为与政府合作的桥梁,当成最可靠的授信和贷款对象,银行贷款管理模式粗放,过分依赖政府信用,贷款条件越来越宽松,贷款规模也随之增大,结果造成部分银行信贷资金“财政化”,银行全部新增贷款三分之一以上贷给城市投融资平台,地方政府负债85%以上来源于银行信贷。

    尹中卿的话引起一片哗然。招商银行副行长张光华特别在自己演讲前强调,招行的信贷比例中只有10%是分给地方政府的,此举似乎急于抖落掉“助纣为虐”的头衔。

    为此,时代周报记者分别致电广州银行、广州农商行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询问信贷比例中地方政府的所占具体额度,双方均表示此问题较为敏感不方便回答。此前广州银行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广州银行的贷款结构“非常安全”,不开展房地产类贷款且有90%以上信贷比例面向政府,因此广州银行的不良资产率为零。尹中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地方融资平台贷款这部分银行的隐忧重重。

    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的风险

    在尹中卿看来,由于扩张过快,形成许多基本上不符合条件的城市投融资平台,主体不明确,决策管理机制不统一,治理结构不顺畅,运作和约束不健全,质量和水平不高。贷款机构则主要是中小规模的地方城市商业银行和城乡信用社,这些金融机构大多缺乏规范的信贷管理和风险控制,并且“极易受地方政府影响”。

    尹中卿特别强调,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70%以上分布在地级市和县,注册资本金基本来源于财政拨付,“要么以政府所拥有的土地进行质押,要么用综合收费能力保证还款能力”,且多数为“公益性资产”,能产生现金流的经营性资产较少,项目资本金不到位,资本金占比过低。据抽样调查,目前地方财政收入大约有1/4依靠“土地财政”,政府投融资平台大约有3/4与土地挂钩。由于地方投融资平台严重依赖土地收入,地价波动肯定会影响政府偿贷能力。在国家房地产调控持续深入的背景下,土地预期收益大幅缩水,银行对地方投融资平台贷款的风险敞口也就随之扩大。尹中卿说,如果出现问题,地方政府导致担保无效,人大出具的“担保函”也无效,银行只能自己买单,财政债务风险和金融风险就会集中出现。

    “许多地方政府依赖融资平台过度举债已接近极限,债务问题相当严峻,”尹中卿指出,中西部个别欠发达县市政府贷款余额甚至超过本级可支配财政收入的四倍以上,这就意味着,即使将全年财政收入偿还贷款也需要几年时间。这不仅为地方政府带来居高不下的债务,而且给银行带来极大信贷风险。据银监会调查显示,目前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中存在严重偿还风险贷款大约占23%,“如果以政府融资平台贷款7万亿元计,意味着风险敞口达到1.6万亿”。尹中卿担忧,一旦风险来袭,2009年以来迅速膨胀的地方债务将对商业银行带来致命一击。但从发展态势来看,“政府融资平台的融资主渠道在一个时期内仍将是信贷,因此对银行贷款的风险管理将会变得尤为重要。

    加强银行贷款风险管理

    “城市化与金融发展相互影响,金融发展需要城市化引领,城市化离不开金融支持。”尹中卿表示,清理和规范城市投融资平台,目的并不是缩减银行对基础设施领域的贷款支持,而是为了银行更理性地为政府融资平台提供贷款支持。加强银行贷款风险管理,需要提高银行对政府投融资平台项目评估能力,严格授信审核环节,规范放贷行为,引导银行更多地根据项目本身预期收益情况发放贷款,而不是仅看有无政府担保或土地抵押。强化银行跟踪预警职能,加强对贷款流向和使用环节的监督控制,防范投融资平台挪用贷款,不规范用款等行为,降低投融资平台风险水平。

    对此,尹中卿建议“发展城建信托融资”。信托是与银行、证券、保险并行的金融支柱。良好的信托项目一方面能够吸收民间闲散资金,另一方面可以及时解决城市建设的资金缺口。从信托公司角度看,由于基础设施投资低风险、稳定回报以及股权控制力,相比较信托贷款,股权投资信托更有吸引力。

    尹中卿分析,2003年以来,我国信托业年均增长70%以上,但基础设施信托投资大多采取信托贷款方式,股权投资信托不到1/3,“还有很大发展空间”。由于股权投资信托要求融资平台具备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和清晰的盈利模式,加大股权信托资金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应用,不仅有利于促进城市融资平台向资本充实、股权多元、运作规范方向转变,还可以形成与银行贷款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尹中卿 银行 投融资 的报道

  • ·尹中卿:“银行在城市投融资中助纣为虐”(2010-12-09)
  • ·力推科技贷款 汉口银行“硅谷”新局(2010-12-16)
  • ·银行年末高息揽存调查 日均考核制悬空(2011-01-05)
  • ·浦发硅谷合资 “科技银行”落地待考(2011-01-05)
  • ·平台贷集中隐疾难愈 成都银行急融资(2012-08-23)
  • ·成都银行股权更迭真相:不良资产包袱重(2012-09-26)
  • ·上市进程放缓 徽商银行大股东抛售(2012-10-24)
  • ·贵州银行挂牌谋上市 大股东动向引关注(2012-10-24)
  • ·扩张加大资本压力 锦州银行IPO存隐忧(2012-10-24)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谁与资本市场的结合更好,谁的发展势头将会更好。”国家行政学院高级经济师郭全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出版传媒集团与金融市场的结合,是当前的一大趋势。

    刘士余非常注重风险防范,浙商证券一位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刘士余是央行监管工作出身,执行过很多重要的金融改革,下一步的证券市场监管可能会升级。”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南方传媒是广东省级文化产业第一股,南方传媒的上市,是我们贯彻落实中央和广东省有关文化体制改革精神的具体举措,标志着广东省文化产业迈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煤炭行业进入“铁锈时代”,开始令这座在经济上十分依仗煤炭资源的小城不堪重负。鸡西市2012年的原煤产量为2576万吨,而这一数字在随后两年不断下降至2014年的1715.8万吨。

    “12306首先要保证的是公平,它针对的是所有人,要让大家都有一样的体验和感受。而对抢票软件来说,针对的是个别的情况进行优化,能让抢票的人在这方面体验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