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小产权房上演拉锯战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12-09 02:45:53
  • 本报记者 华克涧 实习生 罗晶 发自深圳

    1987年12月1日,石破天惊的“中国第一拍”在深圳落槌,首次公开拍卖国有土地使用权,打破了我国传统观念上、理论上、法律上的“禁区”。

    改革者的步伐没有停止。2003年10月,深圳再次出台新规,全市农民全部转为市民,农村集体土地已转为国有,深圳成为全国唯一一个无农村亦无农民的城市。而土地之上的房产,正是连结城市发展和居民利益的纽带。关于其小产权房合法化问题的博弈,正在户主和政府间上演。

    上周末,记者从深圳市查违办了解到的最新数据是,深圳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违法建筑普查总量为35.7万栋,建筑面积3.92亿平米;其中,仅宝安区(包括光明新区)就拥有近20万栋,但因为不断有新的违法建筑出现,统计数量仍在继续更新中。

    违建风起云涌

    “梳理深圳城中村的违建问题,要从农村城市化进程中的遗留问题入手。”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城市规划与设计副教授郭湘闽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城市化完成后,深圳原镇、村两级的行政建制已变更为城市街道、居委建制;原村民陆续转为城市居民,并相应获得深圳市的社保待遇;原镇、村两级的集体经济组织也随之改制为股份合作公司。

    但在农民们最看重的土地问题上,城市化意味着原深圳市的27万村民已不再是村里土地的主人。深圳市政府通过“转地”,一下子掌握了深圳所有区域的土地主动权。按理来说,城市规划用地方面,政府更应该成竹在胸。

    然而,城中村中还留下了许多仍属于集体所有的宅基地,加上根植于特区传统的“违建”风潮,这一政策的效用打了个大大的折扣。农民在这些地上开始“种房子”,从一层种到六层,甚至更高。

    “深圳市政府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顾及到了原住民的利益,保护了大量已经建成的建筑。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忽略了可能带来的种种反作用力,监控能力没有跟上,原住民们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争相建房才愈演愈烈。”郭湘闽告诉时代周报。

    来自深圳权威部门的数据显示,就在1999年、2003年政策出台前后几年间,深圳全市增加了约10余万栋新的违法私房及大量的违法厂房,违建总量增加了近一倍,如今总数超过40万栋。

    小产权房有了身份证?

    违章建筑那么多怎么办?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拆!

    然而,与其他地区“强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09年6月2日颁布的《深圳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违法建筑的处理决定》,其中规定,违法建筑除未申报的外,符合确认条件的,按规定办理初始登记,依法核发房产证。

    这一决定,显然超出了许多人的意料,违建居民更是大呼过瘾:“违建房要转正了。”他们认为,有了房产证的房子,以后出售起来更有底气。

    “当然不能全部拆了,大部分都得留下。” 深圳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艾志刚告诉记者:“但是政府可以通过置换来完成旧城改造,兼顾到双方利益。”

    很多媒体也认为,这标志着深圳的小产权房可能拿到全国首个“准生证”。业内人士还估计,深圳仅集资房数量就在50万套以上,如果可以转正,将对商品房形成灾难性冲击。

    “小产权之所以叫小产权,因为产权不够完整,虽然有小产权房在市场上暗暗流通着,但是因为没有完整的身份,在拆迁或是改造的时候住户利益根本无法保障。”郭湘闽提醒道。

    甚至,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严金明教授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必须明明白白地告诉老百姓,小产权房没有任何产权,是无产权房屋。 ”

    “事实上,小产权房这种叫法本身就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严金明说,小产权房的叫法概念不准确,“叫小产权房,人们很容易认为它不过是一种不完全产权,并不是没有产权。而事实上,它恰恰就是无产权。”

    “法不责众”诱发侥幸

    “小产权房之所以屡禁不止,与现实中大量存在的小产权房被默认有直接关系。”艾志刚表示。“这是一个复杂的、双向博弈的过程,不能简单用拆或者不拆来解决。”

    事实上,由于小产权房已经存在近十年,而国家真正叫停小产权房不过是近几年的事。因此,要完全依法拆除大量存在的小产权房确实存在着许多问题。他认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确实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

    一定意义上,法不责众以及法难责众的社会心理和社会经验,是小产权房迅速蔓延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么多人都买了小产权房,能全拆了吗?”艾志刚说。“大量违法的小产权房怎么处理,正在成为棘手的问题。既然违法,就该法办,然而,现实情况却很复杂。”

    一些人甚至认为,国家迟早会出台政策将小产权房合法化,于是仍然在顶风购买小产权房。

    记者注意到,国土资源部数次出面澄清深圳小产权房将拿到全国首个准生证属媒体误读政策。还说到深圳这样的政策是“下不为例”。其实,这样的误读已不是第一次,而有关监管部门出面澄清也不是第一次。但是,似乎来自政府的“违法建筑”、“不受法律保护”这样的警告并没有震慑住小产权房的滋生。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深圳 小产权房 拉锯战 的报道

  • ·深圳“保四”(2010-12-02)
  • ·深圳小产权房上演拉锯战(2010-12-09)
  • ·深圳口岸警戒升级严防H1NI(2009-07-08)
  • ·深圳破关:特区面积将增五倍(2009-07-14)
  • ·深圳大学腐败案追踪(2009-07-14)
  • ·法治政府指标 深圳首创(2009-07-16)
  • ·深圳“封杀”兴业银行真相(2009-07-16)
  • ·深圳最大闲置土地纠纷真相(2009-07-17)
  • ·深圳:户籍改革十年之痒(2009-07-17)
  • ·广州学深圳 细数六不足(2009-07-20)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