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保四”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12-02 01:27:55
  • 本报记者 华克涧 实习生 罗晶 朱乔俣 发自深圳

    “深圳经济总量继续保持国内大中城市第四位难度较大。”深圳市长许勤在11月24日举行的深圳市委全会上坦言。此前,各地GDP统计数据出炉,前三季度经济总量苏州暂超深圳。

    “这一点都不影响我对深圳的喜爱,深圳的高科技产业正在蓬勃发展,以GDP为标准的发展策略已经过时了。”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陈广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要在几年前,又会引发一场抛弃与唱衰的论战,沸沸扬扬。但如今,一片安静,这坦然和这安静,似乎都在意料之中。”深圳新闻网评论员申思行指出。

    随后,在深圳市第五届五次全会上通过的《中共深圳市委关于制定深圳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深圳将未来五年的GDP增速目标由“十一五”规划的13%调整为10%。

    苏州赶超深圳

    “蝉联第四”再次被打破,深圳被苏州赶超了,到底是怎么超过的?

    “早在2004年左右的时候,苏州就打出口号要超过深圳,它确实做到了,但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深圳综合开发院副院长郭万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00年,深圳的GDP达到1665.47亿元,深圳经济总量在国内各大城市GDP排名中列位第四,仅次于上海、北京和广州,苏州排名第五。此后,除苏州2004年一度赶超外,深圳长期稳坐第四把交椅。

    而来自国家权威数据表明,2010年前三季度苏州实现GDP 6798.05亿元,同比增长13.5%,紧随广州之后,而深圳前三季度GDP为6722.03亿元,同比增长11.8%。具体对比深、苏两地数据可发现,前三季度苏州在固定资产投资方面发展迅猛,达到了2652.7亿元,而深圳仅为1257.32亿元,不到苏州的一半。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方面,深圳的固定资产增速为12.2%,而苏州则达到了19.3%。

    其中,基础建设投资额上,深圳超过了苏州,而在房地产开发投资、工业投资和第三产业的投资上,苏州的优势则相当明显。前三季度,深圳的工业投资仅为299.72亿元,同比增长15.7%,而苏州的工业投资则达到1139.9亿元,是深圳的近4倍,同比增长19.8%,显示出较大差距。

    不仅如此,近年来因为滨海新区建设而飞速发展的天津亦让深圳感受到了压力。去年天津实现GDP达7500.8亿元,增长16.5%,而今年前三季度实现GDP 6448.59亿元,增速达17.9%。

    土地难以为继

    深圳自身,又该如何为这个成绩做个交代呢?

    许勤市长曾指出,深圳经济发展面临几大问题,其中就包括投资规模与速度乏力尤为突出。郭万达认为这和深圳本身薄弱的工业基础和不顺畅的投融资体系有关。“加之国有企业比较少,深圳企业的社会效益带动还不足。”他向时代周报提到,在同样年轻的新加坡,国有企业在经济腾飞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深圳经济总量占全国比重为2.45%,但投资占全国比重不到1%,与其他城市相比,在投资规模和速度上都存在较大差距。今年前三季度,深圳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在全国大中城市中居第七位,投资增速居第五位,低于全国、全省平均增速。要完成今年全年1931亿的投资目标,意味着11、12两个月每月投资额度将达到240亿,这不是个轻松的活。

    郭万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苏州超过深圳主要是在固定资产投资部分,这说明深圳不是靠大兴基建来拉动经济增长的。而由于今年深圳正在从金融风暴中恢复,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进出口经济低迷,深圳面临的GDP压力确实很大。他认为,长三角多是靠大项目、大产业来推动,相比起来,深圳的产业则一直是以民间力量为主体,是通过市场来推动的,因此深圳的产业基础更成熟,经济发展模式更具可持续性。

    许勤市长却认为,一方面投融资体制改革不到位,政府投资比重较大,社会投资活力不足;此外,在国家房地产政策调控、深圳新增土地供应受限、保障性住房和城市更新进展较慢等因素影响下,今年前10个月深圳房地产投资仅增长6%,与去年相比增速大幅回落。

    深圳还有个软肋:有限土地面积。《证券时报》评论员黄小鹏表示,在各大城市的GDP总量增长主要靠投资、外延式规模扩张的背景下,地少的深圳可谓“难以为继”。让这一困境雪上加霜的是,深圳没有苏州、天津那样广阔的腹地,150公里以外的省会广州,对周边城市的带动效益也远不如北京、上海。黄小鹏指出,深圳无法用外延扩张的模式继续获得高速发展。几年后,深圳与上海、北京、广州的差距是无法避免的,被苏州、天津赶超,也一点不会让人感到奇怪。

    不保四,保什么

    深圳前市委书记李鸿忠曾提出“三个舍得”,“两个不惜”:舍得投入,舍得时间,舍得声誉。不惜发展速度暂时降下来,不惜放弃一些东西。说白了就是舍得暂时的表面的政绩。近年来,深圳确实淡化了不少“深圳速度”的符号。

    “不要太把速度当回事,超就超了,深圳可以通过转型、新的增长点和投资来发展。能快则快,最重要是保证效益。”郭万达进一步指出,深圳发展还有空间,现在GDP总量不保第四,和转型也有关系。现在来看,深圳四大支柱产业占GDP60%,结构开始优化发展,单位能耗也较低,这都是深圳的优势。

    广东省统计局综合统计处处长邱俊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只是深圳,广东目前宁肯牺牲一点发展速度,也要实现转变发展模式、实现产业转型升级。深圳的发展,其实就是在实践广东省“文化大省”的方向以及“十二五”规划的核心内容。

    黄小鹏指出,GDP总量排名,对于深圳来说已无意义,日后看重的,应当是“人均GDP的高增长和人均福利”。深圳新闻网评论员申思行也认为:“一旦‘保四’失败,深圳必须放下包袱,输得起过去,赢得起未来。就算保不住GDP‘老四’,也要争得到社会发展和民生福利的‘一哥’。”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深圳 保四 的报道

  • ·深圳“保四”(2010-12-02)
  • ·深圳小产权房上演拉锯战(2010-12-09)
  • ·深圳口岸警戒升级严防H1NI(2009-07-08)
  • ·深圳破关:特区面积将增五倍(2009-07-14)
  • ·深圳大学腐败案追踪(2009-07-14)
  • ·法治政府指标 深圳首创(2009-07-16)
  • ·深圳“封杀”兴业银行真相(2009-07-16)
  • ·深圳最大闲置土地纠纷真相(2009-07-17)
  • ·深圳:户籍改革十年之痒(2009-07-17)
  • ·广州学深圳 细数六不足(2009-07-20)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