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痛定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11-25 01:15:41 来源:
  • [摘要] “这是另一个上海,人性和美好之城。”胶州路大火现场的花祭让国人动容。这也让上海陷入反思和追问:层层分包,谁来监管?无证焊工之外,还有谁需担责?一场规模空前的花祭逼迫上海陷

    废墟前的鲜花不仅代表着追思,而且也是一种追问。

    本报记者 韩玮 发自上海

    11月21日,胶州路大火过去了6天,当天正是中国人传统的“头七”,新华社消息:上午8时30分,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市长韩正一行人亦来到事故现场,鞠躬默哀。

    其实,自11月16日,胶州路教师公寓失火的第二天起,前来祭奠者就络绎不绝。他们重复着同样的仪式:走近,献花,合十,抑或鞠躬。21日,数以万计的市民手捧鲜花,前来吊唁。胶州路、余姚路路口的祭奠区,菊花如海,涟漪般一圈圈扩大。

    万人吊唁

    黑压压的人群中,十几个月大的小宇被家人抱着,缓缓前行。父亲没有为他准备鲜花,小宇盯着一旁被人揣在怀里的黄菊,眼光不肯离开。同行者从自己的花束中抽出一支,递给他,稚嫩的小手便紧紧地攥着。

    小宇的父亲章良是胶州路段的一名快递员, “这一圈,我可以倒背如流。胶州路728号1弄(即失火公寓),我每天上下十多趟,给大多数的住户都送过邮件。”火灾之后,每天仍有不少包裹寄向那里,章良曾反复拨打几个收件人号码,但或是关机,或已无人接听。

    章良只是万人之一。据新华社报道,除上海市市民外,还有北京、广州等地的民众,共约10万人自发参加了“11·15”遇难者的“头七”花祭活动。按照上海的殡葬习俗,死者魂魄会于“头七”返家,家人应为其备饭,亦有说法称,应烧一架“纸梯”,助其上天。

    其实,“花祭”自大火熄灭便已开始。16日中午,与胶州公寓一路之隔的静安区长寿家政中心主任过清永献了第一个花圈,此前,俄国小伙尼卡特(Nikta Ryzantseew)等附近居民已陆续献上花束。

    “我领着几个人进入管制带时,维安警察没有阻拦,只说不要逗留。”过回忆道。此后,似乎得到默许,献花者越来越多。

    “19日晚间,鲜花已铺满公寓门前的路面,只能向上叠起。”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晚,花束被全部清理至胶州公寓内。随后的周末,花祭达到高潮。

    “早上,我们从曹家渡批发市场运了一万多枝菊花,现已全部发完,我们正联系从另一个市场运货。”21日下午2时,花祭入口处,一位李姓志愿者如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她一起的四五个女孩,自称上海著名社区网站篱笆网以及开心网的网友,未备花的祭奠者可从她们那里免费拿到菊花。

    离领花处不远,一家理发店循环播放着《心经》的唱词,这是天后王菲19日在上海举行复出个唱时,献给火灾遇难者的歌。而在对面的胶州路昌平路路口,中午11时,上海城市交响乐团公开义演,告慰逝者。85岁的曹鹏指挥一曲《Time to say goodbye》(《告别的时刻》),让不少手执白菊的听者潸然泪下。

    等到下午3时,包围胶州公寓的几条路已成人海,“上海不哭”、“上海坚强”等字样随处可见。章良排了近四十分钟的队,才走近祭奠区。堆砌的“花墙”已有小腿高,“花丛”中有挽联、悼词以及送给小朋友的玩偶等等。

    章良注意到,现场摆着的照片,多为遇难老人的生活照,但笑容可掬、服装鲜艳。“上海人讲究,老人家也爱俏,大多不穿布衣素服。”一阵悲痛袭来,章良不由停住了脚步。“献过花的,请往前走。”由于人多,旁边的警察催促着,言辞不失礼貌。

    节能工程之疑

    这场规模空前的花祭逼迫上海陷入反思。

    “9月初,区政府发过通知,说要出资对房屋进行节能改造,当时,是经过我们允许的。既然如此,就算定期安全检查、保温材料抽样检测等细节落实不了,最起码,政府也要找一家合格的公司来操作。”失火公寓10楼的一名住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实上,此工程被静安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转手交给其出资5000万元成立的总承包一级资质企业静安区建设总公司,具体施工单位为该单位的全资子公司上海佳艺建设装饰工程公司(简称“上海佳艺”),而实际的脚手架搭设作业、节能保温工程和铝窗作业,又被“二度”分包给上海迪姆物业、正捷节能和中航铝门窗三家公司。

    据时代周报了解,上海佳艺的资质令人怀疑。2008年,上海建交委官方网站公示中的《关于对未按规定开展2008年度安全质量标准化考核企业公示的通知》中,上海佳艺赫然在列。而据某媒体报道,该公司“4年营收2.4亿但利润不足65万”。

    而对于胶州公寓的节能工程,上海佳艺的转包合同显示,涉及金额仅为1200万元,这与其母公司3500万元的工程资金相距甚远。“从总包到分包,工程资金骤减后,下级转包商只能靠压缩工期、降低材料成本谋利。”沪上一位建材行业的项目经理告诉时代周报。

    在该经理看来,按照严格的施工规范,当胶州公寓被搭上铁、竹混用的脚手架,围上绿色的尼龙防护网后,与其同排的胶州路728弄2号以及常德路999号公寓就不能做类似处理,以避免火灾发生时的连带效应,而目前,三栋公寓齐齐被“包裹”,无疑是“抢工期、抢进度”的做法。

    此外,负责节能施工的一名工人曾在火灾当天对时代周报介绍,这是一种新型的大楼保暖措施,即先在墙壁外面抹上泡沫填充物,再用水泥粉刷。而后,国务院下派的“11·15”火灾调查组认定,致灾因素之一正是此种聚氨酯泡沫保温材料,它的燃烧速度之快,甚至能在瞬间致使整栋楼形成大面积、立体式的火场。

    “不久前,社区里还跟施工单位反映过,称民工经常乱扔烟蒂及保温材料,只是,未等到反馈,惨剧已始。”胶州路728弄2号公寓的一名住户说。而这些尚未清理的易燃材料占据楼梯通道,又成为住户逃生的最大障碍。

    “由于是老户型,除了电梯,整栋楼只有一个狭窄通道,一般仅供两人并排行走。”15日火起时,章良正在该楼15层,久等电梯不来,他感觉不妙,便顺着满是垃圾的楼梯奔跑而下。

    11月17日,胶州路火灾的五大问题被国务院调查组最终认定,包括电焊工无证上岗、装修工程层层转包、施工现场管理混乱、违规使用易燃材料以及静安建总等相关部门监管不力。

    责任谁担

    胶州路火灾第二天,上海警方迅速宣布,已对8名犯罪嫌疑人实施刑事拘留。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程九龙解释称,主要事故原因为4名无证焊工违规施工,致使失火。公安机关在最先起火部位提取了电焊枪、电机设备等物证,嫌疑人亦留下口供,证据链已经形成。

    调查结果一出,舆论哗然。“执法层面,扣查焊工顺理成章,但从实际来看,弱势焊工操作失误,最多只是肇因之一;而非法转包、分包,无资质企业硬性上工,才是导致大火的根本原因。”媒体人西蒙周如是分析。

    而有建筑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建筑工人中,电焊工每天与电相伴,施工时产生的强光、一氧化碳等均对身体有害,属于危险工种,从业人员相对较少。而其中,通过培训、考试,持有资格证的焊工更是少之又少。因为,即便无证,紧俏的焊工依然能够找到用工单位。

    “没有资格证,上海佳艺为何雇用他们?如果说,是无证焊工叩响了大火的扳机,那么,给他们提供枪支、子弹的人又是谁呢?”被刑拘民工的工友说道。

    事实上,此次事故中,更应追究的是政府主管部门的责任。业内人士指出,大楼节能改造工程是政府出资的业绩工程,静安区建交委也是工程的建设单位,这已构成“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此外,节能改造工程为何没走招标流程,安全监管是否存在失职,这些都应该细查。

    11月22日,花祭后的首个工作日,上海市政府召开常务工作会议。会上,上海市市长韩正在听取火灾事故处置工作汇报后指出,“我与俞正声书记一致认为,上海建筑市场表现出的混乱现象以及监管不力,是造成‘11·15’特别重大火灾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为此,我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深感内疚和自责。”而23日,“11·15”火灾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静安区区长张仁良再次做出类似表述。同日,上海“11·15”大火遇难者赔偿方案出炉。58名遇难者每人将获得96万元赔偿和救助金,而受灾房屋的赔偿将按照“市场价格、全额赔偿”的原则进行。

    痛定之后的上海,反思在继续,追问也仍在继续。

    (本报记者严友良对此文亦有贡献)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上海 火灾 消防 的报道

  • ·痛灼上海(2010-11-18)
  • ·上海花祭之后(2010-11-25)
  • ·上海国资完成证券化率目标(2010-12-30)
  • ·农民工也能成为“上海人”?(2009-07-14)
  • ·走向国际金融中心上海还有多远(2009-07-14)
  • ·1800亿上海国资上市冲动(2009-07-14)
  • ·一个地产开发模式的终结 “水产大王”折戟上海滩(2009-07-14)
  • ·上海合作组织:“我们不搞军事政治联盟”(2009-07-15)
  • ·上海港“合二为一”(2009-07-15)
  • ·唇枪舌剑上海滩(2009-07-15)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