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西首富张新明之逃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11-16 21:35:57
  • 本报记者 杜光利 发自山西太原

    10月23日,当媒体的一则报道在网上不胫而走后,关于山西前首富张新明“出逃门”事件得以确认,张的去向正在成为焦点。

    张新明,47岁,山西省古交市人,仰仗煤炭红利,一个从草根到山西省首富的神话人物。2010年,张以31亿元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并担任山西省十届人大代表,被评为山西省优秀民营企业家。

    悍马车队、豪华婚礼、豪赌、包二奶,一度是山西煤老板的形象刻画,以此招来民众的讨伐和抨击。民间对张新明冠以“煤炭大王”、“太原市第二组织部长”、“山西赌王”等头衔。

    去年,山西宣布煤炭资源整合政策之后,张新明等民营矿主的小煤窑被暴风骤雨式地“关停”,他们和政府、国企商讨整合收编方案,而沾满煤尘的张新明“出逃门”事件,令一直处于社会舆论风口浪尖的富翁们行将告别煤老板身份的谢幕离场游戏亦不是那么清淡。

    离奇失踪

    “‘二汉’的问题说不清,但他出事是迟早的事。”古交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介绍说。

    张新明,外号“二汉”, 山西金业煤焦化集团(下称“金业集团”)董事长,作为“古交最威风的成功者”,他的“出事”,在当地很多人看来是情理之中的事。

    距离太原一个小时车程的古交被群山环抱,因煤而兴的古交,其财政对煤炭的依赖达到了85%以上,这里曾制造了张新明等40多位亿万富翁。如今,遭受市场之变及政策之变,这座县级市似乎已进入一个“冬眠期”—类型各异的中小煤矿在本轮“国进民退”之后,风光一时的煤老板时代已经结束。

    金业集团曾是古交最大的民营煤炭企业,但现在这个“黑金帝国” 如流星一般,在发出耀眼光芒后,已淡出人们的视野。

    在原相、高升村等地,金业集团曾承包和拥有12家煤矿,另有焦化厂、选洗煤厂、自备电厂等,这都是张新明在各个时期创富的筹码和凭依,但现在,它们绝大部分被华润电力收购。

    张新明被通缉前,做成了一宗大买卖—变卖资产。

    今年5月31日,华润电力旗下子公司太原华润煤业有限公司,同金业集团就收购后者旗下10个实体签订了资产转让协议。10个实体包括3个可采储量达2.55亿吨的煤矿、两家焦化厂、一家洗煤厂、一家煤矸石发电厂、一家运输公司、一个铁路发运站和一家化工厂。

    华润电力的另一家子公司山西华润煤业有限公司,此时也正收购金业集团余下的10多个煤矿,预期收购将于今年底完成。

    张新明被通缉的风声最早见于国庆节前的“太原论坛”上,而国庆期间,当地就开始风传“张新明跑了,所有手机都打不通,谁都找不到他”。

    经查询证实,张新明因在河南化名朱磊办理身份证和护照,频频前往澳门、阿瓦图等地,涉嫌骗取出入境证件,被河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

    对此,时代周报记者试图了解更多的信息,但最终未能从河南省公安厅和太原市警方得到回应,太原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和刑侦支队人士表示,暂不能透露有关调查情况。

    “有人想让他跑,他不跑不行。”一位熟悉金业集团的人士说,张新明发迹的路径,与深厚的官场人脉分不开。他不断借助人脉关系获取低息银行贷款和土地使用优惠等。他的出逃带走了涉及官场和煤焦领域的黑幕。

    从矿工到首富

    时光回到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张新明只是一名在井下厮混了多年的挖煤工,他20多年的人生是在距古交市区15公里的河口镇一个“缺水没树,只有石头”的穷山村里度过。

    张新明长相俊朗,四方脸,高个头,并且为人豪爽,头脑灵活,行事大胆,但周围没人会想到他竟能在一波煤焦行情中大获全胜,成为无人能超越的煤炭大亨。

    上世纪90年代开始,精明的张新明买来车辆开始跑煤炭运输。其时,煤炭运输是一个很赚钱的行当,张由此发家。1995年,张新明成立了山西华北黄金实业公司,专门做煤炭的铁路运输生意。

    煤炭的铁路运输是一般老板不敢想的事。据称,开一个“户口”先要经过铁路等部门七八道手续,需费时一两年,还要花费巨额的“灰色支出”,取得“户口”之后,在获取车皮的申请等环节中,还需要更大的“灰色支出”。

    而张新明不仅攫取了第一桶金,在此期间,更重要的是,张新明积累了广泛的人脉关系,从官员到生意伙伴。此后,又成立“山西金业物贸有限公司”,乃金业集团前身。

    2000年,张新明正好赶上了成为山西首富的机会。随着煤炭市场开始复苏,山西希望迅速提升煤炭产业结构,古交市有丰富的焦煤储量,张新明决定建立大型的炼焦厂,从事焦炭生产。

    面对煤焦市场的暴利诱惑,在2003年焦炭价格最高的时候,金业集团乘胜追击,断然进行更大规模的产能扩张建设:开建200万吨的焦化二厂、年发电量2亿度的自备电厂和一条年吞吐量500万吨、3.8公里长的铁路专用线,几乎与此同时,张氏决定投入近6亿元,建设两个120万吨的焦煤煤矿,以期为焦炭厂供应原料。

    金业集团这些新开工项目,同样都有巨额的银行贷款做支撑。张氏家人曾对外宣称,集团有10多亿的银行贷款没还。

    整个2004年,金业集团虽呈现爆炸式的发展状态,张氏家族积累的资产达39亿元,然而,此时的金业,因为激进手段,其实已经走到了“跌跟头”之地。

    2005年,遭受市场之变,焦炭价格一路下跌,造成了大量焦炭厂出现产能放空的现象,焦炭行业处于全行业亏损状态。“当时金业每吨焦炭亏100多元。”熟悉金业集团的一位人士说。

    更要命的是,2005年底,扩张项目陆续形成新的产能,金业面临巨大亏空之忧,面对滚滚压来的经营危机,机焦厂的焦炉不能熄火停下来,金业只得苦撑,其资产出现大缩水,张新明把未来的希望寄托在其他焦化厂倒闭出局上。

    颓势与劣迹

    “他是一名精明的天才赌徒。”当地一位煤老板曾如此评价张新明。然而这次,“天才赌徒”终陷四面楚歌之地。

    先是,曾贵为古交市“效益最好的民营企业”的金业集团,被爆出在环保问题上记录不佳。

    2004年2月,原国家环保总局全国范围内通报26个典型环境违法案件,金业名列其中。其年产100万吨焦炭工程被发现未执行环评和“三同时”规定,没有污染治理设施,严重超标的生产废水直排入河,污染了原平川河水和下游的汾河。而二期焦炭工程,又在未办理任何环保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开工建设。

    2004年7月,金业集团又登上太原市通报的本地18家严重环境违法企业黑名单。太原市环保局称,金业未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且选址不合理,工艺技术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污染防治设施不配套。

    2007年7月,金业集团旗下古交公司再次被太原市环保局宣布实行挂牌督办。

    陷入“环评风暴”漩涡的金业,随即再度被裹挟进“草粮”危机中。

    式微颓势一路跟随。2009年2月22日,位于古交的屯兰煤矿发生矿难,一夜之间,山西所有的小煤窑一刀切地处于停产状态,两个月后,山西煤炭资源整合大浪汹涌而来,随后至今,张新明的煤窑一样也关闭歇业已超过一年半了。

    要保住基业之常青,张新明需要钱,他将目光盯上资本市场。但张新明入主资本市场的路走得并不顺利。2008年入主ST泰格 (现为ST泰复)和*ST威达未果后,还曾试图借壳大通燃气,但最后还是未获成功。

    知情人士称,经营出现严重困境,驶惯了顺风船的张新明,便已经开始筹划变卖资产。他与山西几大煤炭集团均有过接触。

    来自太原当地的消息称,在2008年,山西省在开展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行动中对张新明立案调查,抽调了几十人成立专案组并对张新明采取了限制出境的措施,张嗅到了危险。有网友预言,这或许是张将金业集团匆匆卖给了华润,并向境外转移资产,准备外逃的因素之一。

    古交市一位官员私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原始积累完毕的张新明,几乎跟古交领导不打交道。据称,凭借自己的财势和影响,张曾力助数位官员成功升任高位,由此建立了庞大的幕后关系。

    原太原市商业银行(现为“晋商银行”),也是张新明发迹之初的重要合作伙伴之一。

    据当地媒体报道,2002年春节、2003年中秋时节,张新明先后行贿原太原市商业银行行长吴元港币10万元、人民币10万元;2005年9月7日,吴元因受贿被山西省原平市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7年。张新明也因此接受过调查。

    吴元一案使张的问题暴露出冰山一角。为此,2006年12月21日,太原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人事任免,决定接受张新明辞去省人大代表职务的请求。

    风光一时的富豪,似繁华落尽的枯叶随风而去。目前,张新明仍没有拘捕归案,而公众关心和思考的是:为何张新明搞假证件,成功逃匿了,才有了通缉追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山西 首富 张新明 煤老板 的报道

  • ·山西首富张新明之逃(2010-11-16)
  • ·能源大省山西转型之痛(2009-07-21)
  • ·山西煤改陷入僵局(2009-07-27)
  • ·山西面临转型之痛 GDP全国唯一负增长(2009-08-06)
  • ·山西煤炭:整合进行时(2009-09-10)
  • ·山西煤改 3000亿民资流向何方(2009-10-28)
  • ·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所长王宏英:煤老板应退出历史舞台(2009-10-28)
  • ·温州煤老板500亿搁浅(2009-11-05)
  • ·勾兑打翻了山西醋坛子(2011-09-07)
  • ·山西民间借贷:转型中的危机信号(2011-10-20)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