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运借力 广州图变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11-10 22:23:00
  • 11月8日,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幕式在修整一新的海心沙岛进行第四次彩排。

    见习记者 王丽榕 实习生 朱乔俣 发自广州

    11月8日晚,广州市珠江新城海心沙,火树银花,人声鼎沸。第16届亚运会开幕式预演,正如火如荼地进行。

    50来岁的猎德村村民李梁专注地看着。当千人猎德鼓表演亮相时,李梁激动得不能自已。随着亚运开幕,猎德鼓将为国人、亚洲人乃至全世界人民所知晓,这对于猎德村,将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很多人会慕名来猎德,我们的房屋出租、酒店生意等,都会旺起来。”李梁满怀憧憬。

    一场亚运会,改写了并将继续改写默默存在了800余载的猎德村的历史。而这,不过是亚运改变广州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亚运引擎

    2004年7月1日,广州毫无悬念地拿下2010年亚运会举办权。时任广州市市长的张广宁表示,要把2010年亚运会办成最好的亚运会之一,要借亚运这个契机,将广州建成带动全省、辐射华南、影响东南亚的国际化大都市。

    中山大学教授袁奇峰当时是广州市规划局总规划师,他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1987年六运会直接催生了天河新区的奇迹,2001年的全运会,又成就了一个新东圃,利用大事件推动城市发展,广州很有经验。广州希望借助亚运会,实现前任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提出的‘2010年一大变’的目标。”

    于是,新一轮浩大的城市建设迅速酝酿。2004年底,以“东进、西联、南拓、北优、中调”的战略思想为指导,广州市规划局编制了三个规划:《面向2010年亚运会的城市规划建设纲要》、《2010年大变规划(建设亚运之后的生态广州行动计划)》、《广州市近期建设规划(2006-2010)》。这几个文件对广州在未来6年重点发展的区域、亚运场馆和交通设施、生态文明的建设,做了科学而详细的规划。

    根据规划,政府要完成符合申亚条件的44个训练场馆、44个比赛场馆、亚运村,以及满足各国官员、媒体记者、观众游客的服务设施,还有地铁、城市主干道,新白云机场二期工程、新火车站、港口等交通基础设施和城市的环境整治等,当时预计将投入2200亿元。

    2004年亚运申办成功后,亚运城的建设成为广州人瞩目的焦点,因为这很可能是另一个天河奇迹。经过反复评估,亚运城终于选定广州新城(番禺区石楼镇海傍村),并于2007年动工。

    亚运城规划设计项目总负责人、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院长陈建华透露,当初亚运城最终落户番禺中东部,最主要是考虑到2000年广州提出的“南拓”战略,亚运城能对城市中轴线往南发展起到延续作用,也能成为广州新城建设的启动区。

    城市大跃进

    全方位的规划定版后,大规模城市建设从交通逐步拉开序幕。

    李梁记得,2004年,广州地铁三、四号线正在紧锣密鼓地施工,如今,广州已经建成8条地铁,除一、二号线外,剩下6条线路均在2006年-2010年不到5年内建成通车。2005年,广州南站、白云机场二期工程也宣布开工。

    如火如荼的城市改造中,2007年,猎德村迎来了命运转折点。

    猎德村位于天河区珠江新城中央商务区(CBD)的南部,面朝珠江。20年前,它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村庄。随着广州城市化步伐的加快,猎德村成为一个城中村。因外来人口密集,藏污纳垢,被视为珠江新城的“毒瘤”。

    珠江新城1993年被确定为广州21世纪的CBD。然而6年后,当广州在珠江新城举办建国50周年焰火晚会时,这里依然一片荒凉。2004年申亚成功后,珠江新城被规划为广州重点建设的主城区,也是广州“东进、南拓”的连接点。随后珠江新城成为一片繁忙的大工地,人气渐旺,西塔、东塔、“小蛮腰”的建设更是使其成为广州一颗璀璨的明珠。

    猎德村的改造顺理成章地提上了议事日程。整体拆迁,还是局部修整以保存岭南文化?经过激烈争论,猎德村选择了整体搬迁方案:把部分村属土地盘给开发商,由开发商在猎德大桥东建设村民拆迁安置区,桥西则建设酒店和办公楼,为村集体经营财产,年底可以分红。

    2007年中秋,猎德桥东的村民搬离原来的房子。3年后,广州亚运会开幕前夕,村民都住进了桥东崭新的小区。

    李梁抽到一个150平方米的江景房,下面是整饬一新的临江大道。西望是帆船形状的亚运开幕场地海心沙,其旁边是刚落成不久的广州第一高塔“小蛮腰”。“小蛮腰”往北则是广州的新中轴线花城广场,其周边是近两年新建好的广州大剧院、广东省博物馆、新图书馆和少年宫。广场上花团锦簇,绿草如茵,LED屏幕循环播放着亚运吉祥物的宣传片。

    “借着亚运东风,猎德村村民都住上了新楼,随着亚运配套建设的完善,我们的楼房节节涨价。”李梁笑道。更让李梁高兴的是,地铁5号线穿过猎德村并设站,村民无论去机场、广州南站还是亚运城,出行都大为方便。

    立体更新

    因亚运之名,广州的变革不仅仅在于交通和新建筑、新房子,而是一次全方位的立体的变化。比如水环境,比如制度。

    搬回新居后,猎德村村民们发现,猎德涌不臭了,偶尔还能看见水里游着鱼,大家很是惊讶。拆迁前,猎德村人口密集,大量生活污水没经过处理,直接排入猎德涌,使其成了一条污水渠,臭气熏天,蚊虫肆虐。2006年,它是广州市政府确定的市区7条重点整治的河涌之一。

    2008年12月,亚运脚步逼近。广州市政府召开全市污水治理和河涌整治动员大会,市政府决定到2010年6月,投入486.15亿元治水,其中广州市水务集团投入216.86亿元,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投入145.5亿元。

    市长张广宁在会上要求,举全市之力,采取超常手段,亚运前实现水环境的根本性好转。他还向各区、县级市政府以及水务投资集团下达了任务书。每个污水处理厂,每一条河涌,每一个污水提升泵站,都具体到个人负责,并公布了每个人的监督电话。

    此前,广州也曾提出要大力推进水污染治理,但成效并不明显,而这一次要求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完成多年一直未完成的目标,广州市水务局局长张虎直言:“这是一个跳起来能够得着的目标。”

    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向记者分析,以前治水多是头疼医头,没有配套治理,而之所以无法配套,关键是资金不足。仅治水一项,竟然要投入近486亿元,更何况还有其他项目。

    “广州市政府的财政压力是非常大的。”王则楚说。

    早在2004年,张广宁就说:“(亚运城市建设)如此大的投资量,除了政府投入,还要利用社会、民间力量来做。”为了完成迎亚运的种种建设,广州开始从制度上想办法。

    2008年1月,广州市水务投资集团成立,任务之一就是进行市场化融资,用于改善广州水环境。2009年2月,该集团与中国银行等14家银行组成的银团签订了总金额为350亿元的贷款合同。同样成立于2008年初的广州市城投集团,也融资28亿元开发珠江新城CBD和“小蛮腰”。此外,为迎接亚运投资100亿元的“穿衣戴帽”工程也有部分通过城投集团融资。这两个公司通过经营城市公共基础设施,比如污水处理厂以及建成以后的“小蛮腰”来实现收入,从而还清负债。

    有了资金保障和监督压力,经过一年多的奋战,广州河涌水质明显好转。“至少不臭了。”李梁很是欣慰。

    改变仍将继续

    广州市6年来为筹备亚运而疾速推进的城市建设,让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李梁总感觉有些突如其来。

    亚运会开幕倒计时之际,在猎德小区中,绿化工地随处可见,草皮都是刚种上的,多数还没有成活。李梁说:“为了亚运,我们的房子难免赶工期,好多配套还没做好,一个月前搬进来时都是乱糟糟的。不过这可以理解,亚运嘛,大事啊。”

    李梁告诉记者,乔迁新屋确实让人满心欢喜,但所有房子都统一装修,这一突然的转变让村民感觉像是住进了没有铺地毯的宾馆,不适应。

    广州为亚运所作的努力,也并未获得全部的舆论支持。对于“穿衣戴帽”工程,多数市民因其工期太长、影响日常生活而深感不满。而袁奇峰质疑“穿衣戴帽是广州在设计方面的不自信,谁说加了个红屋顶就一定比不加更好?”广州市人大代表刘江华直到今年初还在追问,“穿衣戴帽工程的资金是否经过人大批准”。对于BRT,多数市民问,巨额投资建设BRT,能否解决交通拥堵问题?

    对以上质疑,政府的回应不尽如人意,但是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则认为,这是在亚运工程的带动下,广州市民主动与政府沟通,是市民参政意识与民主意识逐渐提高的表现。

    随着11月12日亚运会开幕,亚运工程全部完工,崭新的广州,将如何在后亚运时代保持亚运成果,继续推进城市发展?又一个新的课题摆在了广州面前。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亚运 借力 广州 的报道

  • ·亚运涂上岭南韵味(2010-11-10)
  • ·历届亚运安保力量(2010-11-10)
  • ·谁的亚运安保?(2010-11-10)
  • ·亚运安保进行时(2010-11-10)
  • ·亚运借力 广州图变(2010-11-10)
  • ·城市 因盛会改变(2010-11-10)
  • ·霍震霆:“这将是史上最好的亚运”(2010-11-10)
  • ·何振梁:大型体育活动意义深远(2010-11-10)
  • ·刘江南:亚运带来一个新广州(2010-11-25)
  • ·深圳大运会 向广州亚运会学什么(2010-11-2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