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度的隐秘战争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0-11-03 21:59:00
  • 本报记者 马欢 实习生 韦杏伶

    印度铁矿资源最丰富的矿井—拜勒迪拉矿山坐落在偏远的切蒂斯格尔州,它曾经由16名警察守卫。

    2006年2月9日晚,一伙分离主义分子来袭,他们切断了拜勒迪拉矿山总部电源,在警卫占据防御阵地之前便结束了战斗。仅仅几分钟,8名警察殉职。

    这只是悲剧的开始。

    这些警卫守护的不仅仅是价值800多亿美元的矿藏,还有庞大的军火库。突袭结束后,当地村民将军火库扫荡一空,取走20吨军火。

    这场袭击过后四年半,被偷走的炸药已遍布全国,它们被重新包装成带滚珠轴承、螺丝钉和切碎式钢筋的咖啡罐炸弹。

    今年5月,一辆拖拉机将一辆载满平民和警察的公共汽车化为乌有。当月下旬,另一辆拖拉机摧毁了一段铁路,导致一辆旅客列车脱轨并坠入峡谷。像这样的小伏击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发生。

    印度分离势力在印度穷乡僻壤活跃了40多年,不断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袭击政府武装。他们正在摆脱阴影并因它而逐步兴旺起来。

    10年以前,这些反政府武装分子—通常被称为纳萨尔派—似乎已经消失殆尽。然而,在接下来的数年时间里,这些分离主义分子竟不可思议地卷土重来,一批经过改良后的新一代战士重组了纳萨尔派,他们自称要申讨“自由化、私有化和全球化政策带来的罪恶”。

    贫穷困局

    尽管印度的反政府武装叛乱很少受到南亚之外的国家的关注,但这已不再是一个孤立的农村暴乱事件,而是一场全面的游击战争。过去10年,大约有1万人死亡,15多万人流离失所。

    拜勒迪拉矿山袭击过后不久,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表示,分离主义分子是“国家内部安全唯一的最大的威胁”。

    2009年,辛格推出一个名为“亨特绿色行动”的增兵计划:预计部署近10万个新的准军事部队和警察,以控制大约7000名叛乱分子和他们的20000多名支持者。印度报纸几乎每天都对这个“成功的行动”进行报道:警察用尖竹竿将武装嫌疑分子的尸体串到一起,并将俘获的武器和弹药公开展示。这种严酷的战术让印度出现了严重分化。

    这些现象不该发生在21世纪的印度,一个20年完成技术驱动开发试验的国家,一个全球化最成功、最著名的神话之一。然而,大量的印度人都错过了富裕的机会。目前,印度是地球上经济分层最严重的社会之一,政府机构严重腐败,公共教育和卫生保健基础设施仍然处于贫血状态。

    联合国报告显示,印度的饥饿人数比例在20年内丝毫未动。尽管新德里、孟买和班加罗尔拥有明亮的IT中心和庞大的工程项目,但印度的广大腹地仍然是遍地污垢。

    如果你将当今分离主义分子的分布地图覆盖在一张印度采矿区地图上,你会发现,两者重叠得近乎完美。这些分离主义分子的活动区域位于相接壤的切蒂斯格尔和恰尔肯德邦,其中大部分地区是乡村州。

    在印度城市生活的精英们对这些乡村州的看法十分相近:有着独特的景观,到处可见起伏的森林、煤矿、极度的贫困和成为笑料的居民。

    矿产诅咒

    2008年,切蒂斯格尔和恰尔肯德邦的矿业收入超过200亿美元。但是,由于灾难性的错误管理,当地许多无家可归者、失业者及长期生活在有毒环境中的人们投靠分离势力。“与其在别人的土地上苟活,不如在自己的土地上战死。”当地居民Phul Kumari Devi称。矿藏还是分离主义分子的提款机。通过敲诈勒索、隐蔽攻击和盗窃,反政府武装获得了源源不断的矿业收入。

    在恰尔肯德邦的兰契机场,你看到的第一个路标是“欢迎您来到煤之乡”,这里,在丛林和村庄之间,布满车辙的道路旁,土地里的煤层清晰可见。男人们的车驮着鼓鼓的麻布袋,里面装满了煤炭:他们是黑矿主雇佣的短工,偷偷从成千上万的黑矿区中刮下这些煤炭,并将它们作为燃料挨家挨户地卖出去,为的是每天能多赚几美元,比做农民时在恰尔肯德邦贫瘠的土壤上苟延残喘要强得多。

    19世纪末,印度人发现了此地丰富的矿藏。今天,该地区承载着一百多年来重工业造成的明显疤痕。一条破旧不堪的公路上,热气混杂着浓烈的一氧化碳的味道从一条巨大的裂缝中冒出。路面下一百英尺的地方,一个废弃矿井中巨大的地下煤火正在燃烧,其散发的热气能融化掉路面上人们的鞋底。

    像这样的煤火在恰尔肯德邦至少有80处。1916年至今,切里亚城附近一场由矿工的疏忽造成的煤火持续燃烧并逐渐扩大,如今火势之大已经给当地居民带来严重威胁,将40万居民推入地下火海。

    战略失败

    总的来说,印度已经在这场战争中失败了。它误把工业化进程简单当做经济的发展—误认为在没有对政治体制和司法体系进行现代化改革的条件下,可以推动21世纪经济大发展;或者在新德里没有秉公执法的情况下,可以阻止腐败行为。

    目前,印度政府正在增派陆军顾问,增加军用设备—至今,这场战争只动用了印度相当于一支国家警卫队的警力,而没有用到正规的陆军—并在分离主义分子最活跃的地区花费数十亿美元完善基建项目。

    然而,印度政府并没有考虑到,这样做导致的最先后果可能是切蒂斯格尔和恰尔肯德邦的居民被迫加入分离主义分子的队伍。

    当地一位警长被问到警察都采取哪些措施来应付分离主义分子时,他的回答是,警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把文字性宣传材料散发到大多不识字的农民手中,并在每棵树上钉上告示牌,警告人们远离分离主义分子。“我们进树林不只是军事行动,我们还钉告示牌。”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印度 战争 的报道

  • ·外交逢源:不一样的印度(2010-11-03)
  • ·印军“凶猛”(2010-11-03)
  • ·印度的隐秘战争(2010-11-03)
  • ·印度进入“拉胡尔•甘地时代”?(2009-07-15)
  • ·《印度时报》印度国防走向多“源”化(2009-07-16)
  • ·印度大选 7亿人“参战”(2009-07-17)
  • ·辛格:“经改之父”再掌帅印(2009-07-20)
  • ·在印度触摸新能源(2009-07-22)
  • ·赛义德:印度总是找替罪羊(2009-07-23)
  • ·印度首艘核潜艇低调下水(2009-07-3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