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钱凶猛 外管局“杀鸡儆猴”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11-03 17:33:00
  • 央行于10月19日宣布加息可能助长热钱围攻中国。

    本报记者 严友良 发自上海

    197起,73.4亿美元。

    这是10月28日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的今年2-10月打击“热钱”的专项行动中查处的案件数和涉及资金数。不仅如此,外管局还公布了8起已作出处罚的银行外汇违规案例,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分支机构连同德国北德意志州银行、东亚银行两家外资银行,被外管局一一点名。

    作为一连串的动作,11月1日,外管局又公布了9起对违规办理外汇业务的企业和个人的处罚通知。

    “发达国家货币贬值造成全球资本流动性泛滥,加上中国人民银行刚刚宣布了加息的决定,使得中国政府对热钱变得谨慎。”在广东省社科院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热钱研究专家黎友焕看来,国内外的经济形势决定了央行打击热钱的力度前所未有。

    通报震慑玄机

    “73.4亿美元违规操作资金这个事情,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了。”11月1日,黎友焕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外管局查实热钱的行动只能算是“旧闻”。

    黎友焕解释,今年2月份起,国家外汇管理局即启动了应对和打击“热钱”专项行动,加强对无真实贸易或投资背景违规跨境流动资金的打击。而在5月份的时候,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邓先宏就曾介绍了行动的一些阶段性成果。当时,邓先宏指出,“专项行动共计非现场排查跨境交易347万笔,累计排查金额4400多亿美元。已查实190起涉嫌违规案件,涉案金额73.4亿美元。”

    早已查实了案例,直到最近才高调通报,在专家看来,这背后玄机不少。

    据黎友焕研究,今年一季度有大量热钱涌入中国,但4月下旬到5月份,由于楼市调控、股市走低,热钱流出的量很大,特别是那些有美国背景的投机资金净流出。或许正是基于当时略显“平稳”的局面,国家外汇管理局没有在5月份对外公布这些违规情况。

    而10月28日和11月1日的通报,关键就在于第三季度以来整个形势的“急转直下”。

    北京工商大学期货与证券研究所所长胡俞越推算,根据目前业内对热钱的两种计算方法:“国家的外储增加量—外商直接投资(FDI)—贸易顺差”、“新增外汇占款—外商直接投资—贸易顺差”,9月份中国新增热钱可能高达752亿美元(据第一种算法)或373亿美元左右(据第二种算法)。

    “三季度的外储增加额远高于国际收支,热钱流入推高外储的迹象明显。”黎友焕指出,“不仅如此,流入热钱的资金结构也发生了变化。过去流入的资金大多以港澳台的储蓄资金或投机资金为主,现在各路资金都有,除欧美资金外,还有周边国家,包括来自日本的热钱。”

    更令决策者担心的是,央行于10月19日宣布加息可能助长热钱围攻中国。“目前,中国面临着通胀严重和热钱涌入的局面,本着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原则,央行选择了加息。但加息是把双刃剑,它可能加速热钱进入中国的步伐。”安信期货研究发展部总经理姜德增认为。

    原来,为了应对2008年以来的金融危机,全球几乎所有国家都采用宽松货币政策,结果造成了世界性的资本泛滥。与此同时,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几乎都是零利率,而中国的存款利率在10月19日宣布加息之后调高到了2.5%。“其他币种在贬值,而人民币在加息,这意味着,不少外币只要变成人民币资产即能获得升值。”南华期货研究所所长朱斌解释。

    “热钱看中的还不仅仅是利差,它更看重的是短期套利。9月30日的房产新政暂时性堵住了热钱炒作房地产的空间,股市就变成了热钱投资最重要的去向。2007年中国股市大崩盘的情形至今令人记忆犹新,这也是政府选择在这一节点高调打压热钱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加息之后中国股市背后的确有资本推高的迹象。”胡俞越分析。

    人民币加息后的股市表现印证了胡俞越的看法。11月1日,沪深股市高开高走,基本走出单边上扬行情。两市股指均上涨了2.5%以上,沪指当日站稳3000点,上证综指上涨75.19点,深成指上涨376.53点。

    央行高调震慑热钱进入中国,特别是进入股市的用意明显,这一点从通报中就可看出。“10月28日通报处罚的是那些掌握外汇进入中国的渠道的金融机构,而11月1日通报的则是作为外汇实际操作者的企业和个人。显然,央行就是想通过‘杀鸡’的方式警示热钱。央行‘骇击’的目的是为了显示其继续对热钱采取高压打击态度。”中国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的张涛博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热钱虎视眈眈

    对于外管局查实热钱的数字,长期从事热钱和地下钱庄监控研究的黎友焕认为这仅仅是中国热钱规模的“零头”。

    “尽管目前业内对热钱的定义和热钱的计算方法存在不同的看法。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热钱规模远不止73.4亿美元。”黎友焕明确地告诉记者。

    在记者访谈的专家中,也几乎没有人相信中国的热钱规模只有73.4亿美元,一些人甚至预测中国热钱的数字应该是几千亿美元甚至高达万亿美元。“进入楼市、股市的热钱都不止这个数字。”张涛博士告诉记者,仅仅今年第三季度进入的热钱就可能高达几百亿美元,“你想象一下,中国的热钱数字会小吗?”

    更可怕的是,“根据我们的监测,10月中上旬以来,热钱流进来的速度越来越快了”。黎友焕表示,现在全球流动性泛滥,各国猛发货币,所有资金都在寻求出路,而在加息背景下,本已憧憬人民币升值的热钱将更有动力涌入中国进行套利交易,“这将加速热钱的流入”。

    这并非杞人忧天。近日就有香港媒体报道,约有6500亿港元的热钱正在流入香港这一内地热钱“蓄水池”,这些热钱无不窥视着中国大陆金融政策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伺机而入。

    对于热钱看中中国,专家们认为很容易理解。“热钱追求的是利润。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资本流动性泛滥。而热钱向中国流入既可以规避国际金融动荡风险,也可以对人民币套汇套利,还可以对国内股市、楼市进行投机。”朱斌指出。

    对此,张涛博士介绍,他在高盛、摩根士丹利等投行的报告中也可看出这些机构长期看好人民币升值,并直接鼓励旗下的投资人购买人民币资产。

    完全杜绝不可能

    正因为此,如何防控热钱是当前中国政府的重要任务。然而,在不少专家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据邓先宏的说法,我国尚未发现境外热钱有组织、大规模流入境内,违规流入的“热钱”多采取“蚂蚁搬家”方式,呈现多点式、渗透的特点。而黎友焕也告诉记者,当前热钱进入中国的具体手段包括此次通报涉及的虚假贸易、增资扩股、货币流转与转换等一千多种。阻止热钱进入的难度可以想象。

    黎友焕曾撰文提出,尽管2007年9月至2008年10月底,央行联合有关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雷霆行动”,协助警方破获地下钱庄案件45起、涉案金额约1053.1亿元,但“没有暴露的地下钱庄的数量远远超过人们想象”。

    此外,资本项目存在的一些管制漏洞也为热钱的进入打开了方便之门。邓先宏就指出,“资本项目中各个子项目之间管理方式和管制程度存在一定差异,因此,热钱必然竭尽所能避开管制,从开放和便利化程度较高的渠道渗透流入。”

    这次通报处罚的6家银行的分支机构就是最好的例证。事实上,随着中国经济日益开放,银行金融创新也日趋活跃,而为企业规避外汇管理提供了一定便利。特别是一些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冲动较强,很容易让一些“热钱”混杂其中。

    “完全杜绝热钱进入中国是不可能的。首先,很多的热钱是打着合法的幌子进入中国的;其次,资本市场上,只要有利润空间,热钱就有进入的冲动。而目前,中国市场确实让他们找到了这个空间。”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指出,在现有国内外经济环境下监管热钱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事实上,热钱进入中国不一定是坏事,这说明大家看好中国经济的前景。”刘煜辉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然而,前一段时间,一些人对大蒜、苹果等物品的炒作还是让人们对热钱“深恶痛绝”。

    “所以,对于中国来说,需要做的是更加注重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更加注重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结构调整,不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进一步发挥市场机制的基础性作用,避免给热钱提供持续套利投机的空间。”刘煜辉接着指出,“除此之外,政府还要着眼当前监管中的重点渠道、重点项目和薄弱环节,不断完善外汇管理以及相关管理政策,加强监管协调,充分发挥监管合力,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外汇交易活动,切实维护好涉外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外汇政策环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热钱 外管局 人民币 的报道

  • ·热钱凶猛 外管局“杀鸡儆猴”(2010-11-03)
  • ·热钱涌香港(2009-10-21)
  • ·热钱出逃:看空中国还是拯救欧债(2011-12-01)
  • ·热钱入内蒙 为煤癫狂(2012-04-19)
  • ·热钱鏖战香港(2012-11-08)
  • ·页岩气开发激发热钱躁动(2012-11-22)
  • ·朱长虹:低调跨界者(2013-07-24)
  • ·货币超发悬疑(2010-12-23)
  • 今年,宁吉喆的头衔频频增加:除了国家统计局局长、党组书记之外,他还是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魏琳证实了他的忙碌:“每天他都是发改委和统计局两头跑”。

    “圈内一般认为,做很多硬广的P2P多数有问题”,她表示,自己所在的互联网公司很少投放硬广,因为在百度或360投放的推广已经足够获取他们对应的投资人。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刘鸿飞并不避讳谈失败,但他更感兴趣的是下一步的成功。“理性地说,创业肯定会有失败的风险,但为什么不多想想,未来柬单网或许可以成为柬埔寨的阿里巴巴或者亚马逊呢?”

    刘大成认为这次中铁总和海尔合作,只是态度真正转变的一个开始:“市场化的核心应该是,中铁总从原来合同上的甲方变成了乙方,真正地是为他人服务。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即将入夏,笼罩在互联网金融头顶上的低气压一直未散,从“准生”“规范”“监管”再到“整治”,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互金行业几乎走完了春夏秋冬。

    “彻底摆脱部门利益和门户之见的束缚”,中国从网络大国走向网络强国的强烈诉求,让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习惯了单打独斗的中国IT巨头们,终于走到了“联盟”的时刻。

    “莆田系”风雨欲来。时代周报记者获悉,4月4日,清明节,一场针对眼下百度危机的内部研讨会将在莆田召开。

    “院团模式几十年来都没变过,坐在办公室等着演出,其实90%的演出都是亏钱的,互联网时代市场需要什么?”张钎觉得文艺演出需要转变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