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南水患,仅是天灾么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10-28 01:17:15
  • 海南水患敲响的警钟不知能否惊醒梦中人。

    本报记者 王楠杰 实习生 雷佩雯 发自海南海口、文昌

    10月25日,海南省文昌市的街头洒满阳光,行人往来如织。并没有太多暴雨肆虐留下的痕迹,只有悬挂着的横幅提醒着人们,几天之前,这里还是满目疮痍,一片泽国。

    传说中“五百年一次”的13号超强台风“鲇鱼”没有如天气预告那样正面登陆海南,这也让神经紧绷了大半个月的人们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在此之前,一场“六十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了这座海岛,先后两轮强降雨导致海口、文昌、琼海等17个市县482.29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114.5亿元。

    目前,善后工作正在紧密进行当中。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这场大暴雨所造成的水灾,暴露出海南存在的一系列的问题。

    小村覆灭

    10月8日凌晨2点,文昌江村村民陈如锦在睡梦中仿佛听到轰隆隆的水声,起床查看,刚下地就发现自家祖屋灌进了很高的一层水。

    “足足有30厘米左右,都已经快要淹到膝盖了。”他回忆道。 

    陈如锦顿时紧张起来,他跑到屋外,大声呼告村民们“洪水来了,赶快往高处跑”。他一边通知村民转移,一边用电话给陶坡居委会报告情况。

    村民们听到叫喊,纷纷将电视机等值钱的家具往江村后地势较高处搬。凌晨3点左右水渐渐退去,30分钟后,当地有关领导赶到江村。

    可正当村民们以为问题不大,准备返家时,凌晨5点左右,忽然听到震耳欲聋的水声。“轰隆轰隆的,声音好大,好像海啸一样,没多久,洪水一下子就像一个个巨浪扑过来了。”村民陈行旺说,“当时在场的领导立即组织村民往高处跑,当我们被转移到最高点再看村子,整个村子已是汪洋大海,连屋顶都看不到了。”

    而当地派出所的所长,因为一直殿后,在现场护着村民逃跑。当人们全部都跑到高处时,当时的水已经淹到他的胸口了,差点就被水冲走,上不去了。

    大约早上7点,水位退了一点,村民们再回到村子时,房屋基本都被水冲倒塌,只剩下残垣断壁。

    “我们回到江村时,房屋没了,良田没了,哭声一片,惨啊……”陈如锦仍对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后来村民才知道,第一次进水是村边的小水库“水桥山塘”决堤。第二次大水是赤纸水库决堤—这也是导致下游四五个乡镇,十几个乡村,及文城镇水漫高楼的罪魁祸首。

    “水库为什么说垮就垮了啊?为什么没有预警啊?”不少村民仍对此大惑不解,而对于政府要求他们的“生产自救”,也毫无头绪。

    洪水不仅冲毁了江村所有的房屋,还冲走了江村的农副产业。据陶坡村委会支部书记陈行顺介绍,在这次暴雨中,赤纸水库决口下游4000多亩基本农田和坡地作物全部受灾。

    曾经生活富足的江村村民一夜之间成为灾民,洪水过后近半个月了,被浸泡过的江村仍一片萧索。江村的房屋几乎全部倒塌,踩着破碎的砖瓦和厚厚的淤泥,村民韦秀珍难以想象,家里的房屋是怎样被催毁为废墟,只剩下摇摇欲坠的厨房和洗手间。

    据介绍,江村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是胡椒、橡胶和水稻,一场洪水把他们生活的重要经济来源全部冲走,由于农田全给淤泥覆盖,且破坏严重,就算他们想重新育秧种苗也没办法了。

    而尽管目前当地政府已担起灾后安置的工作,但江村的重建之路仍是个未知数。

    天然隐患

    像江村这样受灾严重的村庄在这次暴雨中并不少见,据海口市三防办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单是海口市便尚有51个村庄存在内涝情况,受灾群众共31646人。

    海南省林业局森林防火办原主任刘福堂告诉记者,大部分村庄道路和桥梁设计不周,“现在都成拦水坝了”。而从设计施工来讲,排水都很薄弱。一下大雨后,公路就成拦水坝了,排不出水。

    当然,水库也是一大问题。陵水县隆广镇水利所所长陈开雄10月17日上午在万州岭水库巡查时发现,连续强降雨导致水库水位超过设计容量,大坝底部出现了一个直径达50厘米的管涌。

    “外堤坝的泥土刚刚堆好,堤坝就像馒头泡水了一样,比较松软,出现冲沟、堤坝滑坡和管涌等险情,非常危险。”说起刚发现险情时的状况,陵水县县长王雄依然心有余悸。

    水库隐患发现在临界点的陵水县最终并没有遭受到太大威胁,几天的奋斗之后,终于又让水位降到警戒线之下—但这已足够让当地人惊出一身冷汗。

    10月16日,海南省水务厅发布消息称,海南省共有1117座水库,其中有564座水库存在安全隐患。而如果不是这场自9月30日开始的强降雨,或许人们不会知道还有这么多“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自己头上。

    水库溃坝只是一个方面,令本地人更为不解的是,原本具有一定排水地理优势的海南岛,为什么在多日降雨中积水不退?

    “从海南地理条件来看,中间高,周边低,有154条河流入海,来得快,去得快,所以本身的排水条件很好。”刘福堂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这次水灾背后,其实人为因素更占多。

    刘福堂认为天然植被和天然林遭破坏是其中一大主因。“天然林本身有涵养水源,保育水土的作用,蓄水条件好,降雨后可以地表吸收,分流雨水,减少雨水的流量,减少径流,地表吸收雨水后,不容易发生泥石流、滑坡这些地质灾害,这次植被破坏的地方都发生这些灾害比较多。”

    海南栽种的海防林以木麻黄为主,自1956年种植以来,历史上曾四次对海南的海防林造成灾难性破坏,目前的防护功能已大打折扣。记者在东海岸沿线看到,原本具有防风疏水作用的海防林被砍伐得所剩无几,取而代之的是并不实用的观赏林种。

    一名文昌本地人告诉记者,几乎每隔8年文昌便会有一次大的内涝,但没有一次像这次这样严重。

    排不了水

    相比农村,海南城市的排水情况也不令人感到乐观。

    城市给排水系统专家、北京工业大学建工学院教授周玉文告诉记者,海南现在的水库建设,城市防洪堤坝的建设,排涝建设标准都非常低。

    “我们有个设计标准叫‘重现期’,例如百年一遇从概率的角度就是一百年才能发生一次这样的灾害,现在海南的地下设施连一年都不到,所以年年都发生灾害。”

    周玉文指出,现在城市排水系统跟城市发展是配合起来的。城市要盖房子,但一盖房子不透水地表的比例就会增大,径流系数就会提高,下完雨流出地表的水就会比原来多,原来的管道的容量就不够。

    关于城市排水有三种系统:一是城市雨水管道系统;二是城市排涝系统,大的河渠和道路;三是水利防洪系统,水坝等。现在全国城市都缺失第二个排涝系统。从管道排水来说,降雨期间要把水及时排出去,城市设计标准是0.5到3年。

    而按照以上的标准,海南的基础设施都很薄弱。

    作为一个滨海城市,三亚市三面临海,市区内河道纵横,按理来说排水应该不成问题。可是近年来每到台风或者暴雨天,三亚就会发生严重的内涝,个别地方水都过膝了。市政排水设施明显落后,例如三亚湾路,许多路段地下排水设施是没有的,或者说是堵塞的,大量的道路积水直接排到海里,冲毁沙滩,污染海水。本次暴雨期间,三亚周边山体的山洪涌入城乡,给排水系统带来了很大压力。然而,出现积水和损毁的路段大多没有完善的排水渠道,有的排水渠被堵,有的路段在规划时甚至没有配备排水体系。

    自今年1月国家批复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上升为国家战略后,这座力争建设多个发达城市的海岛显然遇到了第一次严峻挑战,而其交出来的答卷并不能令人满意,甚至还有人戏称,多日积水的海南成了一座“国际游泳岛”。

    房地产之过

    国际旅游岛概念的批复让全国各大房地产商蜂拥而至,助长了地产业突进的力度和速度,而投人所好的“一线海景房”纷纷驻扎海岸线边上,更给海南生态带来了负面影响。

    在大雨到来的第6天,便有网友在本地论坛上发帖称“海南水灾,房地产行业是最大的帮凶”—这或许代表了不少当地人对于这群“大陆来客”所带来的衍生物的态度。

    “东部的受灾最厉害的五个县市,就是房地产开发的五个地方,主观上不能说是一种巧合:文昌,琼海,三亚,万宁,临水。而其他的地方受灾较小。”海南著名评论员矢弓认为,尽管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房地产是造成这次水灾的“第一责任人”,但不可否认的是,不管是天然植被遭破坏还是排水系统被堵塞,开发过度的房地产都不能脱离干系。

    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沿海南海岸线方向从南向北,三亚的三亚湾、大小东海、亚龙湾、海棠湾,再到陵水的土福湾、南湾半岛、清水湾、日月湾、香水湾,万宁的杨梅湾、石梅湾,再到琼海的博鳌水城,文昌的冯家湾、高隆湾、椰林湾、火箭发射基地……东海岸已基本被开发商圈地完毕。

    “山洪也好,平原洪水、城市洪水也好,除了强降雨这一因素之外,同时还与水土流失以及行洪道上违反自然规律的建设有关。当大片的草地、湿地被水泥所覆盖,土壤的蓄水调节能力势必会大大降低。”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应用水文气象研究院院长林炳章教授说,在自然界,土壤、草地等下垫面就像一张渗水网,能减少雨水在地表的停留时间,然而,当过度的城市拆建出现,钢筋水泥的大面积铺设,无疑将这张“天然渗水网”堵住。同一时段内,草地可让60%的雨水渗入地下,而水泥却阻挡雨水渗透地下。

    海南省建设项目规划院原高级工程师林鸿民认为房地产对海岸带有一些破坏,开发把防护林、防风林砍掉,造成土地裸露,一下雨就会水土流失,沙子就往海里流,把沙滩、河岸地貌改变了,破坏了海岸的地貌景观,但没有形成对农村养殖的直接破坏作用。海岸带地貌异变,造成水土流失,但不像泥石流会把房子冲垮掉。

    具体影响要看房地产项目在哪里。如果房地产项目是靠近海湾里头,水土流失,那沙子堆积在湾里头,使海水污浊,海水变浅,海里的地貌产生异变,对养殖业影响比较大,因为海湾一般是搞养殖业。还会对滨海旅游造成影响。

    如果房地产是直接面向大海,影响会少一些,例如雅居乐在临水的房地产,虽然开发把海岸破坏了,但后来搞了绿化,做了一些保护设施,所以影响不会这么大。

    因此,如果房地产开发后,没有进行植被覆盖工程,环境工程,修复不好那就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地貌异变;海洋生态环境系统改变(海底地貌,海水澄清度,海水盐度等)。

    10月9日,著名地产商潘石屹在微博上自述从海南“洪水中捡回一条性命”的经历,“水又涨了……水又涨了……水又涨了……三亚,除了洪水、椰子树,什么都看不见,所有的植物都被淹了。我去机场是乘坐木船去的,沿途白茫茫的一片不知哪里是河,哪里是田野。其中三亚市面如同泽国,不少路段的水深及腰,进出市区的路段被禁,民众若不是要蹚水而行就是要坐小木船出入。水又涨了……水又涨了……水又涨了……”

    但在配图中,潘石屹身穿橙色救生衣,一手攀在一艘漂浮在积水上的小船探水,表情愉快,随后甚至还有其在半人高的积水中骑单车的相片。

    这系列微博也在网络上被转发并引来了不少骂声,一名关注事态发展的海南网民向记者表达了他的不满:“为什么要声讨潘石屹?因为海南今次的灾难和以他为代表的开发商恶劣、过度和无序的开发不无关系。因为迄今为止,已经成功侥幸狼狈脱逃的潘石屹还没有对海南人民表示一丝问候。”

    而房地产或许也将在这次水灾之后吃到苦头,这次罕见的洪灾内涝将对海南楼市产生很大影响。长居海南的媒体人何伟认为,最近海南的房地产市场因大雨而变得更加低迷,达到了“少人问津”的程度。在谈到对灾后海南楼市的预期时,他分析说,人们购买住房时一定会考虑安全问题,“如果大雨一来,很多房子都要泡在水里的话,必将影响人的生活和出行,人们一定会重新衡量这里房子的价值。”

    政府之责

    事实上,接近宣传了一年的海南国际旅游岛概念所带来的房价急速上涨以及环境污染,已让海南人疲惫不堪,这次水灾也成为了一部分人情绪的爆发口。

    有消息称,海南文昌市长刘春梅非但未尽“灾前预警”的职责,更在灾情发生10天后才姗姗现身救灾现场,并在会文镇琼文学校安置点对灾民出言不逊,抛出“难道你们来琼文学校是来享受的吗?”“请记住,你们是灾民,是没有被子的”之类的言论。灾民继而怒砸市长座驾,而刘春梅也在镇长的指引及防暴警察的掩护下狼狈逃走。

    “文昌淹了六七天领导都不来,一来就高高在上,民众当然生气。凡是领导在第一时间出现在救灾现场,武警战士去救人的时候,人民都是感激的。但关键时候不来就恶劣了。当老百姓伸手需要帮助的时候不来,百姓当然生气了。”矢弓告诉记者,这次暴雨最先做出反应的还是媒体。“下雨下到第三天媒体开始报道了。我们的省级领导到了第六天才开始出现在电视屏幕上,而胡锦涛主席第五天电话就已经来了。 

    “应急机制是谁启动?按钮在谁那里?出了洪水应该找谁?大家都没有谱。水都淹到膝盖,文昌都到二楼了,都没有启动应急机制,但领导不仅没有行动,还掩盖自己的错误。”

    尽管之后刘春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内容“纯属捏造”,砸车情况“并不存在”。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灾害降临之际,地方政府没能及时启动应急机制,这也导致了在初期,灾情无法得到恰当的处理和化解。

    记者了解到,每到台风或者暴雨天,海口、三亚、文昌等市县城区就会发生严重的内涝,影响市民的日常生活。本次暴雨只是再次证实了城市基础设施的薄弱,对于放眼国际的海南来说,一场暴雨所揭露的这么多问题也令其感到尴尬。随着天气的逐步转好,海南政府开始了全方位的灾后重建工作。

    据报道,日前,海南省住建厅组织30多位专家深入文昌、琼海和万宁受灾最重的第一线村庄,开展专家会诊,分析受灾原因,并建议文昌、琼海15个村庄需原址重建或整村搬迁,万宁加强河堤及排水通道的防洪建设。同时,省住建厅已启动村庄搬迁重建规划编制工作。

    为全面修复水毁公路,海南省交通厅也已合计安排1.2亿元水毁抢修资金,并提出“奋战90天,全力修复水毁公路、全面恢复路况”的口号。

    据海南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介绍,已派往灾区的救灾防疫小组已经按照依法防治、依靠群众、属地管理的原则,积极组织动员,广泛发动群众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开展灾后环境大清理、大扫除。对积水和卫生死角、污泥、生活垃圾、人畜粪便、动物尸体、腐烂植物等进行彻底清理;在重点防控霍乱的基础上,动员群众自觉翻盆倒罐,消除蚊虫孳生场所,有效控制登革热等病媒生物传染病的流行。

    海南基础设施建设并没有放松脚步。此前也有报道称,中央财政将每年下拨10亿元给海南,5年共投入50亿元,主要用于国际旅游岛的基础设施建设。此外,在金融政策上中央也将给予支持,如建立地方性的金融机构以吸引更多社会资金,鼓励国有商业银行、金融机构在海南设点等。

    而对于江村及其他受灾村庄的村民,暂住安置帐篷的他们只能静待家园的顺利重建。在此之前,他们还得祈祷不要再来一次这样的暴雨。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海南 水灾 的报道

  • ·海南“免税岛”图景(2011-01-06)
  • ·海南跨海再问道(2011-01-06)
  • ·对接海南:徐闻的腾飞梦(2011-01-06)
  • ·海南“洗澡”事件 再曝狱政腐败现象(2009-07-16)
  • ·海南车祸身亡富豪 张泉林的生前身后事(2009-07-17)
  • ·陈同海下监 琼炼油上路(2009-07-22)
  • ·国际旅游岛获批 海南岛大布局春暖花开(2010-01-07)
  • ·迟福林:海南国际旅游岛概念推手(2010-02-25)
  • ·填海建百层酒店 海口造岛遭质疑(2010-03-17)
  • ·海南圈地怪现状(2010-07-2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