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尴尬壹基金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09-23 00:06:23
  • 本报记者 韩玮 发自上海

    2007年4月,壹基金计划因李连杰而生,并声名鹊起。三年后,愁白双鬓的李连杰做客央视,语惊四座,“壹基金可能中断”。李连杰及其团队期望突破现行基金会体制,将壹基金“升格”为民办公募基金。但可悲的是,“功夫之王”要闯的这条路竟然没有规则,只有“潜”规则。

    被迫“出嫁”

    “李连杰不会放弃壹基金。他只是遇到了中国民间慈善基金会发展时经常触碰而又至今未解的问题。”基金会行业“元老”、北京恩玖中心(NGO)创始理事长商玉生颇为赞赏这位专心慈善的国际巨星,认为他最初选择与红会合作就是其“很有想法”的表现。

    彼时,对于由零起步的壹基金来说,知名度甚高的红会是一笔巨大的无形财富,而挂靠在其名下,实为私募基金的壹基金能够享有公募资格,从事公募项目。因此,壹基金累计筹款规模超过2.7亿元人民币,已是“女大不中留”。

    李连杰认为,“出嫁”的首要原因,是壹基金需要合法“户口”。近十年来,不少从事公益事业的草根非营利组织为了拥有自己的公章和账户,纷纷选择工商注册,足见身份独立的重要性。

    相较之下,“黑户”壹基金则受制于红会。以财务为例,目前,该计划没有单独账户,所募款项均进入红会下属的“李连杰壹基金”户头。碍于此,基金会开发的手机短信捐助平台以及银行卡、支付宝转账等“高效”募捐方案均陷入操作困境。

    由于身份不清晰,法律结构模糊,壹基金在与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发展署、克林顿基金会等机构的合作中,多次遭遇尴尬,甚至影响到运营。例如,汶川地震时,壹基金筹得4000余万元善款,而真正由其运作的资金只有200万元,剩余的交由红会全权支配,最终,红会又委托政府实施。

    “更多的限制在于壹基金无法将善款投往与红会无关的项目”。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公益研究中心主任陶传进告诉时代周报,壹基金使用善款时,必须就慈善项目向红会提交申请,并获取批准。然而,受国际红会影响,红会颇具官方色彩,但壹基金来自民间,两者的服务对象和宗旨均有区别。

    但在商玉生看来,真正“逼迫”壹基金脱离红会的推手是民间对于公益慈善事业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强大呼声。

    “李连杰做慈善,很专业,其带领的壹基金团队在几次灾难救援中的表现也获得了不少好评,而这反过来又招致民间对于基金会身份的质疑。既然做慈善强调透明度和公开性,那么,壹基金这个非公募基金会怎么能够涉足公募项目?”商玉生说。

    因此,今年初,壹基金已向民政部递交申请,希望“升格”为独立的公募基金会。然而,申请之路,并不顺利。9月12日,接受《面对面》采访的李连杰首次坦言,壹基金面临巨大危机。一时间,有关该计划寿终正寝的传闻甚嚣尘上。

    制度之伤

    清华大学NGO研究所所长王名告诉时代周报,壹基金的未来有三条路,最坏的打算是退回至非公募基金,二是进则转为公募,或者,暂时维持与红会的合作。

    而壹基金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透露,壹基金与红会保持着良好关系,并不存在所谓的三年大限,但在申请公募之路上,希望民政部门给予支持。

    至今,我国没有慈善法,针对慈善基金会,层级较高的规定是2004年国务院下发的《基金会管理条例》,其中第三条指出,中国基金会分为公募和非公募两类,前者有权向公众募捐,后者无权。同时,慈善基金会在成立前必须先经业务主管单位批准,再报管理机关审查批准。

    换言之,壹基金需要的是合适的业务主管部门以及民政部对其公募身份的认定。“凭借这个基金的专业团队、良好的慈善记录以及积聚的社会影响力,它想找‘婆家’理应比其他慈善基金来得容易,难就难在那一纸批准上。”王名如是分析。

    民政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底,我国共有基金会1800余家,其中,公募基金会991家,绝大多数由政府各部门创办。目前,政策上已不鼓励其继续扩容。

    此外,虽然2004年的《基金会管理条例》没有明令禁止民间慈善组织申办公募基金,但也没有条款阐明申办条件以及如何申办。今年,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获取了民办公募基金会的资格,而其背后,魏久明、李启民、袁正光三位曾在国务院、团中央、科协等国家机关工作多年的老人整整付出了十年的辛劳。

    “壹基金能否获得公募身份,主管部门没有法律法规依据,只有自由定夺的空间,而起作用的往往是官场潜规则。”在商玉生看来,对于公益程度较高的非公募基金,政府不能“一刀切”地将其拒之门外,而应当设计合理的制度规范,让表现良好、公众认可度高的非公募基金会通过制度之门,进入公募基金会的领域。

    事实上,我国的基金会管理制度正在逐步放开。1988年,国务院签发的《基金会管理办法》基于将基金会作为金融机构的错误认识,为其设置了三重管理,直至1999年,中国人民银行才退出政府赋予的基金会业务主管部门的角色。而此次,如果壹基金能够推动政府完善制度,打通2004年法规中有关非公募与公募之间的限制,无疑将有益于中国基金会的进一步发展。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慈善 壹基金 的报道

  • ·闽商的慈悲 小心上路(2009-11-05)
  • ·学做慈善的“大佬”们—阿拉善生态协会改选侧记(2009-11-05)
  • ·中国社会企业在发酵(2010-05-19)
  • ·王振耀辞官:慈善在民间(2010-06-30)
  • ·狮子会模式:民间慈善的未来方向(2010-06-30)
  • ·香江集团8亿慈善长城再添基石 扶贫济困爱心捐款3000万(2010-06-30)
  • ·慈善立法 争议继续(2010-08-12)
  • ·尴尬壹基金(2010-09-23)
  • ·壹基金突围(2011-01-20)
  • ·“首善”陈光标前传(2011-04-2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