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否定出售股权 北京农商行上市受掣肘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0-09-16 03:49:25
  • 本报记者 郑岚予 发自广州

    北京农商行似乎有些命运多舛。2008年报29.93亿元未定损失额才初步解决,去年“2.27骗贷案”也已开庭审理,近期又深陷“股权转让门”。盛传北京农商行大股东之一的北京华融综合投资公司(下简称“北京华融”)一度打算转让其持有的9.85%(共5亿股)股权,初步定价约每股3元,且传已有一家券商直投机构协商上述股权收购事宜未果。

    到底是国有资产折价转让通过监管部门审批的复杂让人望而生畏,还是连连出现的违规事件使投资者停滞不前?对此,北京华融相关负责人唐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们从来没有打算出售手里的股权。”

    9.85%股权“被出售”

    日前,北京华融所持有的北京农商行9.85%的股权“被出售”。“为了进一步增资扩股”,以每股3元的折卖价遴选投资机构。北京华融唐经理表示,从同行业同类型商业银行的股权转让和增资价格来看,业务规模比北京农商行小得多的银行增发股价都要比该价高。北京农商行作为全国农村商业银行的龙头,股票发行价格和股权转让价格怎么可能只有3元?“何况不是价格高低的问题,我们是北京农商行的股东,从没打算出售手里的股权。”

    据传,北京农商行要求受让5亿股股权的境内非金融机构,必须具备补充农村商业银行资本金的能力,除了国务院规定的投资公司与持股公司外,权益性投资余额(含本次股权转让金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企业净资产的50%。

    时代周报记者拨打北京农商行客服电话“96168”查询其总机,在试图拨打总机求证采访时,被告知“北京农商行已搬迁了,现在不用这个号”。再次询问客服时则称:“只知道这个总机,搬迁后的总机不知道。”而面对记者疑问:“客服很久没和总行联系了吗?”该客服转移话题没有回答。

    此外,让很多人不可理解的是,北京农商行总行放着朝阳门的办公大楼不用,到处租房,居无定所,员工何以安心谋发展?身为客服却不知道本行的总机,这不禁让人对其内控管理产生疑虑,很容易联想到去年该行的一场骗贷案。

    骗贷案凸显内控难题

    去年2月,一群明明符合房贷七折优惠利率申请条件,只因为在6月30日前拿不到房本,屡被北京农商行拒绝的购房者们发起了“集体远离农商行”的号召。北京农商行相关人士对这件事的解释是:“制定这样的细则,是从银行风险控制角度出发的,希望理解。”

    几个月后,有客户发现被拒绝七折优惠利率的原因是自己征信纪录中多出了一笔188万元的房贷,客户本人却从不知晓。经警方调查,第二套房贷所涉及的楼盘和开发商纯属虚构,已涉嫌诈骗,由此牵出一桩涉案金额高达7.08亿元的惊天骗贷案。

    北京华鼎信用担保公司(下简称“北京华鼎”)董事长胡毅导演了整场骗局,主要是骗取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有时就拿假身份证,有时篡改房产证,后期甚至从中介公司买来购房者的信息,改了名字后直接给银行。银行审查后发放贷款,然后胡毅将钱套现。如此拙劣的骗术却屡屡得逞,不得不说北京农商行信贷部门内部审批程序的管理存在巨大疏漏。

    工商银行广州某支行信贷部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商业银行的房屋按揭贷款审批有严格的业务流程,尤其面签环节要求放贷员必须与房屋买卖双方见面,查实之后才可放贷。但涉案的北京农商行管理人员以督促下级银行开展房贷业务为名,一再催促银行尽快向胡毅放贷,北京华鼎的按揭业务竟可以做到免面签,甚至还派银行员工上门提供“房贷服务”,导致数亿虚假贷款发放畅行无阻。

    农业银行广东某分行一位中高层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明确指出:“这诚然是权力变质造成的只手遮天,也体现出北京农商行的风险控制存在巨大问题。”该人士表示,农商行的能力与实力在北京都拼不过那些大银行,为了适应总行激进的考核政策,许多支行行长不得不放松对信贷风险的审核,积极接单,成为骗贷案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良贷款率成上市桎梏

    骗贷案后,议论颇多。银监会对在去年4月底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连续发生的两起重大骗贷案责任人—原北京农商行行长金维虹、分管信贷的副行长姜朝处以罢免职务的处罚。虽然这使北京农商行雪上加霜,但也做实了资产,为新的管理层赢得了空间。

    今年2月3日,北京农商行披露该行2009年经营数据,就数据来看还不错。截至2009年末,该行资产总额2846亿元,负债总额2768亿元,实现经营利润25.68亿元;存款余额2616亿元,贷款余额1221亿元,涉农贷款占北京涉农贷款总额的40%。有知情人士称北京农商行内部目前提的是5年内上市,但若今年下半年能成功实施增资扩股,知情人士估计,上市有希望提速到3年内。

    作为全国首家省级农商行,北京农商行一直被认为是最接近上市条件的农商行。不过,或许成为北京农商行上市掣肘的是该行的不良贷款率。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北京农商行五级不良贷款率已降至6.75%,四级不良贷款率降至9.41%,较年初已分别下降0.68%与0.84%,但其不良率水准在同行业仍偏高。

    招商证券一位金融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银行不良资本贷款率偏高对IPO的成功率有着比较重要的影响,按目前情况来看,北京农商行如果想在3年内完成上市目标‘显然有些困难’。”农村信用社在改革中会有许多问题,但不能因为这些问题而否定改革。该分析师同时表示,对北京农商行的前景“非常看好”。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银行 农商行 的报道

  • ·进军银行业 中石油谋划金融帝国版图(2009-07-16)
  • ·银行股:不是救“市”主(2009-07-16)
  • ·浦发银行2009年盈利或下滑(2009-07-16)
  • ·兴业银行经营风险不容忽视(2009-07-16)
  • ·布局银行业中国平安力拼保卫战(2009-07-17)
  • ·银行缺钱 天量信贷后遗症初现(2009-09-02)
  • ·破局事业部制 民生银行冲刺H股(2009-09-02)
  • ·兴业银行将设台北代表处(2009-09-09)
  • ·远交近攻 工行图霸“战国时代”(2009-10-14)
  • ·八年艰难改制 广州银行重生(2009-12-03)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