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战H股提速 重庆农商行力拔头筹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0-09-16 03:45:24
  • 重庆农商行计划年内完成上市,其上市方案已经出炉。

    编者按:

    中国城商行近10年风云变幻,截至2010年6月末,146家城商行资产已达6.6万亿元。

    目前,多层次、广覆盖、可持续的农村金融体系在我国已初步形成。银监会副主席蒋定之明确表示,将加快建立健全层次分明、富有活力、互为竞争的中小银行体系,农商行应该走差异化、特色化的发展道路。

    9月1日,为有效化解农村信用社的高风险,提升管理水平,银监会出台《关于高风险农村信用社并购重组的指导意见》,鼓励、引导民间资本投资农信社。作为农村金融中最活跃的农商行,究竟该何去何从?为此,特推出农商行的专题,以探究中国农商行的变革之路。

    本报记者 邓全伦 发自重庆

    重庆农村商业银行(下简称“重庆农商行”)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在香港主板上市的工作。该行上市办主任谢波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目前内部程序已走完,处于报批阶段,“我们正在向证监会递交申报材料,获批后即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

    重庆农商行计划年内完成上市。其上市方案已经出炉:本次拟发行H股股票不超过23亿股,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这是全国第三家提出上市的农村商业银行。此前,张家港农商行和常熟农商行一直谋划A股上市,但目前尚未成行。业内人士称,重庆农商行年内如能在港上市,将有望成为国内农村商业银行上市第一股,无疑为苦等排队的众银行们提供了一个新的上市渠道。

    转战H股

    重庆农商行成立于2008年6月,是在原重庆市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基础上组建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是全国第三家、中西部首家省级农村商业银行。该银行注册资本金60亿元,总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元,注册资本金居全国农村商业银行之首。

    改制成功伊始,重庆农商行就确定了2012年至2014年间实现A股上市的目标。该行董事长刘建忠曾称,该行将根据市场节奏,积极引进优质的战略投资者,力争到2012年基本满足上市条件。2009年7月,时任重庆常务副市长的黄奇帆到重庆农商行视察,亦希望该行尽快实现跨区经营与上市。此后该行开始筹备此事,并聘任野村证券、大摩为上市服务机构。但随后因遭遇股市寒流,银行在A股上市困难重重。而管理层对于城商行、农商行这两类银行的股东人数等限定,使各城商行和农商行的A股上市审核工作,实际上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因此,迫不及待的重庆农商行决定另辟蹊径,改道H股,以尽快实现其IPO愿景。此前,已有4家农商行进入上市辅导期,分别是张家港、常熟、江阴和吴江农村商业银行。

    重庆一位业内人士说:“重庆农商行转战香港IPO,不失为一条捷径,这毕竟可以使其在与其他农商行的上市竞赛中占得先机。”2010年1月27日,重庆农商行董事会通过了发行H股股票并上市的议案。2月22日,股东大会也通过了此议案,这意味着赴港上市的内部程序完成。

    重庆农商行本次新股发行数量暂定不超过20亿股(不包含国有股减持部分的股份)。如考虑全额行使15%的超额配售权,本次H股发行的新股发行数量不超过23亿股(不包含国有股减持部分的股份)。国际配售分配中,将优先考虑战略投资者和高质量的机构投资者。目前,重庆农商行暂未确定其H股发行价。不过,该行的股价在市场上已有体现。2009年8月,重庆农商行股权在经过60多次激烈争夺后被成功拍卖。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一次拍卖会上,重庆农商行4.38万股拍出23万元,每股折合5.25元,是起拍价1.60元的3.28倍。

    2010年1月,来自天津产权交易中心网站的公告显示,重庆农商行1000万股股权将挂牌转让,转让价格为3500万元,折合每股3.5元。如果以此价格发行,重庆农商行最多可在香港证券市场募得资金80.5亿元。该行上市办主任谢波表示,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定向增发

    事实上,由于业务迅猛增长,重庆农商行的资本金压力一直存在。据该行数据,2009年9月,其短期贷款余额181亿元,而2008年末为151亿元,增加30亿元约20%;同期中长期贷款从440亿元增加到590亿元,增加了150亿元约34%。

    这迅速消耗了重庆农商行的资本金。2008年底,该行资本充足率为9.77%,而截至2009年9月,这一数字只有8.52%,逼近8%的监管最低要求。为此,去年10月,该行发行了23亿元5年期次级债以补充附属资本金。而就在筹划赴香港上市的同时,重庆农商行为补充资本金,还启动定向增发10亿股,价格以2007年底股东入股实际成本1.6元/股为基础,考虑成立一年半以来的净资产回报率,最终确定为1.91元/股。

    “目前,定向增发已经完成。”谢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增发后重庆农商行的总股本已增至70亿股,定向募集对象为重庆农商行现有股东重庆渝富资产经营公司、重庆城投和交通旅游投资集团。这三家公司均为重庆市国有独资公司,增发后分别持股10%、9.6%和6.7%。其中,重庆渝富资产经营公司、重庆城投为重庆农商行第一、第二大股东。

    业内人士表示,此举不仅仅是在IPO之前补充重庆农商行资本金,更是当地为保证国资控股权的一种特意安排。从重庆农商行增发前的股权结构看,民营企业特别是地产企业在该银行所占股权比例高达24.8%,超过了当地政府下属国有企业所持的20.3%股权。假如没有本次10亿股的定向增发,IPO成行后,当地国资的股份将被进一步稀释。

    “重庆正发力建设长江上游金融中心,加强对本土金融企业的培育一直是手段之一。”重庆金融界人士称,重庆农商行是重庆三家本土商业银行之一,当地政府不可能拱手让出对它的控股权。

    在定向增发完成再IPO的情况下,重庆农商行的总股本为93亿股,当地国资合计持股约22.18亿股,持股比例近24%,这将保证国资对该银行的绝对控股权。

    面临考验

    “现在只走完内部程序,正向证监会报批,还未向港交所提交申请。”重庆农商行内部人士坦承,2010年能否如期在港成功上市尚存变数。

    而在投行人士看来,重庆农商行的上市目前面临的最大考验,是解决盈利模式的问题。“政府可以在前期注资剥离不良资产,但如果不能提高盈利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即使上市成功也不会获得市场认可。”在盈利方面,重庆农商行并未在主业方面取得“质”的突破。公开数据显示,2008年至2009年9月,该行主要利润贡献来自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业务,利息收入方面并未有大幅增长。

    重庆农商行内部管控水平也需进一步提高。近日,财政部公告了2009年对部分农村信用合作社、城市商业银行2008年度会计信息质量的检查结果。重庆农商行被指存在“贷前评审不严,贷后监管不力,违规放贷突出”的问题。此外,重庆农商行在拨备覆盖方面亦显“单薄”。截至2009年9月30日,该行拨备覆盖率为103.49%,虽已满足监管当局对农村商业银行的最低标准,但较上市银行150%的最低标准还相去甚远。

    但这一切并没有遏制该银行向外扩张的热情和动力。该行负责人称,按照“立足重庆、辐射西南、面向全国”的发展战略规划,重庆农商行正在积极布局周边,向跨区域发展迈出了坚实的步伐。今年4月,该行发起设立的张家港华信村镇银行顺利开业,由该行发起设立的四川大竹村镇银行已进入报批程序,云南大理村镇银行已完成选址。

    重庆农商行亦加大了城市业务的拓展力度,并大力开办国际结算业务,已先后与德意志、摩根大通等国外知名银行建立了代理行关系。截至今年6月底,该行资产规模突破2500亿元,存款规模突破1800亿元,贷款总量突破1100亿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银行 农商行 的报道

  • ·进军银行业 中石油谋划金融帝国版图(2009-07-16)
  • ·银行股:不是救“市”主(2009-07-16)
  • ·浦发银行2009年盈利或下滑(2009-07-16)
  • ·兴业银行经营风险不容忽视(2009-07-16)
  • ·布局银行业中国平安力拼保卫战(2009-07-17)
  • ·银行缺钱 天量信贷后遗症初现(2009-09-02)
  • ·破局事业部制 民生银行冲刺H股(2009-09-02)
  • ·兴业银行将设台北代表处(2009-09-09)
  • ·远交近攻 工行图霸“战国时代”(2009-10-14)
  • ·八年艰难改制 广州银行重生(2009-12-03)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