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眼中的这座城—问乡关何处 非珠海莫属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08-26 03:33:11
  • 王海玲

    有时和朋友闲叙,问到家乡何处?我总是期期艾艾说不确切。其实现在家乡的概念已经很模糊了,除了依然守着家乡炊烟的祖辈父辈外,现在的年轻人早已淡漠了阡陌及乡音。我的背景似乎更复杂一些,我父亲就是大迁徙的一员,他老人家随着抗战的炮火解放战争的硝烟由胶东半岛一路挺进江西,在赣地生活到老;而他的女儿—我,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亦成为新的大迁徙的一员,由赣移民粤地,回首一望,弹指二十又五年矣!

    家乡何处?说胶东半岛是家乡吧,模糊挥之不去……赣地似乎顺理成章,然而我这个江西妹子心里却对珠海有一份家乡般的情怀。这不是反认他乡为故乡之意,而是因为我人生最重要的阶段在这个城市度过。

    现在的九洲城可算是珠海的繁华之地,但我刚来那会,在近晚时分,骑着自行车由九洲城朝着望海楼的方向前行,如今的繁华地,当时真的有几分寂寥,前五十米无人,后五十米亦无人,陈子昂的“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诗句刹那浮上心头,那一刻,真的动了归念。幸好,脆弱的思绪只是在无数个瞬间闪现,珠海小城的温暖,改革开放跃进的姿态,以及日新月异的两个文明建设将无数投身其中的外乡人融合了进来……现今,如果要问乡关何处?珠海定是我回答时浮上心头字词之一;如果要问我心中的城,也必非珠海莫属。随着时光的推移,珠海一点点进入心间,当年所谓的“满目寂寥”已被新的词语所替代。我眼里的珠海犹如处子一般宁静,她内心集聚着充沛的热情,但却以一种绵长的方式,不张扬地表达对你的爱意,犹如今日鲜见的暗恋者……

    有朋自远方来,必陪观光市容。我一般是驾车经隧道至拱北,向澳门行过注目礼后,便由情侣路往老香洲行驶。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这一段车程总是让友人惊叹,是的,美丽的情侣路以她优美的线条规矩着海与陆地,那种蜿蜒的前行之美,那种犹如画幅般逐渐展开的景色之美,让我们惊叹!

    说到来珠海的理由,早年间许多人一般都习惯振振有词,一般都说是因为改革开放的吸引力。而我,总是说,自己原先的城市冬天太冷,因为怕冷才投奔特区。

    是的,惭愧,这就是当初我来珠海的真正动力。

    来到此地,珠海的气候真的让我心生爱意。珠海的四季,在我看来似乎有点模糊。在一片模糊中,夏季以它的火热及风情脱颖而出,这个珠海季节的老大,绵长而热烈,伴随着透亮的阳光,嗡嗡作响的空调以及汗水以及街边不知关门为何物的大排档以及四下可见的花花草草,在我们的身边花步盘桓。一月的日子,北方的冰雪早已将树枝包裹,早已将贪玩的男孩女孩赶进室内。可珠海的街头短裙以及卡普隆丝袜依然大行其道,有时候斜刺里会走出一个酷客,趿拉着拖鞋,全身是短打装扮,连头发也是板寸,就这么在路人的侧目下不经意地走。这时候,你会发觉,夏季似乎过于霸道,仗着自己是老大,抢了属于春姐姐秋美眉冬哥哥的青春年华不说,简直就是一个赶尽杀绝的派头,阳光给它撑腰,海水给它鼓劲,婀娜的情侣路更是向它抛着媚眼,众人拾柴火焰高呀,于是夏季就这么将它跋扈的步履横跨珠海一年中所有的日子。每到八月,当珠海沙滩节响起号角时,当那些五颜六色的帐篷在沙滩连绵铺陈……别处的“夏”已经快进入强弩之末了,珠海的“夏”似乎才将自己的门帘完全掀开……当然,珠海的夏是几掀门帘,木棉花尚在枝头,她便快手将门帘一掀……十月十一月,她的门帘依然不见坠下。

    相比之下,春冬两季都是来去匆匆的过客,在季节幕布的起落下一闪而过。在春夏幕布的起落中,木棉花居功至伟,它犹如收藏界界定的文物断代的标准器,使我们知道春天俏丽的脚步已行至珠海。在花朵中,木棉花是一个另类,一是它的颜色,那种饱满的纯红,使其他归类于“红”系列的花朵难望其项背。其次是它满树枯枝,不见装扮的树叶。其它的树,在早春之际,会换一身的新叶,然后在新叶的簇拥下,花朵才会依次开放。木棉真的不同凡响,它省去一切繁琐,为了完成报春的重任,只要春的气息从它枝头掠过,它就在你不经意间,突然就撑开自己所有的花骨朵,将惊喜传递给你。它使珠海人在穿衣的恍惚中,在面对街上招摇的毛衣裙子短袖半截裤背心时,确切地将美丽轻盈的春装亮出来。珠海有那么几条街,木棉树不显山不露水地伫立两旁,静悄悄地。待到开花的日子,那些静悄的树便成了装扮珠海最好的脂粉,她映红了一条街,每一朵花都似饭碗那么大,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最早的花朵是站立在树顶端的枝条上,然后花朵向下蔓延,最后满树红艳。本地的媒体亦不惜版面,每到木棉开花之际,总是拿出大块版面来展现木棉花的姿容,木棉花的灿烂给珠海人传递出一种火热的情怀。

    秋季因为缺乏凋零的落叶,几乎就被绵长的夏季克隆了自己的面貌,我们要是不借助月份牌,很多时候对自己此时身居何季节充满疑惑。珠海的树木似乎有点固执或者说有点傻帽,它们自从植根于珠海的土壤,就只晓得一种颜色,永远是青翠青翠再青翠……也不知是它们驻颜有术还是酷爱身上的绿褂子,当北国的树木在季节的旨意下统一着诗意忧悒交织的玄黄装时,它依然在风中扯着自己青翠的衣襟四下飘摇……当然,落叶还是有的,海滨公园的工人们在秋季总是要在园子里扫出一小车一小车的落叶,但落叶在珠海是轻微的,那些落叶零星地飘洒着,落在同样青绿的草地上……如果傍晚时分,在海滨公园散步,海面吹来的凉风以及脚下踩着沙沙作响的落叶,被强大夏日隐藏的秋意才会清晰地显现。

    冬日就是在这样婉约的气氛中来临。珠海的冬日永远没有雪,雪仿佛是冬日的一个谜语,谜底很明白,谜面却永无觅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珠海 特区 的报道

  • ·港珠澳大桥热启动 珠海临考(2009-07-16)
  • ·12年义务教育:珠海求变新出资模式(2009-07-17)
  • ·珠海:30年大项目之梦(2010-08-26)
  • ·珠光浮沉录(2010-08-26)
  • ·梁广大:我保护了珠海的第一桶金(2010-08-26)
  • ·我眼中的这座城—问乡关何处 非珠海莫属(2010-08-26)
  • ·澳门大学在珠海(2013-07-24)
  • ·拓荒横琴(2013-08-22)
  • ·横琴楼市狂飙突进(2013-09-12)
  • ·珠海航展:中国军事装备“干货”频出(2014-11-2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