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创投集团董事长靳海涛:“创投是个很低调的行业”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0-08-19 02:25:23
  • 靳海涛

    特约记者 郑岚予 发自深圳

    “其实我也算做过新闻记者。”简单一句开场白,深圳创新投资集团(下称“深创投”)董事长靳海涛就开始滔滔不绝。VC圈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当世四大高手,西毒阎炎、东邪沈南鹏、南帝靳海涛,还有一语不能道破的北丐。靳做过军人、工人、官员,有过天使投资经验,现在他是中国创投行业的大佬。

    “我是个很低调的人,创投也是个很低调的行业。”靳海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1999年深创投成立,但熬到创业板却整整用了10多年的时间。迄今为止深创投已投资项目287个,累计投资金额逾60亿元人民币,可投资能力高达200亿元。“我们也有许多不成功的案例。腾讯曾申请投资,但在分析之后未果。腾讯当时估值4000万元,如果投腾讯的话,每年大概赚350倍。”后来腾讯的天使投资整整赚了7万倍。“当时第一个问题就是忽视了凌乱美。其次对失败的理解不够。在投资过程中要敢于失败,不能容忍失败就不可能产生真正的创新。”

    不过靳海涛也承认,当时的创投没有退出通道,没有退出机制意味着没有成功来覆盖失败的成本。创投是很理智的行为,不是天使投资。不可能短时间搞定,也不会由一个人决策。“中国的创投绝不仅仅是PE腐败频发,也不能只看到退出之后赚了多少钱,而是跟企业一起成长的过程。”

    “永远不可能只做初创”

    时代周报:为什么现在的深创投不能只做初创企业?

    靳海涛:创投是创业投资的简称,指专业投资人员(创业投资家)为以高科技为基础的新创公司提供融资的活动。创投就该投初创的企业是一个理想的状态。如果光投初创企业,首先投资人对你的信任感就不够,距离成功太远,自己也会做着做着没有信心。其次,必须要投一些成熟企业,才能给投资者信心。创投是对初创、成长、成熟三个阶段的合理摆布。根据我们多年的经验,成长、成熟、初创的布局大概是6:2:2。创投成熟了之后投资就会前移,比如深创投今年上半年投了31个项目,Pre-IPO项目只有两个,因为基础已经很牢固了,初创的比例在不断加大,但永远不可能只做初创,光投初创企业时间太长了。

    时代周报:创投服务都包括?

    靳海涛:一是资源整合。实际就是企业产供销体系的优化。二是监督管理企业的规范化运作。三是资本运作。我们选的投资对象都是有资本运作的潜力和资本运作愿望的企业。四是品牌效应。比如我投资的企业,银行的贷款会很多,其他投资机构会直接认可,投资之后上市也容易,二级市场投资人也会买股票。当然还要控制投资的数量,保证质量。

    “政府引导基金避免冲突”

    时代周报:深创投项目的决策权都在公司总部,实行垂直管理。当初为何实行这样的管理架构?

    靳海涛:中国和国外情况不同。美国创新企业90%集中在硅谷,如果你设立创投机构,在硅谷设立一个就可以了。中国沿海地区比较发达,中小企业四处开花,因此在中国必须建网。国外的合伙制一般只管一个基金,大小都可以募集,但要管多个基金时就会产生利益冲突。

    深创投是公司制,公司制首先得听股东的,公司制不像合伙制对负债产生无限责任,因此可以通过财务杠杆来提高投资能力,也就是说可以借钱。如果想把创投事业做好,要把管股东的钱和管别人的钱结合起来,这样实际上会为股东带来更大的利润。那么如何规避利益冲突?我们所采取的就是政府引导基金,其特色是主要地投资,这样利益冲突就变小了,那个基金以投那个地方为主,同时又带动股东一块投。比如我在苏州发现一个项目需要5000万元,我用当地基金3000万元,集团投2000万元,从而双方可以共赢而没有利益冲突。

    时代周报:政府引导基金,跟政府合作有哪些模式呢?

    靳海涛:政府引导基金的形式是深创投开创的。2005年我判断创投的春天要来临了,这个判断取决于当时的股权分治改革。深创投开创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创投发展之路,其一直倡导并首先实践的创业投资政府引导基金—“国进民进(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共同投资,混合所有,共同发展)”的经济增长新模式已形成了全国性热潮。由于政府对企业的运作情况非常了解,且具有社会公信力和权威性,在经济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地方政府有积极性出台优惠政策,通过设立引导基金推动创业投资的发展,进而引导当地中小企业将产业和资本结合起来发展壮大。创业投资政府引导基金的基本模式是政府出一部分钱,商业机构出一部分钱,共组一个基金,基金由专业的创投基金进行管理并进行投资。

    国有和民营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政府引导基金通过商业运作可以贯彻政府意图,具有“五个有利于”:一是有利于形成龙头企业,带动配套产业发展。二是有利于形成创新型经济,优化当地产业结构。三是有利于增加财政收入。四是有利于形成资本运作氛围,造就上市公司群体。五是有利于形成投融资平台。

    “牢牢控制投资决策权”

    时代周报:深创投的网点布局过于庞大,如何控制风险?

    靳海涛:控制风险的办法,就是牢牢地把投资决策权握在手里。假如我去搞母、子公司,子基金控制在子公司的手里,母公司去投资,派出去很多人,这样很容易吃亏。你派的人受很多条件限制,素质参差不齐。如果你把权力下放给他们,有的地方可能做得不错,但有的地方可能不行,因此必须发挥整体优势,发挥深创投多年来看项目投资的优势。在现阶段投资决策必须控制在总部,下面的基金可以去做项目,但是不能决策。再就是以后不管做多大,风险控制体系永远不会放。风险控制包括财务核算、法律核查、风险因素的分析,投资决策委员会秘书处进行形式到内容的审核。将来也许有小额的投资权下放,但若风险控制权永远不可能分下去,这样可以最大限度规避风险。

    时代周报:深创投未来三到五年有什么计划?

    靳海涛:最重要的是要巩固领头羊的地位,目前深创投已经做了老大,随着加入的企业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大。最重要的就是服务,服务体系的搭建和完善包括投资后的增值服务。能处于领头羊地位不在于你成功了多少案例、挣了多少钱、管理多少资本,而是靠完善的服务体系,因为企业看重的不仅仅是创投机构的钱,更看重的是背后的服务。服务是一个很艰难很花工夫的事情,如果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投资上,深创投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深创投对投资经理的要求是70%的精力用于服务,30%的精力做投资,服务是第一位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创投 集团 董事长 的报道

  • ·创业板猎手达晨如何炼成(2009-12-03)
  • ·汪潮涌:风投就是选秀(2009-12-03)
  • ·深创投靳海涛:发力政府引导基金(2010-02-20)
  • ·金宇集团两大股东停战内幕(2010-06-03)
  • ·深创投“去国有化”:引三民企增资10亿(2010-07-29)
  • ·冯卫东:创投行业现在“不差钱”(2010-07-29)
  • ·深创投集团董事长靳海涛:“创投是个很低调的行业”(2010-08-19)
  • ·巨龙管业IPO 7外部股东突击入股(2011-08-11)
  • ·哎呀呀获达晨亿元融资(2012-06-07)
  • ·IPO退出62家 透析深创投巅峰时刻(2014-09-06)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