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衫军”发威 他信也“受伤”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0-05-26 22:00:54
  • 2010年5月16日,泰国曼谷,反政府“红衫军”示威者与军队的冲突仍在继续。

    武力清场后,泰国政府与反对派民间组织“红衫军”的对峙暂告一段落,但泰国社会的分裂并未因此终止。

    88人死亡,近2000人受伤,39个地点被纵火,无数建筑被破坏,经济损失超过46亿美元—这是曼谷在9个多星期里所经受的磨难。

    泰国军队武力清场后,泰民间政治团体反独裁民主联盟支持者“红衫军”与政府的尖锐对峙暂告一段落。

    但是,“红衫军”宣称支持的前总理他信却仍然深陷政治漩涡的中心。

    525,泰国特别案件调查厅宣布,已提交关于他信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的多段录像和多份文件。同日,泰国法院正式宣布,将以恐怖罪对他信提出起诉,并发出逮捕令。

    此刻,正在欧洲的他信也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自己并非泰国政府所指责的“恐怖主义头目”,他没有在背后操纵破坏政府与“红衫军”示威者的谈判。与此同时,他信还在声明中呼吁进行“公正、公平的政治对话”。

    “不管是从他在视频中发表的演说,还是红衫军领袖的口中,都不难发现,他信自己也认为,这场示威已经大大超出了他所能掌控的范围。”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

    围绕他信的争论,近年来从未远离泰国政治的核心。

    分裂已趋严重

    盘桓曼谷两个余月的“红衫军”在军队的驱逐下离开集会区,陆续回乡,曼谷的节奏逐渐回复正常。

    血泼总理府、枪击、纵火,回忆起刚刚过去的示威,许多人还是心有余悸。

    “我的泰国朋友一想到这个国家发生的那些事,士兵和游行者互相开枪,还有曼谷中心的暴乱,就不禁眼泪涟涟,”英国广播电台记者沃丁·英格兰在报道中称,“很多人不解,为什么这样美好的国家会变得如此混乱。”

    比起街头暴力,人们更担心的是泰国社会无法挽回的分裂。

    “有一个简单的方法可以区别泰国民众的政治派别,就是问他们:你认为他信是英雄吗?”《金融时报》报道说。

    在现任泰国政府看来,就是这位前总理制造了曼谷街头混乱的局面,也是他延缓了和平谈判的进程;但对于他信的支持者,即那些处于泰国下层的农民和工人来说,这位被迫流亡到海外的前总理是他们的英雄;而对于此次街头示威的主角“红衫军”来说,他信更是他们的精神领袖。

    “你知道吗?他信是第一个为我们着想的政治家,”Tongsi是一名狂热的“红衫军”成员,她对前来采访的英国记者说,“我不敢相信泰国政府竟然拒绝了我们的要求,我本来以为这事情可以很快解决的。”

    “在暴力过后,你还觉得这样做是值得的吗?”

    “如果这能换来我想要的民主,我会说,‘是的’。”她答道。

    可以说,“红衫军”的这次示威,其中一个导火索便是泰国法院对他信的缺席审判。但示威的进展让泰国各方都感到了重重压力,包括他信本人。据报道,这位泰国前总理目前正试图降低他本人的影响力,因为,局势已到了他也无法掌控的程度。

    “有流言说泰国如今的政治僵局只能通过一场新的军事政变才能够得到解决。然而没有公正就没有和平,所以每个人都要遵守政治与法律的准则。如果有人企图利用法律,通过非法手段来掌控政权,无论这些人是支持还是反对民主事业的,他们都无法为泰国带来和平。”他信近期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的时候表示,言语中还是希望最终以和平方式解决。

    然而,鉴于近期的示威持续时间太长,暴力影响太广,越来越多的分析担心,泰国社会相比较两个月前已出现了严重的分裂现象,在未来,极有可能发生更加严重的暴力。

    泰国的学者Pongsudhirak就担忧,曼谷街头表面的平静下面,潜藏着深深的杀机:“动用军队的坏处是,你觉得你已经弹压下去了,但实际上隐藏在下面的,可能是更猛烈的报复。”在他看来,如果泰国政府此刻并不是通过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那么在将来,很有可能出现更加激进的“红衫军”行动。

    他信也是受害者

    事实上,他信本人及其代表认为,自己在这场冲突中,并非得益的那一方。

    据悉,阿披实的秘书长萨布哈瓦苏(Korbsak Sabhavasu)表示,目前他信正准备和政府谈判:“虽然他希望自己可以获得特赦,但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可以接受。一旦赦免他,也就意味着以后每个人都可以要求被赦免和发动政变。”

    他信的反对者认为,是他信让“红衫军”领导人拒绝和平谈判以及阿披实提出的大选议程,因为和平谈判对解除他的法律指控没有任何帮助。

    “我希望人们不要认为,是他(他信)造成了泰国今天的局势。”他信的律师罗伯特·阿姆斯特丹(Robert Amsterdam)说。他表示,他的委托人对特赦一事并无特别兴趣:“考虑到目前泰国的紧张局势,他和我早就把这事(特赦)抛之脑后了。”

    差徒龙·猜森曾担任他信政府的副总理,2006年政变后,也是他接替他信担任当时泰爱党的主席。作为政府中的亲他信一派,他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他信是这场示威的关键因素,但你不能把所有问题都归在他身上。事实上,就算没有他信这个人存在,泰国的这些问题依旧会出现。”

    不仅如此,差徒龙还认为他信和“红衫军”的游行有着非常复杂的关系。“对于他们来说,他信既是支持者,也会阻碍他们,”他说,“他是泰国历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理,但也有数不清的敌人,这些敌人可以为反对他这一共同目标而团结在一起。”

    不过,专栏作家戴维·皮林却认为,“由被赶下台的泰国前总理作为民主体制的形象代言人是漏洞百出的”。“许多示威者就是以他的名义举行集会的。但别忘了,在2001-2006年担任总理期间,他信也被控利用职权偏袒其家族企业和裙带关系。”

    泰国走向何方

    作为一个因军事政变下台的民选总理,他信也许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政变带来的伤痛。

    “我认为每次政变都是一次深刻的教训,只有当民主进程能够顺利进行,法律制度得到人民支持,民众权利得到政府尊重时,泰国的局势才能够迅速稳定。所有这一切都提醒着泰国人民,军方应当停止干涉民主进程,不再破坏法律体系。”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再次呼吁,不要政变,要通过和平民主的方式解决问题。

    522,泰国现任总理阿披实发表全国电视讲话称,当局会继续推动和解计划,与“红衫军”建立沟通渠道, 不过,在说到选举问题时,阿披实在讲话中强调,只有在“红衫军”彻底放弃示威抗议,国内局势完全恢复平静的情况下,才会宣布举行新大选。

    “我们要慎重地决定在何时举行大选,但现在谁都无法作出决断,什么时候才是最佳的时机。在决定大选时间前,我们需要先看看会发生什么。”他说。

    这并不是阿披实第一次发表类似讲话,泰国政府此前也多次尝试和“红衫军”沟通。不过,在很多分析看来,如果他信的问题得不到解决,阿披实的政治前景也比较渺茫。

    “作为一个有争议性的政治人物,他信凭借民粹政治上台并扩权的过程,反映了广大农村基层民众(‘红衫军’),以及城市中产精英阶层(同样不忌讳街头抗争的‘黄衫军’)之间的深刻矛盾和尖锐对立。他信的政治前途,无疑也成为了泰国这道撕裂的社会鸿沟能否愈合的象征。”新加坡《联合早报》分析道。

    这些也意味着,在他信的阴影下,现任总理阿披实不得不面对更多的挑战。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多米尼克·富尔德(Dominic Faulder)分析道,在现有条件下,阿披实总理不得不权衡泰国多方利益。“他正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下,他是一个有才干的人,但他现在身不由己。”

    即便真如阿披实所承诺的那样,泰国在今年之内如期进行选举,但鉴于种种先例,泰国政治问题得到解决的希望并不大。

    “泰国没有办法在一个有效的、能够像西方那种体制里面,通过选举、妥协来调整这种利益关系,解决这个危机,结果就形成了这种局面。虽然不是你死我活,却也已经是非常严重的对立。”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对此评论道。

    新加坡《联合早报》的分析认为,没有足够的经济、法制和文化基础,照搬引进的外来制度难免会走样,甚至会出现“多数人的压迫”这样的无奈局面。

    泰国的未来之路通向何方,泰国的政治家—无论是阿披实,还是他信—现在都没有给出一个让泰国人都满意的答案。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泰国 他信 红衫军 的报道

  • ·搅黄东盟峰会 泰国“颜色”死结难解(2009-07-17)
  • ·泰国人习以为常 外国人闹机票荒(2009-07-17)
  • ·经济才能助他信重返泰国(2009-07-17)
  • ·泰国新“帅”阿披实(2009-07-23)
  • ·政坛大洗牌,泰国怎么了(2009-08-04)
  • ·泰国军方异动 他信悲剧重演?(2009-09-10)
  • ·他信仍想“拯救泰国”(2009-10-28)
  • ·柬埔寨首相激将泰国:洪森“雇用”他信(2009-11-18)
  • ·BOI负责人提达派讪朋:“泰国投资年”最高减税13年(2009-11-26)
  • ·泰柬风波又现“间谍案”(2009-11-2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