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中的高盛“玩家”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0-04-28 22:30:57
  • 2010年4月22日,高盛CEO布兰克芬在纽约出席总统奥巴马有关金融改革的发布会。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近日针对华尔街巨头高盛提出了民事诉讼,指责后者涉嫌欺诈投资者,涉案总金额高达10亿美元。高盛近年来被认为是王者中的王者,他的高管以及交易员更是被认为是精英中的精英。但在这次诉讼之中,高盛精英们当年的豪赌以及当下的处境一一被摊开在世人眼前。

    布兰克芬:华尔街之王陷险境


         劳埃德·布兰克芬,出身于纽约布鲁克林穷人社区,是一个邮递员的儿子。他从黄金经纪的低端职位一直奋斗成为华尔街巨头高盛的老板。不过,在他看来,美国政府突然之间想毁了他的这一切。

    上周,他愤怒地打了一连串电话给他的顶级客户,声称美国证交会提出的10亿美元欺诈诉讼,其动机完全是政治性的,最终会“伤害到美国”。通常自谦、幽默的布兰克芬,此时一扫往日的温和形象。

    从底层到华尔街之王

    个子不高、谢顶的布兰克芬经常看起来被细格西服所遮掩。55岁的他一直认为他的银行与华尔街不计后果的行为不搭界。但是证交会的指控直指这个有着141年历史的公司心脏:诚实的信誉。

    这一案件也让奥巴马政府在与共和党人的华尔街监管斗争中占据了上风。奥巴马近日在纽约发表了针对华尔街的演讲,布兰克芬和其他顶尖金融家均到场。奥巴马对台下的银行家说道:“华尔街的一些人忘了,他们所有交易或借入的每一块美元背后,都有一个希望购买房屋,让孩子上学,创业或为退休存钱的家庭。”

    礼节性地为总统鼓掌后,布兰克芬在一群支持者的围护下,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会场,一言未发。对于记者的追问,他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甚至连“无可奉告”都没有。这对于一个向来以自己的妙语连珠而自豪的人来说,很不寻常。

    凭着奖学金读完哈佛大学的布兰克芬,在华尔街的第一份工作是1981年“J Aron公司”的黄金经纪。同年,该公司被高盛收购,布兰克芬的升迁之路也由此开始。最初交易商品期货,然后是固定收益债务产品;2002年,他已是高盛交易大厅的负责人。4年前,布兰克芬成为高盛的当家人,当时担任CEO的亨利·保尔森去了布什政府担任财政部长。

    布兰克芬的任命让高盛的许多人感到吃惊,他们认为他与保尔森相比,稍有欠缺。内部人士则认为他在交易方面的背景突出;高盛的交易业务在布兰克芬的掌管下变成了公司的重头。

    “他真的非常聪明,工作极为努力,幽默感极强。”《合伙人》一书的作者查尔斯·艾利斯称,“他是那种可以真诚地对你说,‘我在电话上看起来更帅一点’的人。是的,他并不英俊。”

    布兰克芬任期的前两年,高盛顺风顺水。2007年,高盛获利116亿美元,布兰克芬得到了6800万美元的奖励。这让他成为了华尔街收入最高的公司高管,同时也让他暴露在前所未见的审视当中。不久,金融危机全面爆发,高盛豪赌美国资产市场下滑。当数百万美国人面临着房屋被银行收走的窘境时,高盛收获了利润;当诸如贝尔斯登和雷曼兄弟等竞争者折戟沉沙时,高盛获得了美国财政部的大力支持。

    崇拜者称,布兰克芬底层工作经历给了他一个优势,使得他能够及时调整高盛的投资方向。高盛的一个前合伙人表示:“他是士兵中的士兵。他自己曾是一个交易员,做过交易员的经理。他知道如何做交易。”

    当被问及自己的工作动机时,布兰克芬总喜欢谈起他的父亲:美国邮政的一名邮件分类员。老布兰克芬退休后,他的工作被机器取代。他的工作经历也让布兰克芬一直感到担心:几十年竟然一直从事着一种多余的工作。

    他不可能扮演华尔街恶魔的角色。尽管拥有亿万财富,但布兰克芬花钱的方式更可能是阅读历史书,而不是在高档鸡尾酒吧挥舞白金信用卡。他1983年与律师劳拉结婚,两人育有3个孩子。

    布兰克芬住在中央公园旁边的一套价值2600万美元的公寓中,在汉普顿也有一套周末度假的房子。他竭力地想弄明白公众对于高盛的愤怒。对高盛的高管来说,高盛只是金融市场的一个聪明投资者,它利用神秘的衍生品为市场提供了“流动性”,并帮助美国的客户筹集投资基金。

    布兰克芬决心抗争

    在高盛价值24亿美元的43层全新总部大楼里,公众的愤怒起初并未被当作一回事。滚石杂志的作者马特·塔伊比曾将高盛比作一只吸血章鱼,“只要闻到有钱味的东西,它就毫不留情地插进吸管”。高盛给予了回复,相当轻率:吸血章鱼对人类无害。

    公众的反对声最终刺痛了布兰克芬,他在去年11月发表了一份言辞模糊的致歉声明,在一次金融大会上,他承认他的公司“参与了那些显然是错误的事情,应该反省”。但是,他拒绝解释他为何事致歉。在华盛顿进行针对金融危机的调查中,他的防御显得有些过当。

    证交会对于高盛的起诉,是一个标志性的转变。高盛面临的不再是流言蜚语式的指责,而是最具破坏性的指控:它可能背上欺骗自己客户的罪名。美国监管者指控高盛鼓励投资者购买以房屋贷款为基础的高风险抵押担保债券,但它并没有告知投资者一个名叫保尔森公司的对冲基金帮它挑选了资产组合;而后者却对这些资产做空。9个月内,这起交易中99%的贷款被降级,让苏格兰皇家银行背上了8.4亿美元的债务。

    著名的美国银行分析家理查德·博韦曾预言称布兰克芬将会离开高盛,他认为“某人必须为高盛声誉的损失付出代价”。即便向来同情金融业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也掉转了矛头,称高盛“贪婪,直至被证明有罪”。

    布兰克芬似乎下定决心抗争到底,声称自己的公司是妒忌的受害者。

    他可以指望一些盟友。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近日表示了对高盛的支持。布兰克芬在过去已经向人们展示了他处理乱局的能力。雷曼兄弟破产后,美国政府召开了一系列马拉松式的会议,据称,一位同僚感到心力交瘁时,布兰克芬给予了有限的同情。

    “你将乘坐奔驰车前往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上任),”布兰克芬说,“而不是坐着登陆舰冲向奥马哈海滩。”

    在蒂莫西·盖特纳前往华盛顿担任财政部长之后,前高盛经济学家威廉·杜德利接任了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一职。



        高盛交易员:金融玩家博豪赌

    高盛集团的抵押贷款交易员,因为美国政府的欺诈指控而出现在聚光灯下。

    在美国房地产泡沫的鼎盛时期,高盛交易员押注的对象不仅仅是债券。他们也在吃汉堡比赛中下注。

    高强度工作

    200712月,高盛押注抵押贷款崩溃成功,分发了数百万美元的奖金后,大约10名抵押贷款交易员在数十名同事的簇拥下,狂吞汉堡。围观的人纷纷用现金下注他们能够吃多少个。

    每年一次的这一场景与《说话者的扑克牌》一书中的一幕颇为相像。这本书描绘的是所罗门兄弟的债券交易员在20世纪80年代的丑恶行径。实际上,2007年的吃汉堡比赛就在所罗门公司交易员当时工作的大厦中举行。

    这是高盛人所有活动中风险最小的版本,他们日常的交易极富侵略性,他们也乐此不疲。抵押贷款支撑的债券,包括与高风险贷款相关的复杂衍生品,每天都为高盛的抵押贷款部门带来巨额利润。

    据熟悉相关交易的人士透露,2007年,高盛下注抵押贷款债券的价格将会下跌,它最终获利近40亿美元。高盛日前声称住宅贷款相关的产品带来的收益不足5亿美元—可能减去了其他领域的亏损。

    高盛一再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过错。据曾在高盛抵押贷款部门工作过的人士向《华尔街日报》透露,该部门的年轻交易员被要求向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四分卫汤姆·布莱迪学习,后者在重压之下仍能保持冷静,有条不紊。对于一个拥有众多红袜队和爱国者队球迷的集团,这一要求显然很能得到共鸣。

    不过,2007年的忙乱时期,高盛的交易员们可没什么时间观看体育比赛;当时,抵押贷款债券价格已经开始下滑,为2008年金融危机的全面爆发做好了铺垫。他们在单调乏味的办公室里,埋头在电脑终端和电话线之间,一呆就是数个小时。

    当时负责抵押贷款部门的丹尼尔·斯帕克斯通常在早上730分到办公室。紧跟着出现的是结构性金融产品集团的联席总裁迈克尔·斯温森和戴维·莱曼。

    加班到深夜是常有的事。“晚上10点了,我还在工作,这样的时间表我已经忍受了6年,谁在意(这点)。”法布里斯·图雷2007131在电子邮件中向朋友抱怨道。

    “我觉得都快疯了,我才28岁!!”图雷在邮件中说。他出现在美国证交会此次起诉名单中。

    据曾在高盛任职的人士透露,图雷出生于法国,个子不高,戴着眼镜,当时负责与对冲基金和银行进行复杂的债券产品交易。他当时并不显眼,与其他交易员一样,穿着土黄色或黑色裤子,上面是衬衫。他的教育背景,包括斯坦福大学的工程硕士学位,与其他交易员也相差不大。

    2007年,高风险的次贷市场开始恶化时,一些交易员感到很恐慌。许多人对于41次贷提供商新世纪金融公司的破产感到震惊不已。

    “这是致命一击吗?”交易员们问,他们发现斯帕克斯在自己的计算机终端上与斯温森交换着看法。

    随后的几个月里,更多的次贷机构宣布破产,对冲基金似乎也陷入了困境,“致命一击”的说法成为了笑谈。

    出色的交易员

    斯帕克斯那年春天成功地出售集团持有的许多高风险证券,尽管是以亏损价卖出的。

    表现同样出色的还有乔舒亚·伯恩鲍姆和法布里斯·图雷。

    来自奥克兰的伯恩鲍姆凭借做空次贷市场而为高盛带来了近40亿美元的毛利润。20072月,当时只有35岁的伯恩鲍姆失去了往日的冷静,愤怒地摔了电话,让他生气的是一名更为资深的债券交易员坚持冲销他的一些交易以减少风险。

    几个月后,伯恩鲍姆向公司高层建议购买高达100亿美元的次贷资产。“这对于那些拥有干粉灭火器的人来说,是个非同寻常的机会。”他在写给联席总裁加里·科恩和乔恩·温克尔里德的邮件中表示。据透露,他的疯狂建议最终被否决。

    平日里的伯恩鲍姆向来自律,包括自己的饮食和作息。即便长途飞行后饥肠辘辘,他也不会碰快餐食物;自然地,每年的吃汉堡比赛他都避免参加。夏季,伯恩鲍姆会挤出时间寻找乐趣,比如在汉普顿大学待一段时间,为约会而学习法语。

    当时,高风险的房屋贷款已经给信用市场带来了巨大冲击。

    图雷意识到次贷繁荣已接近终点,不过,根据高盛公布的电子邮件显示,他当时仍在向高盛的客户出售抵押贷款产品。

    20071月,他在邮件中称创造了一种产品,“它没有任何实质意义,是纯粹概念性和高理论性的东西”。

    当时,图雷正在出售一个名为“Abacus 2007-AC

    1的抵押担保债券。“整座大厦随时可能倾覆”,图雷在写给女朋友的邮件中写道。证交会提及的一封邮件中,图雷称:“唯一的幸存者、传说中的法布(指他自己)……站在这些他所创造的复杂、高杠杆化的有毒交易之间,尽管他对这些怪物的含义并没有完全弄清楚。不过,没觉得有太多的负罪感。”

    两个月后,图雷在另一封写给女朋友的邮件中写道:“按照斯帕克斯的说法,那个业务已经彻底死了,可怜的次贷借贷者不会活太久!!”

    但是,图雷还是完成了Abacus交易。20076月的电子邮件中,他告诉他的朋友自己刚刚在比利时着陆,他在那里成功地“将一些Abacus债券卖给了在机场碰到的孤儿寡母”。

    高盛称自己公布了所有信息,并称它的客户都是高端投资者,对所购买的产品十分了解。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高盛 的报道

  • ·股价坚挺 高盛“帝国”独笑(2009-07-17)
  • ·罗斯柴尔德角力高盛?(2009-07-17)
  • ·高盛逃过麦道夫“诱捕”(2009-07-24)
  • ·美国“审判”高盛(2010-04-21)
  • ·高盛反击:别责怪我们(2010-04-21)
  • ·300年前的法国投机悲剧(2010-04-21)
  • ·漩涡中的高盛“玩家”(2010-04-28)
  • ·奥巴马踩踏 高盛几率不大(2010-04-28)
  • ·敲打高盛 奥巴马博弈华尔街(2010-05-05)
  • ·夏皮罗敲打高盛 “献祭”奥巴马新政(2010-05-1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