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南大旱影响粮价?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04-01 01:40:48
  • 西南大旱造成大面积粮食绝收,大旱或将导致全国粮价上涨的说法在坊间频传。

    西南大旱,耕地受损,夏粮减产已是定局。目前,旱情已经触动了部分农产品的神经,灾区粮价上涨压力倍增。一时之间,舆论普遍怀疑,持续的旱情会导致全国粮价上涨,进而加重通胀预期。但统计部门的调查结果和一些业内人士的分析又并不这么认为。大旱之下,粮价上涨究竟只是人们的一种心理预期,还是确有可能?粮价,涨还是不涨,国家宏观调控的力量能有多大?

    “我们这里可能也要涨价。”328日下午,米铺老板陈凤永说,“不是我们要抬高价钱,是我们的进货价会缓缓地上涨。”他在北京市王四营乡盛华宏林粮油批发市场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铺位,每天可以将约3万多斤东北大米出售到北京的各个小经销商手中。

    在西南,一场大旱正在持续。根据国家防总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322,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5省市耕地受旱面积为9654万亩,夏粮减产几乎成为定局。在重庆市最大粮油交易市场盘溪粮油批发市场,大米的价格普遍上涨,相比年前每斤上涨了7-8分钱;云南将会有超过1000万亩播种面积绝收;而贵州的缺粮问题将会在夏秋交替之际凸显出来,约313万人需要口粮救助……一时之间,大旱或将导致全国粮价上涨的说法在坊间频传。

    “我认为西南干旱,在期货市场也好,现货市场也好,对中国粮食的价格影响不大。”面对人们的猜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崔晓黎解释道,“况且,现在中央的意图是希望粮食价格稍微涨一涨,能够将存在国库里的粮食顺价销售。”

    有波动但“涨不起来”

    “西南旱情对当地粮食生产的负面影响巨大,考虑到目前已播种作物重旱面积占当地耕地面积9%以上,且有近5%面积完全绝收,本年度西南地区夏粮的减产幅度将达10%以上。”北京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在一份报告中说。

    而据统计部门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在2月份,灾情严重的云南省CPI月度同比涨幅为3.2%31-10日,整个西南地区粮食类普遍呈上涨态势,其中籼稻上涨0.17%、粳稻上涨0.46%。而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使西南旱区最近几天有小雨,也至少要到5月下旬,旱情才会得到根本缓解。

    “受天气、库存等因素影响,农产品自然而然会有波动。像云南,水稻产量不低,但对大米的依赖度比较高,消费比例也较大,而且居民家里的库存应该不会很大,”中稻股份总裁赵毅说,“所以西南干旱对农产品价格会有一定的影响。”

    但作为一家专门从事东北大米综合深加工的民营企业,中稻并没有因为干旱而感觉到价格上的风吹草动。“从企业上说,行情一直很平静。”赵毅说。

    “西南局部地区的粮食生产受的影响确实比较大。”崔晓黎表示。据测算,西南地区总耕地面积2.5亿亩左右,这次将近1亿亩受灾,估计对当地粮食影响应当超过30%以上。但崔晓黎认为,从全国范围来看,西南地区作为粮食非主产区,其播种面积和产量分别仅占全国17.4%15.8%,重旱地区更是仅占全国耕地总面积2-3%左右,对全国粮食生产的影响并不显著。

    根据国家粮食局发布的消息,为了解决灾区粮食短缺的问题,国家粮食部门已决定向云南、贵州、广西、重庆、四川及甘肃等旱灾地区调粮142万吨,以确保西南乃至全国粮食市场不出现大幅波动。

    据悉,在这142万吨粮食中,最低收购价小麦30万吨,调出地区为河南;最低收购价籼稻谷54万吨,调出地区为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国家临时存储玉米58万吨,调出地区为内蒙古、吉林、黑龙江。这批国家临时存储粮食跨省移库计划的截止时间为今年7月底,力争在主汛期到来之前完成。

    “目前粮食收购价是每斤九毛二三,如果市场的价格上涨了一毛钱,国家粮库一定要大量地抛,把价格压下来。因为政府最终要考虑的是,粮食如果大幅度上涨,势必会引起劳动力的价格上涨,这又会直接冲击到外向型出口。”崔晓黎解释,“我们经济对外向型出口的依存度很高,如果成本抬上去了,竞争力就会下来,很多现有的优势就会被挤到东南亚、印度去。”

    “现在国家向西南灾区调粮142万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我国粮食产量经过连续6年的丰收,国储系统现在存的粮食是2.4亿吨,不存在粮食短缺问题,价格涨不起来。”

    粮价两难

    “如果粮价涨到一定的位置,国家是会调控的。”有5年大米营销经验的陈凤永说,“所以粮食市场行情一直相对稳定,价格还算平稳。”据其透露,他每卖出1斤大米能赚1-2分钱。

    “说干旱会导致粮价上涨其实是一种心理预期,其实国家对这事的评估是心里有数的。”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的专家,崔晓黎对粮价真相和国家的意图了解得颇为清楚,“国家也希望粮食价格稍微涨一涨,能够把国库的粮食顺价销售。”

    目前我国国储系统储存的粮食是2.4亿吨,而去年全国粮食产量是5亿多吨,粮库里的两亿多吨就相当于年总产量的40%,相当于市场上消耗的粮食的70%以上。如果按国际标准,以年产量的18%作为库存来算,我国库存里的粮食已经超出了这个数字。

    “本来不用存这么多粮,只是国家历年来为了保证农民利益,把收购价格抬高,农民都把粮卖给了国家,以致出现这种局面。”崔晓黎说,“粮食收进来了,但国家一般要求将它们顺价销售,但市场的粮食价抬不起来,所以卖不出去,就在库里存着。”

    进入新世纪之后,由于粮食连续6年丰收,导致市场的收购价都是低于国家设定的补贴价格,所以老百姓都乐于把粮食卖给国家。这样的结果是,粮食几乎全进了国家粮库,而国库则很难将它们顺价卖出去。按照我国的粮食库存制度,储备粮平均3年轮换一次,每年轮换1/3。按目前国家的总库存量,每年要轮换8000万吨以上,这一数量显然是极为庞大的。

    “实在顺不出去,粮食的保管费用、还有银行利息等就成了沉重的负担,即使最后粮食按低价卖了出去,还免不了亏损。”崔晓黎说。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这次旱灾给了国家粮食局一个抛粮的机会,因为旱灾减产,粮价会稍微上涨,库里的粮食就可以顺价销售出去。

    “这次干旱,国家调粮142万吨,对国家粮库来说连个零头都算不上。142万吨与它比,简直不成比例。”崔晓黎算了一笔账之后说,“但国家也并没有大幅度抛的意图。抛得多了,市场价格马上就往下掉,农民卖粮的价格低了,国家还得给它补贴,因为我们还有保底价格政策,价格不能低于发改委公布的数据,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就中国目前运行的态势来说,在未来的10-20年,粮食价格上涨是一个趋势,但不可能涨得太快。”中国社科院的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李周这样认为,“自改革开放以来,农产品和工业产品的价格就形成了剪刀差,国家的目的也是大力发展工业,把更多的劳动力从农村转移出去,如果粮食价格上涨过快,会使事情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市场短板

    作为民营企业的老总,赵毅只能眼巴巴地看着142万吨粮食从各地运往灾区:“这个活,现在只能是由国有企业来做,而我们连发表意见的机会都没有。”虽然号称国内规模最大的粮食综合深加工企业,但在与国有企业竞争时,中稻股份还是会遇到“不公平和不透明”等烦恼。

    “国家要把部分储备粮调出来,保证居民消费的供应,这很好。但这种机会,我们民营企业是无法参与的。”赵毅无奈地说,“因为国家不会公开竞标,也没有采取市场公开的方式。”

    “现在这个月份,虽然西南大旱,但我们厂加工的东北稻米的价格是倒挂的。也就是说,现在卖出去的大米,企业是没有利润的,我们获取利润的最佳时机是在每年的7-9月份。”赵毅说,“在那个时间,库存会相对较低,再加上粮食也没到收割的时候,容易出现供应不平衡,品牌比较好的企业的利润能达到6%-8%。”

    赵毅的另一个烦恼是,国家对粮食的管理往往会让他的企业吃亏。“现在经常出现的情况是,我们在收购的时候国家会鼓励价格往高走,让农民多一些收益。当我们收购完毕了,面向消费市场的时候,又会有一些政策让消费者得利。从政府的角度来看,我对此表示理解。但是否能有更科学的方法,让我们也得到更多的利润?”

    “我认为,政府对农产品价格不要有太多的干预,基本上要让市场来运作。”崔晓黎说,“目前国家对粮食的态度还是有点保守,怕国家一旦缺粮时,拿不出粮食来。”

    在我国,主管粮食的部门多次更迭,先是由国家粮食部主管,后来一度转向由商业部负责,现阶段由国家发改委负责,下设国家粮食局具体管理。“现在,40%的粮食都控制在国家手里。” 崔晓黎说,“现在对粮食价格的引导权在政府,发改委、农业部、统计局都有网络平台,不断地发布价格信息。它们机构虽然很权威,但无法及时真实地反映市场价格。”

    “仅仅依靠传统的统计和预测,是很难给农产品定价的。比如今年玉米产量多少,全国有数十个机构都在作这种调研,没有一个是完全准的,都只能说是推论。但数据的准确性对指导下一年的生产和价格走势有很好的作用。政府如果能把期货的功能发挥得更好一些,对农产品的价格就可能会有很好的预估和判断。”赵毅说。

    目前,我国有郑州、大连和上海三大农产品期货交易市场,可以就相关农产品和粮食进行期货交易。但在专家人士看来,目前我国的粮食期货市场还不够完善。

    “因为粮食产量的30%-40%、市场消费量的70%-80%都控制在国家手里,所以我们的粮食期货市场都是在看国家,特别关注国家粮食局的动静。”崔晓黎说,“我认为国家不应该控制这么多,粮食都在你兜里,你说了算,这不是市场化,这样粮食市场没法运作。”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粮价 粮食 旱灾 的报道

  • ·全球粮食危机还有多远?(2010-12-16)
  • ·西南大旱影响粮价?(2010-04-01)
  • ·物价调控隐忧(2010-12-02)
  • ·粮价大考(2010-08-18)
  • ·危险的种子(2011-05-12)
  • ·大旱催生恐慌 通胀或超预期(2011-06-02)
  • ·转基因攻防战(2011-10-20)
  • ·《粮食法》征求意见:骑墙即纵容 转基因条款被批(2012-03-0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