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王普密蓬:驾驭泰国向何方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0-03-17 20:40:15
  • 2009年12月,泰国举国庆贺国王普密蓬82岁生日。

    在近70年的泰国民主史中,无论局势如何恶化,深受民众爱戴的普密蓬国王总是在适当的时候站出来,安抚民心。这一次,面对如此动荡不安的局面,泰王能够又一次给出一个完整的答案吗?

    “阿披实下台!阿披实下台!”

    316,初春的泰国已经十分闷热,总理府外红色的人群以及喧闹的口号声、鼓声更是增添了热度。

    四五桶从“红衫军”身上抽取的血浆泼洒在总理府门前时,抗议声变得更为响亮。

    不过,随着血色的太阳沉没在总理府后面,示威的人群慢慢散去。总理府楼顶泰国国旗飘扬处,飞起几只鸽子。四周又恢复了交通秩序和平静,下班的曼谷市民开始回家。

    4年以来,泰国人已经对街头示威的情形习以为常。经历过去年东亚峰会“红衫军”的大规模冲击,泰国总理阿披实似乎也变得淡定从容了不少。

    因为,街头上以及总理府内的泰国人都清楚,即便多么激烈的争斗,在军队介入后,瞬时便会偃旗息鼓;即便事态恶化到流血冲突,当泰王露面后,再激愤的民情也会被抚平。

    这不仅是过去几年中才浮现出来的政治定律,在近70年的泰国民主史当中,泰王常常充当“答案”的角色。

    泰王拥有极高民望

    今年83岁的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拥有极高的民望。

    “我们祝愿国王永远安康。”在普密蓬去年因病入院后,数百万泰国民众从各地赶往医院为他祈福。许多民众称:“我不知道为什么热爱他,但我就是发自肺腑地爱他!”

    泰王125的生日被定为泰国的“父亲节”;他登基的69是全国法定假日。

    “像我这样的小人物能够见到伟大的国王,这是何等难得的机会。”2009年普密蓬生日期间,31岁的教师Dolnapa对记者说。另一个名叫Thongsuk的老妇人,已经86岁,特地从90公里开外的地方赶到曼谷为国王祝寿:“我从40岁开始,每年都会在这一天来到曼谷。”

    在许多泰国人的心中,普密蓬就是他们的庇护神。

    有人说,泰国的每一个角落都留有普密蓬国王的足迹,这并不夸张。为表彰普密蓬在推动泰国农业发展方面作出的杰出贡献,联合国曾向他颁发了联合国设立的首个人类发展终身成就奖。

    尽管美国《福布斯》杂志2008年公布的全球最富有王室成员排名中,普密蓬凭借350亿美元资产成为王室首富,但他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农业生产中。

    为了体察民情、了解疾苦,普密蓬每年都有多半年的时间奔波于全国各地,尤其是人口占泰国人口七成的农村。

    泰国媒体曾经报道过这样的场景:普密蓬不顾蚊虫对自己的叮咬,往别人的手上涂药膏;在曼谷洪灾期间,他跋涉在污水之中,就是要看看积水的问题出在哪里。上世纪90年代,人们在瓢泼大雨之中等候国王到图卡大坝视察。刚刚患心脏病出院不久的国王走下马车,披着雨衣深一脚浅一脚来到人们中间,跪在泥泞的土地上和百姓促膝谈心。

    据称,普密蓬曾在王宫中开辟试验田,把农民请来参观、培训,还在宫中养牛、养鱼,帮农民找致富办法。

    农民是“红衫军”的主力,他们反对城市精英为主的政府,但对国王无比尊敬。

    对国王的敬意,在泰国的城市中同样随处可见。

    在地铁站,即使是最繁忙的上下班时间,人们经过国王的头像前也会停下来致意。集会前或是影院放映电影前,人们会全体起立在“颂圣歌”中向国王致敬;在谈到国王时,很多政府工作人员说:“我们首先是为了敬爱的国王而工作的。”

    普密蓬“驾驭”泰国

    泰王的名字普密蓬·阿杜德在泰语中是指“土地的力量,无与伦比的能力”,他所走过的人生历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1927年,普密蓬出生在美国,2岁丧父,6岁跟随母亲移居瑞士。1946年,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当时的国王拉玛八世阿南塔在王宫遭枪击身亡(泰国王室一直没有公开案情,只是说“不是意外,不是自杀”),普密蓬继承王位。他随后返回瑞士完成了学业,于1950年正式加冕。

    普密蓬能够说流利的英语、法语和德语,他还拥有音乐、机械方面的学位。他能够演奏萨克斯管、小号、单簧管,至今仍在谱写乐曲。他热爱摄影,还是快艇和风帆好手,在机械方面的许多发明获得了专利,其中包括人工降雨的一项专利。

    当然,让普密蓬为泰国人所敬畏的,还是他驾驭国家的能力。

    60多年的国王生涯中,泰国发生过20次政变、更换了17部宪法、总理换了23人,但普密蓬的地位一直稳如泰山。

    按照宪法规定,泰国国王可任命总理,立法权虽由国民议会掌握,但国王有权修改、取消、更换宪法,军队仅效忠于国王而非政府。

    泰国于1932年结君主专制政体之后,王室、军队和政府形成了推动泰国历史进程的三种力量。对于三者的关系,泰国枢密院主席炳·廷素拉暖曾表示,“军队是马,政府是骑手,真正的主人是国王”。

    国王不会高调介入政治斗争,但王室成员的一些举动,对泰国人来说,无疑是最明显的风向标。

    1973年,泰国学生爆发了反对他侬军人政府的游行示威。当他侬政府采取武力镇压时,国王敞开王宫大门,让学生进来避难,提供食物和药品。最终,他侬被迫辞职流亡海外。1992年,素金达将军在选举落败后强行自封总理,引发大规模反政府游行,军人政府再次武力镇压。局势失控之前,普密蓬召见素金达及反对派领袖查隆予以严厉斥责,并要求电视台直播这次会见。所有泰国人看到了震撼人心的一幕:素金达和查隆两人伏在国王身下长跪不起,聆听国王的斥责和教诲。

    泰国军方再难像之前那样翻云覆雨,尽管2006年,军方的政变导致了他信政府的倒台。但据报道,让他信放弃总理职位的,是他与国王普密蓬的一席谈话。

    2008年,“黄衫军”占领总理府达半年之久,总理被迫搬到火车站办公(后也被攻破),亲他信的沙马、颂猜两位总理接连下台,泰王全都保持了沉默,直至2008年年底国会选举阿披实为总理,泰王才出面呼吁新政府保障国家运作畅顺。

    “当国家繁盛和稳定时,我才会开心、幸福。”去年生日仪式上,普密蓬再次强调需要维持社会的稳定,“如果每个人都尽忠职守,每个人都能将公众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那么进步和稳定才会到来。”

    “缄默意味着对行动的默认,而对阿披实政府以和平为首务的呼吁,则是对新政府的支持。”香港媒体评论说。

    泰国未来在何方

    但是,屡次的斗争,削弱军队能量的同时,也让民主体制下的政府变得弱势。

    尤其是近4年来,“红衫军”与“黄衫军”轮番上阵的情形让泰国走向了撕裂的边缘,泰国长期存在的民主政治社会基础薄弱状况却依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使得民主政治徒具形式而缺乏实效。

    泰国下层民众长期以来对民主政治的参与度低的现象至今依旧。在2002616的曼谷管理委员会选举中,选民投票率却仅为35.5%。目前在泰国地方自治中,普遍的现象是地方传统保护人顺理成章地占据了地方管理委员会的席位,利用财政自主权肆意舞弊、中饱私囊。

    对于典型的东方国家泰国来说,作为舶来品的民主似乎还面临着重重阻力。

    这次“红衫军”无功而返,并不意味着草根阶层与中产阶级两大利益集团的对立宣告终结。

    泰国何时才能结束“你上台,我上街”的乱局,如何才能保证国家的平顺运转?

    相信许多泰国人仍然期待83岁的普密蓬国王给出答案。

    O mP-x@1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与中国既竞争又合作

     

    同样都是积极的“走出去”战略,印度在海外收购资源方面,不可避免将会遇到中国公司的竞争。在此过程中,中印两国双方既展开激烈竞争, 又进行有限合作。

    “谈到中印能源问题的时候,大家更多的印象是双方的激烈竞争。这方面主要发生在2003年到2005年,双方的竞争相当激烈,也是高发期。之后在2006年对这个情况的炒作也非常多,在2006年之后虽也有摩擦,但相对来说已经弱化了很多,”时宏远介绍道。

    尽管如此,中印两国在海外能源方面,也有很多合作项目。

    2005年底,中国中石油和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合作竞标加拿大石油公司在其与皇家荷兰壳牌公司在叙利亚一个合资公司中37%的股份。在两国协调下,双方仅以5173亿美元的成本实现了成功收购,成为中印在海外油气竞购中的首次合作。

    20068月,中石化和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又联合投资815亿美元收购了一家美国公司在哥伦比亚石油资产50%的股份,这是中印两国在海外油气竞购中的第二次合作成功。

    即使是激烈的海外能源市场,中印两国仍然有合作的空间。

    “不过,不论是竞争还是合作,这都不是主流形态,最多的情况是双方独立发展,这才是双方能源发展的主流,”时宏远称。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普密蓬 泰国 的报道

  • ·泰王普密蓬:驾驭泰国向何方(2010-03-17)
  • ·搅黄东盟峰会 泰国“颜色”死结难解(2009-07-17)
  • ·泰国人习以为常 外国人闹机票荒(2009-07-17)
  • ·经济才能助他信重返泰国(2009-07-17)
  • ·泰国新“帅”阿披实(2009-07-23)
  • ·政坛大洗牌,泰国怎么了(2009-08-04)
  • ·泰国军方异动 他信悲剧重演?(2009-09-10)
  • ·他信仍想“拯救泰国”(2009-10-28)
  • ·柬埔寨首相激将泰国:洪森“雇用”他信(2009-11-18)
  • ·BOI负责人提达派讪朋:“泰国投资年”最高减税13年(2009-11-2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