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审判台上的“他信王国”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0-03-04 00:46:04
  • 支持者在曼谷举起支持他信的海报。

    2010226,泰国因为一场公开的审判,再度掀起了全国性的轩然大波。

    就在这一天,泰国最高法院审判决定,没收前总理他信·西那瓦在泰国境内的463亿泰铢(大约折合14亿美元)的资产。法院裁定他信非法隐瞒其在家族企业的所有权,并且滥用职权为他的家族企业牟利。

    20069月他信下台后,泰国就成立专门的资产调查委员会,对他信的资产合法性展开调查,此后还陆续冻结了他信夫妇的多个银行账户,查封资产总额达到760亿泰铢(大约折合23亿美元)。

    泰国民族报以这样的比喻来调侃他信的资产:

    “如果将这些钱都换成现金,那将是7600万张1000泰铢面值的纸币。一张1000泰铢面值的纸币长16.2厘米。如果把这760亿首尾对接,平铺在地,便有12312千米长,几乎可以从泰国曼谷铺到美国旧金山。”

    尽管这次审判后他信被没收了将近6成的财产,但他的财富仍然不可小觑。

    “据他的妹夫颂猜透露,即使他信的资产全部被没收,他信在国外仍有部分资产,还经营一些生意。这次判决没收的资产也只是占他信在泰国资产的60%左右,他还是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宋清润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的时候表示。

    为何一位前总理能够拥有如此庞大的财富力量?他的背后又是怎样的一个“王国”?

    首富是这样炼成的

    “他信的起家就是卫星通信公司,从中赚了最多。这和黄光裕事件有些类似,积累一定的资产,财产的突然膨胀是通过股市操纵完成,”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员陈建荣对时代周报表示。

    1983年,还是警察的他信凭着攻读博士时获得的电脑知识,开创了自己的“西纳瓦电脑服务和投资公司”。1986年,泰国政府开放允许私人经营电信业,他信的公司顺利成为最先取得执照的私营电信企业之一。

    利用自己在警界、政界以及银行业中的关系,他信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得到多笔低利息贷款和许多利润丰厚的合同。

    “我曾经在泰国待过很长时间,我看他们政治和经济的关系,钱权交易的关系很明显,甚至到最高层也是一样的。”陈建荣认为。

    以此为出发点,他信与家族成员成立了一个庞大的商业集团“西纳瓦集团”, 迅速发展成有约20个子公司和合作公司。

    1990年,集团上市,几年后便基本垄断了泰国的电视卫星天线和移动电话行业,包括了泰国最大的移动电话经营公司,它占有的市场份额超过了55%,此外在广告业、娱乐业和房地产业也有大量利益。

    他信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泰国首富,也是《财富》杂志评出的世界500位“大亨”中唯一的泰国人。按照美国《福布斯》杂志评估,他信家族的总资产达到了22亿美元。

    据了解,在市值1.05亿美元的房地产企业“SCAsset”公司中,他信的妻子和两个女儿拥有60.8%股份。他信的妹妹则是这家公司的董事会主席。

    即使在今日接受媒体采访,他信都不断强调,自己的财富都是辛苦工作得来,但他的资本积累过程,仍然让人有些不解。

    “他信财产方面很多详细的东西我也没有办法了解到,我在泰国的朋友也不太清楚,可能连法官都不清楚,”陈建荣表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宋清润也认为,他信的财产扑朔迷离。目前泰国国内也没有定论。到底他执政之前有多少财产,他的家族,他的前妻儿女到底有多少股份,执政后所谓滥用职权谋取了多少资产,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

    “他信确实是背后有很多人们不知道的内情,”宋清润说。

    前妻和财团支持

    成为首富之后,他信开始从商界逐渐转向政坛。他先后在前几任泰国政府担任部长和副总理职位,分管交通和金融等要务。19987月,他信创立了泰爱泰党。其后,该党不断扩大影响力,终于在2001年的大选中获得胜利,他信本人当选为泰国总理。

    “他信领导的泰爱泰党由于得到包括西那瓦财团、正大财团、杰士民财团、BEC财团在内的泰国工商界各主要财团的鼎力支持,党内的不少高层甚至本身就是各财团的代表,因此在资金方面相当充裕,”中国社科院亚太研究所研究员周方冶表示。

    据悉,以西那瓦财团为例,在2001年众议院选举期间,他信当时的夫人朴乍曼·西那瓦以个人名义的一次性公开捐赠,就高达1亿泰铢。

    “他信的政治生涯上,前妻作用很大的。他信本身家族背景不是很深,他从警察走到政治这边,他前妻的作用是挺大的。他们两个人一定是紧密联系的,至于是谁主导不太好说,但他信所有的事情她都是清楚的,”对此,陈建荣表示。

    2008年,在他信下台的两年后,两人正式离婚,不过在外界看来,与其说是感情不和,不如说是要保护对方的利益。《曼谷邮报》就援引政治观察家的话称,他信此举旨在保护夫妻现有的财产,据称他们的大部分财产都在妻子朴乍曼名下,高达84.8亿泰铢。

    “据说他信和前妻离婚也是出于保护财产的目的,但真正目的谁也不太清楚,外界众说纷纭很难有定论,”宋清润说道。

    未来前途不明

    按照泰国法律,担任公职的官员在商业公司中所持有的股份不的超过5%,因此竞选成功之后的他信将自己名下的财产转移到子女的名下。他的女儿屏东妲成了泰国最富有的股东,拥有了西那瓦集团最多的股份,妻子朴乍曼和独子潘东塔分别是第二、第三大股东。

    他信在接受英国《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还表示:“我的孩子们作出了这样的选择。他们希望他们的父亲能够把精力集中在政务上,以避免公众再在利益矛盾问题上提出批评。”

    尽管他信极力表示自己的家族并未因自己获得太多利益,这并不妨碍他唯一的儿子潘东塔顺利获得了泰国地铁工程项目的招标。此外,他妻子在曼谷拥有一块面积约合4047平方米的土地。泰国资产调查委员会称,他信也曾插手这块土地的招标过程。

    20061月,他信推动国会修改了《泰国电信法》,其中明确规定,外国法人在泰国电信企业中所占的股份从30%提升到49%

    然而,就在法案通过不久,他将自己家族所控制的电信企业48%的股份转让给新加坡淡马锡集团,交易总额高达738亿泰铢。而按照泰国的证券法,这种股票转让交易不需要交纳赋税。这就意味着他信可以轻易借助于股票交易,将自己在泰国的财产转移到国外。

    不仅如此,在出售股票前,西那瓦公司首先将每股市值49.25泰铢的3.292亿股股票以每股1泰铢的超低价出售给他信子女董事的Ample Rich投资中介公司,再由这家公司A于次日将这些股票以49.25泰铢的原价出售给淡马锡集团。据澳大利亚《世纪报》报道,他的儿子潘东塔获利171亿泰铢,女儿屏东妲收得更多,达235亿泰铢,此外,妹夫颂猜夫妇也获益不少。

    这一交易随后引发了当时泰国反对党人民民主联盟的强烈不满。随后,反对派代表的“黄衫军”组织数十次大规模游行,直至2006919政变发生,他信政权倒台。

    “这起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不是直接原因。国内反对他信的时候,需要一个时机。假如没有很好的理由没有办法开展‘倒他信’活动,这件事情正好给了他们很好的借口,”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员陈建荣分析道。

    就在得到判决结果后,身在迪拜的他信通过视频连线当天对泰国国内支持者发表讲话。他说,前妻和子女先前常警告自己不要参政,但自己从来不听。“今天给商人的教训是,别卷入政治,如果发生什么事,他们会没收你财产……这就是政治。”

    也就是在同一天,支持他信的“红衫军”仅派出为数不多的成员在大理院门前和平集会,该组织强调,要发动100万人进驻曼谷,推翻政府下台。

    陈建荣认为:“不论他信有多少钱,国内的支持率是会慢慢往下降的,和钱倒不是有很大关系了。”

    而泰国的政局,一如他信的行踪一样,飘摇不定。

    正如《纽约时报》所评述的那样:“不管最后如何,至少他信先生还保持了在泰国的影响力。如今,他正在迪拜旅游,显然,他有足够的财力继续在这个国家操纵政治。”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他信 泰国 的报道

  • ·他信仍想“拯救泰国”(2009-10-28)
  • ·柬埔寨首相激将泰国:洪森“雇用”他信(2009-11-18)
  • ·审判台上的“他信王国”(2010-03-04)
  • ·泰国前总理他信:何处是我家(2010-03-24)
  • ·“红衫军”发威 他信也“受伤”(2010-05-26)
  • ·泰国大选 他信小妹挑战阿披实(2011-05-19)
  • ·“他妹”胜选 他信“归来”(2011-07-07)
  • ·阿披实落败:尴尬的泰国中产(2011-07-07)
  • ·英拉改阁 他信支招(2012-11-15)
  • ·搅黄东盟峰会 泰国“颜色”死结难解(2009-07-1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