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锋2010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0-02-20 23:36:36
  • 2010年伊始,各家商业银行仍然在贯彻“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放款量第一个星期就超过5000亿,导致央行和银监会非常紧张。实际上,股市开年就暴跌,已经告诉我们,中央宏观经济政策已经转向,尤其是在2009年最后一个月楼市暴涨之后。

    调控已成必然

    早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公报中我们已经可以读出政策开始偏紧的“基调”。

    何谓管理通胀预期?何谓调整经济结构?实质就是抑制资本市场泡沫,就是希望信贷资金更多地去支持可以产生现实GDP的实体经济,使未来经济的增长基础更扎实,步调更稳,符合科学发展观。很多迹象表明,在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在中国经济增长很可能再次步入“快车道”的强烈预期下,中央政府已经不准备“保增长”了,甚至可以说,2010年的经济工作不会再以“增长”为主线,比经济保持高增长更重要的事情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甚至有可能成为调控经济的重点。

    在刚刚闭幕的各省市两会报道中,我们看到各地政府都对2009年大幅度上涨的房地产市场表示出担忧—只是表达的程度有所区别而已,其中,物业税的讨论尤其引人瞩目。这些信号表明:中央政府不可能容忍房价如此大幅度地上涨—一年上涨30%,一个月上涨15%,更不容许在房价高涨背后蠢蠢欲动的恶性通货膨胀。从经济学的角度看,2009年房价的暴涨不仅仅是泡沫现象,更重要的是结构性通胀的阴影,而当结构性通胀非常强烈时必然导致需求性通胀,随后再引发成本推动的恶性通货膨胀。房价暴涨很可能是干柴,最终点燃由于贫富差距急剧扩大而积蓄已久的“民怨烈火”。

    高房价绝不是经济问题,已经有很强的政治性!

    2010年的调结构,首先是调整虚拟金融市场的“虚火”。虽然很多人不理解:中国股市有虚火吗?股市的虚火是肯定的,许多股票上涨幅度已经超过了200%。尽管股市整体的虚火没有房地产市场严重,但它们都是一个病根—流动性泛滥之产物,因此,中央千方百计想让房地产市场降温,肯定将殃及股市,且反映最敏感、最激烈的一定是股市。

    急转可能性低

    当然,打击房地产市场投机潮,最有效的武器应该是货币政策的调整。但是,突然开始明确地紧缩货币,既有“急转弯”之嫌,更要投鼠忌器。货币政策突然急转弯,直接打击的可能是楼市,间接打击的很可能是整个经济。毫无疑问的结论是,当信贷全面紧缩后,房地产市场可能“瘟”了,但实体经济一定更“瘟”。楼市和股市一起暴跌,老百姓由于恐惧通货膨胀而追逐购进的资产在瞬间蒸发,购买力会极大地下降,所谓“扩内需”将成为泡影,政府的公信力也会被打上大大的“问号”。因此,政策“急转弯”、“翻烙饼”的可能性非常小。货币政策的主基调很可能将是:走一步,看一步,强调预防和灵活性。相对应的信贷政策应该是:贷款不能增加过猛,但绝不可能大幅度下降。至于全民都关心的物业税,很可能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拿在政府手中,悬在房地产市场上空,什么时候砍下来,不知道。房价若继续疯狂—类似海南那样的情况—肯定要砍,而若如2010年初全国绝大多数城市表现的那样—稳中有降,这个度的把握很可能是观望。我们必须相信,中央关于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的表态是中长期政策,而财产性收入稳步增加的前提则是楼市股市政策的稳定,政府出尔反尔,虚拟金融市场必然暴涨暴跌。想调整,可不能下重手,想打击房地产市场的投机客可别打击了中国所有的投资者!

    在宏观调控的政策艰难选择中我们千万要记住:“不二过”与“不迁怒”。

    这个典故来源于《论语》,鲁哀公问孔子:你的学生中哪个最强。孔子答:回,去;不二过,不迁怒。孔子的意思是:颜回最强,但他不在了,像他这样的人也就没有了。他与别人最大的不同是:“不二过”,不犯同样的错误(不在同一个地点犯第二次错误);“不迁怒”,不在纠正错误的时候找错对象—发邪火。

    缓退将为主调

    我们已经看到,在全球挽救金融危机的过程中,由于情况紧急,各国选择的主要方式都是紧急释放巨大的流动性,殊不知,这种方法危害极大,等同是犯第二次错误—用巨大的流动性去掩盖或减轻因为流动性泛滥所导致的危机程度。目前,我们已经发现这次错误很可能比第一次错误更严重,于是就迁怒于受流动性泛滥影响最直接的房地产,企图用所谓的高招将高房价一下子推倒。而这种“发邪火”的方式很可能又是错误的叠加—没有找对对象,最后可能导致经济严重减速。

    更重要的是必须考虑中国的国际战略地位和国际信誉。中国的GDP实际在2009年末已经快超过了日本—如果近期日元不是急剧升值,恐怕全球第二已经是中国。目前,中国的主要对手,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复苏仍然缓慢,中国迎来了重大战略机遇期、赶超期。同时,中国的经济话语权日益强大,很多国家在看着中国。此时,中国必须稳定,包括政策的稳定,不能手忙脚乱,更不能出现经济的急剧减速。我们必须认清:目前中国机遇很多,但麻烦也不少,尤其是贫富差距日益扩大,民怨在上升。解决问题必须靠经济增量,也必须稳步改革。显然,在经济减速和维持较快发展的选项之间,我们的政府会选择后者。

    2010年是非常困难的一年,更是需要我们展示智慧的一年。调结构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最紧急的选择是经济的平稳着陆。既使房地产降温,通货膨胀预期降温,也使股市楼市稳定,实体经济获得“休养生息”。

    适度收缩信贷,缓慢退出才是积极的选择,秋后算账还早。在稳健中体现灵活,在平稳中推进改革,应该成为2010年宏观经济政策的主基调。

    (作者系中国农业银行总行高级经济师)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中国经济 宏观调控 经济政策 的报道

  • ·出口下滑不是中国经济的末日(2009-07-16)
  • ·连平:中国经济最困难时期已过(2009-07-21)
  • ·中国经济远未乐观(2009-08-03)
  • ·海闻:下一个增长点是城市化(2009-12-10)
  • ·中国引领全球经济复苏(2009-12-30)
  • ·2010经济展望特刊:今年中国会好吗?(2009-12-31)
  • ·经济特辑:2010,市场的交锋(2010-02-20)
  • ·交锋2010(2010-02-20)
  • ·欧美债务危机下中国经济三重压力(2011-09-08)
  • ·曹凤岐:中国经济应由不同层次银行支撑(2013-09-05)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