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非法工程引发的集体讨薪记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02-11 03:35:43
  • 一个存在了10年的非法景区工程,两名先后“失踪”的业主和总承包商,500多名被拖欠700多万元工资的建筑工人。农民工被拖欠工资一向是个老大难问题,但在广东佛山,事情更因春节这一因素的催化而变得敏感起来。在当地政府未作为面前,失望乃至绝望的工人讨薪行为,最后会否得到妥善解决?

    25,距2010年春运开始已过去6天,不少珠三角农民工已踏上了返乡列车,而在佛山市三水区南山镇,一群工人却在南山镇政府办公大楼前聚集了一整天,在拉开警戒线的政府门口或躺或睡。

    他们为之打工的“绿色王国”景区工程的业主和总承包商于几个月前双双“失踪”,500多名工人的700多万元工资未付。这样的场景已持续了5天,工人们希望政府可以出面讨薪,但未得到正面答复。

    在工友们到南山镇政府上访的同时,湖南人彭新根则躺在广州一家医院的病床上,无助地盯着手上的输液管。1个月前,这名被诊断为慢性肾衰竭的施工队材料员被告知,如果两个月内不做手术,肾衰竭将会病变成为尿毒症,而手术所需的几万元是那么遥不可及。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天,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切实解决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紧急通知,宣布“拖欠工资问题引发严重群体性事件的”,相关人员都将被问责。

    崩溃的“王国”

    “绿色王国”选址于佛山市三水区南山镇六合片区蒲坑村。25,经村民指点,记者找到了位于蒲坑水库附近山头上这个“夭折”的景区。原本连绵起伏的山势突然间被削平,平整的空地上立着100多米长的系列建筑,建材与沙石堆积在空荡荡的房子门口。在阴雨霏霏的衬托下,“绿色王国”显得阴冷空洞。

    大部分工人都去了镇政府门口,但景区旁的房子里,仍然有几个施工队的包工头和管理人员留守。

    “我们之所以接这个工程,也是因为之前听说这个老板从来没有拖欠过工人工资。”包工头杨兴国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他所说的老板,即“绿色王国”的港籍业主誉章洪。杨兴国说,“绿色王国”是三水区的重点旅游项目,10年前,誉章洪便买下了这块地。2000年前后,项目开始动工;2009年,因为资金缺乏,誉章洪将工程总承包给中航长城建设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以下简称“中航公司”),随后中航公司又将工程分包给了6支工程队。20093月,杨兴国的施工队进驻了工地。

    但杨兴国没有想到,动工几个月后,2009828,当他按照合同约定向总承包商—中航公司及其负责人徐伟明收取第一笔工程款468万元时,对方却分文未给。杨兴国赶紧与素不相识的其他5支施工队的包工头联系,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没收到相应的应得款。917,得知工资没有着落的工人们正式停工,于当日向南山镇镇政府求助,这是工人们的第一次上访。

    不久后,工人们听说,徐伟明携款潜逃,被三水区公安分局以涉嫌经济诈骗为由刑事拘留。此时,工人们才知道徐伟明的真实面目。

    “徐伟明耍了一个手段,在招募施工队的时候借着我们相互间并不熟识,居然将同一个地方交给几个施工队去做。转包过程中他巧立名目,收了我们340多万元劳动保证金。”谈起此事时,景区工程项目经理张建华略显激愤。

    带着钱准备“走路”的徐伟明在刚办好法国签证时就被警方控制,但因工程款和工人工资未解决,警方同意由其弟将其保释。结果徐伟明不仅没还款,反而又一次“消失”,并遭到警方的网上通缉。

    承包商不知去向,誉章洪不得不现身表态。20091130,誉章洪在南山镇政府相关人员的见证下,给6支施工队签下了承诺书。在包工头出示的这份协议上这样写着:承诺以三水绿色王国旅游区项目作担保,甲方(佛山市三水绿色王国旅游区)同意乙方(施工队)的要求,分期支付乙方工人工资给乙方,并直接对乙方结算工程款。

    正当包工头们为政府出面、业主作出承诺吁出一口气时,没多久,他们便发现誉章洪也“消失”了。

    无效的承诺

    施工队上上下下几乎陷入绝望。他们只能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官方渠道上。包工头和管理人员在此后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不断上访,几乎踏遍了镇、区、市三级政府的门槛,甚至还向国家信访局递交了申诉材料。“但还是没有结果,一次正面答复都没有。”杨兴国神情疲倦地说。

    杨兴国回忆,此前唯一的一次政府表态承诺是在20091023,南山镇党委副书记张宏标与工人代表见面。当时,杨兴国等提出了两个要求:年关前解决迫在眉睫的工人回家资金问题;希望工资和工程款整体情况可以得到妥善处理,并给出具体时间。对此,张宏标承诺20101月底“会有结果”。

    但直到20102月,工人们也没有等到这个“结果”。

    21,没有如约拿到工资的工人们聚集到南山镇政府门口,讨要说法。张宏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澄清,他和工人会面时并没有保证20101月解决部分工资:“我当时的原话是,希望争取在下个月找到业主发放部分工资给工人。”

    第二天,分管区委维稳办的三水区政法委副书记林耀强与张宏标再度会见包工头。经过协商,每名施工队负责人各签了一份委托书—“委托三水区南山镇政府代我施工队处理追讨工程款和工人工资事宜”,林耀强和张宏标也承诺,官方会在3日给一个“满意的答复”。但23当杨兴国等人再度来到镇政府时,张宏标解释“上面不批”,因为“这个方案法律依据不足”。

    张建华无法理解,他不明白有什么地方“法律依据不足”。包工头们又提出向政府打欠条,借资给工人们垫付工资的方案,同样没有得到同意。对此,张宏标解释,实际情况是南山镇政府财政吃紧,无偿垫付该笔资金有难度。南山镇政府面对讨薪时的“苦衷”,在其他地方也并不鲜见。

    之前仍抱希望,等待政府妥善解决的包工头们顿时六神无主。大部分工人都是家中的顶梁柱,期待带着工资回家。但除了工地废弃建材变卖换来的勉强过日子的生活费外,他们得不到哪怕是一张买返乡车票的钱。500多名工人纷纷出现焦躁情绪。每天早上8时多他们就到镇政府门口,下午回驻地后又向施工队负责人讨要工薪。各种压力导致工人们心理失衡,他们互相斗殴,甚至出现殴打包工头的情况。

    “我们现在只希望春节前能先支付部分工资,可以买票回家过年就行。”女工女士不知道该怎么回家,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老家两个孩子的等待。她只能日复一日地和工友们来回行走于驻地和镇政府门口之间,麻木又绝望。

    每当春节临近时,类似的欠薪问题总会集中爆发,由此引来多方关注。尽管2009年珠三角地区遭遇“民工荒”,但在这一地区务工的农民工据估计仍有2500万至3000万人,其中建筑行业欠薪成为最突出的问题。该行业“层层分包、层层转包”的形式是欠薪问题产生的源头。

    视若无睹的“非法工程”

    长年身处建筑行业的杨兴国对欠薪现象并不陌生,然而最让他不能理解的是,“绿色王国”得到用地许可面积只有99亩,随后的开发却占用了千余亩。在他看来,当地政府不可能不知道这一非法工程。

    “不是过去十年我们都没去管,而是事出有因。”南山镇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唐倩凡解释,造成监管“真空”的原因是过去几年该地行政区域划分多次更改。三水区迳口华侨经济区原本为华侨农场,而“绿色王国”所在的六和片区前身是六和镇,2003年划归大塘镇。20095月,六和片区与迳口经济区合并,成为现在主管“绿色王国”的南山镇。

     “这个不单单是我们这个刚成立不久的镇的事,我们现在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唐倩凡告诉记者。

    不过张建华认为,行政区划变动导致“绿色王国”监管失控确实是原因之一,但不是决定因素:“交接工作也有案可查的。”政府方面的解释更令他无法信服的是,2009518日南山镇政府挂牌成立,61“绿色王国”就挂出了“欢迎南山镇政府领导指导工作”的横幅。

    记者了解到,去年10月当地村民还向媒体曝光过这个景区工程在施工过程中破坏山上植被,砍伐树林。张建华确认了这一点,并称在媒体报道后,“立刻就挖了一些树补种上去”。

    “有两个问题:一是工资问题反映了那么久,从去年9月至今一直在上访,从来没有结果,他们怎样去做的,这个不明确;二是对这件事当地政府肯定心里有数,10年里有这么多违规,为什么没人来调查?肯定是有问题的,不然不会拖延这么久。”张建华向记者表达了心中的疑惑。

    张宏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将“绿色王国”定性为非法工程,这表明政府方面已得知该工程没有合法用地手续。但当包工头要求将已建成部分抵押拍卖时,政府没有作出处理。

    据包工头们反映,誉章洪曾声称这块地他有50年的使用权,现在才过去10年,“不怕你们闹,停工几年我耗得起”。

     “为什么他可以这么猖狂?政府完全管不到他?”张建华问,“而徐伟明据说保释后连政府都找不到他,但为什么他还可以聘请律师为其打官司,组织材料在三水的法院上诉?这些活动都得有证件啊。”

    面对他们的多重质疑,当地政府仍然没有给出正面答复,只是向媒体表示:“镇政府要和法院等相关部门理清权责利益约束,并需要港籍业主授权政府处理善后拖欠款项事宜,以保证政府垫付的钱财能够收回。”

    5个月来,杨兴国和另外几名包工头讨钱的信心一点点被磨灭。他们既不敢撇下工人就此离开,又因为工人情绪激昂而担心自身的生命安全。“我们没法跟工人解释,当初找他们来的是我们,所以找我们要钱也是应该的。”他们只能小心翼翼地安抚着工人,防止局势进一步恶化形成群体性事件。

    他们或许不知道,几天前就在郑州市东郊圃田乡政府大院,一个包工头因与两名民工在记工数目上发生争执,一时情绪失控刺死了这两人。这一事件也直接导致中央发出维护农民工权益的通告,要求“及时妥善处置因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坚决防止事态蔓延扩大”。

    而作为最弱势一环的500多名工人,仍然像戏剧《等待戈多》里描绘的那样,每天分批准时到达南山镇政府门口,找一块地方或坐或躺,与警戒线另一边的警员对峙。随着春节临近,没有人能说清楚,他们可以等到谁,或者能等到什么。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讨薪 拖欠 农民工 的报道

  • ·一个非法工程引发的集体讨薪记(2010-02-11)
  • ·农民工也能成为“上海人”?(2009-07-14)
  • ·农民工返乡记(2009-07-27)
  • ·阿幼朵:我不回避“农民工”的称呼(2009-08-03)
  • ·农民工:今朝返城非旧岁(2009-08-03)
  • ·长三角涨薪引发连锁反应(2010-06-17)
  • ·“工资共决” 基层工会艰难前行(2010-06-30)
  • ·打工子弟学校的苍凉现实(2011-11-1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