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拨款通过争议未了 香港高铁艰难上路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01-20 21:06:10
  • 先后四度共计24小时的漫长问答审议后,备受瞩目的香港高铁终于获得立法会拨款。“全球最贵高铁”即将在港上马,然而关于高铁的争议却并未就此平息。一条铁路,折射出耐人寻味的香港世态。

    2010116,势必成为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以下简称“香港高铁”)建造史上的重要一日。

    这个寻常星期六的傍晚,在经过冗长的会议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财务委员会最终通过了兴建广深港高铁段669亿港元拨款的申请,使得这段26公里长的“全球最贵高铁”终于能够“开工大吉”。

    至此,高铁拨款在审议过程中的一波三折似乎已可告一段落。然而,香港立法会外的示威人群和各大报章之间的口水战却并未因此偃旗息鼓。数日以来,反高铁、挺高铁纷争不断,甚至演变成肢体冲突,以致有学者和市民感慨:争议,已不只关乎高铁本身。

    拨款获批引发暴力示威

    116,香港立法会内气氛紧张。这已是立法会财委会第四度开会审议高铁拨款的申请,高铁是否能够顺利上马,已到关键时刻。

    20091020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拍板兴建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后,立法会财委会先后于2009122820101815日就拨款事宜开会进行审议。但迫于各方压力,表决三度被延迟。15日的审议会议更是从下午3时一直开到了晚上930分,仍无定音。

    16日的会议原定由上午9时开始,至中午1时表决。但反对派议员仍采取和先前一样的拖延战略(港俗称“拉布”),以车轮提问方式轮流不断向相关政府官员和香港铁路有限公司代表提问,成功将表决推后到约傍晚6时。

    据统计,前后4次会议,立法会财委会对于是否批准拨款申请的总讨论时间约为24小时,议员的提问次数竟高达247次。

    立法会外,尽管大多数人早已预料财委会将通过高铁的拨款申请,但仍有大批人士在周围聚集,因立场不同大致分为“挺高铁”和“反高铁”两大阵营,纷纷注视着摆放在醒目位置的直播大屏幕。随着表决时刻的临近,示威人群的情绪也逐渐高涨。

    傍晚630分,财委会投票表决议案的一刻,立法会外的反高铁人群大叫“停拨款、停拨款”。最终,议员表决通过香港高铁669亿港元的拨款申请,其中,500多亿港元为建造工程、118亿港元为非建造工程,8600万港元为对菜园村居民的补偿。

    而此时,反高铁阵营也进入前所未有的激昂状态,试图冲破警方在立法会周围设置的铁马,随后又包围了立法会,要求与特首曾荫权和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郑汝桦对话。其间,部分示威人士甚至与警方爆发冲突,发生肢体冲撞,更一度导致交通堵塞,场面混乱。

    由于立法会受到示威者的层层堵塞,郑汝桦等人也被困在立法会中将近6小时,直到次日凌晨零时30分,才在百名警员的护送下乘地铁离开。

    实际上,在高铁获得拨款决定之前,香港各大报章早已推测,拨款通过是预料中事,因为兴建高铁符合香港的整体利益,更有利于香港的长远发展。然而,在内地高铁建设进行得如火如荼、广深港高速铁路广深段今年即将竣工的大环境下,香港高铁建设竟波折重重,倒是有点出乎众人预料。

    谁在反高铁?

    尽管林辉一再向记者强调:在过去的一年中已有许多关于香港80后的报道。但无可否认的是,像林辉一样的80后青年在此次反高铁事件中得到了媒体前所未有的关注。

    从“五区苦行”到“绝食抗议”,被贴上了80后标签的年轻人成为反高铁主力。

    “年轻人向来都时间充裕,表达意见的形式也比较多样,因此注定比较吸引眼球。但是,反高铁阵营中的抗议群体并不单一,一部分是所谓80后青年人,一部分是需要拆迁的菜园村村民,还有就是各个党派等等”,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助理研究主任张楠迪女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除了抗议群体的成分很多之外,他们抗议的原因也很复杂。

    张楠迪杨认为,最为直观的反对原因可能就是造价贵的问题。“669亿港元修建26公里高铁,平均每公里造价是25个亿,这在世界范围内作个横向比较,可能都是最贵的了。”除此之外,还有总站是否应选在西九龙,菜园村的清拆赔偿,以及“一地两检”等问题,“有些人本身并不反对建高铁,认为建高铁是一个好事情,但却对现行方案中的这些问题有质疑,就成为另一股反对的声音”。

    高铁沿线的一些老社区的居民,张楠迪杨认为是又一类反对者。据了解,因为高铁香港段在香港采取隧道的形式修建,沿线地段上的社区居民担心他们的社区未来如果面对重新开发,拆迁价值会受到影响。“老百姓关心的就是自己的切身利益,建高铁可能在未来20-50年对香港经济有好处,但是我直接受到的经济损失谁来补偿,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张楠迪杨说。

    “香港是个多元社会,有言论自由,但是意见的表达必须要遵循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因为法律是自由的界限,也是民主的界限。” 香港特别行政区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然而遗憾的是,116,不同群体的反高铁人士围堵立法会,最终演变成暴力示威,使郑汝桦及近20名议员被困立法会大楼6小时,又使警员受伤、交通阻塞。对此,保安局局长李少光及曾荫权18日先后面对媒体,谴责暴力示威者。

    政府应反思

    “虽然拨款申请通过了,大家很愤怒,但是我们将政府官员和议员围困了6个小时,然后让堂堂局长像‘过街老鼠’一样悄悄地搭地铁走,也就觉得这个事情有个交待了,可以告一段落了。”香港反高铁运动的积极参与者林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声音沙哑,情绪似乎依然有些激动。

    数月来,林辉多次参加反高铁的集会与活动。虽然此时高铁上马已成定局,但他仍然认为自己所在的反高铁阵营从某种意义上获得了胜利。“因为,毕竟我们已经表达了自己的声音。”

    在林辉看来,“建高铁本身就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特区政府在处理这一事件的姿态上需要检讨。”

    持这一观点的香港市民不在少数。根据香港大学民意调查中心114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0%的香港市民支持拨款建高铁,却又有50%的市民认为香港社会现阶段就高铁项目的讨论不足够。

    包括刘梦熊在内的多位“挺高铁”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坦陈,任何大型基建均可能涉及短期与长远利益之争、整体与个人利益之争。虽然高铁拨款艰难通过,特区政府也应从事件中吸取教训,进行反思。

    “例如,政府完全可以向市民进行更多的咨询和解释,倾听更多市民声音,告诉市民669亿港元的造价方案贵有贵的道理。”刘梦熊认为。

    财委会通过高铁拨款申请后,郑汝桦公开感谢市民支持,表示当局对每一分公帑都会小心使用,亦会继续认真聆听市民的声音并作即时跟进。同时,她又承诺会监察高铁造价及开支。

    “反高铁、停拨款”大联盟发言人何芝君也于17日表示,即使拨款已经通过,该组织仍然会对高铁建造继续保持关注,并已开始构思下一步行动。

    “可以看到,特区政府在整个事件中态度都颇为低调。现在拨款已经通过了,进入正常程序后,就要遵循程序正义。接下来,面对反对的声音,政府就要多作一些解释,多给公众进行信息发布。”张楠迪杨认为,虽然不见得政府解释了大家就会满意,但特区政府的做法也确实有改善空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高铁 香港 的报道

  • ·民资助力 中国高铁联通东盟(2010-12-16)
  • ·走进高铁时代 武广线年底通车(2009-07-14)
  • ·西门子高铁“订单门”风波(2009-07-17)
  • ·武广高铁展翅 陆空竞争揭幕(2009-12-17)
  • ·香港拒绝“被高铁”(2010-01-07)
  • ·拨款通过争议未了 香港高铁艰难上路(2010-01-20)
  • ·城铁时代催生“长三角人”(2010-04-15)
  • ·铁道部债务困局(2011-03-03)
  • ·叩问京沪高铁安全(2011-07-20)
  • ·专题:高铁中国(2011-07-2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