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侯麦:告别新浪潮电影诗人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0-01-20 21:01:36
  • 埃里克•侯麦(Eric Rohmer,1920-2010)1920年4月4日生于法国南锡,原名让-马里•莫里斯•舍热(Jean-Marie Maurice Scherer)。侯麦的第一个职业是教师,不久转向电影评论,1950年他成为著名的《电影手册》的创始编辑之一,与让-吕克•戈达尔、弗朗索瓦•特吕弗、雅克•里维埃等后来著名的“新浪潮”导演一起工作,并做了7年主编。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拍摄电影,一生共拍摄了50多部影片,其中大部分都在处理男女情欲纠葛。

    华裔电影剪辑师Mary Stephen (雪莲)不久前从法国回到香港时,她的老师,同时也是一直合作的导演—埃里克·侯麦—已因中风住进医院。她做好了准备,也许随时回法国送恩师最后一程。111,朋友欢聚一堂庆祝雪莲的生日,侯麦去世的消息传来了。“我的生日成了恩师的忌日,我大概永远不会忘记。”

    雪莲年轻时毕业于电影专业,之后在法国与侯麦合作近30年,是侯麦最忠实的剪辑师。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雪莲分享了与侯麦合作和作为朋友的种种美意,她甚为同意法国总统萨科齐对侯麦的赞美:“这位伟大的作者将在未来的数年里继续与我们对话,并启发我们的灵感。他的电影经典而浪漫、充满哲理而反传统、轻松又严肃、多愁善感又具有道德意义,它创造了侯麦风格,并将继续以此形式与世人共存。”

    就是“年轻人谈情说爱”

    生于1920年的侯麦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拍电影,迄今共有50多部影片,创造了独特的侯式风格。

    他一直贯彻独立自主的精神,以小成本制作,从不依赖大明星和商业元素进行创作,即使拍摄古装片也奉行简约主义,几十年如一日。

    “侯麦的电影充满文学性,男女爱情在他的镜头下既睿智又浪漫,他绝少描述性爱,也不涉及政治。电影常常充满大量的对白,既优雅又充满隐喻。”雪莲这样总结侯麦的电影。影评家张献民则概括:他的电影就是年轻人谈情说爱,除此外什么也不干。

    40多年来,侯麦无视外界的喧嚣和潮流,只关注他的道德剧。他的作品分三个系列:道德故事中有极具代表性的 《我在慕德家的一夜》—张献民介绍,如果有人从没看过侯麦的电影,但是想了解他,可以看这一部。其次是喜剧与箴言,和四季故事。

    这位几乎从不接受媒体访问的导演,在少有的一次访谈中,为自己作了一点解释:“我的电影应该作为几个系列来看。法国电视台播放‘四季’系列的时候,就是每周放一部,那样的观影方式是最完美的。其实我的每部作品彼此都有联系,放在一起看,才能发现其中蕴藏的乐趣。不管你认为我的作品是好是坏,它们都可以互相参照。的确,观众总是告诉我‘你的电影都很类似’,他们没有说错。但这无可厚非,因为我就是一个电影作者,我按自己的喜好选择题材和拍摄方式,并且将我的想象投射到胶片上。”

    《电影手册》主编

    回顾那一辈《电影手册》中影评人出身的导演,香港资深影评人、独立导演黄国兆认为,也唯有侯麦。他86岁时拍摄的《男神与女神的罗曼史》依然令人感动。“当法国新浪潮的闯将导演戈达尔、杜鲁福已成为过去式,杜鲁福英年早逝,令人缅怀,戈达尔后来的作品没有惊喜,也不令人兴奋。也只有侯麦、李维特能保持高水准。但如今侯麦走了,李维特垂垂老矣。法国新浪潮电影终将退潮。”

    黄国兆年轻时毕业于法国私立电影学院,曾在香港举办过侯麦的电影展,但因为侯麦的低调,始终未能如愿见上一面。

    美国导演阿瑟·佩恩曾借演员的对白揶揄过侯麦的电影,“看侯麦的电影就像在等油漆干”。虽然阿瑟·佩恩也曾拍过像《邦妮和克莱德》那样的电影,黄国兆说,“但好莱坞有很多阿瑟·佩恩,全世界只有一位侯麦”。

     很多人,包括黄国兆都认为,“他的电影不是绝大多数人看的电影,因为你会觉得闷”。侯麦的电影几乎没有在商业院线公映过,但其风格影响了大批电影导演,包括王家卫。

    所有镜头都来自一台16毫米的摄像机和真实的生活化的场景。“所有剧本都是自己写,演员、音响师等都不超过5个人。”当他们在沙滩上拍电影,那些度假的人根本没看出来。这个长期凝聚在一起的小团队,有极高的默契。独立电影导演、华南师范大学美术老师甘小二曾拍过备受好评的独立电影《山青水秀》,对侯麦的一直坚持独立、小成本制作,他一直怀有敬意:“我再也不可能见到他,否则我最想问他的就是‘你究竟怎么做到的?’”

    导演的论著

    侯麦最早曾担任《电影手册》影评人,成为“新浪潮”的奠基人之一,后来担任《电影手册》主编。他出版过大量评论和剧本,小说只有一部,是早期的作品。近年,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公司先后出版了其剧本集《四季》以及《电影手册》前主编帕斯卡尔·博尼策论述侯麦的评论集《也许并没有故事:埃里克·侯麦和他的电影》。《也许并没有故事》收集了侯麦的思想,并将其回味悠长的风格和法国新浪潮电影的精髓完好地传达出来。这部随笔作品表明,‘正是其中暧昧的道德使他的电影焕发生机”。

    这个导演才华横溢而又低调,他母亲直到去世也不知道原名“莫里斯”的儿子是个世界著名的导演;他的儿子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他的生活非常简单,住的是法国很普通的民宅,没有大房子,没有华丽的装修。直到去世前几个星期,他还一如既往地搭公交车去工作,从来不让人接他。可能不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就是不想别人打搅他的生活吧。”雪莲这样描述恩师的日常生活。

    而今,再没有人能打搅他的生活。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新浪潮 诗人 电影 的报道

  • ·侯麦:告别新浪潮电影诗人(2010-01-20)
  • ·画画的诗人芒克(2010-11-25)
  • ·流泪的诗人和戏外的人生(2009-07-16)
  • ·孟郊:苦涩的山水诗人(2009-07-24)
  • ·流亡诗人庾子山(2009-08-04)
  • ·北岛:用“昨天”与“今天”对话(2009-08-26)
  • ·专访加里•斯耐德:“诗人主要的工作是批判”(2009-12-03)
  • ·张枣走了,离开前悄悄买了单(2010-03-18)
  • ·张枣:我将被几个佼佼者阅读(2010-03-2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