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紫金矿业改变的人生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01-07 00:50:12
  • 紫金矿业原始股解禁,在福建省上杭县造就了一群一夜暴富的人。

    现代资本市场的诡秘,让一夜暴富从神话变成现实。一群原本为了生计不辞劳苦打工赚钱的人,因紫金矿业原始股解禁,一夜之间,账户里多出了成百上千万人民币,已然富豪身家。香车豪宅,自是令新晋富豪满心欣喜,然而随之而来的烦忧一时之间却也挥之难去。

    “兰兰,快起床,第一节课都要下课了!”周五,840分,文力从单位折回家,发现上高二的女儿居然还把自己锁在屋里睡觉!文力重重地敲着女儿的房门,女儿屋内毫无动静,焦躁的文力又重重地敲了一阵。

    这已是文力自去年5月以来第六次逮到女儿文兰睡懒觉逃课了。文力无奈地向记者感叹,以前听话懂事的女儿“最近变化太快”。

    事实上,不仅仅是高中生文兰,紫金矿业原始股解禁所带来的财富传奇,正改变着包括文力在内的一批上杭县人的生活。

    千万富豪一夜造就

    文力在政府部门工作,妻子则在当年由上杭县政府投资创办的紫金矿业公司工作。

    多年积攒,文力在上杭县城拥有了一套120平方米的商品房,一辆大众轿车,一家三口过着不紧不慢的小康生活。富豪的生活,离他很远。一夜暴富的奇迹,他想都没有想过。

    但,没想过的事,在2009427还是真切地发生了。

    这一天,紫金矿业49.25亿股限售股(原始股)解禁,按照当天9.43元的收盘价,原始股东的账面收益,达到了惊人的464亿元。公开资料显示,除陈发树、柯希平及紫金董事长陈景河等9位持股较多的自然人股东外,还有吴文秀等170位自然人股东。以当时的紫金股价计算,170位小股东的平均身家超过900万元。

    文力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股份源自硬性摊派。

    2003年,紫金矿业公司进行股改,由于文力供职于政府部门,妻子又是紫金矿业公司的职工,两个人被硬性摊派了一些紫金矿业原始股。据文力解释,当时其实也是可以拒绝的,但他认为既然是政府的企业要改制,而且自己的妻子也供职其中,钱存在银行闲着,还不如给个人情,支持这家企业,如此还可以每年获得比银行给的利息多的投资分红。没想到,这个决定竟在6年后让文力轻松跻身富豪之列。

    文力向记者隐约透露,紫金矿业原始股解禁后,他的账面收入在千万元以上。

    在紫金矿业原始股解禁的当晚,文力与妻子认真讨论起了如何处理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巨大“馅饼”。

    最后决定:一切生活照旧,不换别墅或者更大的房子,也不把自己开着的“大众”换成宝马或奔驰;对于上门来借钱的亲朋,经仔细了解确属急需用钱的,适当予以资助;对于亲戚朋友间的红白喜事,则别人怎么给礼品,文力也怎么给,并不显得特殊。

    这一切,都似乎在后来的日子里得到了很好的落实。

    财富也让文力感受到了难得的潇洒。以前为了升迁,提高收入,文力没少花心思,生怕一个小小的差错,就遭遇降职或者撤职。现在账户里有了上千万的他,感觉大不一样,再也不担心会因工作不卖力而被撤职。现在,工作对他来说为的是打发时间,如果要说追求,“完全是为了追求一种快乐,追求同事的认可和尊重。”

    一切看似很美好,但突然剧增的财富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让文力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困扰。其中女儿的变化是最令他忧心的。

    “这些钱将来都是我的”

    成为千万富豪的一个多月之后,200968日上午,那天是星期一,文力从单位折回家取东西,却意外发现女儿没去上课,竟把自己锁在屋里睡觉!

    这是文力第一次遇见女儿逃课睡懒觉,即便事情已过去半年多,文力仍记忆犹新。

    当时,女儿被文力叫醒后,对他说:“给我买辆小车,否则我就不去读书了。我们家又不缺这个钱!”

    类似的话,文兰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文力一直没在意。女儿长到17岁,一向乖巧听话,从来没有跟父母亲提出过过高的请求,更没顶撞过父母。那天文兰的顶撞,让文力惊呆了。他第一反应就是女儿谈恋爱了。

    一向办事沉稳的文力决定探个究竟,于是悄悄跟随女儿去上学。一连3天下来,文力发现,女儿没有恋爱。只是总有一些同学从女儿身边经过时会说:“文兰,你爸爸那么有钱了,还骑什么自行车上学啊?叫你爸爸买辆小车去。”有的邻居甚至还对女儿说:“兰兰,你爸爸那么有钱了,不用靠力气都能赚那么多钱,还读什么书啊?”

    文力注意到,每当文兰听到这些话,头便抬得高高的,显得很神气,很开心的样子。

    连续几天的观察,让文力确定,女儿的变化,根本原因是自己所持的紫金矿业原始股解禁后成了有钱人,而女儿年纪小,还没有正确的财富观念,受了同学和邻居的教唆,就乱了自己的心智。

    而在文兰的观念里,有钱就应该使用,存在银行就形同废纸。但父亲的财富观念却跟她截然相反,这令文兰很怄气。

    更让文力惊讶的是,短短几个月时间,文兰对于读书目的的认识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认为是那些家庭经济没有保障的人改变命运的一种途径,而现在“我家已经有了上千万元了,而且就我一个女儿,这些钱将来都是我的”。

    女儿的这个想法,让文力陷入更深的不安。

    一样的暴富 不一样的选择

    女儿的变化让文力忧心忡忡,而渐渐地,文力明显感觉自己也正在陷入一种人际交往的怪圈。他对于别人的邀请,哪怕是喝茶闲聊的邀请,都不能像往常那样,不想去就轻松拒绝,因为总生怕别人说他“是不是怕我向你借钱啊”。

    一次,文力本来答应陪妻子去超市购买生活用品,临出门时,突然接到一个同事的电话,约他一起喝茶,他表示自己“没空”,然而对方立马就有些责怪的口气:“是不是怕我向你借钱不敢出来啊?邀你出来坐坐,都要躲避我们啊!”

    自此,这句话像一个魔咒,紧紧地缠绕着文力,对于任何人的任何邀请,他都不再拒绝。这样一来,文力往往一个晚上要赶好几个场。这令他深感疲惫。

    这个时候,他会情不自禁想起跟他一样感受了财富神奇魔力的何浩民。

    与文力一样,同在政府部门工作,还身居中层要职的何浩民,暴富之后选择了与文力完全不同的道路:在紫金矿业原始股解禁之后,他就辞职了。到厦门买了两套带游泳池的别墅和3间店面。

    他在紫金矿业原始股兑现之后就发出狠话:“我现在有钱了,过去你们瞧不起我,现在也不要来找我。”

    就在那一天,据传何浩民成了拥有近亿元的富豪。

    他也说到做到,自从搬到厦门以后,就再也不跟原单位的人往来了。

    这样的潇洒让同康村民游庆林很是羡慕。

    紫金矿业股票解禁变现之后,游庆林前往厦门购买了数间店铺。没想到回到老家上杭后,他姐姐就死活向他要50万元,说当年曾含辛茹苦照料过他。

    这显然超出了游庆林的计划,因此坚决不肯。姐姐当然也有办法,一直闹。最终,游庆林拿出25万元才算了事。但如今,姐弟两家已跟冤家无异了。

    这桩让游庆林颇感无奈的纠葛,相比整个同康村的剧变,仅仅只是其中一角。

    失地农民变成投资商

    同康村如其名,在紫金矿业原始股的解禁中,这个村子几乎集体奔上了“大康”的生活。

    同康村原本位于上杭的紫金山,一直以来,村民过着耕种的生活。

    2000年,紫金矿业拦砂坝溃坝,洪水冲毁了下游同康村几乎所有的房屋和耕地,而紫金矿业一时又拿不出足够的现金实行征地移民补偿,结果变相硬性摊派给每个村民一份原始股,每份折合现金约1338元—人称“同康股”。当时没有人预见到这份股票有一天会那么值钱。

    之后,失去土地房舍的村民也被集体移民到上杭县城二环北路的路边上。因为失去了土地,游庆林和大多数同康村民一样,只在当地打打零工,过着米油盐由紫金矿业公司供给的日子。

    这样的生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所有村民都有不适之感,曾经还有过几次大规模的上访行动。

    但接下来的几年,紫金矿业的业绩蒸蒸日上。2009427原始股解禁之后,当年的“同康股”价值翻了600倍,一夜之间,同康村几乎全村人都成了百万富翁。

    然而对于那些暴富起来的村民而言,钱怎么用?也令他们多少有些难以适从。

    这些以前只跟土地打交道的村民,现在不得不开始关心陌生的股市、存款利息、黄金期货价格。

    一些经营团体也闻风而动。从北京、厦门赶来的理财经理、保险推销员踏破了每家的门槛;来自厦门、龙岩市区等地的房产中介人员,也在村里到处散发制作精美的楼盘、店铺宣传单;汽车经销商索性把各色中高档轿车开到了村委会大楼门口的泥土地上,直接上门推销。

    位于龙岩市新行政中心的“家和天下”小区,开盘价在小小的龙岩市从6000元起,直升到近1万元,就是紫金矿业原始股解禁造富起来的那批人给的底气。

    据说,宝马4S店有意落户龙岩,也是想搭这趟顺风车。

    如今,像游庆林这样到厦门或龙岩市区去购买房产、店面的同康人,已经越来越多,商务投资成了他们更重要的生活方式。这群失地农民,离自己熟悉的耕种生活越来越遥远。

    买香车,购豪宅,游庆林们“大手大脚”的花钱方式,究竟是地产商、车商、理财人士狂轰滥炸的炒作所致,还是人性所致,很难说得清。

    “也许兼而有之吧!”对此,不论是何浩民还是游庆林都如此表示。一直保持低调的文力,也开始反思自己是否太过保守。面对女儿日益频繁的要求,他开始动摇,考虑给女儿买车。“这种想法,似乎是无意间形成的,又似乎是源自一种强迫,”文力说,“环境塑造人,社会舆论很奇妙,力量也很强大。”

    一夜暴富,当梦想成为现实,收获的远远不只是欣喜这么简单。一如今天的同康村:新建的车库和穿梭往来的奔驰宝马,与堆放在一些村民家门口的柴火木料并不和谐地共存着……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紫金矿业 富豪 的报道

  • ·“官告企”:紫金矿业被推上浪尖(2010-11-03)
  • ·被紫金矿业改变的人生(2010-01-07)
  • ·紫金矿业灰幕(2010-07-22)
  • ·神秘富豪颜立燕背后的“黑洞”(2009-07-09)
  • ·海南车祸身亡富豪 张泉林的生前身后事(2009-07-17)
  • ·闽商的慈悲 小心上路(2009-11-05)
  • ·学做慈善的“大佬”们—阿拉善生态协会改选侧记(2009-11-05)
  • ·王征是谁(2010-03-17)
  • ·被渲染的豪华葬礼(2011-03-1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