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拒绝“被高铁”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01-07 00:49:16
  • 在大陆高铁网络正有条不紊建设的同时,作为中国“四纵四橫”客运专线京港客运专线的组成部分,广深港高铁香港段的建设计划却迟迟不能付诸实施。就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争取立法会通过高铁拨款前夕,反对高铁的声音越来越大,建还是不建,一场拉锯战在政府与民众之间展开……

    这边厢,大陆的武广高铁已于去年年底正式通车;另一边厢,连接香港与大陆的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下称香港高铁)拨款,需延迟至本月8日才由香港立法会审议。

    相比大陆高铁建设的顺利,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争取立法会通过高铁拨款前夕,社会上却掀起一股股争论的浪潮,从项目斥资600多亿港元是否物有所值,到香港区总站应设在市中心还是市郊,及至项目会否破坏生态环境……凡此种种,政府与民间展开了一场拉锯战。

    十年谋划项目遇阻

    兴建高铁这个构思可以追溯到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后。当年香港经济受到重创,时任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眼见经济前景暗淡,认为香港若再不和大陆加强联系,只会走入死局,于是主动同广东商讨合作。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香港高铁的兴建计划一再延迟。

    20059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正式批复了《广深港铁路客运专线广州至深圳段可行性研究报告》,同年1218,广深港高铁正式动工兴建。预计今年7月,广州至深圳北站将通车运营。

    相对广深段的建设速度,香港高铁行动缓慢,香港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郑汝桦去年11月在立法会铁路事宜小组上,罕有地以强硬姿态推介广深港高铁,并认为目前广深港高铁项目已进入关键时期,若香港不建,便会沦为孤岛。

    根据香港政府的设想,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将会由香港的西九龙至港深边境的落马洲一带,线路全长26公里。开通后,将会连接国家正在兴建、长达16000公里“四纵四横”的高铁网络,让港人迅速到达其他大陆城市:5小时到武汉和厦门,8小时到上海,到北京也只需10小时。届时高铁将为香港带来庞大的经济效益,每年预计可为港人节省4000小时交通时间,50年的经济效益达850亿港元。这还未计算旅游和投资的收益。

    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前所长杨汝万接受本报采访时警告,香港是整个大陆最边缘的地方,若不能与大陆在交通上接驳,肯定会被边缘化。他指出,在5-10年内,中国高速铁路网将会大规模覆盖,“香港当然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但不做只会被边缘化,人家跑你不跑,商家便会去深圳做生意而不去香港。”

    香港城市大学专上学院社会科学学部去年5月在全港多区进行街头访问,1000多位港人受访者普遍表示支持广深港高铁项目。84%的受访者表示“非常赞成”或“大致赞成”,表示“不太赞成”“极度反对”的仅占16%

    但在官方及社会主流意见基本认同应该兴建高铁的时候,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香港社会开始出现反对的声音。

    造价太高遭反对

    高春香是反对者中的一位关键人物。这位47岁的女性,是受高铁项目影响需要迁拆的菜园村的原居民。

    曾经,高春香还在做社工时,便捷的交通让她受益匪浅。然而后来,高春香开始反省,快捷固然重要,但追求快捷必会有人付出代价,一切当珍惜眼前。高春香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在她向往的多元生活方式中,乡郊的闲适不能失去,那是她生命的根源。因此,她到社会工作后,曾一度在外面居住,但不久又搬回菜园村。

    当港府提出兴建高铁,要求菜园村迁拆的时候,高春香二话不说,立即发动居民成立菜园村关注组,并出任主席,强烈坚持要求保留菜园村,不拆不迁。

    接受采访时,高春香正忙着印制文件,准备与政府周旋。她叹息道:“我们的坚持是有理由的。除了因为居住多年,悠闲耕作不也是许多人憧憬的退休生活吗?只是许多人不知他们现在已经可以拥有罢了。”

    菜园村关注组的出现,开始唤起港人对高铁项目的关注,多个反对兴建高铁的不同利益团体也先后诞生。

    综观目前香港高铁的反对者,大致有两批人:一批是从支持菜园村农民拒迁开始,逐步转变为反高铁的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他们主要是对高铁项目破坏居民的生活状态、引起空气和噪音污染表示愤慨。另一批人则是政党及“公共专业联盟”,他们批评高铁,有太多问号当局仍未交代,现阶段无法让高铁项目合理化。他们质疑:当局提出每日99000人次乘客量的假设依据是什么?总共600多亿港元的造价,也让人难以接受。

    症结不仅仅是菜园村

    一开始,香港政府对于这少数人的声音并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为使发展高铁合理合利,港府信息发布的重点主要集中在三方面:一、倘香港建不成高铁,势必不能与大陆接轨,最终会沦为竞争力落后的孤岛;若延误兴建,也会丧失先机。二、强调高铁的好处,包括节省时间、合理票价、减少排碳、促进就业及贯通大陆。三、把菜园村征地事件简化成赔偿问题,征地被反对,是赔偿不足,“加码”自可息事宁人。

    20091121,香港政府宣布提出特惠补偿安排,除提高菜园村征地赔偿,赔偿额大增140%外,为帮助受影响的村民安排日后的生活,政府还允诺,真正务农的村民可以另觅农地务农,也可以选购附近居屋或者村屋等。

    政府的举措在短期内收到了成效。然而随着香港媒体对高铁项目的信息发布越来越多,民众逐渐发现,当局并没有在一些问题上响应社会的诉求。其中,造价方面引起的不满最为严重。

    “反高铁·停拨款大联盟”指出,港府最终的方案是要向立法会申请652亿港元,连同16亿港元工程备用开支,立法会要批复的拨款高达668亿港元,加上征地和赔偿菜园村居民的开支约20亿港元,整项工程所需接近700亿港元,即每位香港市民平均需要承担约1万港元。这比政府在2008年初公布395亿港元造价增加了差不多一倍!

    “造价忽高忽低,不仅未能起到让市民逐步接受较高造价的效果,反而制造了混淆,使人质疑政府的方案是否有不可告人之处。”“反高铁·停拨款大联盟”一名成员说。

    于是,“反高铁·停拨款大联盟”和一群80后反高铁青年在去年年底开始游行,动员群众向立法会施压,要求停止高铁拨款。而“公共专业联盟”则召开记者会,要求政府再详细考虑高铁的利弊。

    20091218,香港社会反高铁抗争掀起高潮。当日,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审批广深港高速铁路计划拨款。会场外,近2000名市民高叫“没有抗争,哪有改变”;会场内,泛民议员以车轮战术质询政府,最终成功让高铁拨款被迫押后至本月8日表决。场外市民闻讯后纷纷相拥狂呼,在立法会门外绕场一周以示胜利。

    “政府处理手法仍有不足”

    目前,临近8日香港立法会财委会高铁拨款审议,政府和反高铁团体的角力也进入白热化阶段,纷纷尽最后努力“拉票”。

    据了解,“反高铁·停拨款大联盟”的数名80后反高铁青年,近日还将发起“五区苦行”行动,呼吁市民一同反对拨款。大联盟还会在8日到立法会财委会门外“包围”立法会。

    而港府一方面不断向公众强调,香港段的工程每延误一天,估计会损失500万港元因节省交通时间带来的经济效益,并发动支持高铁的专业人士出面表态支持港府。另一方面,政府近日逐一致电支持高铁的议员,呼吁他们在8日财委会会议上留守至投票一刻。

    据本报记者了解,多名支持高铁拨款的立法会议员,近日已收到政府官员来电“数票”,询问他们在8日财会上是否会留守至投票。其中,独立议员叶刘淑仪为投支持票,已同意缩短日本旅行行程回港。

    至于获得不少同情的菜园村,在政府制定了各种补偿方案后,已有逾八成村民向当局登记接受补偿。据官员估计,一旦财委会通过拨款,接受政府赔偿的村民将会更多。

    香港政坛人士分析,现在的立法会财委会中,支持高铁的议员占多数,估计高铁拨款将获得通过。一旦通过,意味着香港高铁最快有望于2015年落成。

    结果即将确定,但对于香港政府在高铁项目上几遭滑铁卢,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接受本报采访时批评,凡有新政策和措施推出,除了事前要做到充分咨询外,执行期间顾及利益相关者的感受也相当重要,但当局似乎在推动高铁的期间,没有设身处地去考虑这些人的忧虑和关注所在。

    她举例说,政府要在大角嘴地底挖掘高铁隧道,一些旧楼的业主,特别是一些老人家,由于对工程缺乏认识和了解,显得十分忧虑。她早前跟“高铁大角嘴工程监察小组”在该区域内作过一项问卷调查,发现95%以上的居民对兴建高铁表示担心。主要原因就是政府事前咨询不足,事后解释又不清楚。

    “其实,举凡这种工程浩大的项目,政府都应该有政治考虑,不能简单相信单从经济和专业角度,就能消除所有的恐慌。兴建高铁本身是有利全香港发展的事,但从政治和公关角度来看,政府处理手法仍有不足,以致反对声音四起。”梁美芬认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香港 高铁 的报道

  • ·王荣香港招商记(2010-12-30)
  •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行将卸任,香港一片惋惜(2009-07-16)
  • ·人民币跨境结算,首站香港(2009-07-17)
  • ·香港创业板 与梦想渐行渐远(2009-07-17)
  • ·樟木头,“小香港”的危与机(2009-07-22)
  • ·南丫岛:一个香港离岛的十年流变(2009-09-30)
  • ·热钱涌香港(2009-10-21)
  • ·粤、港融合之路还须走多久(2009-10-21)
  • ·香港证监会擒鼠记(2009-12-02)
  • ·香港拒绝“被高铁”(2010-01-0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